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家”
    柳梦妍放下碗,大概是明白了一些。古人许多男人被招为驸马,虽已经能纳妾收通房丫鬟,但却一生无法入仕途,对于古代的男子来说,就是葬送的一生。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柳梦妍依旧感受到了那份浓烈的恨意。

    柳梦妍有些想不明白,虽然驸马相当于上门女婿,但他也有权利拒绝被招。公主娘亲的杏子,绝不是强人所难的人。还有一点,他如今所有的财产权势都是靠公主娘亲得来的,他有什么权利恨公主呢?而且,就算他曾经没有做驸马,他一步步摸爬滚打的从小官做起,也不一定能做到今天这个地位啊!难道是因为自由?开玩笑,古人就算是驸马,那也是很风光的好吧,就是是上门女婿的另一个名词。但是除了不能住在自己家以外,哪一项规矩,违背了这个时代的男子主权?

    “娘,我吃饱了!”伸手拉住公主娘亲:“娘陪我回房好不好?”

    “好!”公主笑着拍拍她的手:“来,娘亲送你回去!”

    柳梦妍起身,对那表里不一的父亲曲身行礼:“父亲,荨儿告退!”

    然后转身跟着娘亲走,一边走一边乖巧的问:“娘,荨儿想听娘和父亲的故事,可不可以呀?”

    “当然可以啊!”公主笑的无比幸福,拉着她到院子里坐下:“当年娘刚满十五,有一天,陪着母后出宫去寺庙上香。常年在宫中生活,对外面的世界非常稀奇。坐在马车上,一直掀着帘子往外看。还真就叫我看到了一个蓝衣少年,站在路边,给乞丐发放馒头!”

    “那些乞丐都是年迈的老人,和瘦弱的小孩!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买一身衣服,打扮的干净一点儿。于是,不顾母后的权阻,跳下马车去问他!”

    “他说:‘他们太弱小,若是给他们钱财,必定会被身强力壮的乞丐抢去,说不定还会挨一番殴打。给他们食物,他们既能吃饱,又不用挨打,也算是一件好事!’

    我接着问:‘那你也不可能每天都来给他们吃的啊!那他们怎么办,饿死么?’

    他笑笑:‘公主,天下之大,善良之人何其多,只要他们有力气走过那些家人的门口,衣着富贵不可能,讨一口吃食还不成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是公主?’

    ‘公主真傻!那可是皇家的马车!在下怎么可能认不出!’

    ‘你都知道我是公主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少年笑到:‘在下名叫莫宇航,莫家长子,公主,受教了!’

    至那天之后,我便对那个少年念念不忘。直到母后问我可有中意的男子,为我招为驸马的时候。我亲自来到他家,问他:‘我要招驸马了!’

    他顿了一下,随后对她行礼:‘恭喜公主,喜结良缘!’

    我扶住他的手问他:‘你可愿意,做我的驸马?只要你愿意,我发誓,我此生,只招你一人为驸马,不要任何男宠和男仆,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也许是我的话惊到他了,他呆呆的看着我,看了好久好久!直到我以为他决对不会答应的时候,他轻轻点头:‘好!’

    这次,换我呆住了,压抑自己高兴的快飞起来的心情:‘做了驸马,就要放弃仕途,你真的,愿意为我放弃仕途?’

    ‘当然愿意,公主聪慧可爱,杏格真挚,是世间难得的女子,莫某不想这样错过一生!’

    没过多久,我们就大婚了,日子过得很幸福,很美满,我也非常的满足。然后怀了你,然后就是你弟弟,不幸的是,怀你弟弟的时候,你父亲的丫鬟,一个个都爬上了他的床,然后他一个个纳妾。从他纳第一个的时候,我便死心了,要纳便纳吧!看的过去就留着,看不过去就赶走,再也不想跟他去争吵!荨儿,你放心,娘亲一定为你寻一个,一人只对你一人好的男子,绝不让你吃亏!”

    柳梦妍将头扑在公主怀里,原来,不是娘亲强迫他的,竟然是他自愿的。那他眼底的恨意是哪里来的呢?“娘,我觉得父亲的眼神不太对劲!”

    公主搂着她,轻轻的拍她的头,还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摇晃:“荨儿别管他,他从纳妾开始就不对劲了,我都看了这十几年了,就让他不对劲去吧!我已经说过了,他和他的小妾们随时都可以离开公主府,是他们自己不走,非要留下来看我的脸銫。一个个的,都是为了钱财,像我俯首称臣,出卖尊严!”

    柳梦妍在公主怀里蹭了蹭,就好像回到小时候,偶尔过年的时候,爸妈会带着年货回家。自己才有机会,在母亲怀里幸福的窝着,让她抱,让她哄。“娘,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看到父亲的眼神,心里总是慌乱难安!”

    “没事的荨儿,难安就来娘的院子陪娘住几天,等心情好了,再回你自己的院子里去,好不好?”公主摸摸她的头,轻声的问。

    “好!”柳梦妍单独拥有一个院子,其他的小姐和公子,都是和他的姨娘一起住一个院子,可见柳梦妍在家的地位!

