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五十四章 老道士
    只是小道士刚要说话,一把拉住阆苑的周正清起身,示意阆苑坐下。

    看着眼前这个少年那冲着自己露出的笑脸,明显是再说周家的男人还没死光,女人既然已经要去往战场,怎么还会受什么狗屁的委屈呢?

    原本还有怒气的阆苑,此时不由得一阵心安,不论这两人是个什么来头,大不了她直接在此地入了仙人。阆苑和大明皇后,无论是哪个身份,都不容许轻侮。

    周正清慢慢走出凉亭,咧起嘴角。

    见到这一幕,面善男子收回了迈出的脚步,忽然有些后悔,他想要杀人的时候,怎么都不给个机会呢?只是下一刻他便在空中停住收回的脚步。

    “你家长辈是不是没教过你做人要讲礼貌,或者你的长辈存在与否对你来说并没有区别”!声音从周正清口中传出。

    面善男子抬头的一刹那有些愣神,因为那个少年并没有在对着他说话,眼神只盯在自己身后的公子身上流转。原本只想杀人的他,此时更想与黑脸少年慢慢动手。

    周正清弯腰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小道士:“你叫曹连青是吧,在外面,别的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在大明是愿意守着松云观道理的规矩。去凉亭里跟那位漂亮姐姐一起看着,我教教他们,怎么与人打交道”。

    小道士又有些对外面的向往了,至少那个叫做大明的地方,他想去看看。只是还没说出的话,又被堵在了嘴里,只好老老实实的去凉亭。

    周正清在左腰间伸出手掌,同样的右手反握,狭长刀柄顿时出现在掌心之中,左手用力,右手抽刀横在胸前,刀鞘插在地上的青砖之内。躬身、撤步一气呵成,气机流转,灵力鼓荡。

    见面善男子同样丢下刀鞘瞬息便致,周正清一步向前,右臂一弯斜斜划下,左手抵住刀身,又使足了力气,抢占先机,右腿如同巨木擎天狠狠踢出,两人瞬间分开。

    面善男子脸色凝重,刚刚自己若是再稍微慢了一点,恐怕失去的就不会仅仅只是几根发丝。

    “仿品的寒齿刀啊,好东西,就是在你手里有些暴遣天物了”。周正清饶有兴趣的抬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面善男子再次冲出,周正清反手变正手,跨出一步,抬刀在身前,手腕左右晃动舞出一个大圆。男子避开刀势,当头划出一刀。周正清堪堪避开,左手并掌为拳,劲力十足的一拳捶在男子胸口,瞬间让他倒飞出去。

    紧接着不依不饶的继续左右晃动手腕,快步向前,狭长刀身继续挥舞大圆。四步距离只走三步,单手持刀变为双手紧握住刀柄,一跃而起,眨眼便致。

    男子迅速稳住身影,面对这避无可避的一刀,竟然强行止住气机流转,破除周正清的全部封锁,瞬间逆行而上,翻身倒退,让周正清一刀劈空。

    “废物,不管他是谁,只要你死了他还活着,我保证,该有的责罚绝不会少”。

    男子听到自家公子口中言语,强行稳住心神,站起身时已经是面目狰狞,嘴角淌下鲜血,死死盯着眼前的黑瘦少年,灵力疯狂鼓荡。这一次,他要将眼前之人,撕成碎片。

    “砰”不再面善的男子激射而出,极快的速度裹挟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当空斩下,只是被周正清以逸待劳格挡住。紧接着又是一刀借势蓄力,由劈转刺,角度诡异。

    周正清撤后一步,以刀刃连续拍击直直刺来的寒齿刀,使其微微错位,脚下步伐变换,斜向后侧身倒退。刚才的地面上,已然出现一道深深的鸿沟。

    周正清的右边胸膛,已经被劲力波及,一片青紫,肩膀更有两处伤可见骨。

    阆苑有些按耐不住了,随时准备动手救人。只是她此时正在死死盯住那个俊朗公子身上,他正与自己同时放出了听韵境气象,气机不断牵引,均在寻找出手时机。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此人很强。

    咳出一大口鲜血周正清,听着耳畔传来的瀑布轰鸣声音,似有体悟。

    男子不依不饶,再次冲杀而来。周正清猛的提刀,再次以逸待劳,等男子挥刀而至。周正清以手中钢刀像是不用力气的轻轻磕在寒齿刀身,步伐律动移位。一次次的轻轻磕下,轻飘飘的破除的一次次蓄力,另男子已经极度恼,怒。

    “啪”

