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三十章 疯子
    京都皇陵内,从那位开国皇帝伊始,大明历代帝王死后皆入皇陵。

    周正清走下马车,罗花袄将马车交给一个皇宫侍卫看护,也跟在周正清身后,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虽然不太清楚要带自己入内的原因,只是这位胤王没有让她等在外面,那么就只好一直跟随。

    她虽然在外闯荡多年,但这么奇怪的皇陵,还是头一次见。即便未曾见到里面,单论外观,这里不过是被圈起了一座不大的光秃秃山峰。

    倒是山下有些不少的树木花草,但并不珍贵。也没有特别的摆设,只有一条长长青色石板路。

    看样子,应该是直接通往山体内部。

    她没见过别的王朝皇陵,但想来也是红砖红瓦,哪像这里,除了草木绿色,就只有石头的灰白。不敢东张西望,低头跟在少年身后。

    这是周正清第一次来到这里,石板路的尽头,直通山体内部。

    走进石山,琉璃灯火长明,所以并不幽暗。最里面,可以模糊的看见,有一座石像,披甲挂刀。再向前走,便无灯火,只有一道无形禁制横亘其间。

    指尖挤出一滴鲜血,点在无形禁制之上,周正清直接踏入出现在眼前的涟漪。罗花袄紧随其后,对这般景象算是心中有数,这是天地自生的奇异。

    若是一般法宝或是大阵也能做到眼前模样,只是在那些手段中,如何能够清晰感受到,这种完全被崭新天地排斥的特别疏离之感。

    只是不一会儿,罗花袄便不再如此。

    周正清放眼望去,这处奇异不大,一眼便可以望到边界。整体青黑色,无所谓天地,无所谓上下八方。因为这里除了十座不大的灰白石山散乱漂浮,再没有任何东西。

    一个套着金色龙袍的枯瘦男子,被一身大红衣裙的漂亮姑娘捉着臂弯走进。两人缓缓将自己的身形与进来的两人调整对当,免得颠倒着说话。

    来不及惊异,罗花袄连忙向着来人行礼。

    这位没有一丝修为的瘦弱的皇帝站定,轻轻挥手,几人极速靠近了一座石山。

    闭上眼睛,用干枯的手掌小心抚摸石山,动作温柔的像极了一个孩子。

    一行闪着金光的小字突兀出现,周检携妻沈蕙纕永镇大明。

    周正清呆立当场,连带着罗花袄也同样震惊,反倒是一旁身穿大红衣裙的阆苑面色平静。

    由于情绪激动,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阆苑连忙催动灵力,帮忙舒缓。

    幼年即位,饱受折磨的周正澄终于费力开口:“我大明开国两百年,竟然有十位皇帝,这在任何一座王朝都是匪夷所思得事情”。

    看着周正清身后那个企图动用某种手段封闭全身感知的美艳姑娘:“你不必如此,在这里,既然我想说给你听,你就不得不听。即便是仙人之上或是菩萨在此,也只能由我拿捏”。

    此时的罗花袄才真正意识到大明朝廷的恐怖,能让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甚至病痛缠身的皇帝,在这方奇异中,宛若将屠刀压在任何人脖颈之上,简直骇人听闻。

    周正清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这位皇兄,这副竟然有些隐隐自傲的的样子。

    那副枯瘦身板泛着精光眼睛盯着自己的弟弟,两人对视,毫无保留的脱口而出:“大明历代皇帝与皇后尸骨皆在此,没有例外”。

    看着隐隐带着怒意的周正清再次开口:“从两百多年前至今,我周家不过六代人,却有十位皇帝,就是因为命该如此,背不起一些担子,导致没有任何一位皇帝活过四十岁。有人当它是诅咒,有人当它是笑话,却没人真的知道这是什么”。

    带着玩味的眼神,这位皇帝忽然抬起双手:“你们看,这处奇异。它并不单单是天地自生,这些石山,都在这里不断开辟,或许是以肉眼完全看不见的速度,但我却能清晰的感知到”。

    阆苑黝黑的脸蛋上泛起红晕,因为有人抓起了自己身旁姑娘红袖之下的一只手掌:“每一代的大明皇帝皇后,都会在此以身负气运不断巩固这处奇异”。

    周正清将手掌,学着自己兄长的样子,同样放在石山之上,泪流满面:“所以,当年的那个夜晚并不是梦”?

    阆苑刚要开口,却被身旁的男人制止。

    “所以,当年真的有人在我面前,将母亲的尸体带走”?周正清再次低声问询,可是只有一片沉默,无人应答。

    少年缓缓开口“你得给我一个理由”!

    那时候,周正清十三岁,那个夜晚,他一个人守在母亲坟前。视线逐渐模糊,乌云遮月。他很害怕,不住的四处张望。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黑影站在他的眼前。接着,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再没有记忆。

    当他醒来时,眼前的孤坟除了不太多的翻动痕迹,再没有任何不同。他不知道遇见了什么,只是心里却隐隐作痛。

    极力压下某种猜测,他不敢哭,甚至不敢想,只是每次看到那座坟茔,都会有无法抑制的愧疚。

    只是那个黑影却清晰在卷宗里面陈述的,却是一个少年,被他几次打倒,却依旧倔强的站起身来,挡在前面。

    周正澄没有再沉默:“姓周,就该如此,我也一样,只是我希望你可以例外。大明自开国灭佛,后又以正邪之争,打压了整个境内仙门,再到后来,扫平阻碍,立下各地正统神明,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这里。等我成为这里的第十一座石山,有些东西,就需要你自己去承担。天地间就是这样,人在某处抛下了一样东西,就会在另一处重新拿起,自己必须做的,逃不掉,扔不下”。

    绕过周正清,一边离开,一边开口:“今日是母亲祭日,你可以多待一会儿,她可以感受的到”。

    周正清再次将手掌放在石山之上,久久无语。

    回首暮云飞絮,彩霞影深。酒馆何处?烟雨朦胧,记忆仿佛。

    出了皇陵的周正澄,放下红裙姑娘的手腕。

    阆苑眼圈通红,无助的开口:“我愿意和你一起”。

    只是枯瘦皇帝未曾回头,只是平静的边走边说:“我不愿意,年年如此,不必当真”。

    他已经无法分辨真假,是谎言成真欺骗了姑娘,辜负佳人,还是自己从来就只在自欺欺人,他不过都是一个将其未死之人而已,何必徒增烦恼。

    周正清望着石山:“你可以变化成男人的样子吧”?

    罗花袄这才真正明白自己进来的原因,这大明,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疯子。

    Ps:抱歉!这两天比较忙,只有两千字!十四号之后恢复正常更新!求原谅!!!!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