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三十八章 篝火夜
    董路与自己的的周全兄弟各自持刀,激烈的撞在一起。另一边,那六把激射而出的法刀,已然是见了血的,从刚刚那个冲出去的护卫身上,飞射而出,带出了一捧鲜红的血液。那个护卫已经倒地不起,额头、胸口、四肢各处均出现了细小孔洞。

    下一刻,周正清已经倒飞出去,胸前已经背长刀割破了衣服,出现了浅浅的血痕。

    那个董路,一身劳形境的修为显露无疑,只是刚刚,他的左臂也同样被自己的周全兄弟以钢刀带出了一连串的血花。

    董路哈哈大笑:“所有人都当身怀成仙之基指刀门于聪,去了牢州,却不曾想如今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总该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能够让他小小酒馆都替你遮掩行踪”!

    董路很谨慎,一个能够让整个苍梧国大小仙门百般搜索,都无法查探到准确行踪的人,会是表面上简单的的独自一人吗?且不说背后势力,只是出现在这儿,便一定是早有预谋了,具体谋划,也就在这祖孙三人身上了。

    他也很奇怪,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周全兄弟与胡植是个什么关系。若是一同来杀人,大可在任务完成后,再分个高低,聊一聊宝贝的归属吗!

    不过既然并非如此,那么只好兵戎相见之后再来顾及一下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便回去复命,完不成的话,有了这份机缘,大可以躲藏起来,只要留一条性命在身,他日真的成了高高在上仙人,哪里还会有什么顾忌?

    至于那几个一同来的兄弟们,他们的生生死死,又怎么会被上面的人物看重。只要事情办的好,死上几个人,算不得什么损失,何况是蝼蚁而已。

    即便那个自己实力相差不大的同门师兄弟,也同样可以死得其所。

    董路早在见到那六把婴儿手指大小的法刀和那把钢刀之时,便已然将此时严阵以待的自己人,宣判了死刑,即便不会被这个周全兄弟,或者说于聪杀死,他也会帮帮忙。

    周正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倒提着钢刀,笑着说道:“你就这么确定,我就是那个于聪,不是指刀门的其他人”?

    董路没有多说,抬起自己受伤的左臂,挥动手掌。连同自己的同门师弟在内的六个人,全部冲向这个搅乱了苍梧国仙门局势的小人物,他自己更是紧随其后。

    周正清只用右手抓着刀柄,在左手衣袖上下来回擦拭血迹,又将刀背倒放在左手虎口处,右腿向后撤步,半蹲着抬头。那六枚法刀在身侧环绕。

    五个养身境,一个虹气境,还有一个劳形境,若是真的同一时间交手,周正清必是十死无生的境地,所以他从未想过硬碰硬。

    还未等那个虹气境修士近身,一张骤行符悄然用出,一个抓着钢刀的身影冲向了处在最边缘处的一个养身境修士。其他人立刻转换方向,却已然是来不及。

    还没等那个护卫全力抵挡,周正清又用出了另一张骤行符,这一次竟然是冲向了董路。

    只是那个养身境修士还来不及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就被一柄法刀穿透了胸口。

    与此同时,一股带着强烈藏秘境灵力波动的两张符箓一前一后,从刚刚已死之人的胸口激射向那个董路的同门师弟。

    董路很庆幸,自己刚刚并没有莽撞的冲在最前面,此时,余力不小,仍旧可以这避开威势大增的一刀。

    他从前就听说过,人道修士,讲求一个根基琢磨,悟性固然重要,但韧性也同样重要。若是经不起拉伸,只会在此一途上自毁前程。不仅要吃苦,还要学会如何吃苦。

    眼前这个指刀门嫡传于聪,俨然可以算得上此道天才。若是之前不知境界也就算了,此时不过是虹气境,却已经可以和自己这个劳形境硬碰。

    灵感境,贵在对于灵气的感知。养身境在于对身体修养生息,如同未曾雕琢的璞玉。而虹气境在于生势养势,气势一成,相当于人身经络血脉,源源滚滚,络绎不绝。劳形境便是初步开始了雕琢,算作有所小成。

    但人道修士与佛道之别,就在于其境界不是完全的层层递进,而是如同竹节一般,整体的生长。除去灵感境,其他境界都会在自身处于任何后续境界时继续提升或者下降,这也是周正清此来目的之一。

    这世间总有天才,自从他磕磕绊绊的,被逸安镇的那个姑娘费了好大力气拔高到灵感境,便一直是一帆风顺。可以当做另一种天才看待,每次破境都会顺理成章的茁壮成长,提升之快,令人咂舌。

