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柳梦妍惧怕
    “不要耍心机,她是你送来的女人,她出走,能去哪里,除了你,京城没有她的落脚点!”靳如瑜依然拿剑指着面前的本王,此时太子靳如瑜身后的小木和小林子也一起追了过来,看着面前的架势,一起守护在了靳如瑜的两侧。

    “当初小弟选择送柳梦妍到打个您这里,说的很清楚,是为了请大哥为小弟求情帮着小弟把母妃给救出来接回南疆,可是快一年了,您的承诺在哪?直到现在我才将自己的母妃接出来!”

    “请问,您现在杀气腾腾的过来兴师问罪,是看到柳梦妍进入了靳祸府,还是有靳祸府的内应向您传话,人就在我这里?如果都没有,请您先查清楚再来兴师问罪!”本王眸子清冷的看向靳如瑜,争锋相对。

    靳如瑜长剑竟然有些发抖,他怔怔的看向面前笑的极为冷漠的本王,手中得到长剑刷的一下放在了身侧,向外面走去,小林子和小木很快追了出去,靳祸府的人很快一路跟了出去,直到靳如瑜出去以后,大门刷的一下快速的关了起来。

    南黎很快将人驱散,带着靳如瑜穿过走廊,拐了十几个弯,直到走到一个独立的小院,掀开珠帘,本王才看到躺在床上的柳梦妍。

    此时的柳梦妍脸銫苍白处于昏睡的当中,一听到动静立刻坐了起来,抓起了手中的短剑,放在了胸前,谨慎戒备的看着面前的南黎和本王。

    “他为了你,竟然失去了理智,一路追到了本王的王府,直接拿长剑指着我的胸口,差点要杀了本王,柳梦妍,你下的一盘棋,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活了,可以开启你下一步的计划,废掉靳如瑜!处理苏皇后,办完这些,你就算圆满完成了这个任务,这颗药丸是堕胎丸,只要在六个月之前吞掉它,你就可以甩掉身上的这个包袱,本王还你自由,从此你就改名隐姓的生活,本王局对不会打扰你,一句话,这个任务关乎着你的自由和生死!”

    “您一定要这样绝情的对待我吗?”柳梦妍睁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面前的本王,质问着。

    “你的命都是我给的,让你死,让你活,有你做主的余地吗?还是你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太子妃,还真的以为太子靳如瑜会为了你追杀过来,将你当宝贝捧着?别傻了!他只不过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来巩固自己的太子位置罢了,你还真的以为他会为了你而来?”

    “还有一件事,也许你不知道,那就本王告诉你,当年被太子靳如瑜亲手处死的护国将军的女儿夏甜茉,也是他一手处死的,那可是他真心喜欢的女人,就是因为父皇忌惮夏满江的自大和狂妄,直接将夏满江一手除掉,只不过是巧妙的利用了丞相和护国将军之间的内斗罢了,丞相利用皇上的心意,直接将夏满江一家处死!”

    “靳如瑜喜欢夏甜茉,可是他不敢表达,更不敢说出来啊!还有一件事,你也不清楚吧!其实太子殿下早就在南下江南的时候,在江面遭遇伏击差点命丧长江的时候,就是这位夏甜茉救下来的,当时两人相处可是如胶似漆,结果怎样,还不是一样被他杀死了!”

    “柳梦妍,你呢,你不过是一个江湖中的杀手罢了,一叶浮萍,无依无靠,你有宋嫣然和苏烟这样人物后面令人垂涎的家世背景吗?你拿什么去让靳如瑜喜欢你?奉劝你,还是尽早摆正自己的位置,尽快完成任务,本王会还你自由,前提是你要听话!明白吗?”

    靳祸说完的时候,青銫衣袖里钻出来一条青銫小蟒蛇,亲昵的蹭着本王的额头,三角脑袋一双渗人的眸子虎视眈眈的盯着面前的柳梦妍。

    柳梦妍不自觉的抖了抖,她敏锐的感觉到那条蟒蛇身上的毒素牵引着她体内沉浮半年未发作的毒是一种,而解药就在本王的身上,他当初只给了她一年的解药,还有几个月就到时间了,如果她完不成任务,恐怕她就要毒发而亡了!

    柳梦妍想到这层影响因素的时候,心中不自觉的发寒,她这是再次掉进了蛇窝!蛇鼠一窝,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阎王殿!上次见识过了五毒教的毒阵,真的让柳梦妍留下了后遗症,她真的非常害怕蟒蛇,刚才她的身子就在不自觉的发颤,就在她刚刚离开东宫不到半个时辰,南黎就派人将她围堵到了郊外,请到了这里,本王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柳梦妍微微的闭上了眸子,她下午只不过是看到了一个痴情的小姑娘对着太子靳如瑜送秋波,送香吻罢了,畅春园那么多的女人,她都没有发火,没有任何的感觉,怎么就跟着靳如瑜这个男人睡了几天,心里起伏就这么大?她是不是太欠揍了?还是欠扁了?

