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三十五章 表态
    依旧又是一人独行,只有老马作伴。

    出城前,自己的半个师兄遣贴身护卫送来几条消息,让他原本松下的一口气不由得再次提起。

    掩鹿宗的宗主之女成辞,椿山一脉的年轻嫡传易居,两人消失的事情还未曾解决。掩鹿宗在各国的舰船店铺,一律被查禁,不少谍报渠道受到影响。

    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情,出自姜玉之手。很明显,这位女子统帅根本没留下退路。

    此战成,则大明彻底覆灭,还会有一部分之前那些被弹压许久的残余势力重开山河,她亦名流千古。或许此时整个大明地图,已经被放在谈判桌上,而四国正在商量如何划分。

    周正清不知道,各国的话事人,连同唯一的‘前朝余孽’,在两月之前便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商议的不是什么瓜分大明,而是复国。

    那位只在祖上不知多少代前还算与当年的大昊皇室沾了点血缘的正统后裔,被几个丧家之犬穿上了一身龙袍。现如今打出了复国旗号,又不知在哪里找来了一只军队,俨然一番新皇登基的架势。

    掩鹿宗虽然表面上被各国打压,实则是被暂时禁止了各类交易,大小货物与运输线路只是被截留和掐断,不断有人与掩鹿宗暗送秋波。不知大明作何考量,此事完全当做没看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此,相当于把掩鹿宗架在了火上灼烤,不时还要洒上一把孜然盐巴。一旦掩鹿宗一心跟着大明,那么在其他四国的货物舰船都会打了水漂。赌对了,整个夏洲将再无人可与这个以生意经发家的大派缨锋,赌错了,就只会比大明更加彻底的消失。

    若掩鹿宗临阵倒戈,之前得罪四国的各类事情皆一笔勾销,虽不如前者,但也会有一定的利益获得。

    即便只是两不相帮,也能没有覆灭之危。无论从哪方面来做选择,对于大多仙门来说,第三条路都是更加稳妥。

    即便当年掩鹿宗是最先上了大明这条四处漏水的木船,此时再又倒戈,会有些不太好的风评。只是对于长远传承来说,都要往后靠。

    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掩鹿宗那位常年闭关的宗主,直接压下了山门内所有反对声音,直接以臣子身份上了大明朝堂。

    这下,整个夏洲的邸报都炸了锅了,称赞其风骨无双的,大都是大明文人,少有别国之人。骂其走狗爪牙的更要多些,什么一条路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之类的言语已经算是好听了。

    更有人编排了不少这位成愚宗主与大明各家府上的风流韵事,污言秽语不在少数。

    此事不仅在夏洲邸报之上占据了大半篇幅,在九洲其他地方,一样成了头版。

    掩鹿宗此时的名声算是响彻了九洲大大小小的角落,出了不小的风头,不过是毁誉参半而已,但谁能说坏名声就不是名声了?

    确实是仙门宗主以臣子身份与文臣武将位列朝堂,实在是头一遭听说。以前可能有过,可绝不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一个偌大仙门死忠于一国君主。

    更何况他自己的亲闺女与姑爷还生死未卜,不知落入了哪国之手。

    不仅如此,这位成宗主还将那各路大小舰船,只留下一部分,用于掩鹿宗完全不能停止的几桩生意,又另外留下些备用,其余皆暂时借调给了大明朝廷。

    其中各类损失,由他成愚自掏腰包补给宗门,堵上了几张还没有发出声音的嘴巴。

    这般架势,着实惹恼了四国。一边继续遣人送礼说和,一边将掩鹿宗在各国境内的物资收归己用。

    大有遁世出尘气象的椿山一脉有人更是直言,若不放人,将来无论找不找得到罪魁祸首。参与其中的四国仙门,都将会至少被那位易居的师父作为敌人对待,遇上便是生死各安天命。

    这一出的弄巧成拙显然出乎了姜玉的意料,她不知道那位成辞大小姐与那个椿山嫡系的易居到底在哪国手中。这也在情理之中,防止那掩鹿宗和椿山的狗急跳墙,倾力救人。同时也要防范其余三国不会一力承担至少是来自两位仙人之上的怒火。

    但如此一来,也就变成了四国共同抓了两个大型仙门女儿与弟子,更别说这两人很可能还会成为一对年轻的神仙眷侣。

    这就让人有种不付出些代价就要撕票的感觉,很不舒服。

    掩鹿宗的底蕴都摆在明面上,打不过就拿钱买命,送你去那暗杀榜走上一遭。椿山一脉却从来不显山不露水,虽是遁世,却传承悠久。在别洲都有不少的友邻,多年以来积攒下的人情往来无数,其本身底蕴又未免过于强横。

