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十四章 答案
    周正清杀到,那张大明朝廷的特殊圣旨,直接‘请’来离此地最近的几个山神土地,瞬息便直。

    整段路程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周正清便已经将此行中,大明朝廷赠送的底牌展露在这个小小的桃源村中。以累死某种‘拘押’手段,传召附近受大明王朝节制的山水土地神明。

    拔出那把沾满了周正清自身鲜血的钢刀,也不管刚刚到达的几位神明如何,以极快速度,斩杀了人群几个鬼物,然后极速略过,来到和尚身旁蹲下身扶起和尚,双眼血红:“你他娘的,给老子活着,你若敢死,我就让这些人给你陪葬”。和尚勉强咳嗽几声,还是不能睁开眼睛。

    周正清没有在意周围鬼物,若是自己死在这些大明属下神明的眼前,那么大明也没有供养废物的必要了。

    被‘请’来的那座距离此地最近的树圭峰山神,一副中年模样,络腮胡子,身披大明山神制式铠甲,腰悬长剑,身躯笔直,很是英武。刚刚正在疑惑自身管辖范围内,突然出现几座山峰峡谷。正以某种传讯手段上报那做大明西北方各地山岳正神的沙篱山神府庭,以求来人处理。毕竟,能在大明搞出如此动静,必然是极其厉害的主儿。自身不过养息境,距离那分水岭的登台境还有不少的路要走。若是一个不小心丢了性命在这儿,真是没处儿说理去。却不成想,还没能上报,便来到了这个自己最不想来的地方,心思一转,拔出长剑,挥手之间,大片鬼物烟消云散,几次出手,鬼物当场灭绝干净。开玩笑,他葛富贵,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树圭峰的山神,被明显是大明朝廷的手段叫来当打手,谁知道是啥个天大的人物,在自己地界出了问题,就是个死字,若是观望一番再出手,没了功劳还是小事,万一被那位可能虎落平阳的大人物记下,日后找个理由随手打杀就不太合适了。还不如痛快些出手,万一得到赏识,也好挪一挪窝,谁不想过些好日子呀,神明也不免俗!

    打杀了人群内外鬼物,迅速、自然、不费吹灰之力,颇让这位葛富贵,葛大山神,意气风发。心中暗道,看来真是虎落平阳,如此普通鬼物而已,自己也好来个雪中送炭。

    越发自信的葛大山神在自身管辖地界一个挪移,便已经来到那位‘龙游浅水,虎落平阳’的大人物身前,挥挥手,便杀了这最后几只送上门来的功劳。转身向这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还扶着和尚的大人物,顿胸行军礼:“属下树圭峰山神葛富贵,奉命斩鬼”。

    至此,桃源村各类大小鬼物,已尽数死绝。

    周正清握住和尚那还在流淌着鲜血的手腕,雨水滴落后,瞬间变为血水。他想以自身所剩无几的灵力为和尚护住心脉生机,却发现和尚不只是无法被厉鬼伤害,和尚的身体,隔绝一切灵力,换句话来说,是一种天生的万法不侵。

    周正清抬头,望向这位山神:“抽调一些你地界儿上的药草精华给他,接下来,你的任务,保住他”。

    树圭峰大山神葛富贵有些呆滞,不过还是照做。以山神特有手段,抽调了不少草木精华,汇聚成一片青翠叶子,小心放在和尚口中。如今季节,还未有多少草木复苏,一番强行抽调,让这位山神老爷今年的收成注定不会很好,甚至可以说损失惨重。

    不过,刚听这位的意思是事情还未结束,不知道还有什么高人躲在暗中,未曾出手。从这位表面上一副少年人模样的大人物的表现看来,保护这个临近垂死的和尚这份差事,显然是重要的。而且相比于拼杀,这会容易不少,肯定是这位此时不太体面的大人对自己的特殊照顾。