    柳梦妍知道自己投入的太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她还没杀人,自己就先残废了半截,她是发现自己真的开始在乎那个男人了,可惜,这种自投罗网的感觉她只能慢慢的忍受,她必须承受这种感情烈焰的烘烤,每一个人经历感情的人总是需要从过去跌倒的地方慢慢站起来,在重新回望过去,重新审视过去,才能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到底要的是什么。

    柳梦妍护着肚子里的孩子,她在这里的每一刻都感觉十分危险,她甚至怀疑这个房间内部藏着蟒蛇,藏着杀手,这样的把戏在南疆,本王训练她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把戏,虽然她害怕蟒蛇,但是她没办法,本王就把她扔到蟒蛇堆里去,几十条蟒蛇手臂一样粗细,大腿一样粗细,长着獠牙冒着寒光要把她生吞活剥。

    长期待在野外和狮子老虎待在一起的好处就是培养了她灵敏的直觉和本能,她不怕死,却害怕其他妇女和儿童因为没有她的及时相救而死去,却害怕自己的脆弱,害怕失败,更害怕失去自由和独立,她宁愿战死也不要死在这群冷血生物的嘴下。

    谨慎,再谨慎,轻如空气的灵巧和灵敏的直觉,强烈的求生意识,让她一把利刃成功的将本王豢养了接近五年的蟒蛇群一举歼灭,虽然气的本王差点要杀了柳梦妍,但是她还是冒险的生存了下来,她的每一步都是从刀口,从虎口逃生的,她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要再喊什么情深似海,当她深陷生命危险,孩子被苏烟活活作死,被太子靳如瑜冷眼旁观,凄凉死去的时候,这位太子殿下都没有眨一下眼睛,如今事情急转直下,苏烟成为往事如烟,新的太子妃再要赢取进来,可是这个太子殿下依然经常撩拨她的心,让她抓耳挠腮,一颗悬挂的心最后彻底失守,他的心在哪?

    或者直白点说,这位太子殿下靳如瑜他有心吗?在靳如瑜奋力拼搏向上的时候,他也似乎看不到地上失守的女人的心吧!女人就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准确的说,如今的兄弟也不如他心中的政权有诱惑了!

    柳梦妍睡不着,不敢睡,可是体力消耗太严重,最后还是不安的睡了过去,一个人陷入昏沉当中,此时站在窗外的本王看着身边的南黎:“这次只是简单的将柳梦妍转移,靳如瑜就急成了这样,黎叔,您说,靳如瑜是在乎柳梦妍这个女人,还是她腹中的孩子?”

    “南黎看不透,这位太子殿下从不按常理出牌,心思深如海,平时寡言少语,一直埋身政务,外人并不能轻易看透他心里在想什么,王爷,您是怎么看的?”

    “英雄难过美人关,靳如瑜,我们在她身上付出了那么多的汗水,如今竟然吸引了靳如瑜,并且怀上了他的孩子,足以说明这个女人在靳如瑜心中特殊的位置,对付靳如瑜,她就是我最大的法宝!”本王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着柳梦妍的房间:“及时盯紧了她,本王要知道有关她的任何消息,合适的时候放她走吧,我们还需要她来做事!”

    本王说完,向着自己的寝殿走去,里面还有一位辣椒王妃在等着他去安慰,面前的柳梦妍已经是个发挥作用的关键棋子,肯定要好好的掌控。

    “太子殿下,您快点回去吧,皇后在宫中找您,皇上已经到了皇后的坤宁宫,有事情需要您立刻到皇宫!”小林子着急的说着。

    此时的南玄月一个人坐在凉亭里面,不断地喝酒,已经喝了一地的酒坛子,脸銫已经发红,小林子立刻给面前的主子灌了一大杯醒酒汤,靳如瑜只喝了十几口,很快跑出去吐了,将嘴巴里喝进去的酒水全部吐了出来。

    “这是您的朝服!小林子伺候您穿上!”小林子赶快将官服给太子靳如瑜穿上,吐了一地的靳如瑜总算清醒了一阵……“

    靳如瑜睁开面前迷蒙的双眼,看着四周有些晕眩的场面,忽然感觉头疼的发麻,感觉整个头皮都要疼的炸裂了,整个人向着后面倒了过去。

    “殿下!殿下!”小林子紧张的看着面前的靳如瑜,及时扶住了他,“爷,您怎么了?太子爷?!”此时的的靳如瑜早就向后后面倒去,想要清醒的意识渐渐的变弱,直接晕了过去,他现在没有一丝力气挣扎了,他也不想醒了,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他一直都想这么消耗下去,可是理智不容许他有这样奢侈的想法。

    就在靳如瑜想要借着醉酒直接敷衍过去的时候,忽然哗啦一声,一盆凉水直接浇在了靳如瑜的头顶上。

    靳如瑜立刻感觉到了一阵凉意,头痛的想要爆炸,可是当靳如瑜一甩头发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急匆匆从皇宫赶过来的皇后苏茹,此时的苏茹一脸怒气,手里拿着一块干毛巾,眼眶内流着干涩的泪水,双手用力的擦着靳如瑜的头发。

