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婚姻不合
    “杜天师,怎么样?他们两个婚姻合不合,有没有什么犯冲的地方?”中年人从宾利沙发上猛的站起来紧张的握着我的手说到。

    “他们两个确实挺不合的!我也是非常非常的惋惜啊,怎么如此郎才女貌的两个人怎么它就不合呢?不过林叔叔,你也别难过。”我故作难过的说到,其实我心里开心的不得了,谁让我也单身没女朋友呢。

    我说完这些看了一眼在座的7个人,一个牛鼻子老道,女生的父母和男生的父母。

    女生和她的母亲明显松了一口气,父亲悠闲的喝茶没有表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男生的父母明显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就像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就差没有掏出二维码让我转账了,至于那个男生就更奇葩了。

    “哼!你一个小屁孩瞎说什么呢?你毛长齐了没有。你不知道我和小年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就差没有定娃娃亲了。像你们这些所为的阴阳先生不就是为了骗钱嘛,诺这是10万的支票拿去别让我在看见你。”林天南激动得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甩在地上说到。

    “天南,快向杜天师道歉。你知道他师-父是谁吗?那可是江南灵异局老祖见了都要行礼的人,听说已经快到合一境界了,你也在江南灵异局混过,知道哪意味着什么吗?还不赶快道歉!”林志豪假装愤怒的说到,手都抬起来了。

    可惜我失望了那一巴掌并没有扇下去,看来只是逢场作戏罢了。那我也不能不配合呀,我赶快一步上前拉住林天南的手说到:“林叔叔严重了,小子初来乍到,资质尚浅,有言辞不当的地方还请林叔叔和孙叔叔见谅。那就先看看张天师怎么看吧。”

    “无量天尊!杜小友,此言差矣。我看你年纪轻轻阅历确实不够啊!好好看好好学啊,本天师就来给小友做个示范。”旁边那个牛鼻子老道装作一副教育孩子的样子,看他福德宫微显眼睛有神不外露,黑白分明,是为吉相,明明是进财的表现,说明他收了林志豪的好处。

    “哦,是吗?张道友看来你有独特的见解呀,不妨说来听听。”我倒是想看看这个牛鼻子老道想怎样忽悠。

    他们两个婚姻确实是不合,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女方和男方的夫妻宫并没有显现,说明他们两个并不是这辈子在一起的那个人。而且那个男生的夫妻宫眼位朝下,说明他经常纠缠其他异杏,容易造成婚姻不幸。他们这种有钱人家结婚不都是为了双方家族企业的合作,我是不会让他们如愿的,因为老子没钱啊!嘻嘻嘻

    这些东西自然是只有入了我们这一行的人,而且认真修行的人才能看出来的,没错说的就是我啦。对了忘了介绍,我叫杜十三,是一位阴阳先生,跟那个牛鼻子老道是截然不同的,这个牛鼻子老道纯粹就是出来招摇撞骗的。

    道行自然是有一点的。要不然早翻车了,但是他并不适合给别人看婚姻,让他去抓抓一些小鬼什么的还是没有问题。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他不去抓鬼?因为他怕死,他的人中短小而且轮廓不清晰。

    如果你要问我阴阳先生和道士有什么不同?而且很多人把阴阳先生和道士归到一类人。这个认知是错误的,阴阳先生和道士区别可大了。

    阴阳先生通阴阳晓人,上能摘星拱月下能捉鬼降妖,解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而道士虽然能捉鬼降妖,但是这是为了增加他们的修为,更多的只是单纯的为了修仙飞升,他们还有一个称呼天帝使者,为天帝服务的。

    说白了就是一个舍己为人,一个自私自利。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看道士不顺眼,看天帝不爽。看天帝不爽这个我可不敢乱说,心里发发牢骚算了。天帝可是这个世间的主宰。

    至于他们为什么看我年纪轻轻却让我在这里睁着眼睛瞎掰完全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谁让我师-父他厉害呢。

    他们所说的我师-父的境界是快到合一境,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觉得我师-父不止合一具体什么境界我也不知道,每次问他他都不说,还笑我说那是我这辈子都到不了的境界。

    切,我才不信。但是有一句话没有错,我在华夏除了昆仑虚都可以横着走这个倒是真的,无论是那方老祖见了我都是客客气气的。

    我就不废话了先看看那个牛鼻子老道要怎么瞎掰吧。

    牛鼻老道摸摸他的山羊胡须慢悠悠的说到“老夫且观林公子和孙小姐的生辰八字,林公子五行属火孙小姐五行属土乃是天作之合啊!是守财福禄鸳鸯笑颜开,夫妻共床红维帐。杜小友看来你阅历尚浅呀,还需多努力修行哦。哈哈哈”

    “张老道,你可知林天南出生时他家厂房被水淹了,孙小姐出生时家里的木制家具全坏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林天南五行属火是不错,但是他出生时厂房被水淹了说明他金不旺,孙小姐五行属土也没错,但是她出生时她家的木制家具全坏了,说明她土也不旺。”

    “林天南需要找五行属木的旺火,孙小姐需要找五行属金的克木,而且林天南姓里带木而且还是两个,你这是想克死孙小姐呀!你说你是何居心?不合就算了,你为什么非要撮合他们,闹得两家人家破人亡!你对得起孙叔叔和林叔叔对你这个武当山张天师的信任么?信不信我到江南灵异局告你!”我跳起来站在沙发上指着牛鼻子老道一顿瞎掰,因为我没有这个牛鼻子老道高所以要站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吓吓他。

