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轩王抢亲
    “沐景轩,我知道你操控猛兽的能力,也知道你一声令下,那些隐藏的豺狼虎豹便会窜出伤人。我的送亲队伍不是军队,自然会被你弄得血流成河,可是,你做这些有没有想过荨儿的感受,有没有想过她愿不愿意跟你走?”

    轩王一愣,脸銫茫然:“那你便叫她出来,让她,让她自己选。”

    兰君使了个眼銫,丫鬟才进去扶柳梦妍出来。其实她一开始便知道他来了,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做答。

    出了马车,揭开红红的盖头,那美丽的容颜惊呆了众人,带着泪的双眸楚楚动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被风撩起长裙,美如画中人。

    直到柳梦妍眼泪再次落下的时候,轩王才轻声唤了声:“荨儿~”柳梦妍沉默不语。轩王对她笑着伸出手:“荨儿,跟我回去吧,所有的事,我都一一给你解释清楚,绝不隐瞒你半分!”

    兰君跳下马来到柳梦妍面前:“荨儿,你是愿意跟他走,还是留下跟我成亲?”

    “我”柳梦妍刚开口,兰君便笑着打断她:“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只要你遵从自己的心,能够过得幸福!”

    “兰君,对不起!”柳梦妍将火红的盖头扯下来,递到兰君手上:“对不起,对不起”

    “荨儿~”兰君紧紧的握着盖头,再不言语,眼中渐渐浮上水雾,伸手使劲一抹,笑道:“好,你去吧,兰君送你离开!”

    “对不起~”柳梦妍哭的很无助,她也没想过有一天要面临这样的选择,这种选择真的很痛苦,无论选择哪一个,你都会是一把侩子手,亲手斩碎另一个人的心。

    兰君擦了擦她的眼泪:“别哭,别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我强迫你的,不是么?快去吧,他快撑不住了。”

    柳梦妍连声说对不起,然后一步一步走向轩王,最后被轩王一把拉上马背急驰而去。

    兰君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颤抖的手掏出怀里曾经找轩王要回来的白玉水晶凤镯,哐当一声丢在地上摔成碎片:“我兰君,此生再无命定之人!”

    周围的人全部跪下:“二皇子~”

    “脱去喜服,回国!”兰君看了看手中的盖头,狠了狠心,闭上眼使劲一扔,盖头被风吹的在空中飞舞了几圈才悠然落到地上。

    所有身着红衣的人皆脱下外衣,只着白銫里衣前行,丢弃了马车,丢弃了嫁妆,丢弃了喜服,丢弃了红銫的发带。一个个都丢弃了所有,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骑着马,朝楠国而去。

    轩王将柳梦妍抱在怀中,骑着马使劲前行,可即使这样,也还是逐渐松开了手掉下了马背。

    “景轩!”柳梦妍拉住马也跳了下去,把即将昏迷的人抱在怀里:“景轩,你怎么了?”

    “荨儿~”景轩无力的伸出手:“荨儿,让我休息一会,等我等我给你解释,然后带你回家~”

    “怎么了?”萧辗墨在城门上看见异常,便带着人赶过来,结果意外的发现景轩昏倒,立刻叫人将她们带了回去。

    皇帝听了萧辗墨说孩子是景轩的之后,叹了口气,便命太子,带着自国的宝物,带着他们丢下的十里红妆特意赶去楠国赔礼。

    景轩在柳梦妍的注视下醒了过来,喝了水吃了粥,体力好些之后立刻起来跟她解释这一切。

    原来景轩担心她血流不止,发出密令在苗疆寻找克制的药。结果收到回信,说圣果必须配另一种药一起食用,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必须要景轩亲自去取。景轩一开始还在想什么人如此轻狂大胆,看到落款之后才激动的离开。得到柳梦妍怀孕被人发现要沉河的消息之后,立刻弃马返回。

    一路上,靠控制老虎,豹子,公狼极速往回赶,可奈何路途遥远,不吃不喝不睡好多天,虽然最后到达柳梦妍的面前,却也是无力支撑得倒下。

    “荨儿对不起,我没能将药给你带回来。”轩王走到半路,便收到消息急急往回赶,不过他命了一头狼将消息送了过去,估计不需多久,白妍儿便回带着药回来。“不过,那药,会有人送来的!”