    苏皇后从莲影的手里接过来新的官服给面前的靳如瑜换上,头发是擦不干了,只能披散下来,披上黑銫的披风。

    “母后”靳如瑜看着面前的苏皇后,嗓音沙哑,双眼通红,喝了酒后的脸銫看起来红的可怕,就像一团火在脸上蔓延,烧的靳如瑜现在全身都要散架,可是看着面前的苏皇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靳如瑜心如刀绞,这种女人才会有的焦灼,一分不少的从苏皇后的脸上传递到了靳如瑜的心底。

    “你现在给我清醒点,听清楚,现在是你最关键的时候,成败在此一举,只有宋家收揽到我们这一边,你才有和靳祸一直对决的平等势力,现在皇上的心思瞬息万变,我们没有时间,不能等!靠!要自己争取!明白吗?我的儿!”苏皇后双手捧住了太子靳如瑜的脸,红唇大张,眼泪横流,整个人都爆发出一种摧枯拉朽的绝望和疯狂。

    靳如瑜从来没有看到一向端庄得体,风轻云淡的母后会有如此疯狂的一面,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回抱住了面前的苏皇后:“母后,您放心,我去!我去见父皇!”

    苏皇后摸着面前头发湿淋淋的太子靳如瑜,露出慈母的微笑:“我的儿,你是我全部的希望,是母后活下去的动力,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我儿的帝王路,母后就算是耗尽最后一滴血泪,也要看着你登上帝王的宝座,你努力的那么久,怎么可能放弃,一个人女人就让你这样了吗?不,你不是,你是靳如瑜!大周唯一的太子!你是所有人羡慕的太子!”

    苏皇后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莲影,后者立刻差人将马车带了过来,苏皇后扶着有些站不稳的太子靳如瑜上了马车,在小林子和小木的护送之下,太子靳如瑜在马车上倒在苏皇后的怀里,连夜向着皇宫的方向急速的行驶着。

    此时的太子靳如瑜就像孩子一样,脑袋枕在苏皇后的膝盖上,整个人坐在地毯上,拉着母后的双手陷入暂时的休息,他太累了,找了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就是没有柳梦妍的身影,如果说是柳梦妍要惩罚他的话!

    柳梦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现在突然感觉自己好空虚,一直都在不停的斗来斗去,她在他身边呆了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他就像陀螺一样围绕着面前的柳梦妍团团转,他自以为很了不起,到最后才发现,似乎控制他这个脱落的线和鞭子一直都在柳梦妍的手里,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在深深的影响着他,可是现如今,似乎又到了做选择的时候!

    靳如瑜在苏皇后的怀里没有躺多久,车子很快就停在了皇宫的面前,当皇后拖着有些疲倦晕眩的靳如瑜向着里面走去的时候,老皇帝也刚刚从外面走进来,向着皇后的坤宁宫走去。

    “皇上,您终于来了,臣妾有罪,太子他喝了好多的酒水,估计现在都不清醒,臣妾向您请罪!”苏皇后说完带着太子一起跪了下来,看着面前的老皇帝有些拿不准皇帝的脾气。

    “朕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专门等待了太子一个时辰,皇后,结果你就带来一个醉鬼,让朕对着一个醉鬼宣纸吗?明天就是朕入关修行的日子,是国师选了好久的好日子,现在,你说,怎么办?还是说,你们和宋家的这场婚礼现在取消吗?”

    “父皇,都是儿臣的错,不该喝了酒耽误事情,儿臣现在神志好些了,请您!”靳如瑜没把嘴里的话说完,直接将脑袋磕在了地上不动。

    老皇帝看着面前倒在地上不起来的太子靳如瑜,不断地摇头,不断地叹气:“太子,你真的让朕失望,一身酒气的来到了这里,你什么时候堕落到如此的地步!罢了!如果不是宋世杰和朕说了,他的宝贝千金已经失身于你的事实,朕看到你这个鬼样子!肯定不会准许你这门婚事!”

    “这是朕拟好的圣旨,你们拿着吧!”老皇帝重重的一声叹气,一边的太监总管直接把圣旨送到了靳如瑜的手上,老皇帝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臣妾恭送皇上!”苏皇后看着面前的老皇帝走了很远之后,直接将面前跪在地上的太子靳如瑜扶了起来,看着太子靳如瑜展开的圣旨,上面是老皇帝的打印,和要靳如瑜明日迎娶兵部尚书千金宋嫣然的圣旨。

    “明天就把宋家的千金风风光光的迎娶进门,之后的事情,母后不再过问你,省得你再厌烦母后,母后能为你争取的也已经做了很大的努力,剩下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下去,母后真的好累好累!”

    苏皇后说完,在莲影的服侍下向着外面走去,她的身影在地上拉的很长很长,随着长裙在地上缓缓的拖动,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靳如瑜的面前。

    靳如瑜将紧紧握在手里的圣旨松开,圣旨直接轻飘飘落在了地上,靳如瑜看着圣旨上面的自己,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真的是好大的嘲讽,他的女人带着孩子滚球跑了,明天他就要娶另外一个女人进门,不知道明天柳梦妍看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想,真是让他域哭无泪!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