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七十二章 总要做些事
    各处城墙搭上的云梯,不断有苍梧轻重步卒掺杂修士攀登而上。城下不少地方,由于火油金汁的大量泼洒,再经过点燃了的箭矢倾泻,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

    四处都是凄厉的惨叫,不少人刚被大火吞没,未能立刻死去,下一刻就被巨大石块砸中。

    骧军也同样不好受,修士杀人要更加容易,一旦出现某处缺口,必将有人蜂拥而上。守城的被动劣势,此时一览无遗。

    只是乱象初显不久后,这样的情形就少有发生了,有五百人突兀出现在城头各处,全然都是断眛境与虹气境,其间隔大体相同。

    一旦有超出三境实力的修士初显,会有在暗处狩猎的五十藏秘境随时现身。不止于此,十位养息境,三位听韵境都在城头各处,敛藏了身形,防止姜玉只是以那三十位听韵境的大手笔虚晃一枪。

    这是郑步月拿出了早早布置下后手,只针对修士的一道防线。

    来自军武院的二十士子,在翟钰的默许下,男子正在向城墙运送滚木礌石,女子不断向城内运送伤兵与死尸。

    二十人,皆是大明军武修炼一道的过涧境,因为不被允准出手杀敌,便以超出常人不少的体力在各处帮忙。

    关东道潭州牧顾竹马的嫡女顾淅静,自打登城后,将原本军武院士子统一样式的月华锦衫,以束发丝带一分为二,捆扎宽大袖口。

    独自找来两轮木车,双手各自拖过两个已经合眼许久的骧军士卒,女子弯腰,双手抱起新冷的尸骨,放在车上。七八个带甲男子堆叠就该是下城的时候,如此反复。不久,身上皆是血渍,浸透了华美衣衫。

    关内道栎州白鹿郡守之小女儿孙念晨,正在为一个耳中流矢、小腹也被弯刀开了口子的老兵以军武院士子随身的金疮药包扎。幸亏是这新式甲胄够劲,不然这一刀真就肠穿肚烂,屎尿血都流一地了。

    老兵咧嘴一笑,瞄了一眼蹲身低头,身材体貌皆是上乘的姑娘,便将仰头看着还在填装五雷弩的同袍,递过去一个得意的眼色。

    他娘的,这辈都没想过还有这待遇。原来美人不只有娇滴滴的羞怯模样,战场上同样可见姿色。

    年轻士卒抽空回瞪了一眼,心中是否有些艳羡,只有自己知晓。

    “赶紧起来,先把这五支填上,老陈躺下了,一会儿还要有别的弩手过来”。年轻士卒与这个老兵,都是负责填装五雷弩,另外会配备一个精通操控这尊庞然大物的特殊弩手。想要拉开力量巨大的弓弦,搭上机括。

    即便经过了多次更迭换代,五雷弩还是需要两个成年男子合力,也要耗费不小体力,还不能保证一次完成。

    那个老陈,便是个弩手,死在刚刚的短兵交接,尸身已被运走。弩手都是经过极多训练的,花在其身上的银钱不计其数,弩手珍贵,但在战场上,越是珍贵,便越是敌人目的所在。

    “别动,我来”。孙念晨刚刚撒下药石,将干净布条放在老兵手里,起身递给年轻士卒一个白眼。

    葱白手指抓紧了齿轮扶手,准备绕动机括。

    “姑娘,这玩意儿不好弄,你别伤着”老兵忍着伤痛,刚要勉强起身,话也才说了一半。

    就看见手指粗细的弓弦缓缓拉开,那个年轻士卒的手只是放在另一边,还未用力。一阵清脆的响声,弓弦完全拉开,这尊五雷弩已经可以随时再次释放恐怖。

    孙念晨蹲下身,仿佛没看到两人的目瞪口呆,继续包扎。军武院出身,若是对这行伍器械还不了解,恐怕早就被女教习罗藕连人带行李的扔出院门。自己这过涧境修为,力气大怎么了!

    年轻士卒还在愣神,硕大石块已经劈头砸下,苍梧的投石车,对准了这台杀人利器。孙念晨有所感知,但只有独自躲闪的能力,却并不能救下这两个并不算熟识甲士,一时的犹豫,错过了最佳时机。

    暗处一个出身于夜游神缇骑,正准备救人的养息境修士暗自动用灵力,这些军武院士子的安全,是他们的第一要务。上面的原话是黑龙关可破,这二十人必须原模原样的回去京都。

    即便因此可能会招来针对四国的猎杀,但这城头上,这二十人如何举动,不许任何人横加干涉。

    一道剑影极速飞掠,将携有千钧重力的巨大石块竖劈横斩开来,裂为四块,刚好贴着城墙边极速下坠,瞬间砸毁一架云梯。

    正准备登城的三个苍梧士卒,口中衔刀奋力攀爬,却被摔落在地,脑浆迸裂,骨断筋折。

    一个同样身穿月华锦衫的俊郎男子收剑,负手而立,那些身上脸上的血污与灰尘半点不能遮掩风采。

    但紧接着,黎小公子便左顾右盼,发现四周不少人均观瞧到这惊险一幕,暗自叹着气,有些心虚。表面上还是要故作镇定,缓缓离开。

    孙念晨自震惊中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一直有些不太着调的黎霁的背影,向来清冷的姑娘,脸上罕见的有了一抹红晕。

