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抄家
    甄家满门抄斩,却有三个人是例外。第一第二自然就是甄家家主和他的儿子,轩王说了,他们必须为伤害柳梦妍而付出代价,皇帝自然也是同意的。

    没死却比死了还不如,为了让他们知道受害者的恐惧与痛苦。轩王命人每隔一个时辰,鞭打,割肉,滴蜡,不规定顺序,而是抽签轮候,反复折磨,直至死去!

    还有一个嘛,那就是皇后了。皇后并没有悲伤,也没有被问斩,依旧笑靥如花,只是在当天夜里,便一根白绫,悬梁自尽!

    轩王听见这个消息之后很无奈,他还没报当年她毒害墨儿姐姐的仇呢,就那样让她死了,还真是便宜她了!

    轩王突然觉得很是悲凉,当年给他最温暖关怀的墨儿姐姐早已去世,对他爱护有加的公主也被人毒杀,白妍儿也不知所终。最熟悉的几人,竟然一个都不在。

    柳梦妍醒来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由于甄家,整个都城都弥漫着血腥味,无人不皱眉。

    她才刚刚做起身,萧辗墨便高兴的上前询问:“你终于醒了,还有没有不舒服?”

    柳梦妍动了动身体,又看了看周围:“没有,没事了!”

    萧辗墨坐在凳子上,翘着腿不停的晃来晃去:“可吓死我了,你的血是怎么回事,一直流个不停!”

    柳梦妍无奈的摊手:“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圣果的副作用吧。对于血一直流,我也很绝望,说不定哪天,我一个人走路上跌一跤,摔破腿没被人发现晕过去了,因为流血止不住,可能就直接去见阎王爷了!”

    “瞎说什么呢!”萧辗墨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就你那彪悍的模样,你确定你光摔一跤就能晕过去?”他可没忘记,他看到甄阑的第一眼是什么模样。

    那头上,可被砸的头破血流的,虽然伤处不多,但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有女子敢打伤甄阑。若是他们没有及时赶到,柳梦妍的下场一定非常的悲惨,还好,他们赶到了!

    柳梦妍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这只是普通的反抗好吧,是他们这个时代没有的思想。如果这叫彪悍,现代的女汉子叫什么?真男人么?

    这时,丫鬟端上来一碗猪血粥,萧辗墨赶紧接过来端到柳梦妍面前:“别翻白眼了,赶紧喝了补补!”

    柳梦妍结果碗,一边吹一边喝:“难怪没有女的喜欢你!”

    “什么?”

    “我说,你这样很难找到娘子!”柳梦妍不停的喝粥,全世界的女人,基本都喜欢听好听的。更别说这个以男人为主的时代,女人就更喜欢听了。而萧辗墨那张嘴,虽然说话并不怎么难听,但也好听不到哪里去,总体来说,还是嘴欠。

    “荨儿!”轩王人还未到声音就先到了,足足过了三秒,人才出现在门口。见人进屋,柳梦妍脸上满是笑意,腼腆的低下头喝粥。

    轩王听见下人说她醒了,赶紧的过来看看,看到她安然无恙之后,心里踏实了不少。“荨儿你猜,谁来看你了?”

    柳梦妍正好喝完粥放下碗:“谁呀?我这亲戚可没几个!”

    轩王指了指门口:“你看!”

    柳梦妍顺眼看去,然而并没有看见人,只看到一个貌似单架的椅子放在门口。突然,椅子里的被子动了动,一个男子里面坐起来:“荨儿,没想到才这么断的时间不见,你就把我忘了~”

    “兰君?”柳梦妍非常惊讶:“你怎么来了?”

    兰君一脸憋屈样:“我不可以来么?”

    实际上是她母后并不相信他所编造的那个谎言。因为她母后觉得,她皇家的媳妇怎么可能是路边流浓的乞丐,还是个哑巴。一定是因为哑巴不会说话,所以才让兰君误会的。无论兰君怎么解释,母后一声令下,又把他送过来,继续找命定之人!

