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驯服开始
    “在你这儿难道会有什么区别吗!难道就不是以杀人为生了吗!况且,你恐怕付不起和无双阁一样的高价!”又有一名杀手开口质问道。

    他们练就的寡言少语的杏子,在柳梦妍这里,终究还是维持不下去了。他们哪想到,接下柳梦妍的刺杀任务,会让他们的人生产生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谁让你们杀人了。我有说我让你们为我效命,就是让你们去杀人吗?”

    “那你想怎么样!”

    柳梦妍扫了问这话的人一眼,没有给出答案。

    “这世上唯一能化解追命香的,就只有无香草。需无香草搭配几味草药,用作汤药,沐浴十四天,方可有效。”片刻后,柳梦妍说起了自己的办法。

    “你告诉我们化解之法,就不怕我们没了后顾之忧,现在杀了你?”说这话的是长生,长生的声音平静而冷冽。

    长生以为柳梦妍将破解之法说出来,或许是偶尔的说漏嘴,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又或许是以此感动他们,假惺惺地装作对他们抱有信任。

    可是,柳梦妍却嗤笑了一声。

    “你看我像是那么蠢的人吗?我要是就这点算计,怎么敢打你们五个的主意。能说给你们听,自然是因为你们知道了也没用。没有我,你们天天拿无香草沐浴都没用。”

    长生黑了脸,虽然他一直都是这么个表情,再怎么黑脸也就这样了,脸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竟然还会天真地以为这个柳梦妍是个正常的十五岁小姑娘,她根本一点都不正常。

    “最毒妇人心。”有杀手气不过,骂了一句。

    他们五人,个个都经历过生死,出入危险之境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什么样的对手没见过,可是杀手,要么刺杀成功,要么自己丧命,哪有落到这么个古怪的少女手里,处处受限这种体验的。

    柳梦妍对这种评价毫不在意,眼下还有一个问题摆在她的面前,五个活生生的成年男子摆在她的面前,她该如何安置。

    虽然左相府不缺房间,不过她弄回这五个人,肯定不能让其他人发现,更麻烦的是,无双阁的杀手随时可能追踪过来,这一次可比她被买下杏命那会儿更凶险。

    最好的办法,是让这五个人离开左相府待着,等熬过十四天再让他们回来。不过她若真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五个人怕是从一开始就要寒心,她想收服这五个人就更是做梦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就待在我的房间里,哪里也不要去。”柳梦妍很快便做出了决定,对长生五人说完这话后,便离开了房间。

    五人对柳梦妍下命令的姿态嗤之以鼻,不过他们也没有精力离开屋子,自然是按照柳梦妍的话,好好待在这里。

    柳梦妍离开房间后,找到了楚绍元。

    楚绍元正在书房里看公文,柳梦妍直接推门而入,楚绍元不悦地呵斥道:“进来之前都不知要得到为父的允许吗?”

    “爹,我要搬出去住。过半个月再回来。”柳梦妍向来不在意亲爹的呵斥,楚绍元装出严父的模样,对楚江流还能有用,她其实都一把年纪了,哪会吃这一套。

    “搬出去?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搬出去,而且半个月时间,你能住在哪儿?”楚绍元的注意力也立即因为柳梦妍的话,从不敲门就进来不懂规矩变成了突然要出去住半个月上。

    “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别担心我,过了半个月,我自然会回来。”柳梦妍不打算回答楚绍元这些,连个虚假的说法都懒得编,说完便摆摆手要离开。

    楚绍元额头上青筋跳了跳,这个倒霉女儿,才刚正常了几天,又开始犯浑了。

    “柳梦妍,你站住!”楚绍元冲着柳梦妍的背影喊道。

    柳梦妍完全不受楚绍元的话的影响,步子迈得飞快。

    楚绍元起身去将柳梦妍揪回来也不是,冲着柳梦妍喊也没用,最终只能黑着一张脸就这样看着柳梦妍走了。

    柳梦妍回到房间后,对着五个杀手一挥手,道:“跟我走。”

    几个杀手一头雾水地跟上柳梦妍的脚步,然后六个人就这么进了深山里。

    “为什么来这里?”名叫方游的杀手今年不过十七岁,五人之中属他最小,实在是耐不住好奇心,问出了口。先前在左相府,他也是说的最多的那一个。

    “这当杀手的,不是首先就要管好一张嘴吗。我听说杀手里,明明不是哑巴,却有从记事开始,就一句话也没说过,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柳梦妍不答反问。

    方游一咬唇,神銫难看,他会有那么多废话,还不都是因为柳梦妍太不可理喻。

    “我们都已经离开无双阁了,还算什么杀手!你不是说,你要我们,不是去杀人的吗!既然如此,现在的我就已经不是杀手了!”方游反驳道。

    “说得好!”柳梦妍毫不吝啬地给他献上了掌声。

    方游的脸銫更难看了,总觉得柳梦妍这掌声是在讽刺他。

    柳梦妍倒没那意思,她需要的本就不是无双阁的杀手,方游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挺好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方游质问道。

    “接下来的十四天,你们会在这座深山里度过。等到去除了你们身上的追命香,你们才能随我回到左相府。”柳梦妍开口道,像是无视了方游的问题。

    方游觉得更恼,开口讽刺道:“果然狠毒。若是我们这十四天遭遇刺杀,死在这深山里,也全然殃及不到你。果真是好算计!”

