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老子可能要先走一步了!
    徐安年能活到今天,绝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反而是及其惜命。

    他知道如果直接靠近希望号必然会像刚才那个制裁者说的一样,被万箭穿心而死。所以他退而求其次,直奔着希望号旁边的补给阵营而去。

    他心里想着,希望号真的要开往去净土,那在海上航行的日子绝对是一个不短的数字。船上所需要的补给供养和所携带的各种物资肯定少不了。

    而且既然有很多人上船,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大多数守卫及注意力会放在登船口。

    相对来说补给站那里的情况一定是物资多防御少。这就为他创造出很好的优势。这要是随便摸点宝贝出来,找个合适的买家一卖,那不是发了?

    所以徐安年决定赌上一把,慢慢的摸过去,掏点值钱的物件就跑,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没有想到的是,徐安年刚靠近补给站不远,却发现补给站的守卫丝毫不比登船口少,一层接着一层,简直是密不透风。而更让他绝望的是,自己深入的太近了,被制裁者的守卫圈困在了里面。

    这就让徐安年陷入一个特别尴尬的局面,是进也不是,退还退步出去。最后被逼无奈,只能顺近躲进一个装满衣物的大箱子里,最后被当做货物运进了希望号里,稀里糊涂的就混到今天。

    徐安年内心早就是苦不堪言,不知道如何是好,本想着偷点东西就撤,可谁知道却把自己搭了进来。只能期盼家里那个老头子命硬一点,一定撑到自己回来。

    徐安年摇了摇头,将这些烦心事先抛在脑后,目前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自己的温饱问题,随着检查的越来越严密,自己能偷到的食物越来越少,满打满算他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可眼下都超过三顿没吃了,连徐安年自己都觉得走起路来腿发软。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长廊,徐安年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这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天赋,每次对于危险的嗅觉都十分敏感,这也是他多次逃出险境的根本。

    所以这次他也是如此,奔着贼不走空的想法,他将不远处桌子上银光闪闪的小盘子拿了起来,便决定掉头回去,在探索过的环境下继续隐藏起来。不再冒险继续往上探寻了,毕竟就算上面有好东西你也的有命花,见好就收,溜之大吉才是上策。

    可老天爷仿佛特别爱开玩笑一般,就在徐安年刚要转身回去的时候,面前的单间门突然毫无征兆的开了。

    没等他有任何反应,里面身高足有一米九往上,满身肌肉的精壮男人就已经走了出来。

    两个人顿时四眼相对,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徐安年此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黄老头,老子可能要先走一步了!”

    此时此刻,同样是在船上。

    距离徐安年不远处另一个房间中,正拥挤着十多个精壮大汉,他们身穿着各种各样的服饰,却井然有序的围坐在一个穿着怪异的年轻男子身边。

    屋内沉闷的可怕,每个人都闭着眼睛默不作声,唯独坐在中间的男子手指随意敲击着宽大的木板床,发出断断续续的咚咚声。

    窒息,一种疯狂到极致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就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人的神经不自觉的紧绷起来。

    中间的男子看起来岁数不大,脸上散发着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苍白。身穿一件宽大的紫銫袍子,越发突显出几分怪异。仔细看去,他的五官到是十分清秀,薄唇细眼,隐隐约约间,散发出一股病态的阴柔之感。

    整个人虽然瘦弱,却气场十足。一直玩味的看着手指敲击,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

    其他的壮汉丝毫不敢抬头打量,仿佛十分惧怕一样。下意识握紧藏在袖口里的银銫匕首,手臂上若隐若现凸起的血管泄露着此时心里的不平静。

    终于,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汉子仿佛受不了压抑的气氛,慢慢抬起头看向年轻人,有些不确定的轻声问道

    “确定今晚就动手?”

    年轻男人没有回话,还是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只是敲击声越来越大,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房间里回荡的敲击声由慢变快,仿佛存在着某种魔力。好似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让人不自觉的弯下了脊梁。

    精壮汉子直接没了动静,只是毕恭毕敬的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略显几分尴尬。

    大约过了一刻钟,男子敲击的手指终于停了下来,仿佛完成了一件很大的事一般,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下意识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接着慢慢抬头,从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

    “嗯。”

    不轻不重,不声不响。

    那对看着壮汉的双眸好像一个无尽的深渊一样,深邃而且空灵。

    精壮汉子仿佛意料之中,没有因为长时间的等待而恼火,只是神情有点焦急的再次开口

    “可是,咱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年轻男子抬手打断。只见他有些迷茫的看着因为敲击过度而泛红的手指,像是在给别人解释,又像是在告诫自己一般,轻轻吐出六个字

    “有变动,不能拖!”

    精壮汉子听到这个,像个泄了气的皮球,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青年男子不理会男子的情绪,又再次伸出手指敲击起来。

    只是眼神越来越明亮,好像想明白了什么,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下意识看向了门口的位置。嘴里喃喃自语着

    “哦?出现了?有趣!有趣!”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