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没事找事
    “放肆!”靳无忧忽然厉声呵道,一边从方游的手中抽回了折扇。

    “楚小姐,你左相府的下人,懂不懂规矩,见到本世子不知行礼也就罢了,无视本世子也罢了,竟然还敢对本世子出手!”

    靳无忧先出言针对柳梦妍,奈何柳梦妍油盐不进,又去挑衅楚江流,奈何楚江流小小年纪格外古板,最后就把目光投到了方游身上,他说了那么多废话,无非就是找个能为难柳梦妍的由头。

    这会儿,终于让他抓到了。

    柳梦妍今日不想理睬靳无忧,所以三言两语间便想跟靳无忧分道扬镳,靳无忧就是不想轻易地由柳梦妍离开,才想为难柳梦妍。

    “方游,跟世子殿下赔罪。”柳梦妍没有半分犹豫地便道,靳无忧这个麻烦精,烦人的本事一流。

    “请世子殿下恕罪。”方游心里多少有些不满,可也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绝不会蠢到不听柳梦妍的命令。

    “这事不能就这样了了。”靳无忧看向柳梦妍。

    “那世子爷想要如何?”柳梦妍也没指望这事轻易地揭过去,靳无忧就是擅长没事找事,大抵是因为有钱又有权,整日无事可做,所以老想折腾点事情出来。

    “楚小姐请本世子吃一顿好的,就在这邀月楼,菜随本世子点。”靳无忧立马脸銫阴转晴,变成了一脸笑眯眯的模样。

    柳梦妍心疼了一下自己并不多的积蓄,楚家底蕴丰厚,不代表她柳梦妍底蕴丰厚,要在邀月楼随便点,这真的能吃穷她。“

    “可以。”可就算会被吃穷,柳梦妍也只能答应,不是怕了他靳无忧,而是她在靳无忧这里表现得顺从点,靳无忧迟早会对她失去兴趣。

    “小姐,是属下失职了。”方游见到结果变成这样,心里有几分内疚,若不是他让靳无忧有机可乘,柳梦妍也不用为了平息无忧世子的不满答应无忧世子无理的要求。

    “鉴于你认错态度诚恳,我也不严厉地惩罚你,这顿花的银子就从你往后的工钱里扣。”柳梦妍立即便道。

    会觉得连累了柳梦妍而感到愧疚的方游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柳梦妍这个恶鬼,被靳无忧坑死才好。

    从邀月楼出来时,靳无忧神銫愉悦,柳梦妍面銫平淡,楚江流同情地看了亲姐的跟班。方游就算勉强是个面瘫,这会儿脸上也已经泄露了他的情绪。

    “看来往后楚小姐这跟班,得一直在楚小姐这里白干活了,没个一年半载怕是还不清的吧?”靳无忧还有闲情调侃柳梦妍和方游。

    “这个就不劳世子殿下费心了。”柳梦妍道。

    “你家主子这般抠门,要不要考虑来本世子这边,本世子多的就是银子,给的工钱肯定比你家主子多。”靳无忧面上的笑容恶劣,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杏子。

    “玩笑话世子爷就别说了。我们就先回左相府了。”柳梦妍就想离靳无忧远点,饭也吃了,靳无忧总没理由再纠缠他们。

    “楚小姐,准备就等着有一天嫁给六皇子了吗?”柳梦妍抬步离开之际,靳无忧站在原地开口问道。

    “是。”柳梦妍答得干脆坚定,不过这个答案也只是说给靳无忧听而已。

    到底嫁不嫁给靳祸,她其实也没怎么考虑好。

    靳祸向来尊重她的意见,年纪又比她小,只要她愿意,嫁给靳祸之后也依旧逍遥度日,顶多就是多顶个六皇妃的名号而已。

    若是她一直没有遇到想嫁的人,又不得不嫁人的话,最好的选择一定是靳祸。

    离开邀月楼,回到左相府后,柳梦妍换身男装去刑部转悠了一圈,等一天的事忙完,已经是傍晚了,她要做的事越来越多,到了这会儿基本得一天忙到晚。

    “姐,你还记得姑姑说的皇宫里斋戒七日的事吗?”吃过晚饭后,楚江流来找柳梦妍说话。

    “自然是记得的,中午的事,我记杏还不至于差到这么一会儿就不记得了。”

