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三十三章 最大的谍子
    悠闲的坐在马上,周正清走出了红瓦州盐山地界儿。之前在此换了装扮,其山神完全可以察觉自己地头儿上的一位修士所为,只是未曾现身,也没有向哪里通风报信。

    大乱将起,盐山山神齐缘想的是明哲保身,早有人过来打好了招呼。就只当看不见,不是什么难事,若东窗事发,便只说这位胆子忒大的公子用了某些仙家手段,遮掩了自己的感知。

    之前的好处已经收了不说,当真是黑龙关后,苍梧败退,这地处西北的盐山会不会易主?

    就算大明没有挥兵东进,自己也还能过个逍遥日子。苍梧可没有日游神巡查监管,自己还不如早早卖个人情,做个墙头草而已。

    不入大明无拘无束,入了大明也算有一笔小小功劳。杀有功者,是兵家大忌,但凡那位年轻皇帝真有雄心,自己也不必烦心死活之事。在两边都没什么矛盾,乐得自在。

    七天的时间,于聪异种在手一事,已经发酵。不论修为高低,大都想掺和进去,即便抢到了也可能要拱手让人,却也可以选择个大腿去抱,多少有个指望。

    原本在指刀门四周落脚的不少修士,此时已经风风火火的离开了不少,那携带着异种的于聪,据传言在苍梧国南方的牢州现了踪迹。

    这自然不是周正清,却也算是他的手笔。调虎离山而已,一个异种虽然珍贵,却也不值得如此冒险。他又不是仙家修士,东西虽好,却也只能是对自己锦上添花。

    之前小小酒馆放出的消息,也不过是扰乱视听,藉此掩藏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固山一脉常年被打压,早有人心浮动,不过是大明顺势而为,以利益收拢其中一部分能做决策的几人。

    至于到底达成了什么交易,只有国师才能知晓,而又是什么定心丸能够让他们如此,也同样只有国师知晓。

    于聪在牢州现身的消息同样是固山一脉的杰作,至于牢州有没有安排稳妥,周正清毫不担心。

    既然能放初消息,说明某些谍子已经在帮忙运作。说不准连固山上的几位当家人也只是在默契中鼎力相助,相互托底,将性命委以他人,在仙家中是最愚蠢的行为。

    若是大明真的如此作为,说不准会让固山放弃合作,转手将情报送给苍梧朝廷,毕竟是聪明人的合作才能长久。

    下马入城,城门看管不再是前几月的宽松。操着一口纯正的蜀地口音,说了个口干舌燥,又费了不少铜板,这才安然进城。

    防露城,位于苍梧中部偏北,其东北方向高山虽多,道路却是平坦,直通易守难攻的东北险要古兰关。

    防露城也是苍梧东北侧连州的州城,是可以快速驰援古兰关的兵家重地,戍守的兵力达到了七万之多。距离黑龙关战场也仅仅一州之隔,也算是一道可以回防拱卫苍梧国都鄢城的屏障。

    由苍梧国年轻的肃候统领,五万步卒外加两万精锐骑兵,还有不少的仙家坐镇。

    这里也是黎国前往黑龙关的必经之地,即使有舰船运送将士,但苍梧朝廷不可能任由这些他国人马肆意往来查探。

    只开放了这么一条线路,用以押运粮草和少量行伍还有不少修士。

    不是舰船运送量太小,而是以舰船运送甲士将要花费的粮饷实在太多,其损耗颇大,得不偿失。仙家钱币本就不太好赚,而各国朝廷自己的舰船算不得太多。

    征调仙家宗门的舰船也要付上不小数目的银钱,毕竟亏本做生意的仙门,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总得大小有些赚头,费力打造不少战舰的各国仙门已然算是亏了,各家的当家人也不好做。若能从朝廷抠出些东西,也算做弥补。

    黎国军队已经到达古兰关外,就等着苍梧朝廷的一纸公文,就能立刻挥师西去。

    濮国兵马已经进入苍梧境内,其路途最是遥远,跋山涉水,须得横穿整个苍梧。蜀国最是近,虽然才刚刚点齐兵马,但应该可以最先抵达。

    周正清此行的目的便是这座州城的那位肃候,这位曾经大野王朝的顶梁柱,差一点就自立门户。

    夏洲四位兵家大成者,各有千秋。

    大明如今的兵部尚书计槎,用兵讲求稳中求胜。

    大野朝堂上有那个打出萧关之战的将军胡冠,尤其其擅长以弱击强,以少胜多。他部下都是悍勇敢死之士,曾经率领五百步卒,将濮国六万人马挡在城墙之下七天七夜。也正是胡冠下令,在最后关头,屠杀了萧关的满城百姓,独独活下来一个女子阆苑。

    还有这个肃候楚瑾瑜,曾经作为大野王朝的最受瞩目的年轻将军。治兵严谨,韬略无双,手持劲弓重戟,是为世间少有的俊秀男儿郎。若不是当年私自指挥朝廷养出来的底蕴攻伐了一座仙门,事后又满门屠杀。恐怕在大野王朝分崩离析之后,足可以自立,称雄一方。

    另一位是远在濮国王室的女子将军姜玉,谋略长远,早在十几年前就谋划着覆灭大明。此次的黑龙关之战,尽皆由其运筹掌控。甚至如今的夏洲中,除去大明之外的其余四国均让姜玉挂了个伐明兵马大元帅的官职。压在各国男子将军头上,让不少人喘不过气来。