    啪

    这个时候,孙小年他爸正要端起来喝茶,手猛的抖了一下茶杯掉在了地上,林志豪也站了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我。

    “杜天师,你是怎么知道的?”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到,这个时候客厅里所有的人都盯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声音静得一颗针掉地上都能清楚的听到。

    孙小年这个大美-女本来只是一直低头玩手机的突然站起来和我来了一个四目相对,因为我就站在她旁边,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至于那个林天南只是一脸的问号,明显他不知道这些事。

    毕竟我承认我是很帅,但是被这么一个大美-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看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

    “额你们别这么盯着我看呀,特别是孙美-女,你先坐下别激动,我怪不好意思的。我怎么知道的,这个是我作为阴阳先生的本事要不然我也不配来帮你看婚姻了。”我心虚虚的说到。

    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不是什么狗屁阴阳先生的本事,完全是我师-父告诉给我的,我自然是不能说漏走,只能瞎掰了。

    当然我也不全是瞎掰他们确实是不合,但是不至于到家破人亡克死孙小姐的地步。他们在一起确实会克而且受伤的还是孙小姐,和我从夫妻宫看到的一样。

    听到江南灵异局牛鼻老道顿时急了,如果真的闹到江南灵异局,他这辈子辛辛苦苦修行的修为是废了,这辈子都和道士无缘了。全国的灵异局都有规定,修行者不得用术法对普通人出手,不得对普通人做出有损命运的事情,违者轻则废除修为,重则就地处决。

    牛鼻子老道立马掌嘴道“孙先生林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孙先生和林先生是几十年至交好友,而且还是生意上zui好的合作伙伴,我只是想亲上加亲,合作双赢啊,而且孙公子和孙小姐又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我太冲动了太贪功冒进了我掌嘴我掌嘴。”

    “啪啪啪”额各位别想多了此啪啪啪非彼啪啪啪,是掌嘴的啪啪声,嗯,对,就是掌嘴的啪啪声,别想太多嘿嘿嘿

    这个时候我自然是要做个好人,帮这个牛鼻老道说说好话给他一个台阶下。“林叔叔,孙叔叔,我相信张天师他也不是故意的。毕竟孙小姐他们两个确实是郎才女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怎么上天就这么不公平偏偏要拆散他们,我都感到惋惜何况是张天师。张天师,我说对吧?”

    这个牛鼻子老道立马拍着马屁到“对对对杜天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是贫道唐突了,差点坏了大事还好张天师帮我纠正。贫道在此谢过杜天师了,还请杜天师替我向阎真人问好。”

    为什么我叫牛鼻子老道天师,他也叫我天师?因为我们虽然修行的道门不同,但是境界都是一样的,虽然天师天上去很牛叉。但是在我们这个修行圈子里只是入门的存在。天师之后是入圣,之后是合一再之后是造化。听说昆仑虚还有比造化还高的境界,具体的我也知道我也是听师-父偶然说起。

    我自然是要迎合他一下“张天师放心,我一点带到。”我要是能带到才怪,哼!我zui讨厌的就是这些牛鼻子老道了。

    “既然没什么事了,那贫道就先告辞了!各位再见,杜天师再见!”牛鼻子老道行了一礼就溜之大吉,他收了林志豪父子的钱可不想被要回去。

    “老孙我也告辞了,虽然小辈的婚姻不合,但是我们生意上依然是zui好的合作伙伴。”林志豪站起来看了他老婆一眼后说道。

    林天南还想说什么,但是林志豪瞪了他一眼之后就怂了,乖乖的跟在他老爸屁-股后面溜了。

    这就是我师-父交给我的任务之一,算是圆满完成了。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解决孙家生意衰败的问题,林家父子一看就是不安好心,就想趁着孙家生意衰败拿解救孙家生意为由而故意要挟,才要来说亲。

    我为什么要来帮他们看婚姻,是因为我师-父说这里有他需要的东西,而且这个东西还第-二个任务有关。但是我师-父又不告诉我,不过我已经知道是什么啦。

    “孙叔叔,我还有一件事我就直说啦。我知道,你的公司zui近生意节节败退,快要到破产的地步,我能帮你解决。”我也要快回去了,晚了师-父又要骂我了,所以我就和他开门见山了。

    “杜天师,此话当真?只要你能帮我解决zui近生意上的问题,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孙少平双手紧握,激动的说到。

    看他这个样子,我估计我说我要他女儿他都会答应,毕竟我这么帅,还这么有本事。哈哈哈唉!有时候一个人太优-秀也是一种烦恼啊!

    “阴阳五行听我令,魑魅魍魉任我见!”我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环顾四周。便看见一缕黑气从书房飘出。

    我一步跨进书房,便看见这一缕黑气是从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古画里飘出来的。我从腰间取出一张镇邪符贴在古画上收了起来。

    滋滋滋镇邪符刚贴上去古画就冒出一大堆黑烟,我双手一握喊到“到我手里就老实点,信不信现在我就用道火烧了你?”小样,跟我斗。现在老实了吧?

    “孙叔叔我看你财帛宫塌陷,印堂发黑,zui近破的财不少吧?”我一顿正义言辞瞎掰到。

    “杜天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正如你说的那样,我的公司已经到了要破产的地步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小女和姓林的那个臭小子的婚事,还好杜天师来的及时,解救我孙家于水深火热之中,孙某感激不尽。”孙少平一脸肉痛的说道,看来zui近他也是够倒霉的,一个公司总裁都憔悴成什么样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