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五十章 劝降
    “没想史将军也认得本王”。正在观察的濮国使者姜锡景抬头回应。虽然早听说这位史寥将军向来喜欢凭借一张嘴来解决问题,亲眼见到还是有些难以言表。

    “姜王爷客气了,年少青衫薄,便远赴千里外,一战封王,这诸国领兵的,谁不拿您当个兵法大家?我可是打小儿就听人说了,您待会儿要是有兴致,给我留个字,我也好跟人显摆显摆”。眯起眼睛,史寥不住的示好。

    他可是知道,这位姜氏昭王打仗不俗,本身又是个仙人。若不是此战不好过多掺和,绝不会舍得让自己最看好的后辈处境艰难的独自领兵。

    当年的皇位更迭,仅仅断昧境的姜锡景,与自己兄长约下一场绝无胜利可能的争斗,最终结果却是以三千步卒,将黎国已经入境的八千轻骑全部斩杀在寒姑河外。将一场原本可能会涉及京师擎阳城的脉络彻底断绝,事后满身鲜血的从大殿上要了个王爵,再不理会朝堂。直到八百年后姜玉出世,这位王爷才以仙人之资坐镇擎阳城。

    “自无不可”。姜锡景目光,一直在院中流转,若是有机会,不讲规矩的杀死一个敌国将军,那便杀了就是。仙门扯皮,对他们这一方更是有利,自己禁足擎阳城,也算不了什么惩罚。

    仙门之间不敢随意掀桌子,只怕打乱了如今好不容易划分好的局势,更怕高高在上的佛道两方问责。要真是其他几洲纷纷效仿,那么胆敢动手的各宗派都有彻底覆灭的危险。输赢带来的只是利益的重新划分,引起一洲甚至几洲崩盘,可就完全不同了。

    自己眼前的胖子看似满嘴混话,溜须拍马,却将大明谍报能耐大小尽数展现。除去黎国那两个年轻公子哥儿只当是赏景喝茶,没人不在猜测这位史将军翻地打的什么算盘,不会是简简单单的如同市井泼皮一般的威胁两句,至少对自己,威胁无用。

    先前那两句,无非是做了无用挑拨,黎国若有一个正经朝臣在此,恐怕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得生出嫌隙,之后说话,还得仔细琢磨。

    史寥一脸陪笑:“两位公子,诸位特使,这天才刚亮,远来是客,我这可是有些撑不住了,边吃边聊”!

    一旁的士卒单手按住刀柄,叫人上菜。各式各样的菜品佳肴一样样的堆满了整张桌子,酒水也是齐齐摆放。

    史寥站起身,陪笑着伸出两只臃肿的手臂逐个倒酒:“各位可以尝尝,这是大明特有的捉花酿,是我们胤王费了不小心力才有此好酒现世。可惜我却是不能喝的,军中饮酒下场可不太好,别疑心我下毒就好”。

    “史将军说的哪里话,既然是好酒,自然要尝尝,不过都是公务在身,少喝些就是”。郁克薪自顾自的抓起不大酒盅,一饮而尽。

    “就是就是,公务要谈,酒也要喝些才是”。郁克染也附和一句,向着众人点点头,仰头喝下。

    史寥刚刚坐下又再度起身,抚掌而笑:“郁家公子,果然都是性情中人,佩服、佩服。若是换个日子,定然跟两位夜饮至天明”!

    梁光化起身递过此行贴身携带的物品,乐呵呵的开口:“我这儿呀,有一封书信,是四国君王共同商量了许久,又措辞不少时日,这才送来的,不妨看上一眼”。

    史寥还没来得及坐下,赶忙用双手接过,面色凝重的信封上的三个大字,半天没有动静,脸色更是一变再变,时而咬牙,时而颓废。

    梁光化有些奇怪,但看濮国的那位昭王和苍梧的虎威将军无动于衷,也不好询问,只好站在那里等候回应。

    半晌,史寥抹了一把脑门的汗水,向着旁边扫了两眼,赶紧绕过众人,悄悄来到梁光化身边。

    示意这位满脸兴奋的梁侍郎低头附耳过来,又用手掌左右遮掩,悄声道:“我不识字儿,您等会儿别说出来,给我留点面子”。

    话刚说完,又向四周看了两眼,恢复那一脸严肃的样子,叫来一个守在门口的士卒,随手一拳锤打在那个士卒的胸口:“没看到你家将军乏累,过来读给我听”。

    不敢耽搁的士卒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只得接过,拆开信封,大声念诵。

    “劝降书,史寥将军亲启。明国得位不正”小士卒询问似的看向自家将军。

    “叫你读就读,读完就滚,去换个地方当值,省的碍眼,废物”。一直和气待人的史寥对着不懂事的自家士卒大发雷霆。

    强自忍住委屈,士卒开始念诵。

    “明国得位不正,窃取大昊二百年国运,名为朝堂,实为山匪。今四国有感大昊当拨乱反正,遂允益栎皇帝之愿,遣兵将陈兵黑龙关,助大昊复国。然感史将军有统兵之大才,勇武难当,一时被小人迷惑。每逢念及,痛心疾首,恨不得与将军对月倾诉。诚邀将军入我大昊,益栎皇帝陛下愿以侯爵厚禄相待”。

    史寥边听边点头,听到后来,不由得泪流满面,猛的一拍桌子:“老子给大明守了四十几年的江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他娘的只是个征东将军。六部尚书,早该有我个位置了。还是益栎陛下慧眼识珠,史寥铭感五内,字里行间都是情真意切呀”!