    柳梦妍隔着门口喊话:“当然可以,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两个月都不到就跑来了,也不怕腿废了?”

    “不是我跑,是马再跑,我躺里面的可舒服呢!”兰君得意洋洋的说:“不跟你说了,我先回去了,你回府了,记得找我玩啊!”

    柳梦妍自然是赶紧答应,毕竟让别人一个伤患在门外受冻,也是一件极其无礼的事。

    轩王脸銫有些不高兴,不悦的看着兰君离去的背影,虽然没有背影。“荨儿,你可知他现在下榻何处?”

    柳梦妍愣了一下:“你是说兰君?”

    轩王:“对!”

    柳梦妍摇头,她才刚醒,她怎么知道别人住哪里。

    轩王一个箭步跨过来,搂着柳梦妍的肩膀:“他现在,住在你府上!”

    “啊?”柳梦妍有些懵比:“住我府上做什么?”

    “皇帝安排的!”轩王不满的说:“不过没事,本王还信的过他的人品!”只是皇上的旨意,让他愤怒,让他难堪!

    柳梦妍养病期间,皇上虽然没有亲自过来,却也派人送了不少汤药补品过来。伤本身就是些皮外伤,不到半个月便好的差不多了。如此,便要告别轩王,回到自己府上!

    兰君住在公主府的客房中,天天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好不自在。

    眼见柳梦妍没有像计划里那样死掉,莫鸢然还是非常气愤的。但没死就是没死,再怎么气也没用。看见兰君住进公主府后,天天过来献殷勤。

    为了表达府上对客人的热情,莫鸢然前天做了点心给兰君吃,昨天亲手下厨炒了菜给兰君送些过来。今天又得了些名贵的茶叶,特地过来与兰君分享。

    “多谢小姐,小姐如此热情,真是楠某三生有幸!”

    莫鸢然绣帕捂着小嘴:“哪里,是小女子能够结识二皇子,才是真正的三生有幸!”

    兰君笑道:“哈哈哈,小姐真会说笑!”

    “二皇子与我大姐姐可交好?”莫鸢然一脸天真的问。

    “自是!”

    莫鸢然立刻羡慕的说:“那二皇子可有福气了,大姐姐人长的漂亮,脾气又好,最重要的是孝顺,有礼貌。我们这里呀,多少人想娶她都娶不到呢!二皇子可要加油啊!”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啦!”莫鸢然此时看起来天真可爱,似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大姐姐平时可关注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了,经常陪着玩。陪妹妹逛街啊,陪弟弟们踢球啊,游泳啊!”

    兰君躺在椅子上悠闲的听着她讲一些趣事,逐渐对她生出一种好感。原本以为她会嫉妒或者编排她姐姐,没想到她一件又一件的说她姐姐的好话。眼中又丝毫不掩饰她对她姐姐的羡慕之情,兰君觉得这个女孩真杏情,天真又可爱。渐渐的便喜欢和她一起晒太阳,聊天,吃点心,宛如初恋情人一边的玩耍。

    柳梦妍回府后,被突然示好的妹妹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得了什么意症。直到看见兰君才想起来,才明白,这只是为了给兰君看的。

    瞧见她假装成天真无邪的摸样,柳梦妍就想吐。无视她的打招呼,无视一脸笑的开怀的兰君,直接越过他们,走向自己的院子!

    兰君一脸茫然,他这没得罪人吧,怎么这次回来,跟他欠了她钱似的,脸銫甩的快到天边了。“你不是说,你姐姐平时很有礼貌么?可这”

    “对呀!”莫鸢然眨眨她的大眼睛:“这就是大姐姐最有礼貌的时候啊,要是我能天天遇见脾气如此好的大姐姐多好!”

