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五十九章 生意人
    只是这将军府中,不提石颂埋在暗处的死士,只说这里的女主人、石颂的妻子、石簇的祖母,本身便是养息境,能够察觉不到这一点动静?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出来阻止自家孙儿带着胤王的胡作非为,是不知情罢了。有阆苑在场,庞萝不敢轻举妄动放出感知,以免真的惹恼了一位听韵境。

    周正清倒是不在意,大摇大摆的跟着石簇。这将军府恐怕现在不仅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企图,还会死命保下自己,至少要安全送出岭北道。否则此处动静早已经传出,日夜游神恐怕已经在岭北道各处围的密不透风,一旦自己这个胤王埋骨此地,那么就真的要将账彻底算清。

    毕竟杀人是为了一条活路,不杀人也是为了一条活路。

    而这三州中得到消息的人中,势必有一部分由拼死一搏转而重新观望,甚至同安南将军府一道护持周正清。

    原本清晰的局势逐渐混乱,他的到来,将这一滩死水彻底搅浑了。

    “等等,我忘了一件事”。前面的石簇突然停步,严肃的说道。

    “怎么啦”?周正清询问。

    “你看这个”。石簇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副面具,遮挡在自己脸上。

    “我这人哪里都好,就是生养的一副俊俏模样,走到哪都容易被认出来。反倒是这个脸谱面具,虽然惹人注目,至少能让人看不出身份。就是没带出你那份,若是今日叫人在那里见过你,来日让人指认出来,岂不是暴露了我,要不你还是回去”?石簇试探着,他可是有些怕了,谁知道这什么胤王打蛇随棍上,难缠的紧。

    “你看看,你还是出来混的,一点见识也没有”。周正清说着伸手在袖,实则是在手镯中拿取,一副精致的面皮,薄薄一层。又伸手覆在脸上,几下揉捏便换了个模样。

    “哎呦,好东西呀!你还说自己是第一次出来玩?这玩意儿可比我这个好多了,莫不是去那仙家~~用的”。石簇在面具下一脸坏笑,挤眉弄眼。

    “你还真是个鬼才,这可是我自己做的宝贝,只能算个半成品。仙家城池也有这样的地方不假,只是却用不着这样的手段,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要偷偷摸摸”?周正清不屑的瞥了一眼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石家公子。

    “送你了”。周正清又取出一副,随手扔给石簇。

    这是他与罗花袄学的法子,本想着能够自力更生,但好像没这个天赋,完全隔绝不了修行之人的感知,自欺欺人的东西而已。

    “正清兄弟真大方,今儿这顿酒钱,算我的,一定让你开开眼”。石簇胡乱抓下脸谱,扔在地上,一脚踩个稀烂。

    “唉,你等等我,这玩意儿我不会弄呀”!石簇一边追着前面的周正清,一边胡乱贴着副面皮。

    画意楼后门,石簇小心敲门,很有节奏。先是两下,停顿后再敲一下,再停顿后又是两下。

    这条街巷很僻静,石簇是带着周正清没敢大摇大摆的进去,再者也是怕遇见那个认识的叔伯长辈。

    一阵取下门闩的声音响起,却只是半开半掩,里面探出一个男子的脑袋。

    “石”?男人怪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并不熟识的男人,把‘公子’两个字生生咽进了肚子。

    “是我,江湖手段,快让我们进去”。石簇指着自己的脸。

    听到熟悉的声音,虽然感到有些诧异,但应该就是石公子,这个敲门的节奏,不会有别人知晓。看到石簇身后还有一个人,连忙打开门,不敢多言,生怕拂了这位大家公子的面子。

    “商调姑娘已经等您有段时辰了,这位公子是”?一边说着,这个估摸着守门等了石簇半晌的男子询问着。

    “你不用管,我们先进去,你去准备些吃食,本公子可是饿着肚子呢”。石簇轻车熟路,带着周正清直奔里面,看样子是没少过来。

    画意楼内,人声鼎沸,着实热闹。前面空出了一块不小的地方,摆上了轻纱罗帐,从后面倒是看不清是什么让这楼下不少人目不转睛,不断叫好。

    两人上了三楼,周正清跟着石簇没有敲门,直接进了里面的一间精致屋子,又取下脸上作假的面皮。

    “玉郎来了,不是说今日可能要晚些”?温和的声音从屋子最里面响起,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走出。双瞳剪水、腮凝新荔、微饰粉黛、一身长裙,虽身处风月之地,却不显得媚俗妖艳,举止端庄优雅。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石簇突然挺住,眼睛看向周正清,气氛顿时尴尬了不少。

    实在是周正清这个身份说与不说,他做不了主呀!

