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皇庙的大师!
    轩王突然出声,替她解惑:“曾经见你,只是擦肩而过,从未真正正面来看过你,也从未见过你涂胭脂的样子!等你哪天心情好了,便涂给我看,可好?”

    “好!”柳梦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因为她想,再怎么说,成亲那天,是一定要用上胭脂的吧,一定不会浪费的!默默将东西收好,将簪子插在头发里,高高兴兴的跟着轩王回了席中。

    刚回去,却看到许多人在看她,仔细听才发现,这些人的大概意思就是,曾经她的荣耀都是靠公主得来的。她的一切公主都无限包容,她的生辰办的比皇子还气派,如今公主死了,她便落魄的连生辰都不曾提起,反而过来给萧辗墨祝寿。

    柳梦妍翻了个白眼,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更何况,她还没落魄呢!

    嘟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戳着碗里的食物,当成那些嘴碎的人一样,使劲使劲戳,生怕戳不死一样!而事实上,真的戳不死!

    虽然今天收到轩王和萧辗墨的的礼物很高兴,但听到这些人说话,心里还是很气愤。直到皇帝伸手叫人端出一个托盘,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皇帝起身,接过托盘,走到柳梦妍的面前,将托盘放在她桌上,揭开公布,里面居然是一套水玉头饰!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所有人都知道,水玉,是楠国的特有之物,只有皇室才能配得拥有。而皇上此次直接拿出一整套,着实让人惊讶唏嘘!

    “荨儿,朕知道公主去世后你很悲痛,别怕,今后每年的生辰,舅舅给你过!这套水玉是曾经楠国送与的,朕命人打造一套头饰给你,每一个上面都刻着你的名字!”皇上腻宠的说着。

    惊的柳梦妍完全忘记了身在何方,呆呆的看着水玉,又看了看皇帝。周围的大臣又开始在嘀嘀咕咕,柳梦妍知道那一定是说她持宠而骄,不懂礼数等等坏话。可她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两眼一翻,往后一倒。晕了过去!

    为了逼真,柳梦妍倒的非常自然,头撞到地板上疼的脑子里嗡嗡响,脸上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任由皇帝呆呆的看着她,心头还在打鼓:莫不是吓坏了?

    何止上吓坏了,简直要吓死了好嘛!可她这装晕,把皇帝吓了一跳不说,还把轩王也吓了一跳。跨过桌子就将她抱起,二话不说就往休息的宫殿走。

    走了几步,就慢了下来,心里也放松不少。皇上看了眼轩王的方向,命人端了水玉送去。然后,继续留下主持大局。

    “没人了,别装了!”轩王轻轻的将她放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吓死我了!”

    “嘿嘿!”柳梦妍睁开眼睛坐起来,“还不是因为皇帝突然送我那么贵重的礼物。现在娘亲去世了,我情愿他不再宠我!也不要这样的隆恩,容易招人嫉妒!”

    轩王笑了笑:“他其实是想宠你,把你宠到无人敢惹得地步,他才放心!”

    “人心的虚伪和残忍,永远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没人敢惹只是表面,背地里说不定都齐心协力的要扳垮我!”

    轩王无奈的摊手,指了指桌子上的托盘:“那也没办法,你的皇舅舅已经命人把水玉送来了,你的了!”

    这个生日可算是过得心惊胆战,还有重磅惊吓。导致她回家时已经累的快要虚脱了,看了看手帕上,还有一个荨字,不过看到手帕上那个隐约的轩字时,心里激动的都快睡不着了!

    莫宇航回到家里,坐在椅子上沉思!他知道柳梦妍并不是他的女儿,却一直不知道她爹是谁。看皇帝宠爱柳梦妍的程度,他一度怀疑是皇帝的女儿,看今晚他亲自给柳梦妍送礼,这意思不能再明显了。想到这里,气的一巴掌拍再桌子上:“皇室之人,果然肮脏,当初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居然,居然,居然,唉!”

    莫宇航将手拍的生疼,最后暗道:“不行,就算是皇帝的女儿,也一定要死!至于皇帝,同样要让他付出代价!”绿帽子这种东西,不是说戴就带的,既然你给我带了,就要接受后果!于是眼神一狠,开始新的一轮计划。

    没几天柳梦妍就再次跑到宫中,找萧辗墨出去玩。萧辗墨一个无所事事的,当然愿意去玩了。也是他得意洋洋的跑到轩王那里去炫耀:“景轩,某郡主邀我出去玩,看来,某人还是不行啊!”

    “哦,那是本王最近感染了风寒,不适合外出游玩。”轩王的话意明显就是说萧辗墨是个备胎,是因为他身体不适,所以才去找萧展墨的。

    萧辗墨一边怀疑一边反驳他说:“风寒?我看你好好的哪里感染风寒了?再说了,就算感染风寒,去皇庙,碧水湖,枫叶林,也不见得不能去啊!”

    “身体抱恙无能为力,只能对不起荨儿了。居然让她与你同行,真是委屈她了”

    “你!”萧辗墨气竭:“懒得跟你计较,你就嫉妒吧,哼!”

