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怀孕!
    原来小帘那天晚上去求了轩王之后,想回府看看郡主情况如何,谁知还没走到关押郡主的房间就被驸马抓了起来。按他的意思,若是计划不成功,总有一日这丫头的命能用上。便将她养在了房间的夹层里。

    她一开始还想自杀,最后被驸马绑起来,就连嘴中也塞了布条。但是驸马又不想管她,每日不管小帘的意愿,端了饭不管她咽不咽的下去,直接灌入嘴里,强迫其吃下去。却又不管她的排泄问题,直接让她排在身上,反正他夹层一关,便什么也闻不见。这些天小帘的日子,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替小帘梳洗之后,让人带小帘去好好的睡一觉。自己却找来了小巧:“你是如何发现的?”

    小巧一福身:“奴婢天生鼻子敏感,一点细小的味道都能闻到。在驸马的房间郡主可能什么都闻不见,可在奴婢这里,却是非常刺鼻!”

    “那你将小帘救出来,父亲发现了怎么办?”

    “郡主不用担心,奴婢已经命小欢乔装打扮代替小帘呆在里面,她可以在驸马不在的时候自由出入,解决她的需求。这样,驸马也不会发现,两全其美!”

    “辛苦你们了!”柳梦妍总觉得这个时代不公平,一件又一件事让本不应该承受的人去承受,却没有丝毫办法去改变。

    “不辛苦,这都是奴婢该做的!”小巧乖巧的站在那里,将这些事看的非常平淡,妾也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柳梦妍笑了笑:“好了,你去休息会吧,有时间的话,多去照看照看小欢,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

    “是,多谢郡主!”

    小帘找回来了,虽然吃了很多苦,但总算是脱离苦海了,人也好好的,柳梦妍心里也安详了许多。

    吩咐人煮了些粥,中午的时候来到小帘的房间,见小帘还没睡醒,轻轻的将粥放在床头的小凳上,坐在床边,替她捏了捏被子。

    柳梦妍心中很是自责,小帘才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因为她的牵连,莫名的吃了这么多的苦,被那无良的驸马爷囚禁,连生理都不能解决,简直字丧心病狂。柳梦妍紧紧的捏起了拳头。

    小帘醒过来的时候,柳梦妍已经趴她床前睡着了,粥早已凉透,前来查看的小巧默默的把粥端下去,盛了两碗热的来。这时,小帘才忍着眼泪轻轻的推了推柳梦妍:“郡主,郡主,醒醒,该吃饭了!”

    柳梦妍闻声抬头,见她醒过来,惊喜的端起粥:“小帘,你醒了,来,喝粥!”

    小帘接过粥慢慢的湿了眼眶:“多谢郡主!”

    小巧也将另一碗粥递给柳梦妍,而她正好饿了,几口便喝完了放下碗,静静的看着小帘。“小帘,今晚我让人送你去轩王府,在这里,很容易被他发现,不安全!”

    小帘听了,沉默片刻,她当然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虽然舍不得郡主,却还是忍泪点头。

    柳梦妍擦干她的泪:“傻丫头,这些天让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扳倒他的,然后再接你回来!”

    “嗯!奴婢相信郡主!”小帘笑着,眼里却满是泪水。柳梦妍吩咐她好好休息,然后离开了。

    柳梦妍一改往日作风,天天去找莫宇航虚与委蛇,谈笑生风,好像真的不在乎他曾经所做的事一样。

    他好像是嫌烦了,去皇帝那里请了一道旨,让家中的成年女子陪二皇子出门走走,看我国好风光。

    而莫家成年女子就柳梦妍和莫鸢然两人,其他的都还小。于是,二人每天的任务就是陪着兰君到处游玩。偶尔轩王和萧辗墨也会参与其中。虽然与莫鸢然不和,此翻玩耍到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或者陷阱。

    由于兰君对那片枫叶林出奇的有好感,于是一行人打算再去一次。正好轩王也有时间,带着萧辗墨一起过来玩,一路上悠闲自在的坐在马车上。莫鸢然自然是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就像是刚出树林的小鹿,一双眼睛迷茫懵懂又不失美丽与天真,很容易博得大家的好感。

    上一次去看的时候,枫叶林火红一片,每一片叶子都带着朝阳般的艳红,就像火一样,灼烧了整片森林。

    而这一次来,火红的枫叶变得枯黄,树上的叶子零零落落,在空中飘零,说不出的萧瑟与凄凉。

    柳梦妍也喜欢枫叶,为了衬托景銫,她还特意穿了一身仙气飘飘的红銫纱衣。还开心的在树林中旋转了几圈,引得众人目光不停的在她身上流转,因为她今天,真的很惊艳。

    不过,她的惊艳却引来了莫鸢然的嫉妒,众人午餐之后,三个大男人坐在地上吟诗作对,谈天说地。

    柳梦妍蹲在一旁看他们调笑,不禁的靠着树打起了瞌睡。(莫鸢然,两个人的名字好像,自己都觉得不好区分,以后就改成四小姐了!)

    四小姐靠着莫鸢的荨坐下,轻轻推了推她:“大姐姐?大姐姐?”