    公主笑的很开心:“那好,明天娘让人给你在娘隔壁收拾一间屋子,你直接过来便好,什么都不用带,娘亲给你置办新的!”

    “好,谢谢娘,娘真好!”柳梦妍笑嘻嘻的说。

    公主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你这张小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不过啊,娘爱听,哈哈哈~”

    “嘿嘿,娘爱听就好!荨儿以后会好好的服侍娘亲的!”柳梦妍知道,不管曾经是怎么样的,她都确定,这个公主娘亲,真的非常非常的疼她,宠她。还有小帘,虽然她们有事瞒着自己,但是对一个人真的好,是打内心散发来的,外表无法掩饰和装潢!即使他演技再高超,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小细节会暴露他,比如,无意间的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都可以暴露他的想法。就想,晚宴上的莫宇航,眼睛随意的扫视了她们一下,眼底恰好泄露的憎恨,正好被柳梦妍看见!

    柳梦妍心底暗记,一定要提防这个爹。

    “好了荨儿,快回房去休息。明天娘让小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公主拍拍她的背,把她扶起来:“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

    “嗯,好,荨儿这就回去睡觉,娘也早些休息!”柳梦妍乖巧的起身,对着公主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一蹦一跳的走了。

    公主也起身回了房间,丫鬟已经端了一碗羹汤在此等候:“公主,用汤吧!”

    公主端过汤,轻轻吹了一下,小口小口的喝着:“今天这汤不错,比往日的都好喝!”喝完后放下碗:“以后便都用这个罢!”公主从小便喜欢饮汤,每天早上起床,晚上睡前都会喝一碗,如此习惯便延续到了现在,缺一天都不行!

    “是!”婢女应了声,然后端着空碗走出去关上了房门。

    公主自己起身,到脸盆面前洗了脸洗了手,然后脱了衣服准备睡觉。这时,房门突然打开,莫宇航走了进来:“今日怎么这么早休息?”

    “累了!”公主无力的坐上床,拉过被子盖住腿,初秋的凉气还是有些渗人,毕竟她已经生了三个孩子,身子骨多少有些受损。

    “怎地会累?莫不是荨儿又气到你了?”莫宇航坐下一边给她揉肩一边问。

    公主一听便皱起眉头,面带怒容:“你怎能总是这样想荨儿,你们明知道荨儿不是那样的人!”

    莫宇航一甩衣袖:“不是那样的人?她这次醒来,比以前变本加厉,目无亲长,我莫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儿!”

    “你!”公主啪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说她不是你女儿?好你个莫宇航,我贵为公主,为了能嫁给你,放弃原本该有的权利,到头来,你不断纳妾不说,现在还来怀疑荨儿不是你的女儿?”

    “我~”

    “不必多说了!”公主打断正要解释的他:“我知道你看不惯荨儿直率的杏格,便怀疑她不是你女儿,我也知道你不想再跟我过日子。既然如此,那便和离吧,带着你的一众妾室,离开公主府!”

    “菁茹,你怎么,怎么能这样想我?”莫宇航捂着胸口。

    公主恶声回决:“这样想你?怎么不能,你还不是,那样的想荨儿!”

    “你!哼!”莫宇航头也不会的转身离去。

    门外的丫鬟赶紧冲进来:“公主没事吧?”

    “没事,熄灯吧,我要休息了!”公主平和的说。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两人一见面便争吵不断,从未间歇。

    “是,奴婢告退!”婢女扶她躺下,拉好床帘随后关上门离开,在外间守候。

    第二天一早,小帘过来叫柳梦妍起床,一脸的不高兴。柳梦妍儿睡得非常舒服,看到小帘的脸銫急忙问:“怎么了?”

    小帘神情惊讶,仿佛在想,有那么明显么?才眼就看出来了!

    柳梦妍下床,穿了鞋子,一边洗脸一边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这是?”

    “没,没人欺负奴婢!”小帘小声的说:“郡主,奴婢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柳梦妍擦干脸上的水,那起一杯水漱口,吐了水之后惊讶的说:“什么事,你说啊!”

    “奴婢觉得,觉得驸马对公主越来越不好,奴婢担心公主会受驸马的气!”小帘声音低不可闻。

    “为什么这么说?”柳梦妍一下子就重视起来,连小丫头都看出来了,那这个父亲,必是有什么事,在秘密酝酿。

    小帘看了看门外,走到她身边小声的说:“郡主忘记了以前的日子,所以也不知道,其实,从奴婢进府的时候,公主和驸马就经常吵架,有时候吵的很凶,二人时常多天不见面。郡主醒来之后,他们吵的更厉害了!只是,都避这你,不让你知道!”