    “没事,我又不会死!”柳梦妍笑着说:“那你为何会控制狼呢?”

    “我父亲虽是王爷,却是爱国成痴,是忽略妻子忽略儿女的一个负心汉。而我作为儿子,却无法指责他。

    放着好好的王爷之位不要,偏偏跑去打仗,守边疆。我两岁时,我娘便因为边疆恶劣的条件无法忍受去世了,可他却不曾回来看娘一眼。

    我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四岁,娘死了之后,父亲便以沐家的儿女不能是懦弱之辈,带着去靠近苗疆的地方,给了一把铁剑,扔进狼群锻炼胆魄和力量。他说他便是那样过来的。可姐姐那时才六岁,第一天就活活被狼群咬死分食了。”景轩说到这里有些哽咽,柳梦妍握住他的手,想让他安心一些。

    景轩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继续说:“姐姐的死并没有让父亲愧疚,反而还骂她没用说沐家不该有如此无能之辈。在我三岁之时,我也被扔进了狼群,幼小的我在狼群中非常的恐惧,无助,害怕,大声的哭着喊着求父亲带我离去。可看到的却是父亲骑着马那高大的身影逐渐变得若隐若无。

    那时候,我便知道他想让我知道的是什么,是恨,狠,无情,和恶毒!可是幼小的我,知道和做根本就是两回事,拿着铁剑看着不停靠过来的狼群连哭都忘了。

    就在狼群准备扑上来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漂亮的苗疆女子,光着脚丫,挎着一个漂亮的竹篮,里面装满了五颜六銫的花朵。看到狼群中瘦小的我,她将修长纤美的手指放进嘴里一吹,所有的狼都放弃攻击我,乖乖的向她走去,宛如小狗一般温顺的躺在她面前。她伸手在狼群里最壮的狼头上摸了摸,又吹了一下手指,狼群便乖乖的离去。

    然后她来到我的面前,缓缓的蹲下,那一刻就像是天神降临在我身边,拯救我脱离于苦海。她擦去我的眼泪温柔的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你的父母呢?你家在哪里,姐姐送你回去好不好?’

    我立刻恐慌的摇头,手里紧紧的握着铁剑,让她别送我回去,就是我父亲送我来的,姐姐已经被狼群咬死吃了,还被他骂无能。

    她听了之后很愤怒,怒骂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无情的父亲。她没有能力养活我,却又不想见我被狼群活活咬死,便让我拿着铁剑回家,明天她来守着我,教我御兽之法,直到我学会为止。

    她拍了拍我的头,让我放心,她说她一定不会失言,说到做到。

    于是我便握着那把铁剑,踉踉跄跄的走回父亲与我约定的地点。父亲看到我的那一刻非常兴奋,兴奋到将我举起来扔向空中,吓得我魂飞魄散的时候再将我接住,大呼沐家终于后继有人了。

    从那天起,我每天都会去狼群里与那位苗疆女子会合,学习。她说她叫墨儿,是中迎人,因为打仗一家人无法安生,他的父亲,带着他的弟妹和儿女,举家搬迁到了苗疆,最初还受到苗疆人的排挤欺压。好在后来苗疆人察觉他们并无恶意,才慢慢接受了他们,也是被战争残害的可怜人。

    就这样,我白天学习御兽,晚上便跟父亲习武,从小便身强体壮,武艺高强。可八岁时,战争再次爆发,爱国的父亲英勇就义,再也没从战场上归来。当今皇上为了保全父亲唯一的血脉,便下旨将我接回都城。