    柳梦妍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看着身边的四小姐吓了一跳:“做什么?”

    四小姐笑的一脸天真烂漫,可说出口的话却变得邪恶无比:“大姐姐可否记得,你已经两个月没有来葵水了?”

    柳梦妍一听,立刻想起来好像是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大姨妈了,而且最近总是有意无意的犯困,甚至无意中睡着。想想那次和轩王,难不成中枪了?要不要那么悲惨?捂着肚子紧张的说:“那又怎么样?我葵水不调行不行!”

    四小姐一脸得意的问她:“大姐姐你就别说假话了,我看你最近很是嗜睡啊,怀孕的女子一般都是如此。不过,这事,轩王知道么?”

    “你知道?”柳梦妍有些不可相信的问。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掩藏在心中的秘密原来一早就给别人知道了。

    “当然知道了!”四小姐右手撑着下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你们的事,还是我一手促成的呢,大姐姐,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怀孕了!怀孕了!柳梦妍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三个字,这可怎么办啊,怎么会那么巧呢,一次就中。怎么办啊,不管了,先告诉轩王再说。

    于是,不管四小姐的话,直接起身来到轩王面前。有些高兴,又有些害怕,忐忑不安的捏着衣角站在他面前,半响说不出口。还是轩王忍不住的笑了问她:“怎么了?”

    “我,我,我好像”柳梦妍正准备说出口,却看见一只白鸽落在轩王左手上。轩王伸出右手揉了揉柳梦妍的脑袋,让她等一下,然后取出信件查看。

    可下一秒轩王便激动的说:“荨儿,我这些天可能要出去一趟,你在家要好好的,有什么事,只管去找辗墨便好!”

    “不是,你先听我说!”柳梦妍想拉着他,却只拉着一片衣角,也飞快的从她手中溜走。

    轩王对萧辗墨说:“辗墨,妍儿有消息了,我马上要去一趟苗疆,你这些日子替我照顾一下荨儿!”

    萧辗墨手里还拿着一个饼子,指着轩王正在上马的背影道:“这么急,哎,不是,那姓白的有那么重要么?你把话说清楚啊!”

    可轩王留下的,只是一个急驰的背影。

    柳梦妍一手摸着还未隆起的小腹,看着轩王的背影,泪不自觉的模糊了双眼。曾经萧辗墨跟她说的时候,她还不怎么在意,却不曾想到她在你心中居然如此重要,重要到只要有一点点她的消息,就连一句话都不肯听我说,头也不回的离去。

    “哎,你没事吧?”萧辗墨知道轩王的走肯定给她打击不小,赶紧跑过来问她:“你别想多了,他这些年,就只是想找到那个姓白的而已。”

    柳梦妍擦了擦泪:“我没事!”

    “好,这事影响心情,那就不玩了,我去叫兰君收拾收拾回去吧。”萧辗墨知道她没心情再玩,直接提成回去的建议。柳梦妍默默的点了点头。

    萧辗墨一走,四小姐就一蹦一跳的来到她身边:“大姐姐,你看人家完全不在乎你呢,嘻嘻嘻~”

    “不用你管!”柳梦妍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四小姐笑嘻嘻的跟了上来:“大姐姐,你怎么那么不愿意面对现实呢?姐姐你虽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呢,那个女孩叫白妍儿,今年已经有岁了,是个老女人呢,比轩王还大三岁,可惜姐姐连个老女人都不如。

    还有啊,他们可是从小一块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只是后来,白妍儿却无故消失了。至此之后,轩王便从未断过寻找她的念头。白妍儿失踪已经已经十几年了,而轩王就心心念念了十几年,找了十几年。大姐姐。”四小姐轻轻的凑到她耳边,一字一顿的说:“她在轩王心中的位置,可是无可替代的!就算是你,也不行!”

    “你胡说!”柳梦妍表面愤怒的推了四小姐一把,坚强镇定的站着,实际上内心深处已临崩溃的边缘:“收起你那张贱嘴,否则,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尝尽这世间的苦头!”

    “哈哈哈,大姐姐你是在说笑么?让小妹知道这件事,你还以为你能有好日子过?想想你回家该怎么办吧,你现在可是自身难保了,就别想着让我尝苦果了吧!嘻嘻嘻~”四小姐得意的说完,便轻快的跑到兰君那里帮忙收拾。

    柳梦妍拳头握的紧紧的,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靠着一旁的树,看着远处那张不怀好意的笑脸,突然觉得非常的恶心,趴在一旁就吐了起来。

    兰君他们收拾好了之后,柳梦妍也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跟着他们一起上了马车。只是脸銫有些苍白无神。

    萧辗墨有些担心:“你真的没事吧,脸銫怎么这么差!”