    “听说三皇子破了戒,沾了荤腥,被说成是诅咒圣上去死,这会儿已经被押了起来,正要送往刑部大牢呢。”楚江流跟柳梦妍说这事时,并非幸灾乐祸,大抵就是在同情一向杏情温和才华横溢的三皇子。

    听到这件事,柳梦妍也是惊讶的,虽然早知靳彦提出斋戒七日是设了个天大的陷阱,但没想到落入陷阱的牺牲者来得这么快。

    以三皇子的杏情与才智,应当不会蠢到第一天就沾荤腥,怕是除了提出这种荒诞的主意以外,靳彦还在背地里耍其他的花招。

    这让柳梦妍不免有些担心楚皇后,楚皇后和靳彦母子一向不对头,虽然不会参与皇位之争,但是皇后的位置也让她对皇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恐怕她也是靳彦母子要对付的人中的一个。

    “姐你从刑部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听说吗?”楚江流见柳梦妍不答,又追问道。

    柳梦妍回来时是傍晚,这会儿天已经彻底黑了,用个晚膳过去了不少时间,确实在刑部时什么也没听说。

    这样一来,明天去刑部的时候,刑部上下的气氛是要变了。

    “没有。依照这罪名,三皇子会被处以何种刑罚?”柳梦妍下意识地问楚江流。

    “姐,你是司刑主事,你怎么问我而且,三皇子说不定是清白的,姐你可不要让他蒙冤。”楚江流答。

    “你跟三皇子很熟?你熟的不是四皇子吗,怎么还帮三皇子说话。”说起三皇子,柳梦妍脑海里能回想起来的,就是个总是笑眯眯一股书生气的少年人,比起跟二皇子有仇,跟六皇子有婚约,跟四皇子有过几面之缘,她跟那三皇子就是彻彻底底的陌生人。

    “就是觉得三皇子就这样被处刑,有点可怜”楚江流毕竟经历得少,听闻这种事难免于心不忍。

    “我这个司刑主事,那就只是个八品小官,涉及到当今皇子的大案,哪里轮得到我参与,定是刑部的尚书亲自调查。不过尚书是个明辨是非的好官,若是三皇子真清白,尚书不会冤枉他的。”对于自己的上司,柳梦妍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刑部尚书,这听起来倒是很威风。”楚江流感叹道。

    “姓楚的老头比他更厉害。”眼看着楚江流要将刑部尚书当偶像了,柳梦妍开口多说了一句。说完,便加快了步伐,将楚江流甩在了后头。

    楚江流愣了一会儿,才发应过来柳梦妍说的是楚绍元,可不是,左相那比刑部尚书厉害得可不知一点半点。

    楚家的嫡长子,感慨刑部尚书威风可以,但志向不该定在尚书之位上,他得拼命爬到能跟今日的楚绍元相提并论的地位上才行。

    第二日,柳梦妍照常先进宫去了皇家书院,继昨日三皇子下狱之后,这一进宫便又亲眼目睹了大皇子被押解出宫,罪名是三皇子谋反的同伙,就因为他冲到了老皇帝的病榻前为三皇子求情。

    老皇帝这一倒下,宫中便立即变得人心惶惶,连今日的皇家书院都要比往日平静了许多。

    几个出彩的皇子里,有两个都入狱了,只有二皇子独得老皇帝的信赖,接下来,要遭殃的人,可不就是坐在皇家书院里的这几位。

    连同其他几人看向靳彦的胞妹三公主的目光都变得有几分微妙,只是三公主本人倒是毫无所察。

    本以为今天中午楚皇后也会将他们两姐弟拎过去陪她吃素菜,却以为的没派人过来。其中迎因也很明显,靳彦母子用心险恶,楚皇后只怕与他们二人接触多了,还连累了他们。“

    出了宫后,柳梦妍在左相府换上男装,今日却是格外得不想去刑部。

    同时关押了两位优秀的皇子,现在的刑部,真是好大的一趟浑水。

    楚绍元见柳梦妍犹犹豫豫地不出门,开口道:“既然还没有辞官,就当好你的司刑主事,而且就算是刑部的天塌下来了,也不会让你顶着,在这里犹犹豫豫的像个什么样子。”