    老兵与那个年轻士卒也见过了几次仙人出手,极高的空中还在不断闪烁几十道刀光剑影,时而分开,时而撞在一块儿,有时还会波及城下的苍梧步卒。至于城上,为何并未出事,大概是冥冥中自有苍天庇佑。

    却并未有过如此直观感受。又瞥见眼前脸红女子与那个仙人同样的服饰,还有那种巨力傍身,心下感叹着,好一个神仙眷侣呦!

    同时又有些胆怯,仙人来包扎伤口,自己先前还敢胡乱打量。当下立刻拘谨起来,直到另一个弩手到来,这才发现,只剩还在同样发呆的年轻甲士,不见了女仙人踪影。

    “干活了,发什么呆”。老兵一巴掌排在小士卒头上。紧接着,五雷弩再次射出巨大箭矢,不讲道理的杀人。

    先前养息境的夜游神缇骑忽的转头看向另一边,那个对于这一幕皱眉的男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套行伍衣衫,未曾穿戴甲胄。

    将一车的滚木礌石卸下,却忽然见到同窗出手,这显然是违反了早就定下不能出手的规矩。

    为兵为将,应当令行禁止,即便是任何事情也不能抗命。他阮钦不是铁石心肠,只是如此境地,同窗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定然会带动其他人。若是有人因此丧命,要如何计算得失?

    摇了摇头,这个来自叠州的寒门士子,在军武院最先学会的便是听令行事。

    这样的一幕幕,正在城头不断上演,又有人一点点将其记录在册,呈给藏身在黑龙关内一处隐秘所在的瘸腿年轻人。

    半空中,已经交战大半个时辰的几十个听韵境修士,都是拿出了看家本事。

    本以为会是双方各自二十七人出手捉对厮杀,此外两个听韵境再添以袭扰,以轻抚大乐令的女子作为胜负手。不想袭扰不成,反倒成了护法之人。

    黑龙关一方压阵的四人每每有两人抢先出手,轮番休息。或是针对抚琴女子、或是针对人群中的某个处于优势劣势之人,都叫人烦不胜烦。

    特别是成辞与易居的配合之下,虽未有人再度喋血,却依旧伤到了几人。

    忽然吴虹琴音再转,气势无比恢宏。若之前旨在试探,后来是凭添困扰,要伺机出手,如今便是契机已到。

    修长的两指捻动琴弦,无形杀机割断雨幕,毫不掩饰的斩向对面轮番动手的四人。同时这处黑龙关天上的战场处,仿佛上下倒转,天目开眼,叫人惶惶不安。

    吴虹每下动作,都会让人不住的气血翻涌,灵力难以顺畅运转,仿佛做客天敌巢穴,汗毛直竖。

    场上形势立刻逆转,原本还能在帮扶下,以二十三人结阵硬抗,如今却愈发艰难。时时刻刻都有被人破阵之危。

    掩鹿宗被原本跟随舰船做个护航人的谢鸿,此时在自家大小姐身边,双手掐诀,背负宝剑再度出窍,试图阻挡抚琴女子的迅猛杀机。

    只是不知那女子是如何做到,任凭他一剑斩下,杀机依旧,这一剑落在空出。

    别人求之不得,吴虹却困于心弦一道已有多年,败于此却也成于此。心弦起,杀机落,完全锁定四人。

    椿山易居,双手各执黑白子,连连落下。一步提子,将三人悉数剥离,处于一种出局的奇妙境地,身在原地,又不在原地。

    而他自己同样毫发无损,是否处于棋盘,取决于棋手自身,怎么能由对手决定。

    只是这短短一瞬间,消耗又是极大,先前的出手已经颇为费力,如今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他在勉强支撑。

    容不得丝毫犹豫,成辞与谢鸿,接连出手,不再压阵,只留下一位来自椿山的听韵境护持易居。

    针对那抚琴女子身旁的两人,不再有丝毫保留。若是不能再度争夺到主动,恐怕此战无论输赢,都会付出不小代价,而她损失不起。

    吴虹没有抬头,即便易居的那手提子在意料之外,却也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接下来就看看,这一老一少两个听韵境,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无论是结阵之人还是冲杀之人,此时已经完全处于劣势。

    况且自己的听韵境,也算是听韵境?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