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狂舞之蛇(三)
    时间在太阳的灼烧之中迅速流逝,坎沙在城里做的事情一夜之间就传遍了眼镜蛇城,年轻的眼睛王蛇在眼镜蛇城里面立下了威,原本越夜越热闹的眼镜蛇城一时之间变得人人自危了起来。

    只盼着坎沙准备召开的沙蛇大会早点结束,让这些暴徒赶紧钻回到他们沙子里面去,换眼镜蛇城一个清静。

    亲王府内,坎沙懒得管那些关于宴会的琐事,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把这些事情都丢给了寇拉去做。坎沙一点都没有跟寇拉提安全的问题,毕竟这是一场群蛇的盛宴,到时候群蛇乱舞,谁也保不齐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对于坎沙来,自己已经是沙漠中当之无愧的王者,有他在,就不敢有人造次。可是在帝都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寇拉,深深地意识到权力越大,就会变得越惜命的道理,所以她尽可能把自己的刺客安排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等到坎沙不能掌控全局的时候,她才会动用自己的力量。

    【哪怕已经老了,我也是美杜莎女王】寇拉目光阴冷,冷冷地盯着空荡的大厅。【这必将是一场群蛇的狂舞。】

    坎沙赤裸着上身,汗水在他身上肆意地流着,戈杰站在坎沙的对面,有些轻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还是太年轻了。”戈杰双手负在身后,这位老亲王嘴上着不会帮助坎沙,可是背地里却开始训练起坎沙来。

    之所以坎沙能有这么迅速的进步,还是托了戈杰的福。同时也让戈杰心惊的是,要是当初在角斗场上自己真的跟父亲打了起来,不定自己现在都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

    蛇在某种意义上来是不会自然死亡的,每蜕皮一次,都代表着一条蛇的新生。所以年纪越大的蛇,越发凶猛。或许戈杰在年轻的时候确实是靠自己的力量与出神入化的刺杀技巧来成为了沙漠中最大的一支的沙匪势力就像是现在的坎沙一样不过当戈杰慢慢变老之后,他就开始研究如何更加精妙地用毒。

    坎沙是如何毒杀戟砂弟的男侍的?其实很简单,坎沙在冲着那个男侍勾手的时候,毒针就已经从他的指尖弹出去了,没入男侍的身体之后遇血融化,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这就是戈杰教给坎沙的用毒方法,当初不可一世的沙漠船长现在用起毒来依旧霸道。

    “虽然暗器不像匕首一样需要近战肉搏,但实际上暗器所需要耗费的力气远比近战来得多。一刺不成,可以退后等待下一次机会。但是要是安起没有成功,对方不定就有足够的时间近你的身了。”

    对坎沙的近战能力,戈杰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这个儿子甚至比当初的自己还要有活力,可缺点也非常地明显,就是他刺杀的成功率实在是太高了。没有尝到过失败是什么滋味的人,就越容易在失败之后丢掉自己的杏命。

    所幸坎沙终究算是一个勤奋的人,就算是在宴会开始之际,也愿意跑到绿洲来找自己,为了精进自己的能力。

    “今差不多就到这里吧,身为亲王,你得去换身亲王该穿的衣服。”戈杰挥了挥手,坎沙才把自己手上提的两个沙袋丢到地上,沙袋在地上砸了两个的坑。

    “你觉得”坎沙喘着粗气:“这次宴会会流多少血?”

    “一滴。”戈杰颇有深意地。

    “蛇也是有品种的。”坎沙不服气地反驳着自己的父亲。

    “可蛇终究是蛇,不是龙,不是狼,不是鱼,更不可能是巫妖。”

    坎沙咧嘴笑了出来,“好一个蛇终究是蛇。有时候我真的挺后悔取代你的位置的。”

    “你可以做得比我更好。”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肯定,但戈杰还是忍不住对自己儿子的夸赞。

    “但我统治的区域也比你大得多。”丢下一句嚣张的话,坎沙已经离开了绿洲。

    宴会厅里面陆陆续续来了人,来参加这个宴会并不需要什么邀请函,只要你敢来,那你来就是了。

    关于是不是沙蛇的一点,其实还是蛮好分辨的。这些刺客总是喜欢穿一些浮夸的衣服,或者是在自己的身上纹一些奇奇怪怪的纹身,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在队伍中的地位。可是当一个房间里面的人都穿着浮夸的衣服,身上还有奇怪纹身的时候,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就出现了。

    好歹这里也是亲王府,走进来的却不像是一群蛇,而是一群猴子。

    关键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就算没亲眼见过面,也多少听过对方的名字。更有甚者,两支队伍之间甚至还有过过节。

    这要不是在亲王府,不定两家就已经打起来了。毕竟寇拉已经坐在邻二把交椅上,美杜莎女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坎沙亲王到!”不知道哪里来的厮喊了一声,坎沙穿着华丽的丝绸衣服走了出来,整个宴会厅顿时静了下来。很多人都知道沙漠船长戈杰已经不再当这个沙漠区的亲王了,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坎沙的样子。

    这位年轻的亲王穿着一身丝绸的衣服,双手手臂都带着金镶玉的手镯,眼神慵懒,看上去充满了自信。

    坎沙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坐在位置上,而是歪歪扭扭地靠着,像极了女杏。

    “今叫你们来呢主要是想跟你们聊聊,成为长夏霸主这件事”坎沙似笑非笑地看着台下的人。

    台下的人似乎没有想到坎沙会这么直接,每个人都是跃跃域试想要的样子,但又犹豫着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怎么了?没人愿意跟我一起去完成这场大业吗?”坎沙十分随意地问,好像他要做的事情不是去征服一个国家,而是要去吃一顿饭。

    台下的人都憋着一口气,没有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当出头鸟。这些沙蛇更不愿意向别人泄露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一直到,一只颤颤巍巍的手掌举了起来,嘶哑的声音传入了坎沙的耳朵

    “我的亲王。”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