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五十六章 长生瀑炼心
    乌云积聚,转瞬间雷声大作。

    尹平遥站在原地,这座六六峰还是如同小时候一般,只不过楼阁换了道观,同门变了道士。长生瀑倒还是没变,连水花都与从前一般好看。

    其实他很能理解常古新被打落境界的感受,甚至可以说他比这位主人的感受更加强烈。身为东篱宗的天骄,如今却变为剑奴,站在昔年家乡,举目四望,却再无旧识。

    当那个老道士叫出胤王两个字的时候,尹平遥手中的寒齿刀已经按耐不住,但他却只能任仇人逍遥。

    当年东篱宗惨遭灭门,导致树倒猢狲散。父亲死在这座六六峰,母亲护着自己逃出来后,修为尽失。自己父亲的那位八拜之交,很清楚两人来路,更是明白此事过后,尹平遥虽天赋异禀,却再难问道仙路。竟然狠心霸占了重伤的母亲,更是将两人辗转卖到了黎国琼台剑宗作为剑奴。

    暴雨骤降,尹平遥很想心平气和的问一问那位胤王,多年前的许多鲜血,到底是如何洗干净的,竟然没留下什么痕迹!自诩超然物外的道门中人,在血泊上建起道观,夜里也不会做些噩梦?

    雨越下越大,雷声轰鸣,此时的瀑布也是越发汹涌。

    常古新便在这瀑布之下,一遍遍的承受水流冲击。

    外人不知,但他自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道道巨力的拍打,不单单只是瀑布之水。砺锋剑道打磨根基,砺锋剑意跌宕炼心。前两日便已经算是处境艰难,保持到如今,已经消耗了他不少力气。更别提还要同时抵御自身被打落一境而引起的灵力澎湃,即将强行透体而出的撕裂感难以招架。

    当雷声响起的那一刻,瀑布威势再涨,剑意毫无保留的冲刷而下,体内一股股灵力呼啸而过,不停地碰撞经脉。

    这里的动静不小,却并未被人察觉到,连一旁不远处的尹平遥站在岸上也不觉此处有何不妥。

    常古新心中一狠,索性忘却一切,全力调动仅剩不多可以掌控的灵力,一点点打乱自身灵力碰撞的节奏。虽然不能动弹半分,却没有坐以待毙的道理。

    终于,节奏逐渐由混乱变的稍微一致,他能够用极其稀少的灵力,试着融入那些大股灵力,用以稍稍带动。

    当所有节奏完全统一时,他此时所承受的压力,远比之前两日更加恐怖。

    现在的他,在试着捕捉那一道道随着水流俯冲而下的剑意,他要用体内灵力的齐齐碰撞,转而模仿着那砺锋剑的节奏,以体内与体外抗衡。

    又是一道剑意冲刷,体内所有灵力一拥而上。外人没办法听到,但他却能够清晰感知自己身上发出了一阵尖厉的声音。

    一道灵气由周身毛孔染发而出,岸上的尹平遥好像忽然感觉到此地灵气浓郁了一丝,又突兀消散于无形。

    见到法子奏效,常古新愈发专心,他要更加精确掌握节奏,剑锋对剑锋,就是要比一比谁更锋利才好。

    竹林中关闭了两日的木屋的门打开了,周正清出门。

    凉亭中,阆苑慵懒的一手摆在桌上,另一手拄着下巴。长长的睫毛没精神的上下打架,听到了动静才转过头去。

    小道士收拾笔墨,不再默写经文,突如其来的风雨好像不太喜欢让自己小小年纪便整日默写。

    察觉到了躲在自己房里的两人终于舍得出来,不由得一阵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这两日睡在师父房里,夜里总被阵阵磨牙声吵醒,然后再被一股不太好闻的气息熏陶,实在有些睡不好呀!

    “胤王殿下,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承诺”!中年人目光落在一边的瀑布上。

    雷霆高悬在天,雨珠半点不能打湿衣衫,常可法拔地而起,挥袖招来瀑布底下炼心的儿子,还有那个回忆着过去家乡的剑奴,眨眼间远去,再无踪迹。

    正在房间打坐的万年秋睁开双眼,常可法借瀑布为儿子炼心,他是知晓的,其中凶险也算略知一二。

    六六峰的长生瀑,有助于修行者悟道一事,不知是从多少年前开始传出的,慕名而来者不在少数,却并未有人因此而有所收获。连他自己当初也是多番试着探索,却也只是得出个狗屁不通的结论。