    夏洲当世四个统兵大才,两位都曾在大野朝堂。

    周正清此来,也正是探听这个曾经敢与仙门硬碰硬开战的肃候楚瑾瑜的虚实。

    在十几年前的大野王朝战场上,这个原本带了整座朝堂千年底蕴的年轻统帅,忽然转头,硬悍了一座处于观望态势的仙门。

    以第一次现世的一种仙家军阵生生覆灭了一座传承悠久的中型仙门,使得萧关战场一再失利,连带着大野王朝再也无力回天。

    无人知晓其具体原因,各国事后也只是梳理了大致的经过,都藏在了肚腹之中。

    也正是因此,黑龙关之战,他楚瑾瑜原本可以与姜玉争一争这个留名青史的机会,却只能退居二线战场,做个防止万一的任务。成败与其再无干系,肃候之位,恐怕只能死后再多个王爵谥号。

    即便是当年带着部分大野国土和甲士投了苍梧,天大的功劳,也只换了个侯爵。若不是其手中还有当年部分死忠于他楚瑾瑜的大野底蕴,恐怕侯爵也并非囊中之物。

    寻了个地段不错的酒馆,周正清难得舍得花钱,挑了个清幽上房,又要了一桌子菜。从银镯中,拿出了几坛自家的捉花酿,明显是一个人吃不了的。让伙计多加了一副碗筷,只说一会儿还有个朋友来此歇脚。

    反正花的是得自照幽寺银两,算不上心疼。自家卖酒赚钱不多,只够给那几千人换上一身像样盔甲,再付给府上一应人等的饷银。再多的还要拿去在各处开些自家店铺,早点回本,将从黎大尚书那里借出来的窟窿填补上。国库同样吃紧,战事一起,又是更大的开销。

    酒菜已凉,蜡烛换了又换,亮了一夜,黎明的风透过开着的窗,月亮隐隐约约就在窗外的水桶中倒映。

    原本已经不抱希望,刚要起身,好好睡上一觉。抬头时,一袭白衣映入眼帘。银白色的束发冠,头别精致玉簪。剑眉星目,如同女子一般白皙的皮肤,鼻梁英挺,却面无表情。

    周正清精神一震,因为在那副俊美容颜下,透露出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大明胤王,刚刚入座的楚瑾瑜眼神空洞,却直直盯着周正清,语气很轻:“当年的事情我会自己查清,该做什么,用不着劳烦国师叮嘱”。

    两句话,很直白,直接把后面话都堵在了嘴里。

    突如其来的静默了一阵,周正清扯下伪装:“她已经死了,信或不信,答案全在你心,大明对你有愧。我来这里确实是为了黑龙关战场的破局,另外也是给你送来一样东西”。

    手腕翻转,一个不大机关匣子,以特殊手法打开,呈现在楚瑾瑜眼前。

    一份大明甲等谍报被俊郎男子抓在右手中,反复观看。葱白的左手青筋暴露,抓起桌面上的酒壶,打开盖子,一饮而尽。丝毫不顾壶嘴洒下的酒水,打湿了白色衣衫。没有仰天大笑,也没有涕泗横流,更没有质疑,只是不住颤抖的全身,脸上同样跳动的肌肉,足够表明他此时的悲愤。

    世间情之一字,最能让人动容。造化弄人,原本情投意合枕边人,怎么可以是那座大野朝堂之人安插的谍子。两人相互是否真正用心还要扪心自问?他楚瑾瑜会被蒙骗?

    若是仅仅如此,也可以接受,即便将自己身份透露出去,大不了也还能舍下一切远走高飞。可为什么要自绝于天下呢?

    三个谍子,两位公主,两位来自大明,两人情投意合。如今一人身死,另一人郁郁而终,只空留他一个,独活世间,何其苦也!

    周正清眼前一花,这位大明最大的谍子已经带着一坛捉花酿不知所踪。

    此间事情,早在当年便已经了结。只不过周正清的那位姑姑,大明的华清公主,宁愿将秘密深埋,也不愿多伤自己心上人分毫。

    楚瑾瑜,是国师一手安插在大野朝堂的钉子。用了一个本该销声匿迹的古老传承,花费了三十年的时间,让他楚瑾瑜习得一身本事。

    那位听雪公主在他即将领兵结束这场战争时,却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没有上报家国,因为此事已经无力回天。前方战场,即便自家夫君不去插手,也不过是让大明多花费些时间而已。

    但她真的可以什么都不做吗?自觉对不起父皇,差一点就真的倾心于这个诚心对他的男人。虽然可能无济于事,但她总要做些什么。万一大野王朝真的气数未尽呢?

    杀了他楚瑾瑜,至少算是多了一份希望,只是苦了腹中孩儿,还没来到世上,就可能要随他狠心的母亲离开。

    只等自己到了那两军阵前,以皇族身份,让那整座大野朝堂的千年底蕴将其困杀,大不了赔上自己一条烂命。到地下做那鬼夫妻,再不理会这纷纷扰扰。

    就让这世人都不要遗忘,今年会有个疯子公主,杀了夫君,杀了腹中孩儿,又颠覆了一国。她已经真的疯了。

    只是她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早在暗中观察。想要拿个投名状的压雷山众人,一接到大明谍报,便立即开始了追捕。

    在半路上埋伏,压制了她全身修为。原本可以不死,只是她找不到还要活下去的理由。没有人清楚,她是要楚瑾瑜后悔,还是要她自己解脱。只当她真的疯了!

    雨夜里,那个以谍子身份深藏多年的公主一剑自绝。

    当此事传回,那个一直负责夜游神与楚瑾瑜之间联络的大明华清公主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她没想杀人,至少她只想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即便是那个女人好像真的疯了一般,她也没有动杀心。

    如今的她只想逃离这里,无法面对,就只能离开,所以她走了。

    不久之后,压雷山被一个将军以奇特军阵灭了满门。少有人知道,在大野王朝彻底覆灭之前,有人一袭白衣闯入大明军帐,面见国师。

    在那之后,苍梧国多了一位肃候。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