    “哦?”柳梦妍来了兴致,巧笑的问:“不让我知道,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小帘傻傻的完全不知道柳梦妍是在试探她,老老实实的交代她看到的日常:“奴婢这几日,总见到驸马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还来绿兰姨娘,总是不知道在和谁交谈,好像在密谋什么事一样。可奴婢又不敢上前看清楚,又怕他们对公主不利,所以就告诉郡主!”

    “你在哪里看到的?”柳梦妍急忙道。

    小帘努力回想着:“奴婢再后院荒井附近去找你说的药时见过姨娘在与一个人交谈,但那人站在暗处,奴婢看不见!还有一次,在街上看见驸马与一个人走进酒楼,还东张西望的,看看有没有人跟着!”

    柳梦妍面銫立刻沉了下来,想了片刻后:“此事你先别声张,最近找几个你信的过的姐妹,多帮忙注意她们的动静,有什么事,立刻跟我禀报!”

    “是,奴婢知道了!”

    柳梦妍收拾好了之后,匆匆吩咐小帘几句,急急的赶往公主的院子。

    “娘?娘?”柳梦妍到了院子就开始叫。

    “怎么了?荨儿~”公主也刚刚起床收拾妥当,一出门就见柳梦妍急匆匆的跑过来,一脸焦急的样子。

    “娘”柳梦妍站到她面前,扯住她的衣袖:“娘,父亲他,最近很奇怪,老是在外面见一些人,神神秘秘的。绿兰也在后院偷偷见什么人,娘,我怕,怕他们对你不利!”

    公主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傻孩子,你父亲外出见人,自然有他的朋友,这很正常。至于绿兰,她是你父亲的人,见什么人,做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

    “可万一她们对娘不利呢?”柳梦妍ni

    急道。

    “不会的,你父亲,还不至于做出这种事!相信娘亲!”公主笑着说:“吃早饭了没有,来,跟娘亲一起吃!”

    柳梦妍被拉着一起坐下,看着满桌子的丰盛早晨,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硬是忍着不安陪着公主吃完早饭。作为一个现代乖乖女,她不是计谋家,她也不聪明,她没有电视剧女主的手段,没有小说里女主的计谋聪慧。这一刻,她只觉得无助,她不知道要怎么样去保护自己的这个疼爱她的娘。

    对了,去找轩王!

    柳梦妍吃完早饭,风一般的跑出府,直冲轩王府。

    经人禀告后,莫鸢才随着领路人进入王府。“臣女见过王爷!”柳梦妍曲身行礼。

    轩王也站起身,手着文人礼数:“见过郡主!不知郡主前来,所谓何事?”

    “我,我有一事,想求王爷,帮帮忙!”

    “何事?”

    柳梦妍语气平稳,情绪却随着话语加变:“我怀疑我父亲想对我母亲不利,但我没有证据,母亲也不相信我。至从昨晚看到父亲的眼神,我心里就一直不安,我怕,我怕她出事!”

    “哦?那郡主是想让本王做什么?”轩王问。

    “我想请轩王帮我查查,父亲是不是真的要害我娘!如果是真的,求求你帮帮我娘,不要让她出事!”柳梦妍忍着眼泪,一声一声的哀求。

    轩王点头:“好,本王明日,差人将消息送到你府上!”

    “多谢王爷!”柳梦妍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起身行礼:“那我这便回去了!”

    “好,去吧!”轩王笑着送她离开。

    “管家!”轩王难得一见的沉了脸銫:“找人去查莫宇航最近的动向,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买了什么物品,通通都要知道一条都不许漏”

    “是,老奴这就去办!”管家知道此事着急,听罢转身就去吩咐,独留轩王一人,望着门口,若有所思。

    柳梦妍一路狂奔回家,她现在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守在公主身边。等她急急忙忙赶回家时,还好,还好,公主正坐在院子里衲鞋底。见她跑的满头大汗,放下手中的鞋垫,拿出帕子,起身为她擦头:“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出这么多汗!”

    “我到街上去逛了一圈,好,好多人~”柳梦妍傻傻的笑着。“娘,你什么时候,也陪荨儿出去逛逛街啊,游玩游玩一下嘛!”

    “好好好!”公主笑的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子:“没想到我的荨儿越来越会撒娇了,明日娘便带你出去玩如何?”

    “好啊好啊!娘最好了!”柳梦妍立刻开心的拉着公主坐下:“那我们明天去哪里玩呀?”

    公主想了想:“城外的皇庙一路风景不错,娘也很久没去了!不过,西郊的碧水湖也非常的漂亮,南边的枫叶林这个季节也是难得一见的风景,荨儿想去哪里呀?”

    柳梦妍撑着脑袋想了想,最后笑嘻嘻的说:“都想去怎么办?”

    “那可不行哦!”公主刮了刮柳梦妍的鼻子:“路途甚远,怕是去不了那么多地方,只能选一个!”

    “不!”柳梦妍耍赖道:“我三个地方都要去!一天去不了,就分三天,明天去皇庙,后天去碧水湖,大后天就去枫叶林!”

    “好好好,都依你,快点去把脸洗干净,瞧瞧这汗水多的,真脏!”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