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抓人
    别哭丧着脸了,一辆马车而已,赔你好不好?”柳梦妍笑道:我家院子里的槐树下,埋了三个坛子,一坛黄金,一坛白银,还有一坛玉器,都给你好不好?”

    噢?”萧辗墨惊讶:你哪来那么多钱?”

    嗯~”柳梦妍想了想说:我把以前买的那些贵重首饰,全部卖了。哦对了,玉器不给你,因为都是女人的首饰,你拿着,没用!”

    萧辗墨:舍不得就舍不得,找的什么烂借口,他没用,难道不会送给姑娘讨人欢心,然后把人娶回家么?

    马车走了很久很久,不止柳梦妍,就连萧辗墨都觉得陌生,揭开帘子一边看一边问:景轩,这什么地方,好荒凉,我都没来过!”

    有山有水有树,怎么荒凉了?”到了树林深处,景轩命人停下马车:还有许多听话的动物,是个好地方!”

    冬天了,昨夜一夜落雪,都城和马路都还好。只是这树林便是一片白雪皑皑,久久不能融化。长期的冰冻加上白雪,本就没吃到多少食物的食肉动物们更加的饥肠辘辘。

    景轩将柳梦妍扶下车,紧了紧她的披风,命令两个丫鬟把猪肉往地下丢。也不知道景轩用了什么方法,不一会就出现了狼群,野狗,虎豹。对着食物就是一顿猛吃,不多时一座小山般的猪肉,就被它们吃完了,然后再景轩的指挥下离去。

    其后,景轩让丫鬟拿出干净的肉和食物,架起火堆烤了起来。

    柳梦妍靠在景轩怀里,还沉迷在景轩会召唤动物这个技能上。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然坐起来,推开景轩道:不对呀,你若是会御兽,那你在长春殿,怎么还会被老虎打伤?”

    景轩脸銫一家子囧了,伸出手捂着嘴轻声咳了几声:这个,这个嘛,当时咱们并不是很亲近若是那时候我受点伤。你作为唯一的女子,自然是要照顾我的,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被那畜生一掌打下了悬崖~”

    那那只老虎呢?”柳梦妍好奇的问。

    还能怎么样,砍去它的双足,丢在森林里,让它自生自灭,绝对活不过两天,便回被残忍的其他食肉动物吃个干干净净!”轩王目光有些阴狠,敢将荨儿拍下悬崖,没有将它剥皮抽筋,就算是好的了!

    柳梦妍抽抽嘴角,伸手将他额间的皱纹摸平:你这表情,若是被小姑娘看见了,会吓哭的罢~”

    不会!”轩王抓住她的手放在胸口:在别人眼里,我可温柔了~”

    萧辗墨默默的蹲在一边玩血,突然有些后悔跟过来了,完完全全的就虐他个单身狗。

    好在二人并没有腻歪很久,没有忘记今天的目的,很快便步入了正轨。

    架起的火堆,一桶一桶的桐油,将树林里暖化,不多时雪便退了下去。吃完午饭,景轩便扶着柳梦妍在林子里走动赏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辗墨蹲在地上抱怨了多久,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讲他们包围,不由分说开始厮杀。

    景轩招出狼群,去攻击那些黑衣人。有些狼被一刀了结,有些狼却聪明的躲过。柳梦妍和景轩被一群狼护在中间,柳梦妍惊讶的说:那狼有训练过么?怎么会,怎么会躲过别人的攻击?”

    不要小瞧狼的智慧,狼非常的聪明,而且喜欢团队合作!”轩王抱着她,将她护在怀里:在世间,不要小瞧任何动物的智慧,有些事,你根本无法想象~”

    柳梦妍看着那些狼,它们各种负责一个地方,在黑衣人攻击别的狼时,等候时机的狼便扑了上去。也是是狼群出乎了有人的意料,暗处藏着的那人,终于提剑飞了出来。

    景轩叫来萧辗墨保护柳梦妍,自己迎了上去。来人蒙着面,却有那么一丝熟悉,那人拼了命一般,剑剑致命,招招无情,仿佛在发泄一般。

    轩王没时间陪他玩下去,几招将他制住,扯开面罩才发现,这人原来是韩启铭!