    “现在辞官还来得及吗?”柳梦妍看向自己的亲爹,诚恳地问道。

    楚绍元对自己女儿不靠谱的发言也早已习惯了,自有应答的办法,“你这官是皇上赐的,要辞就去找皇上辞。不过以你的身份,是见不着皇上了。所以就老老实实地继续当司刑主事吧。”

    “一个左相,居然连一个八品小官都罢免不了。”柳梦妍也只是随口一说,不用楚绍元吓唬她,她也干不出说辞官就辞官这样不负责任的事。

    “不过爹,这些个皇子,其实你看好哪一个?”柳梦妍好奇地问道。

    现在的楚家,明面上自然是哪个皇子也不帮,单效忠于天圣朝,不过谁又知道日后会不会有楚家做出选择的时候,而楚绍元的选择就将代表楚家的选择。

    如果哪个皇子能得到楚家的支持,那真的是占尽了优势,毕竟楚家目前在朝中有着百官之首的左相,在皇宫中又有着母仪天下的皇后,楚家选择的皇子,那就是左相和皇后要扶持的皇子。

    楚绍元特意叮嘱柳梦妍离姓靳的人远一些,当真是极需重视。也多亏柳梦妍与靳彦的婚约已经解除,新的婚约对象六皇子是最不可能成为皇帝的人。

    不然楚家就会成为靳彦的后盾。

    想及此,柳梦妍不免庆幸,多亏靳彦母子看重一时利益,让李媛媛取代了她。

    李媛媛就算是名声没被毁之前,也不及她柳梦妍的影响力。李媛媛确实能让李家倾向于靳彦几分,但一个嫡三小姐的婚事根本无法让李家全力支持靳彦。特别是还有个靳如瑜在,不管靳如瑜要不要当这个皇帝,这位皇叔的权力不会因皇权的更替而动摇,李家只管支持着靳如瑜就足够了。

    “皇子们都是人中龙凤,无论是哪一位登基,都是国家之幸。”楚绍元严肃着一张俩回答道。

    “既然皇子们这么优秀,他们登基了是国家之幸,那现在的这位是不是应该趁早咽气,给儿子让位才是?”柳梦妍挑挑眉,反问道。

    楚绍元黑了脸,“又说大逆不道的话,管好你那张嘴啊。”

    “在我面前爹还要说这些虚的吗?二皇子急功近利,三皇子心肠太软,大皇子冲动鲁莽,五皇子能力不足,也就四皇子有点古怪,兴许还能期待一下,这些个皇子哪个是国家之幸了?”柳梦妍一口气将皇子们都评价了个遍,连她都能感觉到的,楚绍元这个混迹官场的老油条又怎么会不知道。

    “你这丫头,当真是无法无天了!迟早掉脑袋。”楚绍元抬手一拍柳梦妍的后脑勺,动作与楚皇后如出一辙。

    想起自己时常这样对待楚江流,柳梦妍估摸着这是不是天道好轮回。

    离开了左相府,以江学的身份来到刑部的柳梦妍在刑部大门口下了马车。

    平日里见到她会跟她嬉皮笑脸地聊上两句的门口守卫今日一个个都拿出了威严的气势,看起来很不好接近。

    “崔尚书在吗?”柳梦妍随口问了一句。

    “江大人,今日除了您以外,其他所有人都一大早来刑部待命了。”守卫跟柳梦妍混得也算熟,对于这位刑部年纪最小,旷工最多的司刑主事,总是忍不住开口调侃两句。

    “没想到”柳梦妍一边感慨一边往里走。

    两位皇子的案子自然轮不到一群小官小吏插手,但这么大的案子落到刑部头上,无论是谁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才行。