    其他人都还要费力生势,他便只需养势即可,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异禀。也正是因此,才能做到与董路势均力敌。

    不敢大意,没有硬接下这一刀,董路飞快向左后方闪避。若是直直向后方退去,恐怕会立即有三枚法刀同样穿透他的身体。若是退向右后方,后面赶来的人会来不及合围。同一时间,董路又扔出两枚黑色丹药。

    “嘭”

    巨大的爆炸带起的灰尘淹没了董璐面前的土地,四道人影直接穿过尘土,却并未见到已是口中肥肉的‘于聪’身影。

    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那位董路的师弟,接下的并非是什么藏秘境能耐的攻击符箓。原本的如临大敌,已经变成了咬牙切齿。

    只是当他们齐齐望向董路的时候,那里只有一具无头的尸体,血如泉涌一般喷溅。左右两腿上,各有一个喷洒血水的细小孔洞。

    原来周正清甩出去的两张符箓,是当初在朗星月上城的那个名为‘迎来’的铺子,忍痛买下的噤声符。

    噤声符的作用并不是让人闭口不言,只是用做唬人,今日却让周正清自己留下了一条后路,得以保全性命。

    而在董路向左后方撤退的那一刻,一张小闪避符直接将周正清送到了董路的身后。让他在震惊之余,还来不及再次退避,两腿之上已然各自被一枚法刀插入,还留下了两张缓行符在身。那也无法躲避,后方的迎头一刀。

    所有人都在望着董路站立的无头尸体震惊,却又有两把法刀各自带走一人性命。原本的一场猎杀,却将猎物变成了猎人。

    此时剩余的三人只想活命,却深知眼前这个人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人,唯一的活路就是拼死一搏。

    董路的师弟全力感知着周围环境,因为,‘于聪’已经消失不见。

    杀人之后的周正清,迅速使用了遁掩符。

    还不等董路的师弟出声提醒,最后的两个养身境同时被自地下向上的法刀由脚掌到头盖骨竖直洞穿。

    两张符箓一左一后袭来,依旧是藏秘境的灵力波动。虽然强自镇定心神,但在这一惊一乍的氛围里,董路的师弟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

    周正清的刀自上方直劈而下,将这最后一位虹气境修士劈成两半。

    而他之所以在空中倒悬的原因,就在于双脚一同夹住了一枚法刀。

    此处的动静并未外传,因为在某处的泥土掩埋之下,有一个以双足为底座的金人,双手各捧碧绿玉盘的一端的仿品金人捧露盘。

    用来杀人毁尸,不留一丝痕迹。

    在这场争斗之初,这些便已经是周正清的后手,之所以使用符箓,也不过是示敌以弱。

    想必之前已经有人在调查自己这个半路邂逅胡植的不速之客,长时间不能查出,也难保不会狗急跳墙。此间具体事情传回,自己在某些处于暗中的人眼中,也就越发醒目,所以周正清不敢有一丝大意。

    周正清此时有些虚弱,连续的使用大量符箓与金人捧露盘已经让他举步维艰。若不是指刀门这几枚压箱底的法刀根本无需多少灵力,才让他攒下了几刀的挥霍,恐怕此时未必是如此结局。

    法刀有灵,这是当年指刀门初代祖师机缘所得,凭此矗立在仙人之下,更是创立了山门。

    清樽、孤影、炉烟冷,无绪、云齐、雪不敌。

    泉声、井眉、倚东风,连骑、雷震、带血归。

    十二个细小名称各自刻在每把法刀的刀身之上,其中故事,已经无从考证。

    第二天一早,当剩余的车夫发现所有护卫消失便匆忙上报,那位胡姓老人并不震惊。在那座朝堂之上,不想让自己回去的人又何止一个。

    从一开始他便已经做好的了准备,前有朝廷精骑探路以防万一,身侧还有自家儿子留下的修士随行,自己胸中也有那一口蕴养多年的浩然正气。

    来人即便可以猜到这些,却并未料到周正清的到来,让这动手之机拖延到如今。不然这一路之上,断然不会如此风平浪静。可以说周正清的到来,让这一路上的多了不少的宁静时光。

    当周正清与一众护卫消失的第一时间,胡植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他也曾请那位修士寻找踪迹,只是缺并未得到回应。

    即使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行事稳重,既然立下结界,便有绝对把握,却依旧难以安心。当得知那个不错的后生独自回来后,守着篝火打起呼噜,这才抚须点头,同样睡下。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