    这位琼台剑宗三千年难遇的大剑仙,对自己骨肉下手是不留半分余地呀,当真自信。那道悬在长生瀑之上的砺锋剑意并未有半点留守,成叶则剑心成,败则剑心亡。

    原本万年秋已经随时准备出手救人,只是当常古新真的殊死一搏的时候,他又转而放下心来。这对父子,性格何其相似,都是他娘的驴脾气。

    刚刚常可法挥袖,瞬间便遮掩了一道极大的气象,还威逼着退去了一道自觉受到挑衅天雷。

    修行一道,最怕天雷。那不同于普通雷霆,是存在于自然中的道的一种,只在某些天纵之才显露头角时才会显化,亦能算作是天地的馈赠。

    一般修士,要么想尽办法躲避,要么全力迎接,以享受那种无形之中的好处。他常可法倒好,自身看不上这点‘小钱’,帮儿子也一并拒绝了,要是有人看到,还不知道要吐多少口水才解气。

    万年秋觉得,若是这长生瀑真有助人悟道的灵异,恐怕常可法也不会再此为自家儿子炼心。但也说不准,毕竟是亲生骨肉,讨个彩头或是防止万一也说不定。毕竟常可法舍得,他万年秋却是个好心人。

    周正清一路小跑着去亭子里避雨,他可没有尘埃不染的高深境界,胡乱拿起桌上的还没被小道士收拾起的纸张擦拭脸上的雨水。

    曹连青咬牙切齿,却不敢说话,大不了多费些时间重新写过,若是惹了债主不高兴,倒霉的还不是自家松云观。浑然不知道,这世上哪有让债主撒泼的理由,欠钱的才是爷,还与不还、还多还少、多久算清无头账本,全然不是债主能够左右的。

    “怎么了,小道士你牙疼啊”?周正清瞥到了神色怪异的曹连青。

    “没什么,静迟师兄说我牙口不太好,不用放在心上的”。小道士立刻满脸陪笑。

    “贫道见过殿下”!声音在雨中响起,万年秋双手拢袖,笑呵呵的打着招呼,慢悠悠的走进亭子。

    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好的道胚徒弟,怎么就变得有些市侩了。每日耳读目染自己德行,一来生人,不到三日就能学坏?

    “万老道,你看看人家常先生,仙风道骨。怎么你就浑身上下,泥土雨水的,没个干净利索的地方”!周正清有些嫌弃。

    万年秋没有答话,却是拿出了袖中的三本厚厚的书册:“我这两日为胤王殿下翻找不少,到头来也就这些还算用的上”。

    周正清接过:“老道士说的大气,如今却是扭扭捏捏,小家子气了些”。

    随意翻看了两眼,周正清立刻就觉得不太对劲,只看头两本封皮的大字,没来的及看全,就立刻空出一只手,抓住老道士的袖子:“哎~,您老人家别放在心上,算我狗眼看人低,本经鹰符七术便是够大气了,这文始真经也舍得拱手送人”?

    周正清不太好意思了,人家把家底都拿出来了,自己这还骂人小气,实在有些不太识相。换了一半仙家,早就一剑钉在自家山崖,痛思己过。

    “好东西最配殿下这样慧眼识珠的人,决计是难以蒙尘的”。老道士单手抚须,颇有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若是放在之前,这样贵重的东西,周正清即便拿了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这仙家门户对于自家典籍都是非常在意的,因流传在外而灭其知情者满门的不在少数。只是临行前自己先生曾有嘱托,大可以收下万老道的馈赠,别在意多少,都是情谊。

    原本以为那句话是怕自己不卖人家面子,对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物件不在意,没想到却是听了个反话。

    “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多大的人情能让老道士你舍得将这两样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周正清笑呵呵将三本书册收下。

    曹连青这才弄明白,原来这黑瘦的哥哥和那位漂亮姐姐不是什么债主,只是收账人呀!不过依旧不能得罪呦!

    “这两日,贫道将一些自己见解写下,若是殿下以后有什么困惑,不妨试着看看”。万年秋没说欠下了什么人情,只是嘱咐道。

    “老道士说的哪里话,这般好东西,我可是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嚼,断然不会落下丁点”。周正清扶着万年秋的衣袖,让这个越看越顺眼的老道士坐下。

    小道士听着两人说话,暗自疑惑,自己小时候起整日默写的,也就是这些。直到如今,也不过是多了有限的几本,倒是看过的经文不少。这也算是好东西?

    不过曹连青没有当着收账人的面问,毕竟若是人家一下子觉得东西不那么好,岂不是还要送出一点!松云观的好东西都在自家的那些师兄身上,一柄柄形态各异的宝剑,平时连摸都摸不到,即便看上两眼,还要被师兄们数落半天。要是拿给了外人,师兄们还不伤心死啦。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