    葛大山神这时候才寻思过味儿来,怪不得跟自己一起来的那几个王八蛋动都没动,原来就自己被蒙在鼓里。差点做了这场争斗的炮灰,心中不由得暗暗感激这位照顾自己的大人。

    周正清起身,拔出连刀鞘一同插在地上的钢刀,目视桃源村内的某个方向。

    人群尽皆叩拜在地,神明现身,这种神迹是很多人这辈子都很难见到的事情。不过虽然都在尽力磕头,却也心思不一。大多却不再担心自身有性命之忧,有人眼神对视,暗叫不好,毕竟周全兄弟的阿寿老哥和那个村长陶五,对待这两个外乡人时,有很多不妥之处吗!若不是今日动静太大,这一村征集的几个乡勇村兵,最后还要好好教一教周正清与和尚一番道理。

    自周正清赶来,唤出神明的那一刻起,他们自以为的天,塌了。

    一个小姑娘,满身泥浆,悄悄避过跪在地上磕头的父母视线,慢慢爬出人群,蹑手蹑脚的到了和尚那边。

    细心的葛大山神先是扯开一块仙家布料,为和尚换了绑在手腕止血的湿润粗布。这是那个小姑娘父亲之前为和尚包扎的,此时已是一片血红。先前见过灵力对这个古怪的和尚无用,葛大山神便又抽调了些草木精华放在那仙家布料之上,可谓奢侈至极。贵重的仙家布料用来避水,草木精华用来止血。

    对于葛大山神来说,反正都已经亏损不少,多亏损些与少亏损些关系不大,毕竟那位能给的,肯定只多不少。

    见到那个胖嘟嘟的小姑娘过来,葛大山神有些欣喜,看来自已的玉树临风,连这个胖嘟嘟的可爱小姑娘都能吸引。只是这小屁孩儿眼角的泪珠儿是怎么个意思。

    唐果小姑娘直接忽略了那个自以为英俊潇洒的葛大山神,只是抱起和尚的脑袋,泪如雨下。她很怕和尚真的不能等到自己长大了,很怕很怕。

    小姑娘的父母终于发现了小姑娘的去向,连忙起身跑过去,想要给这位真真正正的蹲在地上看护和尚的神明表达歉意,可是话到嘴边,却哆哆嗦嗦的没胆子出声。

    葛大山神大气的挥挥手,然后双手拢袖:“你们别动了,离我太远,我照顾不到”。别看这位葛大山神没什么架子,可却是一位实实在在,只差一步就是登台境的山岳正神,能让他感到威胁的,必然是真的危险了。

    周正清迈步走过自己那位阿寿老哥和村长陶五身旁:“让这里活着的人都躲远些”。短短的一瞬间,两人已经满头大汗,直到回过神来,才连忙跑去人群,组织起来,心中只觉得自己还有活路,周全兄弟真是好人。顾不得疲惫,全力呼喊。

    悬停在半空中的,与那位葛富贵葛大山神同路来此的几位神明,一位手持竹杖的老者,一身浅绿色的耀眼衣衫和青色长靴,腰间悬挂一个不太大的金黄色葫芦,是葛大山神的北侧友邻,密州狼牙县土地。另一男子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同葛大山神同样的制式盔甲,手持一柄巨斧,腰间悬挂长剑,是葛大山神南侧友邻飞云山山神。最后一位是个女子,同样盔甲在身,却在面部同样覆甲,看不出面容,只能以身材和盔甲样式推断是位女子,是那距此最近的贯穿飞云山与树圭峰两地的金章河水神。

    此时几位神明皆是如临大敌,自从进场,便感到这里存在一股危险气息无法捕捉。有那个全凭运气活到现在的葛二愣子率先动手试探,几人作壁上观,这是默契。

    葛大山神要是知道这几个王八蛋这么编排自己,还送了个葛二愣子的名号,估计就要找人拼命了。

    神明高悬半空,周正清持刀站立。虽然自身不过如此,不说灵力半点不剩,即便是全盛状态,也不够那个藏在暗中的鼠辈高手一根手指打的,不过,若是想叫我周正清坐以待毙,除非先跌个二十几境,让我将你砍成三十段,再让我四十招,这事才有的谈。