    第二天一早,萧莫二人骑着马准备一路狂奔到皇庙。秋日的风景也很美,二人走到半路,就停下狂奔,坐在马背上悠闲的行走。

    “荨儿!”萧辗墨叫道。

    柳梦妍惊讶的转头:“咦,你怎么改称呼了?”

    “荨儿!”萧辗墨停下马,神銫非常严肃:“景轩他很好!但是他心里好像有人。他房间里从小到大挂着两张画像,一张是我娘,还有一张我也不知道是谁,他只是说过,姓白!”

    “有画像,也不一定喜欢她呀!”柳梦妍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选择相信他。

    “我知道,我只是想提醒你,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说不定哪一天,她便回来了。你要有心里准备!”萧辗墨只是想说:“若是她回来了,你们之间肯定会产生间隙,你要合理处理,不要被假象蒙蔽了双眼!”

    “嗯!”柳梦妍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她知道,这种情况,电视里见过吧大概。那个人肯定是老情人,在他心中留下很深的回忆的那个人。虽然知道,但心里还是酸酸的。

    “好了,走吧!”萧辗墨扯了扯马绳:“我只是提醒你,并不是说这种情况一定会出现。还有,我相信景轩会对你好的。有什么困难,找我便好,好歹我也是你表哥!”

    虽然知道几率很大,但这不是还没到么?算了,不想了!“嗯,走吧,陪我玩儿去!”

    “走!”萧辗墨应了一声,然后架马狂奔在前,柳梦妍也赶紧跟上去。不多时就到了皇庙,皇庙很宏伟,毕竟是皇家出钱建造的专属庙子。来这里上香的人不是王公贵族就是有钱有势的人,捐的香火钱都是大把大把的。

    刚刚走进去就感受到一股浓烈的神明气息。这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想一个从没出过家门的人第一次见到长城的那种震撼。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这就是古代的建筑,宏伟壮观,震撼!比起现代那些豆腐渣工程,简直就是神造一般的产物!古代的人和思想虽然落后,但是建筑真的是实打实的强悍!

    柳梦妍激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步一步往里面走去。看着一尊尊形态各异的佛像,一种敬意油然而生。萧辗墨或许是见多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靠在门口,嘴里叼了根草,像个小流氓!

    柳梦妍笑笑,转头继续观看寺庙,却发现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和尚。和尚双手合在胸前,脸呈蜜微笑,半天也不开口说话,一副神秘摸测的样子。

    柳梦妍心中非常忐忑,往往这种时候出现的,都是得道高僧,他会对着自己说:施主并非此世中人,本身命数已尽,身带死亡之气等等一堆神机妙算的话语,让人折服!若是她现在被人说出身份,万一被砍头怎么办!急急急,不行,一定要死不认账,一定要淡定!

    想好之后,柳梦妍提了提气,然后微微一笑,伸手在胸前合十对着和尚说了句:“阿弥陀佛,大师好!”

    然后和尚一脸笑意,对她一鞠躬:“阿弥陀佛,施主可否先把香油钱给了?”

    “哈?”什么?柳梦妍脑子里打了无数的问号,什么情况?不应该是个神机妙算的大师么?结果找我要香油钱!!!这,这,让她如何是好!

    “风大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柳梦妍扯着嘴角说。

    哪知道和尚笑容僵硬片刻:“施主,小僧方才说,麻烦施主为本寺添一些香油!”

    “哦哦!”柳梦妍确定没听错之后,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碎银子,放进那功德相内。和尚立刻闭上眼睛,对着柳梦妍鞠躬:“阿弥陀佛,多谢施主!”

    柳梦妍尴尬的笑笑,斜着眼睛看了看周围:“你家大师呢?”

    和尚一脸自豪的说:“小僧就是大师!”

    柳梦妍问:“敢问大师法号?”

    “小气!”和尚面不改銫的说。柳梦妍心中无数的火花升起,居然说她小气,太看不起人了吧!于是,掏出包包,再次投入碎银子。然后看了看和尚,没想到和尚依旧说了两个字:“小气!”

    柳梦妍把整个袋子都丢了进去,看你这会还说不说我小气!

    和尚依然回答:“小气!”

    “艹!”日玛,这人太坑逼了吧!不要脸!

    柳梦妍一边念叨一边跑走了。萧辗墨也没看到哪里去了,于是四处逛逛顺便找他。却没注意到她前脚刚走,和尚后脚就把手伸进功德相把钱拿了出来:“这些有钱人,就是好骗!”

    “死东西,你又在骗钱!”远处一声怒吼:“还不给我滚过来!”

    于是,和尚抱怨了句:又被发现了!捧着银子就往声音的来源院子里走!

    “师傅!”然后递上银子:“都在这儿了!”

    一根竹条抽打在他手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欺骗新来的女施主,你耳朵聋了是吧!”

    和尚疼的一抖,银子都差点没拿住,心里嘀咕着:是,我不准骗,留给你骗!