    周正清轻轻一跃,却正好借助面善男子这一刀力道,飞离出去跃在半空,又掉转了头脚,双手紧握刀柄,向下劈砍。

    气势在这一刻疯狂聚拢在周正清的身旁,附近的全部灵气也仿佛被瞬间抽干,又倾泻而下。

    男子已经山穷水尽,四下周围尽被彻底封锁,这一次没有一丝漏洞可寻,只能殊死一搏,他要以仿品的寒齿刀,用一用那式坐井观天。

    只是,原本注定布满鲜血收场的争斗结束了,而且悄无声息。在两柄钢刀即将碰撞时,整座后山仿佛停顿在这一刻,风静止了,瀑布无声,枝叶也不在晃动。但此时的所有人依旧能够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因为有一个老道,闲庭信步,笑眯眯的入场了。

    在所有人的感知中,万年秋赶到了,深蓝色破旧道袍,头戴莲花冠,两鬓略有微霜,轻轻挥手,争斗中的二人瞬间便依着之前出招的轨迹迅速倒退,连伤势也都恢复如初。

    “万年秋,见过胤王殿下”。老道笑呵呵的对着周正清打了个稽首,显然是给足了面子。

    这个在九洲闻名的守清子,没有一点架子,反而像个普通的算命先生。

    凉亭里的小道士总觉得今日的师父与平日的仙风道骨很不相同,大概债主威风太甚,压住了师父的往昔风采。

    还没等周正清张口,另一人的身影也是瞬间出现在这座后山。

    “胤王殿下,琼台剑宗常可法见过殿下”。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缩地成寸,原本自远处,三两步便致周正清眼前。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背负长剑,蓄着短须,星目剑眉,鬓若刀裁,眼神中布满精光。

    听着那位不知境界几何的老道对黑瘦少年的称呼,又见自家父亲同样对此人客气,常古新的脸深沉如水,只不过瞬间挣扎,便换上了一副笑脸的样子,走到周正清身前。

    “胤王殿下,不好意思,兄弟我玩心重了些,开个玩笑,别放在心上”。语气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面善男子收刀入鞘,脸色鹰沉如水,他知道,这次的事情,自己已经无法挽回了。剑奴失手算是本事不济,但替主家得罪了人,可就是大忌了。

    周正清慢悠悠的拔出青砖上的刀鞘,同样收刀,却只是单手拎着刀身。抿起嘴角,却越过这位琼台剑宗的常公子,转而看向身旁的老道士:“万老道,都说松云观宝贝多,你这有没有什么三五天就能练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拳脚刀剑,赶紧给我找出百八十本,本王得多学点东西了,就算我跟你要的利息”。

    “若是胤王殿下余怒未消,这个剑奴的性命,我替您取了”!常古新插话,依旧笑容如常,仿若春风化雨。只是话音未落,忽然并拢右手双指,以极快速度冲出,他要以剑指点杀剑奴。

    只是他刚刚动手,便被自家父亲挥手击退,嘴角咳出鲜血,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却下手很重,将原本听韵境的常古新打落在养息境不说,还以某种神通定住了自家儿子的身形:“好好站在一旁,若是再拿你在别处那套,回去便领家法吧,丢人现眼的东西”。

    常古新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不远处的剑奴。

    见到周正清不敢置信的有些呆立当场,常可法毫不在意的开口:“梳于教导,给殿下添麻烦了,我以砺锋剑施以好坏参半的处置,还请见谅”。

    常可法当然不会打坏自家儿子的根基,只是以砺锋剑这种极其诡异的秘术,一下打碎了常古新本就存在的某些桎梏。但即便如此,日后是否会有更高的成就也还未可知,这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因根基不稳而选择重头来过,也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而且还是被动的重塑修为。无论是其本身的难度,还是在心境上面的坎坷,此时无一更加举步维艰。

    周正清恍然,砺锋剑他是知道的,这天下哪有几个父亲会舍得亲手毁掉自家儿郎。但说到底,这种方式,对于一个听韵境修士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折磨。明明只有一步之差,便能做个仙人,即便会因此有机会补全根基,但机会着实不大。

    “前辈客气了,出手重了些,原本断个手脚就行的”。周正清开口。

    他当然是不满意的,这种举动看似是惩处,只不过应该是常可法早已经准备对自家儿子的敲打。在这种恰到好处的情形施展,顺理成章的将常古新的怨恨转移到周正清身上,只要之后的举动得当,说不得还能缓和父子关系。而对周正清的道歉,只不过是捎带的,甚至周正清怀疑自己登上六六峰时,便已然被常可法临时起意用于‘借刀杀人’。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