    桃源村那条通往水潭的路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自然的披散着头发、干净的圆脸、眼眸清澈。这个一身普通灰布衣服却气质出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特殊女子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她怀中抱着一只白色小狼,是那周正清与和尚一道带来的小白巡。

    周正清很惊讶,因为这个女子,正是那个当时被送上祭坛活祭的凄惨女子‘丛芸’,若不是周正清与和尚的到来,致使桂香没敢轻举妄动,恐怕早就进了林成的肚子。

    却没成想,是如此结果。

    轻轻将小白巡放在地上,丛芸款款前行,清澈的眼睛,扫视一圈,除去在和尚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目光,好像并未将一切看在眼里。

    这一刻,和尚仿佛感觉到了这位出尘女子的注视。竟然硬生生挺着一副亏损严重的躯体,勉力坐起,将那个抱着和尚秃头的小唐果吓了一跳,呆立半晌。

    小白巡径直奔向和尚,在和尚身前打转,和尚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左手,指尖向下。小白巡递过小小的狼头在掌心蹭蹭,又伸出舌头不断舔舐,很是兴奋,毕竟大半天没见到和尚了。

    和尚盘坐,双手合十,对着那位女子‘丛芸’行了个佛礼:“不知哪位佛门菩萨罗汉降临,恕小僧失礼”。

    此话一出,直叫在场的人头皮发麻。尤其是哪位葛大山神,一股凉气直冲脑门儿。本以为自己接过的活儿最是轻松,不成想这次砸到手里了。

    若真是佛门菩萨罗汉,那么此刻明显与其对立的自己可是十成十的有死无生。也不知自己大明官方身份能不能保自己一命。

    那三位高悬空中的山神水神土地皆是脸色难看,望向丛芸。

    周正清同样震惊,若这位女子真是某位佛门的菩萨罗汉,那么这潭浑水,真是深不见底了。

    ‘丛芸’端庄宁静,同样双手合十,朝着在场众人行了个佛礼:“名称不过一代号尔,贫僧来此,只问佛法”。

    至此,众人完全可以断定,这就是某位菩萨罗汉。

    虽然不知以什么手段,寄居在这个女子身体之中,但其中深浅,不好琢磨,所有人都暗自防备。

    那三位高悬半空的神明,此时缓缓下降,开玩笑,在一尊菩萨罗汉前面摆架子,即便人家不在意,也会吓得自己一身的冷汗。

    桃源村众人更是震惊,这个他们亲眼目睹已经被拔掉舌头的丛芸突然开口说话,心里都有种难以名状的滋味。

    和尚面色极其悲苦,眼角含泪,让一旁的小姑娘不住地心疼。和尚再度开口:“佛法心中自明,何以布局至此,凭白牺牲这许多性命”。

    ‘丛芸’依旧看不出喜怒:“法不孤起,仗境方生,是个好名字,我该走了,我很想知道,你的法能走多远”。

    本已经准备拼命的众人,此时齐齐松了一口气,周正清更是直接坐在了地上,顾不得弄得满身泥浆。

    此时的桃源村村民已经完全呆滞,一夜之间,这等经历,足够这一辈子也难以忘记。

    天蒙蒙亮,小雨停歇。经过昨夜之事,整个桃源村对周正清皆是满心的敬畏。让陶五暂时自行处理村中事物,死者的安葬,房屋的修缮,活人的情绪,大小事情周正清没有擅自安排。无论如何,自己都是外人。

