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见阎王 遇故人
    “五年了”一道曼妙的身影若隐若现地站在一片红艳似火,开的肆意张扬的彼岸花花海边,痴痴地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彼岸花,仿佛是真能看到彼岸。

    传说中,红銫彼岸花花开地狱,白銫彼岸花花开天堂。这一片盛开于地狱的红銫彼岸花也许是沾染了太多来自人间的贪嗔痴爱憎恶,所以才会盛开的如此妖冶动人,让人看了仿佛能夺人心魄,忘乎所以。

    “玥兰,你果然在这里,快跟我走。”牛头一看见眼前的人就大声喊道。

    “牛头大哥,这是怎么了?你要带我去哪里?”萧玥兰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牛头。

    “反正是好事,你跟我走就知道了,快点跟上。”牛头转过身解释了两句又催促着。

    萧玥兰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牛头,只得紧紧跟着。可能是死的太惨又怨念太深吧,所以一直被困在地府,用阎王的话说就是因为心被牢牢困着,所以灵魂不得解脱,因为深深放不下过去种种,所以不能轮回,无法解脱。阎王说只有度自己才能度来生。因此在这里的每一天除了修行禅悟,就是站在花海边。也因为她的不吵不闹不怨怼,所以这里的人都对她很好,会与她论道修行,希望她可以早点解脱过去入轮回道。牛头大哥也是其中一个。其实对于能不能轮回自己倒不是很在意,反倒是比较想看到那些利用她杀害她的人的下场,在这里可以等着他们的到来,善恶终有报,他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转眼,萧玥兰已经跟着牛头来到了阎王殿,只见肃冷威严的殿内跪着一个女鬼,但是背影看着有点眼熟。

    “拜见阎王。”萧玥兰走上前跪了下去。

    “玥兰,你来这地府多久了?”阎王似有愁云的望着另一边的女鬼。

    “启禀阎王,已有五年。”萧玥兰心有疑惑的回答道。

    “一开始你到这地府之中时浑身黑气缭绕,被怒气怨念悔恨所困难以转世,我念你生前磨难诸多死的又惨便免了你地狱之苦,让你在这里潜心修行禅悟佛法,现如今我看你黑气渐去,看来你这五年并无虚度。你可以跟我说说你这五年有什么感悟吗?”阎王转过头认真的看着萧玥兰。

    “人生苦:贪嗔痴断舍离。求不得,放不下。前世慕容建宁想利用和我结婚得到外祖父在兵权上的助力,结果听到皇上想把我指婚给英亲王世子又心有不甘自己得不到所以也要毁去,便撺掇着我的庶妹把我杀害了。唉,一念心起天堂,一念心起地狱。众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萧玥兰抬头望着严肃冷酷的阎王一字一句的说着。

    “那你天天站在彼岸花边是在看彼岸还是仍在想此岸?我看你还是放不下恨吧?”阎王眼前的沉默的女子头疼不已。

    “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可是我真的不甘心,我什么都没做,一个是爱护自己的未婚夫,一个是对自己亲近和善的庶妹,结果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心把我杀了。我只想看到他们有什么样的下场。”萧玥兰越说越伤心,最后哭了出来。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玥兰,你可知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阎王心生气的看着地上跪着的萧玥兰,“玥兰,我虽是阎王殿的阎王,但也不是可以随意主宰这里任何人的生死。你可知你为什么能在这里不仅没有受到地狱的刑罚,而且还可以在此修行。那是因为当年你多次陪你外祖家上战场,你用你的智谋减少了很多生灵涂炭,让很多老百姓免受战争的疾苦。这是你自己积的功德,所以上天给了你修行的机会,但是如果你继续如此执迷不悟,恐怕仍然免不了地狱的极刑之苦。”

    萧玥兰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心里却是无比感动阎王的悉心教导。

    “玉润,你阳寿未尽本可以回到人间,为何一直在此处东躲西藏?你以为你能躲得了几时?”阎王看了眼手里的生死簿,然后盯着一直在哽咽哭泣的玉润继续说道,“玉润,你一直哭不回答就可以躲过去了?”

    “阎王,在人间我已经没有亲人也没有爱人了,我真的不想回去了,我不想孤零零的留在那里受尽那些人的冷嘲热讽。求求你,求求你。”玉润大声哭喊着。

    “一派胡言,我已经查过了,在人间你尚有父亲,而且祖母祖父也健在,你怎么可以说你没有亲人了呢?来人,把她拉下去立刻还阳去!”阎王听完一脸震怒。

    “兰姐姐,我是玉润啊,你还记得我吗?我的母亲和你的母亲是亲姐妹。”玉润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的抓着萧玥兰的手,可是两个人都是灵魂什么都抓不到,但是处于崩溃边缘的玉润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不停的哭喊着:“兰姐姐,帮帮我,帮帮我。”

    “启禀阎王,玉润是我的表妹,姨母很早就过世了,她从小就胆小,能不能让我先问问缘由?”萧玥兰担心的祈求道。

    “你问吧。”阎王虽然也碰到过因为各种原因误入地府的,但大多数都是顺从的还阳了。这也是头一次碰到这样不肯还阳的。被发现抓来后一直在一边哭闹,惹得阎王心烦不已。把萧玥兰叫过来也是在查资料时发现他们有这一层亲戚关系,所以想让她劝劝然后尽快还阳去。

    “是。”萧玥兰恭敬的作揖,然后侧过身温柔的看着玉润,“润儿,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肯回去,这地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呆的。况且你不是还有奶娘张嬷嬷陪着?”

    “兰姐姐,奶娘,奶娘在去年的时候被诬陷偷夫人的东西被被杖责五十,然后受不住没了。”玉润伤心的回忆道,“二妹妹玉瑶因为喜欢宸赫哥哥所以在前几天的宴会上设局把我推下了湖里,然后希望代替我嫁入英亲王家。兰姐姐,我父亲这个人你也是这知道的,他对二妹妹都是千依百顺,她想李代桃僵肯定也会顺着她。还有母亲,自从姨母和你都没了以后,外祖家又不在京里鞭长莫及,他们便觉得母亲没有依靠,然后母亲被人陷害与人通堅后把母亲贬为侧夫人,我堂堂一个嫡女变成了庶女。兰姐姐,母亲郁郁而终,奶娘被打死,父亲对我比对府里的下人还不如,我唯一的哥哥去了边境参军生死未卜,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冷酷无情的地方。”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