    姜玉多次提出让各国传信回去,大不了放了这位椿山嫡传,但是显然并未起到作用。反正是几国荣辱共担,现在就泄了气,还为时过早。

    一边在心中猜测,另一边继续做着该做的事。她从来都最在意这大明的生死,其余事情都要往下排。一个仙门,远没有大明更加可怕,长久下去,恐怕这夏洲将尽归大明。濮国本就算不得强盛,若不把未来之敌和将来之战拦在国门之外,恐怕至死都难以安心。此时伐明,只晚不早。

    在她立足朝堂之前,就已经想为那里带去战火,最好可以化为废墟。一来将矛盾转移到夏洲西侧,缓解濮国历代庸碌君王留下的烂摊子。二来不仅除了后患,还能趁此逐鹿天下。

    一天下的雄心壮志,各国君主都有,可只有她才有足够的能力。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南北分治而已,后世但凡连续两代出英主,那么濮国将立下万年基业。

    所以此战,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胜,最好是大明一败涂地,其余三国的国力大减,由此引发乱世之争。

    即便此战输了,远在天边的濮国虽然会国力大损,却没有亡国之忧,也还有卷土重来之机。大明若想吃下濮国这块肥肉,战略纵深过长,补给艰难。其余几国仙门,拼着倾家荡产,也不会放过这个天大的机会。而且大明眼中的肥肉应该只在苍梧与蜀国,苍梧最佳。

    就算败退,她也会保全些实力,让那黎国损失最大,蜀国次之,苍梧再次之。一来让自家无忧,二来让大明收到层层阻挠,选择哪里都不好过。

    她费尽心力查探成辞与易居的下落,也正是想找个机会,挑起些矛盾。这绑人的事情,她不会去做不说,濮国距离大明太远,在此确实没有根基,难以如此深入渗透。

    最有可能的,便是那蜀国做下的勾当。借刀杀人一事,那儿的某些人最是擅长。

    郑家多谋士,群策群力。蜀国算是这诸国中与别国接壤之地最多的,靠着一手转移矛盾的合纵连横,时常做那墙头草。硬生生把小日子过得悠游自在。

    另一个消息是,黎国花营禅院的动心尼一行三人,将一路西行至照幽寺,拜访那位守经人。即便是讨论佛法,也实在不太会挑时候。

    花营禅院与照幽寺并无什么恩怨纠葛,突兀拜访,确实引人深思。

    若是一般仙门,相互辖制,将大明种种可能下场之人都考虑到,一一思考对策,也算合理。

    只是一个向来与世无争,还颇有好名望的尼姑庵藉此入局,实在叫人捉摸不透。

    而且前往照幽寺的是花营禅院中禅色双绝的动心尼,企图不明,最是难猜。

    动心尼的名字,在九洲任何一处都算是出名,排在美人榜第二位,千年以来。任凭榜上前后排名如何变动,始终稳稳当当。

    虽然光头的打扮,让她有另一番的气质与容颜,但传言若是这位动心尼若是续上三千青丝,足可以问鼎第一宝座。

    其禅心、禅理与佛法,更为惊艳。传闻当年与一尊菩萨共同参悟禅机,胜负并未流传开。只是最后那尊菩萨曾想接引其去往西方佛门本土,最后更是开出了可以作为护道之人直至动心尼成佛后的条件,却被拒绝。

    那西方佛门,是佛家圣地,典籍无数不说。其中佛理高深之辈云集,久居其中,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开悟。

    早年间,有佛出自西方,曾渡化一恶根深重之国。

    所以,这动心尼绝对不是什么平凡之辈。周正清只愿那位照幽寺守经人能够守住自己的禅心佛法,不要失了方寸。

    他最疑惑的是,黑龙关之后,短时间内新修的巍峨城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为兵败做的两手准备吗?

    那么多有修为在身,却被发配过去的丧家之犬大多累死,甚至有两位仙人同样在那里作为苦力。即便消息被压下,到底也还是有不少风言风语流传在外。

    此时一堵高阔挺拔的城墙,能够起到胜负手的关键作用吗?

    所以周正清很想知道,自己那位先生到底是作何打算。不是有什么怀疑,只是觉得自己的脑袋,确实不太够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