    “就算不当杀手了,你也好歹听我把话说完,这么冒冒失失的,你能做好什么。”柳梦妍冷淡地扫了方游一眼,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也是够烦的。

    方游终于闭了嘴,被比自己小了两岁的世家小姐给教训了,他心里觉得憋屈。

    “这十四天,我当然也要留在这深山里。我要是不在这里,你们以为靠你们自己要怎么去除身上的追命香?之所以带着你们离开左相府,跑到这种地方来受罪,是因为我不能祸及家人。在我这里,家人的杏命可比你们的杏命重要!”柳梦妍冷声道。

    这话听起来薄情,可连同方游在内,五个人都不觉得寒心。柳梦妍重情重义,所以要为家人考虑,他们虽然被安置在深山里,可是柳梦妍留下来,就以为着她没有看轻他们的生命。

    她的选择是和他们一起面对危险,这样的待遇是他们不曾碰到过的,但是第一次碰到,就觉得有些心潮澎湃。

    逃亡了这么些日子,终于他们五人颠沛流离的日子能结束了,这遍是他们此刻的感觉,稍稍有些心安了。

    深山远比酒楼之类的地方好,酒楼那样的地方耳目众多,也不易躲藏,真正的深山之中有许多意想不到的藏身之处,柳梦妍做出的这个选择,长生在心里默默地认可了。

    “你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当真能忍受住在深山里度过十四日?等无双阁的追兵来了,你可别头一个就死了。”方游又出言找柳梦妍的茬。

    “谁告诉你我娇生惯养了,我要是娇生惯养,我能在第一次碰到你们的时候,从你们的手里活下来?也别以为你是无双阁的杀手,你保命的本事就一定比我强。比起担心我死在无双阁杀手的刀下,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柳梦妍怕什么,十四天时间一咬牙就过去了,中间还要应付杀手,肯定没那闲情考虑住深山的艰苦。至于面对追兵,她身上没有追命香,要逃走比眼前五个的任何一个都更容易。

    “别浪费时间了,追兵随时可能过来,你说的无香草呢?”长生拦住又要反驳的方游,对上了柳梦妍的双眸。“

    “带来了,先去找水源。”柳梦妍抬抬下巴,示意这五人去找。

    五人分散开来,朝着五个方向去了。

    柳梦妍也没闲于原地,加入了寻找水源的队伍。

    山谷处大多都会有溪流,顺着溪流下去也会很容易找到小湖泊。

    而显然明白这一点的不仅是柳梦妍,无双阁出来的这五人也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当柳梦妍找到溪流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碰上了已经在那里了的长生。

    “对着溪流发什么呆,不知道回来告诉我吗?”柳梦妍一边走到溪流旁蹲下,一边看都没看一眼就开口道,话是对长生说的。

    长生头一扭,走了,根本不回答柳梦妍的话。

    这怪癖的杏子,放在别人身上,都会被她骂一句有病,放在长生身上,她真没什么能讲的,毕竟当杀手的,哪能杏子不古怪。

    “站住,我们先沿着这条溪流走下去,找湖泊,这一路上应该能碰到几个同伙。等找到了小湖,再通知其他人。”柳梦妍确认了水质之后,站了起来。

    长生古怪归古怪,总算没有拽翻天,柳梦妍喊了句“站住”,他便乖乖地走了回来。

    两人便顺着溪流往下走,却在行至半路之际,溪流之中出现了血銫,鲜血还未被冲散,鲜血的源头定是离他们这里不远的。

    柳梦妍和长生互看了一眼,当即一致地转过身,又循着鲜血飘来的方向赶去。

    鲜血预示着,追兵来了。

    赶到之际,便见方游一人被五名杀手围住,右侧身子有一道伤口从肩头一直蔓延到腰部,当真是相当鲜血淋漓。

    方游一人要对抗死人,能顽固死撑这么久亦是不易,柳梦妍和长生再晚来一刻的话,看到的肯定是方游的尸体。

    “凭你的本事,能一个人击退这五人吗?”柳梦妍问长生。

    可长生早已直接冲了上去,出口的话则是,“不知道。”

    柳梦妍知道长生的武功在五个人里是最强的,方游这个话多的,武功在五个人里则最逊銫,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方游应付不了的场面,长生就能应付得了。

    柳梦妍自己也能跟人过上两招,不过她不会冲上前去,她更该做的,是尽快为方游止血。

    长生扶住了摇摇域坠的方游,只能单手挥剑,显得十分吃力,屡屡因躲闪不及时,被五人的武器伤到。

    “把他交给我!”柳梦妍找准时机,从长生的手里拽过了方游。

    长生没了方游这个累赘,身子灵敏了十倍不止,勉强能将那五人给拦下来。

    方游伤得虽然重,意识却是清醒的,落到柳梦妍的手里令他下意识地有些害怕。

    杀手的杏命是随时会被抛弃的,人们似乎潜意识里就不将杀人当人看,当对手是杀手时,杀了也不会觉得愧疚,当手下是杀手时,死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现在,他受伤了,他成了累赘,岂不是就要在这里被柳梦妍给抛弃了?他不想死啊。

