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被人发现了
    “什么?孕吐!”萧辗墨惊讶的说:“你确定没有误诊?”

    太医也有些讨厌别人质疑他的医术,奈何对方又是王爷,只好隐怒的说:“老夫行医三十多年,怎么会连喜脉都诊不出来!”

    一开始,众人本就猜测柳梦妍是怀孕,这下结果一出来,更是议论纷纷,一时间骂声四起。皇帝还没有说话,百官还有告命夫人们一个一个的站出来,纷纷请求皇上将其沉河。

    皇帝不可至信的站起来,一拍桌子怒道:“你确定没有误诊?”

    太医立刻跪在地上:“回皇上,臣以杏命担保,的确是喜脉!”

    “柳梦妍!”皇上勃然大怒:“你瞧你做的好事,硬生生的给皇家丢脸!来人,拿下,择日沉河!”

    “父皇,怎么可以如此草率!荨儿她万一”萧辗墨着急的说。却被皇帝怒气打断:“有什么万一,未婚先孕还有什么可说的!”

    “父皇,这,这”萧辗墨也急的不知所措,急忙拉了拉身边已经恢复些的柳梦妍:“荨儿,你快给父皇解释一下,孩子是景轩的对不对,你快告诉他们,我们才好保你!”

    “不是!”柳梦妍笑着摇头:“不是他的!不就是死么,没关系的,沉了吧!”死了也挺好的,再也不用担心生活琐事,再也不用承担生活的煎熬。不用面对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和口是心非,突然觉得好累啊,也许这一去,就再也不会有这些感觉了吧,多好啊~

    皇帝并没有听见她们小声说着什么,看见柳梦妍笑着摇头,怒气更重直接扫落桌子上所有的物品:“来人,带走!”

    眼看着前来的侍卫将柳梦妍带走,萧辗墨苍白无力的辩驳毫无作用,就连他自己都慌了神,从来没想过荨儿会突然怀孕。扯着父皇的衣服叫道:“父皇,父皇,就不能等等么?”

    “等什么等!明日便沉了!都散了吧!”皇帝怒气冲冲的离去。众人也带着流言蜚语离开。“兰君,平日里见你对荨儿如此上心,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刻,你居然一言不发,还真是看错你了,哼!”萧辗墨对着呆然的兰君怒吼,然后转身离去,赶紧找人放出消息给轩王传去。

    慌乱的人们,无一人注意都四小姐在角落里洋洋得意的笑容:“就知道你因为吃味不会说出孩子的父亲,这下好了,沉河了哈哈哈~”

    兰君还处于刚才的消息里没有回神,“荨儿,荨儿居然怀孕了?”他这次来,其实是想求娶柳梦妍的,他不在管什么命定之人,他只要自己喜欢的人。可是,荨儿居然怀孕了,自己是来晚了么?

    等回过神时,便只剩他和他的随从,还有打扫的宫人们。兰君想了想,还是起身在随从的搀扶下走到了关押柳梦妍的地方。

    从古至今,流言蜚语这东西传的都是最快的,几乎一夜之间,全城都知道郡主未婚先孕的丑事。未婚先孕并不可怕,最多偷偷流掉或者找人嫁了。可怕的是未婚先孕被人发现了,还是满朝文武大臣,满殿的夫人小姐,公子王孙,还有那高高在上的皇帝!

    寡妇怀孕要被烧死。已婚的妇人对丈夫不贞怀孕,被自己家里发现,为了名声会一条白绫让她悬梁自尽。若被人知晓,便举家出动,让其浸猪笼。而未婚的女子怀孕要么出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出来认了孩子娶了她,要么就身上绑上重石,沉河!

    兰君来到关押柳梦妍的门外,打点了守卫之后,便进去看她。柳梦妍抱着腿坐在床上,兰君走过去,轻轻的坐在她身前,伸出手将她满是泪水的脸捧了出来:“荨儿,看着我。”

    兰君微笑着说:“荨儿,我不想找什么命定之人,我也不想顺应天命,我喜欢你,让我娶你,可好?”

    柳梦妍咬着嘴唇摇头:“不,不可以,孩子不是你的,这对你不公平!”

    “没事。”兰君揉揉她的头:“只要你嫁给我,就是我的孩子了,没有人会反对的!”

    “谢谢你,但是不行。”柳梦妍抓住他的双手,让它离开自己的脸庞:“孩子的父亲,也许正在赶来救我的路上呢?兰君,对不起!”

    “荨儿!”

    柳梦妍转过身:“你走吧,我不会嫁给你的!走吧,走吧~”

    兰君将她拉过搂在怀里:“荨儿,我是真心想要娶你的!在悬崖下,你倾心相护的那一刻;不顾自己重伤将沉重的我背在背上的那一刻;为了不让我睡觉走一步停一下的情况下还要陪我说话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了,我兰君此生,非你柳梦妍不娶!”

    “不要这样!”柳梦妍推开他,哭着说到:“兰君,不要这样,我有喜欢的人了,即使他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在喜欢别人了,而且我已经有了孩子了!”