    你便是那要荨儿永世不安的黑衣人?”轩王一脚将他踏到地上,狠狠的辗压胸口。韩启铭一口血喷了出来,大声的笑道:怎么可能?我只是,只是想替子苍报仇而已”

    轩王沉默片刻:你凭什么替他报仇?他可是,因为你才自杀的!”

    怎么可能?”韩启铭大叫:明明是你们毁了他,让他绝望,所以他才”

    让他绝望的,是你吧!”柳梦妍走了过来:我是有罪,我当时就已经让他绝望了!如果他没有遇到你,在他娘亲去世后,他也一定会选择跟随而去。

    可是你的出现,给了他希望,给了他光明,给了他温暖,给了他幸福。然后你再以种种借口为由,离开他,远离,隔绝。

    我毁了他之后,他的世界便崩塌了。是你的出现,组织了他的新世界,然后他的世界里,便只有一个你!

    你想想,你看着头顶的天一点一点的消失,脚下的土一点一点的就走,而你却站在原地无法移动,你的心回有多么的恐慌?”

    不可能~”韩启铭在轩王脚下大叫:怎么可能是我,我明明,那么爱他”

    他说他爱你,来世却不愿意遇见你!如果不是你伤的他,他说的,可能会是,来世之约吧!”柳梦妍知道,只有恨,才能对自己所爱的人,说出那样的话。

    韩启铭突然失去力气一般,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轩王松开脚,看着他抱着胸口,哭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哭有什么用?既然你说他是为了成全你而死,那你便为了他,好好活着吧!”轩王抱起柳梦妍往回走,不在管地上哭的死去活来的男人。将柳梦妍放进马车,萧辗墨也快速爬了上去,两个丫鬟继续赶车。

    一上马车萧辗墨就开始嘀咕:怎么是他啊,还以为能抓到黑衣人呢,白白浪费我一辆马车!”

    我以为,出现的会是那个人,没想到不是。是我疏忽了!”轩王皱着眉头,仿佛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没关系,不是还有两天么?”柳梦妍笑笑,然后突然想起,皇帝可是她亲爹呢,这是打算一辈子也不认她么?哥哥,你父皇,是不是不打算认我?”

    对呀!”萧辗墨笑道:不过你也别担心,他心里其实是非常疼你的,看你这些年闯下的祸就知道了!而且,是我们娘不希望我们成为皇家人,所以,我们的名字,都没有被记入族谱。公主府的没有你,莫家的,也没有你!我也一样!”

    这样啊!那我是不是没有机会叫他一声爹?”柳梦妍遗憾的问,虽说不是经常见面,但是这个皇帝爹,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比莫宇航温暖。

    对!”萧辗墨打了个响指:就算你认了,也没机会叫他爹!”

    柳梦妍好奇的抬头:为什么?”

    萧辗墨憋了半天:因为你要叫父皇啊,哈哈哈哈哈哈”

    柳梦妍早产柳梦妍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大笑的他,然后扭过头,窝在轩王怀里睡觉。

    萧辗墨也觉得无聊的闭上嘴,一路沉默回府。

    时光总是不经意间溜走,荨儿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景轩紧紧的捏住扇子。一定要赶紧解决这些事情,然后离开这里,带着荨儿去过安稳的日子。

    景轩没有赶萧辗墨回去,而是留在府中玩。谁料当天晚上,一批黑衣刺客入府,夜袭轩王。

    来人太过突然,没有准备的轩王为了保护柳梦妍被刺成重伤。萧辗墨听到动静后赶来,跟重伤的轩王合伙,赶走了刺客。当天晚上,柳梦妍哭的直接晕了过去,萧辗墨进宫请了一批又一批的太医。

    一把断剑直直的插在轩王胸口,却无一人敢拔。轩王的气息也非常的微弱,众人忙活了一夜,也无济于事。早晨的时候,便已经需要含着参片吊命了。

    一时间,轩王即将去世的消息传遍了都城,柳梦妍整天守在床前,食不下咽寸步不离。连皇帝都亲自来了轩王府:荨儿,你还有着身子,休息一下可好?”