    “周全,姑娘见笑了”。周正清自报姓名。

    “商调见过周公子”。这个显得清丽的姑娘盈盈下拜,倒是像极了大家闺秀。

    “石公子,商调姑娘,我来送些菜”。一阵敲门声后,门外有人询问。

    “进来吧”。石簇答道。

    刚刚的男子站在门外,并未进门,两个侍女装扮的人拎着食盒,进门在桌上摆好了酒菜,转身便出去,轻轻关上房门,半点不做声。

    “石公子,周公子,坐下说。”商调拿起酒壶,为两人斟酒,最后才自己坐下。

    “本来是要晚些,算是提前散了宴会,楼下挺热闹呀,怎么回事儿”?石簇有些好奇。

    “不知道是哪家来贸丝,排场不小。这些是早早就做了的,你就是奔这些来的,还管别人做什么”。商调轻叹,却又想起了还有那位外人在场,双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了。

    石簇只当没听见姑娘抱怨,毫不拘束,一点也没了先前大家公子的样子,还一边招呼着周正清:“你也尝尝,商姑娘这厨艺,没的说”。

    “确实,色香味俱佳,正宗的苍梧国菜色。贸丝生意我倒是听说过,利大,还是只有官场之人才能插手,这些官老爷,公务确实繁忙”。周正清边吃边说,倒是没有一旁的玉郎公子那副好胃口。

    “徵调姑娘在吗,不如一起”?石簇边吃边对一旁的商调询问。

    “应该在的,她今日倒是只在楼下开场时上台了,这贸丝刚刚开始,她应该是刚刚回房休息。我去跟她说一声,免得请不动人家,两位公子稍待片刻”。商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便走。

    等看人出了门,周正清冲着石簇嘿嘿一笑。

    “你干嘛”?石簇有些背脊发凉。

    “我还以为你小子是有多大能耐,原来也是个吃素的,这姑娘看起来不错呀。这郎才女貌的,什么时候娶回家了,记得请我喝一杯喜酒”。周正清说道。

    石簇那张俊俏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你可别笑话我,确实是想过的,若是家里不同意,我跑到京都,你可得管我下半辈子吃喝,还要拦住我爹”。

    周正清满口答应:“没问题,但我觉得不至于,说不定人家就等你不打自招呢”!

    周正清转头看向外面,房门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女子,后面是之前的商调。走在前面的则明艳端丽、一身翠色薄衫,身形修长,大眼睛漆黑光亮:“见过石公子,周公子”。

    名叫徵调的女子虽是要比商调高些,却更加活泼。

    “周公子,这是徵调妹妹”商调随手关门,为周正清介绍。

    “周全,两位姑娘不用拘礼”。周正清说道。

    “随意些就好,我这位周兄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石簇开口。

    周正清总觉得,这位玉郎公子在这里,比在那安南将军府更能放的开。

    “商姑娘,这贸丝生意能不能跟我说说”?周正清询问。

    “周公子也是做生意的”?商调还没说话,徵调却反问了一句。

    “也算是吧,家里的钱花的不称心,也做些买卖”。周正清答道。

    “周公子倒是年轻有为,如今也想在这里插手贸丝生意”?徵调追问,换了个妩媚语气。

    石簇还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徵调,一下子目瞪口呆,半点不适应。

    商调很着急,生怕这个直肠子的徵调说错了话,能跟石簇走在一起称兄道弟,哪会是什么简单人物。一介风尘女子,又能得罪的起谁,伸手便要让徵调小心说话。

    原本这次的贸丝生意,由她去开场献舞,便已经是惹得她很不痛快,如今又碰上这位周公子,实在是为她担心。

    石簇在桌下,左手拉了拉商调的衣裙,又使了个眼色。

    周正清笑着开口:“那要看你如何与我说了”!

    徵调依旧是那副平日里不曾有过的样子,语气温柔似水,只是每个字都在咬着牙根:“周公子,这贸丝生意,原本是当年大明攻伐野、禹两国后,一些蜀商将一些因战乱而跑去蜀国的年轻女子诱捕,然后卖去别国。为了掩人耳目,经常先将人打骂折辱,使其畏惧而听话,然后卷在布匹之中当做商品装在箱中,因此而活活憋死的不在少数。因为买家必须连带着外面的布匹一起出价,所以最貌美的女子,会用最好的丝绸。而如今,则是在这个太平盛世,也有人做起了这门生意”。

    “周公子,您满意吗”?徵调说完,细声询问,一双大眼睛,充满着笑意。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