    “就是因为有了孩子,就是因为要保护孩子,你才更应该活下去啊!”兰君擦去她的眼泪:“荨儿,我说过的,我此生,只娶一位娘子,你若嫁我,我便带你归隐,不在参与这尘世的污浊,带你去接触淳朴的乡民,带你去看大河山川,带你去”

    “不,不,不要!”柳梦妍大叫:“兰君,我不能毁了你!”

    “不是的荨儿,你没有毁了我,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幸福!”兰君不等她答话:“就这么说了,你等我!”

    不顾柳梦妍的反对迅速离开,留下柳梦妍一人抱头痛哭:“景轩,你在哪儿啊!你明明说过不会让我受委屈的~”

    兰君离开柳梦妍就去了皇帝的寝宫,谁知皇帝因为柳梦妍的事真的动了怒,拒绝见面。直到兰君说出柳梦妍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皇帝才宣他进去。

    “皇上!”兰君进去便不顾腿伤直接跪在地上:“求皇上开恩,荨儿腹中之子是我的,我愿意娶她为此生唯一的妻子!”

    “好了,起来吧!”皇帝命人抬了椅子过来,让他坐下:“太医方才跟朕说了,荨儿腹中的孩子已经两月有余,你才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

    “皇上!”

    “父皇!”殿外传来萧辗墨的声音,连通报都没有,直接跑了进来,几步冲到皇帝面前跪下:“父皇,荨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儿臣的,儿臣愿意娶她为妃,求父皇别将她沉河!”

    “混帐!”皇帝一拍桌子站起来一脚踢萧辗墨胸口,伸手颤抖的指着他:“孩子真的是你的?”

    “是!”

    皇帝暴怒道:“如果真的是你的孩子,那就必须沉河!”

    “为什么!”萧辗墨不明白,为什么是他的孩子,就必须要沉河。

    “连你也跑不掉,削去王爷称号,去了头发,发配皇庙永世不得踏出一步!”

    皇帝的话让萧辗墨惊呆了,从小到大,父皇从来没有这么对他说过话。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便如此的狠决。

    “皇上息怒!”兰君道:“孩子肯定不是墨王爷的,如果是肯定当时就说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一定是没有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皇帝吸了口气,想想也是,狠狠的瞪了萧辗墨一眼:“你这辈子打谁的注意都可以,唯独荨儿不行!”

    “为什么?”萧辗墨大吼。

    “皇上,我们现在,还是先想想怎么样就荨儿吧!”兰君急忙叉开两人的话题。

    “二皇子别急,朕只是想看看孩子的父亲会不会出现罢了。若是不出现,你便顶了吧,荨儿从小便不在我身边,虽说不曾吃苦,朕也不能尽全力的去疼她,很是内疚!”皇帝疲惫的说:“如今出了此事,朕也有一定的责任,只是无法去承担罢了!”

    “皇上的意思?”兰君惊讶。

    皇帝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没错,荨儿是朕的女儿!所以,朕也希望她能幸福,不要像她娘一样,遇人不淑,惨遭杀害,而朕却没有丝毫办法!”

    “兰君明白了!”兰君明白皇帝的意思后,便退下回了公主府。

    “什么?荨儿是我妹妹?”萧辗墨有些不敢相信。

    皇上叹了口气:“对,所以你们不能在一起!”

    “我不能和她在一起,你就能和姑姑生下她么?”萧辗墨也许明白了莫宇航为什么要杀公主,对于自己的妻子和她的哥哥,只怕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吧!

    “啪!”皇帝一巴掌打在萧辗墨脸上:“你胡说什么,那可是你姑姑,你怎么可以侮辱她。荨儿是你的妹妹,亲妹妹,同母同父,一胎双子,龙凤胎的亲妹妹!”

    “亲,亲妹妹?”萧辗墨茫然的看着皇帝:“那为什么会是姑姑的女儿?”

    “荨儿出生时没有心跳,便由你姑姑处理。正好她也十月怀胎,恰巧被人药害早产下一个死胎。而在你姑姑伤心之际,荨儿却大哭出声,于是,你姑姑便收养了她。”

    萧辗墨坐在地上,难怪,难怪若那孩子是他的,父皇让如此决绝。

    第二天中午,护城河边围满了人,柳梦妍被绳子捆的紧紧的,站在河边,脚下绑了一大块石头,等待时辰一到,便将其推入河中。

    眼看时辰就要到了,暗中观察的皇帝很是失望,孩子的父亲并没有出现。待人正准备将柳梦妍推入河中之时,兰君突然出现阻止人将她推进去。

    在众人的舆论之中开口:“各位稍安勿躁,请听在下给各位细说。在下乃楠国二皇子,先前出使贵国回程途中遇险,承蒙贵国郡主相救。在下对其暗自生情,以致伤好之后立刻来了贵国,想求娶于她。谁知那晚玩的尽兴喝了点小酒犯了错,昨日又因胆小而不敢承认,今见贵国法律如此残忍,实在是于心不忍。

    郡主腹中的孩儿一月有余,其父亲便是在下,对于昨夜的退缩,在下表示深感愧疚,接下来便将她娶入府中,做在下此生唯一的妻子!”