    柳梦妍摇头,替床上的人捏捏被子:不,我要守着他,我要他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

    皇上来到床前,探了探轩王的脉搏:景轩现在脉搏还算稳定,你就算不休息,也该吃些东西啊,要不然,你肚子里的孩儿怎么办?就是景轩醒着,他也不希望你如此对待自己!”

    多谢舅舅,荨儿已经,吃过了~”柳梦妍微笑的看了看皇帝:舅舅乃一国之君,才是最需要休息的那一个。景轩这里,由荨儿照看便好,舅舅你可要保重龙体,为国家大事着想~”

    舅舅知道!”皇帝让人送了些续命的药材过来:如此,舅舅便回去了,你要好好的照看自己的身体,景轩也想你要好好的!”

    嗯~”柳梦妍拿着手帕摸了摸眼睛,轻声的应着,站起身,挺着大肚子曲腿行礼:恭送舅舅~”

    皇帝本想让柳梦妍不必行礼,只是又想了想,担心柳梦妍的身体,直接出了门。亲自吩咐厨房,熬了些孕妇温补的食物,十二个时辰,随时侯着。能让她吃,便让她吃,千万不能让她饿着。

    之后,皇帝又派了人手将轩王府团团围住,以防刺客卷土重来。还命萧辗墨必须保护好荨儿的安全,一丝一毫都不能有个闪失。

    萧辗墨面銫难得沉重一次:父皇,能不能派人,将那些刺客查出来,明目张胆的便刺杀王爷,指不定哪天能杀到皇宫。这种刺客,对皇族来说,是个极大的隐患!”

    皇帝看了看轩王房间的方向,叹了口气说:嗯,朕知道,朕已经派人去做了,很快便能抓到,你不必着急,好好的照顾荨儿,在江湖搜寻能人异士,救活景轩要紧!”

    整个都城的大夫都看遍了,皆说无药可救。胸口的断剑,到现在都无人敢拔,根本没有人有把握能救回景轩。想到这里,萧辗墨低了低头,紧紧的握住拳头,咬牙到:是!”

    皇帝再次叹了声气,无奈的摇头,然后转身离去。

    柳梦妍坐在床前,看着他胸口的断剑,几次伸手想拔,都胆小的缩回了手。

    太医说,这剑的位置,正中心脏。若贸然拔出,轩王必死无疑,但若有能人或者轩王巧幸,也许还能救的活。只是,找遍了整个都城,也没有找到太医说的能人,也不知道轩王是否幸运。

    柳梦妍整日以泪洗面,坐在床前一步都不愿意离开,她怕,一怕她走了,轩王醒过来看不见她。二怕,怕她一走,轩王就在也醒不过来了!

    轩王插着断剑昏迷已经有三天了,皇帝打算传位的计划也停了下来,全心全意的放到轩王被刺的事情上。

    萧辗墨每天加强巡逻,到处安插人手,生怕刺客再次出现。只是,他们依旧劝不了不吃不喝的柳梦妍。

    仅仅三日而已,柳梦妍便瘦了一大圈。已经无力坐在床前,她艰难的站起来,叫人把轩王移到床中央,自己侧卧在床边。一手摸着肚子,一手拉着轩王的大手:你醒过来呀,你要是就这样一走了之,我和孩子怎么办?”

    柳梦妍将他的手拉过来摸上自己的肚子:你摸,孩子在踢我呢,我们的孩子很活泼,很可爱,等着,期待着出生便能看到父亲。一出生就能看到父亲和母亲,然后快乐幸福的长大,这是每一个孩子的幸福。”

    柳梦妍哭着,一句一句轻轻的对他说:你要是死了,我便立刻去改嫁,绝不会去找你。我要好好活着。祸害遗千年,那我便做尽坏事,最好永远不死。那样就不会死了遇见你,也不会有来生!景轩,你若是不醒过来,我们的缘分,便就此断了!”