    “这么说,史将军这是答应了?那我们可得早做准备呀”!胡诫一手把玩酒盅,目光落在酒水上。

    要是这个史寥这么容易就会献上黑龙关,他打死也不信,至少到现在,这人嘴里只说了半句请梁光化指点的半句真心话。

    其他几人也是不太在意,半点没觉得,一个正三品的征东将军,用一个还没着落的侯爵就能说动。

    果不其然,史寥衣袖在脸上一抹,鼻涕眼泪全都擦拭一空,不耐烦的让那个小士卒离开。

    “我实在想亲自去向益栎陛下诉一诉衷肠赤胆,但各位说说,我这一家老小全在京都,我史寥又是个重情义的,若丢下一大家子,到头来连个养老的都没有,糟糠之妻不可弃呀!这大明可是太狠毒了,我们在前方征战的将军,哪个不是被这种手段逼迫”。说着,还情不自禁的又抹了一把眼泪。

    郁克薪、郁克染两人对视一眼,没有理会,接着吃喝。这番说辞,倒还真像是一位身在敌国的忠臣良将。只是听说这位史将军在自家军营放过话,只要前朝余孽胆敢过来撒野,他史寥拼死也要一刀刀将那个叫做益栎的狗屁皇帝剁碎了喂狗。

    “滚出去,没用的东西,这么感人肺腑的书信,也读不出半点感情。谁说你读过书的,我看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滚”。史寥忽然变脸,冲着一旁的小士卒大骂。

    小士卒不知所措,但也不敢恼怒,只得出门。

    原本慢条斯理吃喝的梁光化放下碗筷,不假思索的出了个主意:“史将军,那不如等到你们的小王爷来的时候把他抓了,量那个病恹恹的皇帝,也不会拿自家亲弟弟的性命开玩笑,到时您也可以名正言顺的与益栎陛下促膝长谈呀”!

    “还是梁老先生脑袋好用,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只是这胤王身侧,不乏好手,此计估计是行不通呀”!史寥脸上有些惆怅,以茶代酒,还一饮而尽。似乎这还不过瘾,一口气又喝下不少米粥。

    “唉,那等我们将明国皇帝踢下皇位,史将军那时如何自处呀,听说黑龙关后又新起了一堵城上,鼎成关与鸭嘴口互为犄角,也不知能不能挡住诸国的铁骑。就是可怜了众多百姓,国家兴亡,百姓最苦呀”!梁光化口中语气何其不忍,只是边说边拿起碗筷的样子,却是言不由衷。

    “那也没办法,希望益栎陛下能够体谅我这一颗真心,无论生死,我都无怨无悔。所谓的鼎成关和鸭嘴口,不过是国师底气不足,垂死挣扎罢了,挥手可破,不必在意。百姓不过是杂草而已,任人踩踏拿捏,生死具在他人之手,只要有时间,何愁人多人少呀”。史寥毫不在意。

    梁光化不动声色,自己刚刚那番话是在说大明一旦覆灭,形势倒转,你史寥也不过是草芥一样,下场绝不会好。可到了人家耳朵里,好像没听出来似的装傻充楞。

    “既然如此,我等回去一定秉明将军你的为难,必然不会让史将军难做,那侯爵之位,益栎陛下会随时给您留着,我们也该回去复命了”。胡诫起身开口。

    “这一大早的就要回去了?传出去又会有人说我不会招待客人,要不大家再多吃些,尽兴而归才好”。史寥一脸客气,倒真像个想要留住客人的主家。

    “吃喝尽兴,能与将军这么豪气干云的人说说话,比喝了多少酒都要开心,就不劳烦您送了,留步”郁克薪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史将军之才不下于四大名将,可惜屈居人下,有苦难言”。郁克染惋惜道。

    “谁说不是呢,我史寥肚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可惜了明珠暗投。对了胡将军,胤王曾让我送您两坛捉花酿,您既然亲自来了,我就省的跑腿了。其他几位我就自掏腰包,一人一坛。拿回去长辈晚辈的都尝尝,省的在我这儿喝的不太自在”。史寥笑呵呵的让人拿上来一坛坛捉花酿。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