    兰君讲完话,对着百姓深深的弯下了腰,半响才抬起头。群众却给出了掌声:“作为一个男人,胆小不是错,最重要的是要有担当,能在这个时刻站出来,想必于自己做了长时间的斗争,希望你能如你所说,对这位郡主深爱一生!”这是一位路过的侠仕所言,直言直语笑呵呵的便离去。

    众人也开始祝福他们,却也有人骂他们不知廉耻,千人千面,众说纷云。兰君都欣然接受并上前解开柳梦妍身上的绳子,抱起她慢慢离开。

    柳梦妍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为什么那么傻?”

    兰君笑笑:“哪里傻了?”

    “为了保全我,毁了自己名声。”柳梦妍在他怀里蹭了蹭。

    “用名声换回来一个你,是我赚到了!”兰君将她抱进房间轻轻的放在床上:“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现在可是坐母亲的人了,要好好休息,知道么?”

    柳梦妍点点头,乖巧的躺下,看着兰君离去的背影,莫名感到难受。她知道,就算她当时把轩王说出来,怕也是无济于事吧,众人一定会说她污蔑轩王。可是如今兰君对自己如此的恩情,自己该怎么报答呢?

    柳梦妍一连在床上养了好几天,终有一天闲来无事,在小巧的搀扶下出院子走走。她这才知道,由于公主府不能办喜事,所以她这是在皇宫之中,住在萧辗墨的宫殿里,里里外外红红火火喜庆无比。

    “荨儿!你起来了!”萧辗墨老远就跑了过来:“景轩,景轩来信了,你看!”

    柳梦妍表面虽不急不缓,内心却是非常的慌张,接过打开一看,轩王的笔迹即刻印入眼帘。

    荨儿,对不起,在这种危难时刻我却不能在你身边守护你,让你受委屈是我的错。可是,你别嫁人好不好,等我回来好不好,很快,很快我便可以回来!即使你不答应,我也绝迹不会让你嫁给别人,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一定要将你抢回来!

    柳梦妍握着信,眼泪一滴一滴的打在上面:“那你倒是回来呀!”

    “他会回来的,相信他!”萧辗墨鼓励她说:“只是兰君那里怎么办,父皇已经下旨,三日之后便让兰君带你会楠国大婚!”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柳梦妍捂着头,她不想伤害兰君,却又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不伤害他。

    而兰君此时却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他们,看着她痛哭,紧了紧拳头,悄然离去。

    三日很快便到了,可轩王还是没有回来,大婚的队伍踏上了归程,皇帝所赐的嫁妆十里还不曾结束,四小姐的计划落空砸碎了整个房间的瓷器,疯狂的大叫:“为什么,为什么她那么命好,不管做了什么,都有人替她撑腰。就来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贞洁,还是会有人娶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

    四小姐趴在桌子上哭泣,小手捏的泛白,为何同样为人,命运却如此不同呢?

    柳梦妍含泪坐在马车里,盖着盖头端端正正的坐着。也许,她与轩王的缘分,便到此结束了吧。摸了摸肚子里的孩子:“宝宝对不起,不能让你再见到你爹了~”

    皇帝和萧辗墨站在成楼上观看,萧辗墨淡漠黯然,心上人突然变成亲妹妹,还不到半个月亲妹妹也要嫁人了。看着那红红火火的服装就觉得异常伤感。

    长长的队伍刚刚出了城门,马车走在队伍的中央,兰君骑着马走在马车前面,时不时看看马车里的柳梦妍。随后便观察周围的环境:轩王,若今天你不出现,我兰君此生都不会把她还你!

    突然看到远处一个身影,骑着马快速前行,兰君笑了,自嘲的笑了。其实他的心里是希望轩王永远都不要再出现的,只是看到柳梦妍伤心无神的样子,便想:只要你高兴,即使跟他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匹骏马突儿的闯入了队伍之中,队形立刻大乱,前行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轩王骑着马,静静的站在马车前。

    脸銫苍白毫无血銫,脸上还冒出一些小胡叉,虽不明显,却给总体添加了几分疲惫,他稳了稳身子,用那为了赶路几日不曾喝水,嘶哑的嗓音说:“我要带走她!”

    兰君自然明白他的现状,体力不支,强弩之末,挥了挥手,一队弓箭手立刻上前准备好。

    “你凭什么带走她?”兰君挡在马车前。

    轩王轻声道:“她需要我!”

    “呵呵,需要你?”兰君嘲讽的笑了笑:“你当时一听见有别人的消息时,义无反顾的就离开了,连话都不曾听她说一句,你有什么资格被她需要?”

    轩王明白,此事是他不对,若他当时肯听她把话说完,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我知道我欠她一个解释,欠关心她爱护她的人一个解释。但你先让我见见她好不好?”

    兰君决绝的说:“不让!”

    “兰君!”轩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马绳,咬牙道::“今天就算是皇帝亲临,你也别想带走荨儿。哪怕是背叛皇帝背叛天下,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娶走荨儿!哪怕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