    柳梦妍一边说一边哭,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哭到连肚子都在抽痛。为了不碰到受伤的景轩,蜷着腿,忍着剧痛不敢移动。

    直到她感觉肚子里突然响了一下,下身失禁般水流了出来。怕弄脏床便又要让轩王换位子,忍着痛艰难的走下床,一步一步的走到门口打开门。正好遇见前来查看的萧辗墨,浑身瘫软的便扑到他怀里:哥,快让人找稳婆,我要生了~”

    柳梦妍疼的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咬着嘴唇。这不是才七个月么?怎么就要生了,莫不是早产?”

    柳梦妍已经无力回答他,身子直往下滑:哥,我好痛~”

    听到妹妹呼痛,萧辗墨想也没想,直接抱起柳梦妍就走,一边大叫旁边的丫鬟:快去请稳婆,请太医!快点,晚了本王要你们的命!快去~”

    萧辗墨吼的声嘶力竭,抱着柳梦妍来到轩王早已布置好的产房,一脚踢开门急匆匆的将柳梦妍放在床上:荨儿不坚持一下,产婆马上就来了,太医也来了,你不要急,哥哥在呢,一切都有哥哥在呢,别怕。你好好的生孩子,哥哥已经找到人就景轩了,等你生完孩子,景轩就来看你了,所以,你要坚持住~”

    墨王爷,产婆来了!”小帘焦急的说。萧辗墨看了看柳梦妍,直到柳梦妍点头:我会坚持住的!”

    萧辗墨一出门就听见门外的人慌慌忙忙的喊:快烧热水,多烧些,越多越多好~”

    快点快点!”萧辗墨也忍不住着急的大吼,不一会就听见里面柳梦妍大声的喊叫,柳梦妍痛的嚎啕大哭。萧辗墨急得直跺脚,怎么生个孩子,喊的这般厉害?

    而屋内,小帘蹲在床前,一边叫她别怕,一边拿着帕子给她擦汗。

    夫人,水是破了,但现在还只是在阵痛,离生还有一会,夫人得存着力气,一会才有力气生~”稳婆一边摸荨儿的肚子,一边给她说经验,还让一旁的小帘好好安慰她。

    柳梦妍听了,差点崩溃,这么痛,居然只是刚开始??不过还好,为了孩子,她忍。紧紧的咬着呀,一声不吭。小帘怕她咬到舌头,把手伸到她面前:郡主,别伤着自己了,你要实在忍不住,你就咬奴婢吧!”

    柳梦妍松开牙,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傻小帘,那样不止我一个人疼了,你也会疼的。你放心吧,我坚持的住!”

    郡主~郡主~”小帘没有经历过这些事,除了陪她说话,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无助的边哭边叫她。

    别哭了,傻不傻,生孩子而已,你到时候,可别像我这么没出息~”柳梦妍跟小帘说着话,注意力也分散不少,只是自身的疼痛,她依旧大汗淋漓。

    萧辗墨一边跺脚一边又好奇,怎么又没声音了,使劲一跺,转身就往景轩房间跑。

    过了两个时辰,产婆终于叫到可以了,夫人,孩子就要出来了,快用力~”

    柳梦妍一听,终于可以结束这种痛苦了,真的是忍得快要疯了,除了疼痛以外,更多的是长期的疼痛引起的心里折磨。听到可以使劲以后,柳梦妍拼命的使劲,恨不得立刻把孩子生出来。

    产婆看她如此用力,立刻大叫:夫人慢点,慢点,慢慢使劲,一阵一阵来,要不然夫人会受伤的~来来来,老奴说用力,夫人便用力~”

    好~”柳梦妍咬着呀道:快点~”

    好好好,来,用力~”产婆指挥着:停~夫人歇一下,再来,用力~”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