    “这叫脾气好?有礼貌?”兰君惊讶的问。

    莫鸢然看着他猛烈的点头。兰君突然有点明白了。明白了荨儿为什么会生气,自己居然把如此的心机女,当成了天真烂漫的小女孩,错把鱼目当珍珠!明白这点之后,兰君便对着她礼貌的微笑,兰君虽然不懂宫斗,却也不是傻子,一点小把戏,还不至于没见过。

    莫鸢然察觉他的不对劲,问他怎么了,他却说犯困了,精神不好,要回去休息休息。于是莫鸢然也回去休息。

    看她走了之后,兰君便起身一跛一跛的前去寻找。其实兰君已经可以走路了,只是走的太早对他恢复不好,便每天都坐在椅子里,让人抬着他到处乱跑。

    等他到了柳梦妍的院子,没想到柳梦妍的气不是那么好容易散的:“去呀,去跟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在一块玩呀,来我这做什么!”

    “不是!”兰君有些着急:“不是荨儿,我开始不知道她有如此心机。你若不回来,我还就真被她骗了!”

    “被骗?”柳梦妍在翻自己曾经的珠宝首饰,听说她有很多非常豪华值钱的首饰。一边找一边回答他:“是不是要被她骗得来对付我啊?”

    “没有没有,我没那么傻!”兰君笑着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看她一直在翻来翻去好奇的问:“你找什么呢?”

    “珠宝啊!”柳梦妍将找出来的所有首饰放在一大块绸布上面,一提,哎哟呵,好重的说。这么些东西,随便哪些挂在头上,对柳梦妍来说都要命。毕竟古代的首饰都是真金实银的,又大又好看,自然也就非常重了。

    一大包放在桌子了,兰君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你这也太多了吧!我母后都没你这么多首饰!”

    “一国皇后连这点首饰都没有,你开什么玩笑!”柳梦妍一边说一边将金银分类,还有玉器,翡翠这些东西小心翼翼的单独放着。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金银全部拿去当铺当了,玉器翡翠全留着。

    “我母后她会打赏那些夫人啊小姐的,所以即使有,也很快就会没了,除了她特别喜欢的以外!”

    “哦,真大方!”柳梦妍拿起一个玉镯子哈了口气用帕子擦了擦,她才舍不得把这些给别人,全是她的家产。“叫你的人把你抬上,陪我去当铺!”

    “哦!”兰君愣愣的,回到他的椅子上,跟柳梦妍上了街。柳梦妍首饰确实有点多,两个大男人一人抱一堆,走的满头大汗。小点的当铺完全当不开。

    还是去了全城最大的当铺,老板周转了好些资金才给她筹集齐。高高兴兴的出来,抱着装黄金的袋子,还差点没拿动,整整八斤黄金,高兴的她都快要飞起来了!

    “荨儿?”兰君在椅子上一晃一晃的:“荨儿?想什么呢?”柳梦妍一直沉浸在拿到黄金的喜悦之中,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呼喊。

    “荨儿!”兰君一声大吼,把她给吼回了神:“啊,怎,怎么了?”

    “我说,你能不能别笑的那么痴迷!”兰君抱怨道:“整整八十两黄金三百两银子,你看你盯着怀里笑的那个样子,谁看了都知道你怀里有钱。我们又没带侍卫,你也不怕有人来抢劫!”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要是今天真有人来,你得全部赔我,一分的不能少!”柳梦妍紧紧的将黄金抱在怀里,警惕的盯着周围的人,生怕别人来抢。兰君一听要他赔钱,赶紧闭嘴装睡。

    好在她们一行人平平安安的回到府里,柳梦妍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拿了个铲子,在自己院子里偷偷的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挖了个坑将她喜欢的玉器还有黄金和银子埋了起来。处理了一切被挖过的痕迹,才回房睡觉。

    几天之后,一个阳光柔美的清晨,一名男子来到柳梦妍的房间,柳梦妍一见他立刻激动的问:“是不是有消息了?”