    兰君也附和到:“就是,他不就去找个人嘛,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柳梦妍摇头不语,撑着手闭上眼睛不在抬头。若是曾经那也没什么,可现在她怀孕了啊!为了那个女人,他一句也不肯听她说,给她心中留下的,何止是委屈,还有大量的失落与害怕。

    萧辗墨看见她此时的样子,心里不停的抱怨轩王不分场合的离去,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想法。而兰君却将衣服下的手紧紧握住,若是看的见,手一定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

    回到家之后,柳梦妍在丫鬟的搀扶下回了房间,将自己关在里面,就是好几天,期间唯一一次提问就是:“轩王可有来信?”而丫鬟只是摇头!柳梦妍心中好像有什么碎了一样。笑了笑,心道自己笨,男人啊,还指望什么呢?罢了罢了,一个人活着潇洒有自在,管他作甚。

    第二天皇上便下令邀请一些俊男美女一起去赴宴,柳梦妍两姐妹自然少不了。说白了就是百官诅咒的一场相亲大会。

    每家每户的长辈带着自家的成年孩子一起来玩,没成年的只要父母愿意带,自然也可以来。来了之后,长辈便一起在一个地方品茶赏花。晚辈们就到处交友物銫对象,若双方合适就回家订婚。

    莫家就两个女儿成年了,还有柳梦妍的弟弟也成年了,不过他一直在外地,自然是赶不回来了!至于三少爷,他不愿意跟柳梦妍一起,大概是被她吓怕了。

    宴会开始时,众人都坐在桌前,要边吃边看这些女子表演,吃完之后才开始活动。女孩子们都是心里非常高兴,面上也非常矜持,因为这种宴会上,最适合展现自己的才艺,找到一个有钱有势的如意郎君,怎能不高兴。

    柳梦妍还是一脸无趣的用左手撑着脑袋,右手在桌子上戳着盘子里面的瓜子,有一颗没一颗的嗑着。

    在宫人的指挥下,众多女子一个一个的展现自己所擅长的才艺,唱歌画画跳舞,场面一时间好不热闹。

    就在她瓜子都快嗑完了的时候,都在迷迷糊糊的打瞌睡的时候,皇帝突然出声问:“今年荨儿可是准备了什么节目?快表演来看看!”

    什么?柳梦妍惊的瓜子壳打翻了一地,要她表演节目,开什么玩笑?别说她不知道根本没准备,就算她准备了,也驾驭不了这古代的舞蹈和歌曲风格吧!至于现代歌,她还真无法想象能让这格格不入的时代接受。

    柳梦妍往年也是会表演节目的,有时候是跳舞,有时候是唱歌,不过她唱的再好,在那时候,也找不到对象。

    就在柳梦妍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四小姐拍了拍柳梦妍的肩膀,凑到她的耳边说:“大姐姐,着急了吧,小妹这里倒是有个帮你的法子。虽然能解决大姐姐的现状,只不过却要姐姐受苦了,嘻嘻嘻~”

    四小姐的话音刚落,柳梦妍就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然后趴在桌子边上猛烈的吐了起来。四小姐连忙扶着她大叫:“大姐姐你怎么了?”

    本来众人的目光就在她这边,经四小姐这么一叫,更多人看了过来。看见柳梦妍猛烈的呕吐,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四小姐扑通一身跪在地上,哭泣着磕了几个响头:“皇上,大姐姐不知道怎么了,吐个不停,求皇上请太医为姐姐瞧瞧!”

    皇上也有些着急,急忙宣了太医,神銫紧张的看着她们。

    柳梦妍伸手想对皇上说不要请太医。可她一张嘴就吐,胃里的东西吐完了就开始干呕,胆汁胃酸一并往外吐,连话都说不出。伸出的手还被四小姐一把抱住:“大姐姐你不要急,太医马上就来了!”

    萧辗墨和兰君也匆匆冲单独的男席赶了过来,四小姐一脸着急的说:“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大姐姐突然就吐个不停!”

    柳梦妍想向他们求救,可是她吐的胃里一阵一阵抽搐,连腰都直不起来。萧辗墨忙轻轻的给她拍背,一边小声的闻她怎么了。兰君也非常快的倒了杯水给她慢慢喝下,这才好了些。还是恶心却没有吐的那么疯狂了。

    今天来的时候,为了让小欢出来活动活动,柳梦妍将小巧留在了家里,趁着父亲和他们一起赴宴,在家里好好清洗,然后吃些好东西好好休息一天。

    柳梦妍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张嘴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眼里的泪水不停的滑落,兰君在她耳边偷偷的说:“能不能写字,写在我手上!”然后把手伸到她手里。但柳梦妍浑身都在颤抖,包括手,根本无法写字,发现这点之后,流的眼泪就更汹涌了。

    这时,后面有人说:“让开快让开,太医来了。”看着太医提着药箱往前面挤,柳梦妍绝望的闭上眼睛,心道:完了!

    不知情的萧辗墨兰君二人急忙给太医让出路,太医放下药箱拿出一方帕子搭在柳梦妍的手腕上开始诊脉。然后笑着将帕子收回药箱内,还没说话就被萧辗墨扯着衣服叫:“郡主都这幅摸样了,你还笑,是不是不想活了?”

    “王爷息怒,郡主并无大碍,这只是孕吐。吐得如此厉害,怕是闻了什么她自己闻不得的味道,对身体无害,只要回去好好休养便好!”太医对着萧辗墨行了礼,如实回答。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