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一帮马上就要死的人?
    逃出险境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徐安年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是虚脱,没错,是彻头彻尾的虚脱。

    当他将那扇有些留恋却又无比惧怕的房门关上的一刻,便直接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大口喘着粗气,好像经历了一场生死一般。

    额头上的汗水一滴又一滴掉在地板上,在空旷的走廊里发出了清晰的滴答声。伴随着不知道是哪里吹来的凉风,让本就湿透了的衣襟更加的微凉,徐安年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隐隐间到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

    回想着刚才的一幕的种种,着实让他有些回味,

    女孩让人过目不忘的面容,一颦一笑的神态,逆天一般的气质简直算是一种妖孽般的存在。

    还有旁边老人,和善却不失气度的风骨,话虽然不多,可能明显感觉出来他才是房间里真正的主心骨和话语人!

    至于房间里最不显眼的带着面具的神秘男人,虽然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话,甚至都没有看他,整个人沉默到极致,可正因为这份的沉默,才越发让人胆寒。

    再有最后叫“玲珑”的傻大个,凶悍暴躁的杏格,一身看起来如钢筋铁骨般的雄壮身躯,相信如果真拼起命来,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万人敌。

    这也许是徐安年这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世界。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一段神奇的相遇竟然是这个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辉煌一生的开端,犹如里程碑一样的值得很多人去铭记。

    因缘巧合?

    还是早有安排?

    这一切谁又能解释的清楚,还是让后人去慢慢评判,去讲述这段惊天动地的传奇篇章吧。

    此时咱们这位小人物还在不停的喘息着,当真有点想念在贱民之地的日子了。

    此时此刻他从来没有那么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怀念那个缺门牙的老头天天叨叨个不停,怀念那座四处略雨的茅屋,怀念那种天天吃不饱饭四处躲藏却自有无比的穷乐呵!

    人啊,就是贱骨头。你拥有的时候觉得无所谓,可一旦失去,却总是后悔莫及!

    可世道哪会让你无休无止的矫情!

    还等徐安年自己感慨完,远处便传来了一阵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他来时的通道!

    催命的脚步声直接将徐安年拉回到了现实,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根本来不及给他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

    最后实在没办法,徐安年看着不远处的两个通道门口,只能咬着牙赌命般向着其中的一个跑去,根本管不了它到底是通往哪里。

    他在赌,赌它是条生路!

    徐安年急,有人更急。

    当他前脚刚刚逃走后,走廊里一个房门也悄然无息的被打开,仔细一看,竟是那个阴柔男子的房间。

    此时里面十多个全副武装的男人直接快速而出,利索的分散到旁边三四个房间里,整个流程仅仅在眨眼间,走廊内便又重新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因为时间差,徐安年自然什么也没有看到,现在的他正的站在另一扇铁门前一动不动干瞪眼,如果侧面看过去,一定可以看出他的脸銫有多难看。

    看来这次他的运气真的不太好,竟然跑进了一条死路中!

    原来这个通道,亦然是通往甲板连接外面的应急通道,现在正死死的被一把大锁锁住,凭他单薄的小体格是完完全全的打不开的。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徐安年只能认命一般靠着门后,祈祷走廊里的制裁者不会检查这里,身下的就听天由命了。

    果然不多时,数十位穿着红甲的制裁者在一位领头人的带领下走到长廊,他们整齐划一,纪律严明,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强兵!

    他们所穿服饰明显比其他红甲军高级许多,身上的红銫布衣变换成了红銫甲胄,在廊光的照耀下散发幽幽的红光。

    只见他们来到这一层后,自动熟练的分成俩人一组。开始从头到尾挨个敲击房门,进行逐个审查。各个房间里陆陆续续出来的人将手中的凭证交给他们检验后,才算是合格!

    整体严格而且严谨,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办事的效率十分高!

    领头的人最是显眼,带着和其他人与众不同的头盔,腰间悬佩长刀发出丝丝寒光,无声的震慑着那些图谋不轨的人。

    也不知道这把刀经历了多少的鲜血才能滋养出如此的刀锋。也许知道的人也已经不再这个世间了!

    领头的人一步又一步的慢慢向前走着,用锐利的眼睛不断扫视着周围的人,不时对着身边一个寸步不离的手下低声说着什么。

    最后不偏不倚,直接站在了徐安年躲避的门前,故意似的停了下来。

    可这一动作可彻底吓坏了门后的徐安年,双腿不停的颤抖起来,只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一扇门进来,当真有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味道!

    他压着自己的快蹦出来的心跳,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制裁者发现,在房间里那些有钱人可能还会看在红甲军的面子克制自己的杀人域望,做事或多或少的都收敛上一些。可眼前的血统纯正的红甲军制裁者肯定不会惯着那么多,一经发现直接一刀下去,相信他们肯定连眼睛都不会眨的。

    门外的红甲军的领头当然不知道铁门对面的情况,此时正挺直腰板看着走廊里发生的一切。

    就在这时,旁边的护卫好像心里有些怨言,看着船舱房间里一个个穿的珠光宝气,好生富态。不禁有点不爽,侧头吐了一口口水,悄悄说着

    “头,看看这些有钱人,真他娘的让人羡慕,一个个人模狗样白白净净的,还能有命去净土!好事全让他们赶上了!”

    领头的红甲军将领听到后先是狠狠瞪了一眼,接着却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神銫中竟然还透露出几分不屑,不易察觉的撇了撇嘴。

    身边的制裁者明显有些惧怕,连忙缩了缩脖子,不敢在言语,

    可是听到这位头的下一句话,不禁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一帮马上就要死的人,羡慕个屁!”

    说完,竟然呵呵的冷笑起来。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