    和尚被葛大山神背回村中,与周正清和四位神明都在那位阿寿老哥的院中休息。

    阿寿此时很是纠结,自己家里如今可是几位神明在休息,说出去倍有面子。可是自己和村长陶五那一档子事儿,还不知道那位周全兄弟怎样处理。

    如今这一场乱糟糟的事情结束,周正清反倒有些隐隐的不安。

    四位山水土地齐聚一堂,却不敢发声,周正清对于他们来说,同样是个不小的谜团。人家一不自报家门,二不指派些大小事务,只是叫自己过来喝茶,确实让几位神明忐忑。

    周正清不透露身份,他们也不能愣头青一般的去询问,但能拥有这等珍贵旨意,必然是大明朝廷自家人,这点不会有什么意外,再加上最近听到的某些小道儿消息,各自心中都有所猜测。

    唯独那位葛大山神,还是糊涂的一塌糊涂。先前问了一句:“请问上仙姓名”。使得另外三位齐齐瞪眼。

    周正清现在也很疲惫,和尚已经睡熟,可他周正清却不能睡,一夜的折腾,好多事情还没有理顺。

    那位女子厉鬼桂香,其身份来历必然不俗,桂香所用的各类符箓,从自身所知看来,极其特别,桂香应该是某一处符箓宗门嫡传。

    被困在这么一个小小山村之中百年,她的门人长辈竟然没有搜寻或是搜寻不到,这都是不可思议的大事。

    再者,那座符箓大阵,以桂香境界,能瞒住大明朝廷,当真于此处造就世外桃源,显然不可能。但是大阵一经解除,便瞬间可以联通外界。

    昨夜周正清特意去了一趟村口,意料之中,再也没有出现无法离开的古怪事。

    此时周正清只能认为这和那位突然现身的佛门菩萨罗汉有关。

    只是,一位罗汉菩萨在此地算计这百多年,目的为是什么?

    那个躺在床上,肉体凡胎却万法不侵的和尚,明显是给自己送刀的,至于是谁送的,周正清已有猜想,只是不好随意断定。

    和尚身份存疑,佛门罗汉菩萨大动干戈,当真是与这个真诚和尚印证佛法?

    周正清放下一头雾水,让几位神明通知附近大明官府前来,这个桃源村,既然在大明治下,那么日后自有大明朝廷管理。

    这里结下的因果,朝堂中的那位国师一定尽皆知晓,这笔账,暂且记下便是。

    这里绝对不能沦为法外之地,此地的陈规陋习,必须废除,由官府接受最是理想。

    如今和尚躺在床上,周正清很多疑问都与和尚密切相关。

    那位不知姓名,来自佛门清净之地的佛陀,当时离去的悄无声息,只留下一脸呆滞的女子丛芸。

    那个真正的丛芸,自恢复身份后便再无那般出尘的气质,只剩下一脸空洞,仿佛待宰牛羊一般。

    若不是周正清强硬告诫自己的阿寿老哥,怕是丛芸此刻还呆在那里,任雨水冲刷。

    唐果小姑娘的父母同其他人一道,还未从惊恐中回过神儿,便忙活起这一夜留下的烂摊子。

    只是周正清见唐果小姑娘哭的伤心,便执意留下她,陪在和尚身边。这一夜,对于这个小姑娘来说,大概所有不好的都被这个大和尚挡下。如今唐果只想着大和尚早些醒来,问一问肚里的疑惑,为什么大和尚反悔了,不喜欢让自己和他一起当和尚。

    死去的人,总该有个归宿,如今村中最重要的事,便是如此,伐木做棺,刻石立碑。活着的人都在庆幸,无论之前做过什么,看架势,今后日子会好过些。

    周正清让那几位神明各自回去上报具体情况,独独留下那位葛大山神,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总也还方便些。

    至于村中前尘往事,功过是非,这笔账还是要算上一算,不能糊涂了事,便以大明律法衡量,这一点不容置疑。

    有些事儿,做了便做了,不是一句重新开始就可以一笔勾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