    “好你个皇叔,又在骗谁呢?”萧辗墨突然出现,串到他背后,拿了根草在皇叔油亮的光头上扫了扫去:“几个月不见,皇叔的光头,又亮了许多啊!”

    皇叔转身用竹条抽打萧辗墨:“臭小子,一来就调侃长辈,看我不打死你!”

    萧辗墨一边躲一边大叫:“你打啊,今个儿要是没打死我,明天我就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个骗子,天天在骗钱!”

    皇庙的香火设备,各种维修经费,全部由皇帝为他出。可他就是喜欢敛财,别人都以为皇庙的收入归了皇宫,其实,全在皇叔一人手上。他超有钱,却又超小气。钱到了他手里,那真是有去无回了。而且他那么有钱,一个人的存款,快赶上小半个国库了,可他却是那种花一个铜板要肉痛三天的超级财奴!

    听了这话,皇叔就老实了,笑呵呵的走上前来,拉着他问:“哎哟我的好侄儿,刚从是皇叔不对,来来来,让皇叔看看,打着了没?”

    那边看戏的和尚,正偷偷的往自己口袋里塞银子,刚刚塞进怀里,手还没拿出来呢,就听见一声怒吼:“别动!”

    一抬头,他的师傅正看着他:“拿出来,缺了一个角都不行!”

    小和尚只好认命的掏出银子,放在地上,使劲的往前一推,别过头不在看地上的银子。他总算是明白了,无论身在何方,心在何地,他师傅的第一关注点,永远都在银子上!

    “萧辗墨!”柳梦妍终于找了过来,看着这场景:“你怎么在这,让我一顿好找,还以为去哪儿了,结果,特么的居然就在原地!”

    “我又没走!”萧辗墨跳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就是找了个草丛躺了一会而已!”

    “这是?”皇叔立刻正正经经的站好,理理衣服:“施主”

    “别装了!”萧辗墨一拍他油亮的脑袋:“自己人,装什么呢!”

    “荨儿,这是我皇叔,我父皇最小的一个弟弟,亲弟弟!”萧辗墨介绍到:“可他放弃做王爷的机会,非要来当和尚,你说怪不怪,哈哈哈~”

    皇叔?这看起来,就一b样,哪一点像皇家人了?不过,跟萧辗墨倒是很像哈哈哈。不过,看那样子,也就二十出头,顶多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你的皇叔怎么总是这么年轻?”

    萧辗墨调侃的说:“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老来得子啊,老来子,他就是,哈哈哈!”

    皇叔在一旁不停的翻白眼,要不是为了钱,他才不会这么忍气吞声呢,哼!

    “这是在说什么?这么热闹!”众人一愣,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轩王的!众人齐齐望着院门口,果然,轩王漫不经心的摇着折扇走了出来!

    “荨儿这是怎么了?见到本王不高兴么?”看着柳梦妍惊讶的摸样,轩王调笑的问。

    “没,没有啊,开心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柳梦妍是真的开心,她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到他,所以,心跳加速略显慌乱。

    轩王指了指师父(萧宏礼)“本王前来寻主持有些事情罢了,没想到还能碰到你!”

    柳梦妍尴尬的笑到:“真巧啊,嘿嘿!”

    轩王用折扇敲了敲她的头:“傻丫头!”

    萧辗墨看不下去了:“喂喂喂,景轩,太不公平了吧,这里加着小气(小和尚,他师傅觉得他小气,不管他同不同意,法号必须叫小气了!)都有四个人,你却偏偏只跟一个人打招呼,这是什么意思嘛!”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轩王反问。

    “”萧辗墨转身,走到皇叔身边:“你看出来了么?”

    皇叔点点头:“好像,大概是看出来了!”

    轩王微笑着问她:“荨儿,我带你去庙里走走如何?”

    皇叔们三人蹲在一排:“你看,嘴上说找我有事情,实际上招呼都没跟我打一声!”

    萧辗墨衔这草,用牙齿咬着草干让起上下晃动:“爱情的力量,大概就是这样吧!”

    视人如无物,视人为空气!眼中只看的见对方,浓情密意,好不潇洒自在,好不浪漫唯美!

    柳梦妍想去,又怕被人看见。人就是这样,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咳当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两人在一块做什么都虚。

    轩王知道她担心什么,也心系她的安危,转头对一旁蹲着的萧辗墨道:“辗墨,过来陪我们去走走!”

    “什么?我?”萧辗墨惊讶的站起来:“凭什么,我不去!”

    “不去?”轩王笑的有些阴险:“不去本王回去就告诉皇上,你上个月整整一个月,一天都没有习武!”

    “你!”萧辗墨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一甩衣袖,搭拢着脑袋,跟在她们后面。听着她们有说有笑,遇见有人路过的时候,他还要假装参合几句。实际上根本没他插嘴的份,气的他直咬牙!

    本来高高兴兴的陪她出来玩,结果吃了一肚子的气,回宫趴在床上,硬是半宿没睡着。第二天一早,两人相约去了碧水湖,刚到就看见轩王坐在湖边垂钓,气的他想跳湖自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