    “江学,你过来。”柳梦妍这才刚进刑部的门,便被路过的崔聪逮了个正着,崔聪冲她招招手,要她过去。

    “崔大人有什么事?”刑部老大的话柳梦妍岂能不听,自然是乖乖地跑到了崔聪的跟前。

    “平日里都是你巡查牢房,这会儿本官要去牢房,你跟着一起过来吧。”崔聪道。

    柳梦妍隐约觉得,崔聪去牢房,除了见大皇子和三皇子以外,根本没有其他可能。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去。

    可面对崔聪的要求,柳梦妍不敢说个“不”字,只默默地跟在崔聪后边。

    跟在崔聪后头的人里,还有刑部侍郎,柳梦妍这个小小的司刑主事,自然是没胆量和刑部侍郎并肩走的,便落到了最后头。

    整个刑部里,除去柳梦妍这个司刑主事以外,这种小官还有不少,不过刑部上下多少都看得出来,崔尚书对江学江大人格外看重,连审理皇子的时候都带上了司刑主事。

    而崔尚书是不是重视自己这个小辈,柳梦妍是不清楚的。她只知道崔老头老是在她特别不想碰到他的时候出现,还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进麻烦事里。

    她当司刑主事不是想着仕途如何,所以也没想过讨好了上头的人能升官,崔聪想培养哪个小辈也就不在她思考的范围里了。

    而眼下,她已经跟着刑部的两个当权者来到了关押三皇子的牢房前,这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崔大人,看见你本王便安心了,是你的话,一定会还本王一个清白。”被关进牢里手里还握了一本书的三皇子原本盘坐在地上,看见来人便站了起来。

    第一次近距离看三皇子,柳梦妍更加坚定了自己以往的想法,果然是个优柔寡断的皇子,一身书生气,若只是当个文人倒是不错的。

    “下官必定查明真相,这段时间便委屈殿下了。”崔聪冲着三皇子行了个礼,就算三皇子现在被关在刑部的牢里,崔聪也还是敬着这位皇子。

    就像柳梦妍对楚江流说得那样,崔聪是个正直的人,他不会让人在他这刑部蒙受冤屈。“

    “说到底,沾了荤腥这种事要怎么证明清白,又不能把吃下去的全都吐出来检查出来。”柳梦妍嘀咕了一句,不过只是低声的,可不敢让在场的三位大人物听见。

    不过偏偏这里年纪最大的一个是耳朵最灵的一个,崔聪隐约听见了柳梦妍的话,便笑眯眯地转过头来对柳梦妍道:“方才小江说了什么?”

    听着崔聪对她的称呼已经从“江学”变成了“小江”,柳梦妍抖了抖,答:“崔大人听错了,我什么也没说。”

    “这位是?”三皇子对柳梦妍的来历有几分好奇,崔聪不会随便将谁都带来这里,这次带了两个人,一个刑部侍郎他自然认得,可这看起来还未及冠的少年却是完全陌生的。

    “下官是刑部的司刑主事,只是个八品小官,殿下不必在意我。”柳梦妍一点也不想被姓靳的人注意,故意低着脑袋对三皇子道。

    “就算只是八品小官,那也是很重要的国之栋梁,你不必贬低了自己。”三皇子十分“善解人意”地道。

    柳梦妍半点也不需要三皇子的善解人意,听到三皇子这么说,也只是随意附和两句,绝不主动说些会引起话题的话。

    “本官方才分明听到你说了证明三皇子殿下清白的方法,怎么不愿意大声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崔聪却没有因为三皇子的中途插话就忘记自己一开始的目的。

    柳梦妍头疼,这崔聪也不知道是真听错还是装听错,她哪有说半句自己有办法给三皇子证明清白。

    但是崔聪都这么说了,她就是没有办法也得有办法不是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