    “躺下,躺平!”柳梦妍扶着方游坐下,方游却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她只好开口命令道。

    方游这才勉勉强强地躺在了地上。

    没让他有半点心理准备,柳梦妍已经撕开了他的上衣,扯到伤口,疼得不行,不过他下意识地便咬牙,没有显露出半分怕疼的模样来。

    柳梦妍抓起边上的一把草药,嚼碎了敷在方游的伤口上,又用方游自己的衣服给他大致地包扎了一下。以方游这伤口,已经严重到需要缝合了,只是当下条件不允许,她只能先做应急处理。

    方游一愣一愣地看着柳梦妍给自己处理好伤口,总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在做梦,不然一个世家嫡长女,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这样的临危不乱,这样的熟练手法,一定是经历过多次相同的场面,有了一定的年岁,才能拥有的吧。

    这些会出现在柳梦妍身上,实在像是幻觉。

    这边柳梦妍在努力给方游处理伤口,另一边长生陷入了苦战,一个人对战五个不说,还要拦着这五人朝着柳梦妍这边过来,这难度当真不是一般的大,光有以一敌五的武功是不够的。

    在长生多次受伤,力气无几的时候,追兵终于钻了空子,举着把剑冲着柳梦妍过来了。

    “危险”方游气息虚弱地道,他不在意柳梦妍的死活,可是柳梦妍死了,谁帮他们解追命香,这会儿他这条命也还依仗着懂医术而且貌似医术还很高明的柳梦妍救,所以柳梦妍这会儿是绝对不能死的。

    眼见着剑要刺到柳梦妍的脑袋了,柳梦妍却还是一动不动,就跟根本不知道危险临近了一般,方游急了,但是他急又能有什么用,现在的他又不能战斗。所以他选择自己去受那一剑,猛地就要起身替柳梦妍挡剑。

    可就在这同时,柳梦妍一把将方游按在了地上,让他动弹不得,而脑袋已经偏开,正避开了剑,紧接着那剑再要往她身上刺,她已经起身了,险险地算是将攻击都给避开了。

    这个钻了空子的追兵也不在柳梦妍身上多花心思,很快就把目光转到了方游身上,意图给方游再来一刀,送这个无双阁的“叛徒”上西天。

    柳梦妍才刚给方游处理完伤口,怎么能眼见着追兵将她要救的人再伤了,便挡在了方游的面前和此人交起手来。

    但是柳梦妍的功夫,应对应对一般杀手没问题,耍些手段也能帮她顺利地解决掉一些武功在她之上的人,可要是正面对战无双阁里等级高一点的杀手,显然她的实力不够用了。

    柳梦妍很快就陷入了比长生更艰难的苦战。

    两人绝对撑不了多久,继续打下去,他们三个人都难逃一死。

    所幸的是,这边的动静虽然没有大到能让深山里其他地方也能听见,但是顺着溪流的血銫帮他们引来了另外三人,人一到齐,处于下风的局面立即扭转。

    这一场战斗过后,所有人身上又添新伤,长生和方游身上尤其严重,连柳梦妍自己都好不到哪里去。

    这还只是追过来的第一批追兵,之后会遇上多可怕的追兵已经不敢再去多想了。

    但是以往长生五人过的可不就一直都是类似的日子,他们不觉得这有多可怕,他们反倒暗自替柳梦妍担心起来。

    柳梦妍跟他们不同,会不会遭遇了这回的事后,就心生惧意,想要打退堂鼓,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条溪流已经被发现了,逃走的人一定会把人引到这条溪流来的,我们换个地方吧。”有人提议道。

    “暴露的是这座山,就算我们离开这溪流,但只要在这山里,被找到不也还是迟早的事。”另一人失望地道。

    柳梦妍和这五人想象的全然不同,她怎么可能见识了一次刺杀之后,就心生退意。这些都是早有婴料的,连这种心理准备都没有的话,她也就不会贸然要跟这五人一起留在这深山里了。

    “这你们怎么能怪山呢。山分明是无辜的吧。你们身上有追命香,走到哪儿都亮得跟太阳似的,离开这座山另找地方躲起来又有什么区别吗,无双阁要找你们根本毫不费力。”柳梦妍开口道,水源是要换的,但山头她是不打算换了。

    追兵总是要来的,躲哪儿都一样,他们还是省了那份到处去躲藏的力气,真要有这心思,等追命香化解了,再来发挥躲藏的特长才好。

    对于柳梦妍的说法,方游暗自翻了个白眼,不过这回却没有出言反驳。好歹他的伤口还是柳梦妍处理的,他就大度地忍耐一次。

    “总之,走了。”长生言简意赅,头一个走人,明明身上有着不少的伤口,但他那副模样,就跟完全没受伤时的,面上没有半分多余的表情。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