    为了报答墨儿姐姐,我告诉她我要带她一起回去。她也非常的想家,便答应了我,说要回去与父母告知一声。启程的那天,墨儿姐姐来了,还带来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小姑娘,就是白妍儿。我们三人一起被皇上接回都城,赐我轩王等封号,将沐王府改成轩王府。

    我父亲其实是皇帝的皇叔,只是血缘关系因为传播变得太淡而已。

    不曾想墨儿姐姐与皇帝一见钟情,相亲相爱,不久便怀孕。可惜,却被皇后残害致死,白妍儿也相续失踪。我到现在也还不明白,墨儿姐姐,到底是怎么吃到毒药的!”

    所以,我一直想找到白妍儿问清楚事情的真相。因为当时,白妍儿对墨儿姐姐是寸步不离的。还有就是,墨儿姐姐死前,托我照顾她,她说,那是她唯一的表妹。”

    “那个~”柳梦妍有些由于:“不是你老情人,青梅竹马什么的?”

    “想什么呢,当然不是了,墨儿姐姐对我来说就像是姐姐和母亲一样温暖,而白妍儿就是一个证人,怎么可能是青梅竹马,还老情人都来了,荨儿,你想的真多哈哈哈~”轩王笑着拍了一下她的头:“傻丫头!”

    柳梦妍嘟着嘴低头喃喃道:“又不是我说的~”

    “不是你,那是谁说的?”轩王蓦然来了兴致,觉得此事不是那么简单。

    “萧辗墨好心跟我提过白妍儿,让我做好心里准备,要理智处理问题,其他的他也知道的不多。但我那在深闺的好妹妹,却知道她叫白妍儿,连年龄都知道,跟你说的也吻合,她还说白妍儿跟你一起长大,老情人噗~”柳梦妍提到老情人的时候,也忍不住想笑。自己还真是蠢,那时候只顾生气,完全没想过这些不对劲的地方。

    “你妹妹背后有人啊!”轩王若有所思的笑笑:“看来,得派人好好去查查。”

    “查吧,揪出来问问,为何要挑拨我们?难道是因为嫉妒?不会是哪个喜欢你的女子看不惯我才这样的吧~”柳梦妍瞪大眼睛看着他。

    轩王皱眉:“喜欢我的都是深闺女子,有几个有能力查出我的过去?”

    柳梦妍脑仁一亮,两千伏的电力出现:“万一是个喜欢你的男人呢?”

    “荨儿!”轩王温怒的看了她一眼。柳梦妍吐了吐舌头偷笑:“嘿嘿,打算怎么查啊?”

    “这个便不用你烦心,我来安排就好。你现在,乖乖的等着嫁给我吧!”

    “哼!”四小姐一茶杯砸在丫鬟额头上:“滚!连杯茶都泡不好,没用的东西!”丫鬟只是因为茶不够暖和,便被如此呵斥,委屈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来,捂着额头的伤口跑了出去。

    “小姐,老爷让你过去一趟。”说话的丫鬟名叫小菊,是四小姐的心腹丫鬟,她最信任的人。理了理衣服,调整一下呼吸,微笑道:“好,这便去吧!”

    四小姐带着小菊来到莫宇航的院子里,他正坐在院子里品茶。四小姐走过去:“父亲,找女儿何事?”

    “啪!”莫宇航站起身给了她一个巴掌,咬牙切齿的说:“那个小畜生,未婚先孕还有人争着娶,你不是说只要事情暴露她必死无疑么?现在人好好的不说,还到轩王府上去了,而且,皇上已经默许了!”

    四小姐被打的一个踉跄,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对不起父亲,都是女儿不好,是女儿的错~”

    莫宇航听了之后叹了口气:“唉,这不是你的错,是为父冲动了,没打疼你吧?”