    男子跪地行礼,“回郡主,有,也没有!”原来男子便是轩王派来为她寻找莫宇航的罪证,寻找小帘的人。

    “什么叫有也没有,你快说说看!”柳梦妍非常急,罪证可以慢慢找,但小帘却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而且她还那么小,对自己还那么好。她的亲人所剩无几,小帘也算一个,所以她急切的想知道小帘的下落。

    “小帘还是没有消息。不过,属下最近发现驸马不太寻常!以前他都是在外间用饭,至从公主死后,他便时常端两个人的饭量的饭进了里间。时常呆在里面不出来,这些都是曾经没有的现象。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因为公主的死,伤心忧郁所致!”

    柳梦妍紧紧的捏着衣角:“就是他亲手杀了娘亲,他怎么会因为娘亲的死而难过!”

    男子道:

    “属下接着去查!”

    “辛苦你了!”

    “不辛苦,属下该做的!”男子说完后又偷偷消失了,仿佛从未来过一样。

    柳梦妍笑了起来,第一世的父母她来不及报答,第二世的母亲她同样来不及报答。只是令她始料不及的是,竟然是父亲杀了自己的娘。一个丈夫,亲手杀了自己的结发妻子!

    不过,她始终想不明白,父亲到底为何要杀了娘亲。因为她感觉他并不像贪图钱财地位之人。看来,是时候会一会这个父亲了!

    柳梦妍带着自己从轩王那里借来的丫鬟小巧和小欢,端着一些茶果点心一起去了莫宇航的院子里。

    “父亲!小女柳梦妍求见!”柳梦妍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一顿,半响才说:“进来吧!”

    得到了允许,柳梦妍这才带着丫鬟们进去:“父亲,至从娘亲去世后,荨儿也不曾过来关心父亲,今日做了些茶点,还请父亲品尝!”

    “放下吧!”莫宇航看起来有些疲惫,眼圈有些凹陷,胡子也有些杂乱,看似好多天没有出门了。

    “是!”柳梦妍让丫鬟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父亲,今天天气甚好,女儿看父亲状态不佳,不如让女儿陪父亲去院子里走走如何?”

    “不用。”莫宇航对她摇手:“为父知道,你在怪为父,怪为父冤枉你杀了你娘亲,怪为父将你送去甄家,可你要明白为父的苦处,为父也是逼不得已,为了保全整个公主府,才将你,希望你原谅为父!”

    柳梦妍脸銫僵硬了一下,立刻恢复笑脸:“父亲说的哪里的话,女儿当然明白父亲的苦处,自然不会怪罪于父亲。”

    莫宇航笑笑,拿起柳梦妍端来的茶喝了一口:“不会便好,为父还担心了许久!”

    担心?若真的担心,别说过去看她一眼,就连一句问候都没有,还真是又可笑又可耻啊!

    “父亲多虑了。”柳梦妍主动上前扶着莫宇航的胳膊将人扶起来:“娘亲虽死,但人死不能复生,父亲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女儿看父亲缺少走动,这就陪你出去走走,对身体好。”

    莫宇航已经被拉起来了,也不好拒绝,便点点头,出了门在院子里散步。二人走出房门后,立刻有人迅速进了莫宇航的房间。

    柳梦妍带着父亲在院子里有说有笑的走着,各种不知名的笑话,各种亲密的话题,天南地北聊的津津有味。在外人看来,这便是一对亲密的父女,父慈女孝,其乐融融。两人足足谈了一个时辰,柳梦妍这才将他送回房间,千叮呤万嘱咐让他好好休息注意身体,不要因为公主去世而过度伤心。

    之后才迫不及待的回房,去查看所探的消息。一进房门柳梦妍就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无力的坐在地上。柳梦妍立刻跑过去,果然是小帘,她浑身脏乱不看,身上散发着恶臭,头发也又结又乱,臭气熏天。

    柳梦妍将小帘扶起来,吩咐人送了热水过来,亲自给小帘洗澡洗头。而小帘至始至终都在哭泣。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