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针锋相对
    “韩小姐,麻烦你尽快来医院一趟,妍妍和小朋友打架,受了点伤”

    听到电话里的哭声,韩沫的心一下就揪了起来。

    妍妍是大姐唯一的骨肉,更是全家心尖上的宝,自然是一点委屈都不能受。

    十分钟后,韩沫心急火燎的下了车。

    “王老师,妍妍怎么样了?”

    肉嘟嘟的韩妍妍立即从旋转门里跑了出来。

    眼泪一对一双的说道:“小姨,我的手断了,呜呜”

    韩沫吓了一跳,忙拉她的小手问能不能动,看外甥女还能挥拳头,一颗心才放回了肚子。

    “没事的,乖,不哭了啊,快告诉小姨,是谁打你的,小姨这就给你出气?”

    话音刚落,就觉得身后一冷,光线也跟着暗了一下。

    “你就是韩妍妍的家长?”

    韩沫转过脸,顿时看到了两条大长腿。

    对方身材高大,一身笔挺的西装衬的英姿焕发,卓尔不群,个子也比韩沫高出了大半个头,想看清他的全貌不得不仰起脸。

    但是韩沫却没有欣赏男人的心情。

    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是韩沫,你是谁啊?”

    顾重低垂下眼眸,面无表情的打量着这个鼻孔朝天的小女人,矮小,干瘦,说话语气蛮横,很没教养。

    这就是他对韩沫的全部评价。

    “我是顾小瑞的爸爸,希望你能好好管教管教你的女儿,再敢打我儿子,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昨晚喝了半宿的酒,顾重脑袋混混涨涨,还没睡醒就听到人家要教训他儿子,语气自然好不了。

    还挺横的,可怜了这副还算不错的皮相,却是一点内涵都没有。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妍妍打人了,怎么着,还想对孩子动手?有种你碰她一下试试?”

    韩沫也火了,之前就是一句安慰孩子的话,一个大人要是能对小孩动手,她这二十五年岂不是白活了。

    这时,一个顶着瓜皮头的小男孩从里边跑了出来,抱着顾重的大腿说道:“芭比,韩妍妍把我脑袋磕破了,还说让她小姨扒我的皮,呜”

    打人也就算了,还恐吓。

    顾重的眼神再次阴沉了好几倍。

    “果然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哼,我可以不用你负责医药费,但是必须得让你女儿道歉。”

    韩沫也发现顾小瑞的额头上破了一块皮,隐隐还带着血迹看样子吃亏的似乎不是她家的小祖宗。

    正想让妍妍赔礼,可对方的语气实在让人平静不下来。

    不禁瞪圆了眼睛说道:“凭什么就让妍妍道歉,你儿子就没错,别说的跟我们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不就是想看病吗,行,去检查吧,多少钱我都认了,但是你儿子必须得和妍妍说对不起。”

    顾重怒极而笑,说的好像他想碰瓷似的。

    整个医院都是他的,何况区区医药费。

    “女人,这可是你说的。”顾重勾了一下嘴,如果不让这该死的她倾家荡产,他就不姓顾。

    韩沫正在气头上,抱着孩子喊道。“对,我说的,别废话,进去检查吧。”

    说完便抱着孩子走向了挂号口。

    顾小瑞抹了一把哭的花猫似的小脸,忽然语出惊人的说道:“芭比,韩妍妍那头小肥猪的妈咪还挺漂亮的,要是韩妍妍不嫁给我,我就娶她好了。”

    顾重微怔,难道两小孩是因为求爱不成,才大打出手?

    顾小瑞兴致勃勃的看着娘俩说道。

    “不过她有点凶,还是韩小猪更好一点哟,抱起来软软的,像块棉花糖,好想咬一口。”

    顾重的头上顿时飘出了三道黑线,这都什么和什么。

    “不需胡说八道,还有,以后不许叫别人小猪,太没礼貌了。”

    看顾重火了,顾小瑞立即争辩道:“可是奶奶也经常叫我是小猪啊,我不是也没生气吗,是韩妍妍自己太敏感了。”

    “奶奶对你是昵称,但是你不能对同学这么叫。”

    在孩子的问题上,顾重还是挺严格的,要不是韩沫一上来就激光枪似的一顿怼,他也不会说的那么僵。

    “我对韩妍妍也是昵称啊,反正我就是喜欢她。”

    顾重立即咬住了后槽牙,恶狠狠的说道:“闭嘴,你懂什么是喜欢,再敢废话我就把你扔进垃圾桶。”

    顾小瑞害怕的吐了吐舌头,听话的把嘴巴闭的严严的。

    另一边,韩妍妍依然义愤填膺的举着小拳头。

    “小姨,他每天都骂我是猪,小胖猪,小花猪,还说我是肉嘟嘟,简直就是个混蛋。”

    “嗯,没错,臭小子也太没教养了,和他爹一样,但是也不能动手,打人是不好的,知道吗?”

    韩妍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忧心忡忡的说道:“可是他老缠着我,说喜欢我,还给我好吃的,我是吃完了才动的手,是不是很没良心啊。”

    韩沫不禁噗嗤一声笑了,果然是吃货,吃完了才想起打人。

    “是很没良心,不喜欢人家就不要要人家的东西吗,想吃什么可以和小姨说,小姨给你买。”

    韩妍妍搅着小手,不好意思的说道:“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讨厌他给人家取外号,下次我不打他就是了。”

    “好,妍妍最乖了。”

    经过孩子这么一说,韩沫的气也明显消了不少,就想找个由子把这台阶下了,晚上公司要开珠宝展会,她是设计师,肯定不能缺席,对方要真是住上院,还不知道要墨迹到什么时候。

    一回头,正好看到顾重拿着电话说道:“王院长,有两个孩子要进去检查,马上安排一下。”

    原来这男的认识医院,怪不得说话那么大的口气,看样子真的想讹诈一笔钱了。

    身为高级珠宝设计师,即便回国,韩沫年薪也不少于百万,钱在她眼里并不算个问题。

    为了不浪费时间,便抱着孩子就走了过去。

    “顾先生,咱们还是别在这弯弯绕绕了,要多少钱你说个数吧。”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