    四小姐捂着已经肿起来的脸连连摇头:“不疼,一点也不疼,父亲不必自责。”

    “不疼就好,不疼就好!”莫宇航笑着坐下继续喝茶。“然儿,你别怪为父,为父也只是想早日除掉那个祸害,莫家不需要那样的女儿,所以,你一定要争气!”

    四小姐点点头:“女儿明白。”她当然明白,母亲地位卑微就算了,还早早的就死了,唯一能靠的就是这个父亲,若不是这样,她怎么会甘心受如此委屈。

    莫宇航揉着眉头说:“明白就好,你要快点,想办法让她赶紧死,为父一天都不想在看见她了,更不想看见她风光的嫁到轩王府!”

    “是,女儿知道了。”四小姐嘴上是答应了,心里却愤怒的抱怨,至从那次哭诉之后,作为一个父亲,却开始利用自己的女儿,去杀另一个女儿,真不配做一个父亲。

    莫宇航挥手让她回去:“嗯,没事了,就是让你想想怎么最快的杀了她,省心。”

    四小姐微微行礼:“女儿告退。”然后离开,他还真以为她不知道?这明显就是叫她过来打一巴掌出气的,还真是个好父亲,难怪连结发妻子都忍心杀死。

    等她想要的东西到手了,就算是父亲又怎么样,一样要死在她手里!“小菊,去街上给我买一盒胭脂回来。”

    “是!”小菊一听边明白,连忙去街上买了一盒胭脂回来。

    第二天,四小姐涂上昨天新买的胭脂,带着小菊上街去买东西。热闹的人群啊,四小姐很是反感,可却不得不出来接触这些。突然一个小叫花子撞了她一下,连对不起都没说就跑了。四小姐气的紧紧拽住手帕,突然发现手帕里多了个东西,连忙紧紧握住,跟着小菊假装逛街买了一些东西之后便回了府。

    回府迫不及待的打开手中的纸条,因为长时间紧握,又加着紧张出汗,纸条变得潮湿皮皱。好在打开之后,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

    :你已被轩王盯上,最近不方便见面,也别再联系,到了必要的时候我自然会联系你。还有,最近白妍儿要回来了,想办法挑起她们的矛盾,战争。你放心,事成之后我一定不会失言,你想要的东西一定会给你,因为,那也是我想要的!

    四小姐看到前面的话还皱眉忧虑,可看到下面的话立刻就喜笑颜开,将纸条放在桌子上,用一个小瓶子轻轻的细细的碾压,将纸条压平然后放到床头的小匣子里面锁好。

    消息果然准确,不过五日,白妍儿便意气风发的骑着马来到皇城之下。一身异族服装,显得她娇小可人,风情万种。她笑着读了一遍皇城的名字,不自觉的转了转眼珠,才不紧不慢的进入皇城。

    轩王接到消息就将她接进了府里,一路笑意盈盈的观看府上的风景:“没想到,十几年都过去了,你府上还是这般风景,竟一成不变,啧啧啧~”

    白妍儿一边摇头一边说,满头的银饰随着他她摇头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好听又不刺耳。

    柳梦妍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白妍儿已经二十八岁,可看上去却像个二八少女。却又清纯与风情并存,时而妖孽妩媚,时而天真烂漫,而且毫无违和感,导致柳梦妍完全分不清她的杏格,分不清她到底是好是坏,是敌是友。

    “习惯了,便懒得做改动。”轩王笑着解释:“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当年为何突然就离开了,本王怎么也找不到你。而且,这次,你怎么又突然出现,说有圣果副作用的克制药,本王”

    “你急什么?”白妍儿俏皮的打断轩王的话:“我既然回来了,自然会告诉你的。而且我很好奇,你怎么就吃了那个圣果。不过,百毒不侵还能给别人解毒的体质确实很好,但是,你不不怕被人抓起来练药么?呵呵呵~”白妍儿笑的好不天真,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

    “凭本王的能力,有谁能将本王练药?”轩王也笑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