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七十三章 大乐令雨中转调
    吴虹此时游刃有余,但凡一有时机,必然横插一手。她不仅仅是针对一人两人,但凡在场之人,都已算作她的猎物。

    不知哪里来的雄厚底蕴,琴弦再一挑,无数雨珠由下降之势被杀机带动着串联,蜿蜒汇聚,三根女子小指粗细的细长雨珠丝线游龙直奔一位椿山出身的听韵境老妪,完全锁住其所有退路。

    本就因处于下风的众人根本来不及援手,护持易居的另一位椿山听韵境连忙出手。一道雷符上头画‘雨’字符座、‘食’字符心、‘光’字符脚,落款为帝令五雷,被其挥手打出。

    这道极其珍贵的符箓,借雨势引雷,要以这蛟龙形态之物最是恐惧的雷霆将之打杀。

    风云加重,巨大的雷声轰鸣,势大力沉,不仅仅将那三条雨水蛟龙完全劈散,也将自家人炸的凭空一捧出现鲜红血花,老妪倒飞出去,强自稳定身形。

    离得太近,避无可避。所幸那道雷霆单单针对雨珠蛟龙,老妪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不错的结局。失去了再战之力的她,此时是进退两难。

    本就强行拼凑出二十七位听韵境,四国却是游刃有余,很有可能人家还能出动第二波听韵境修士。

    在她这犹豫的一瞬间,抚琴力道由轻变重。吴虹先是左手压下琴弦,原本的铿锵琴声戛然而止,却似乎并不突兀。下一刻,右手连托后迅速大撮,显然是功底深厚。

    虽是雨中,但这个名字与打扮皆算是朴素的女子全然未有半分湿漉,衣袖随手臂摆动,若蝶仙降世。

    又是一次转调,这把同样雨水不能沾之分毫的大乐令灵性自现,空灵音色与铿锵之音的停顿完美接洽。

    紧接着,异象突现,天气恍如放晴,霞光万道。无数高大巨木,碧绿而参差,小虫闪烁间上下飞舞,灵性仙鹤啄梳雪白大翅羽毛,仙家宫殿伫立云端。

    寂静无声中,一缕天籁与此情景完全融为一体,辉煌宫殿大门紧闭,牌匾上篆刻三个潇洒俊逸的古老大字。即便是不识得古字,也叫人立刻明白其意。

    ‘大乐令’,琴名大乐令,府名大乐令。

    形势再度严峻,此等异象所散发的气势却不止祥和二字,更有庄重肃穆。

    杀机再现,于此动手的大明一方所有听韵境,动作再度变缓,先前所有极速运行的灵力即将全部停滞,要冲撞经脉。

    黑龙关战场上隐藏的某位神纳境人道修士咬牙,看向一旁身形娇小,却眉目如画的清冷女子:“还不许出手?我折红山听韵境本就不多,若是此间出了岔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少宗主出山从龙,已然有了十足诚意”。

    自家少宗主柳堂,撇下了大好仙途,与那位国师做了筹码,只求折红山由化仙一道前路。而今,仅有的一位化仙成功的听韵境修士也来黑龙关出力。

    这天地间对于人道修士压制已经极其严重,折红山不得不另谋出路。但自家底蕴是实打实的人道修士,若是不能顺利化仙,后果极其严重,只剩下一个外强中干。

    因而这几百年来,折红山不断增加仙道一途的客卿与弟子,却收获不大。化仙一事更是首重,也止步于听韵境,这才有求于那位国师出手。

    半空中那个自家人与其余听韵境,突然变成了靶子一样。那个抚琴女子的诡异听韵境与诡异手段,实在让他如坐针毡。

    眼前这个负责传话也负责坐镇黑龙关的夜游神缇骑,不过是小小养息境,自己却偏偏要听其命令行事。

    “稍安勿躁,上面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只管眼前就是。没人会舍得将二十几位听韵境的性命送人”。江红开口道。

    那个神纳境男子突然转头,黑龙关内有人出手了。

    在他的感知里,有一个女子,冲上云霄。

    黑龙关城墙上,正在调集士卒的史寥抬起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她出手。

    周正清同样一头雾水,这样的情形,不可能没被料到,但阆苑

    黑红相间的衣裙在空中五十几位听韵境修士中异常显眼,女子脚尖轻点,停住身形。

    原本她只想在黑龙关保周正清一命,但自打这琴声响起,她就没办法静心,不由自主的盯紧了抚琴女子的一举一动。别人半点不能听闻到的悠扬乐谱,她却尽收耳目,这种感觉很奇怪。

    也正因如此,原本可以在一开始便占据上风的吴虹,一直在忌惮。她清晰的捕捉到了阆苑的感知,因为没有丝毫遮掩。多次想要引出阆苑,却始终未能奏效。

    琴声两次转调,阆苑心中敌意愈浓,仿佛与生俱来的大敌在针锋相对,直到那灵性自现的大乐令以琴声邀战。

    阆苑此时不懂,也不愿意懂。答案是什么,不重要了。当她站在这里的时候,原本的巨木、灵禽、宫殿仙府,开始了消融。

    琴声依旧,双方争斗依旧,只是原本作为胜负手的吴虹,此时单单只针对这个突如其来,自己却早早便开始防备的女子。

    大明一方原本因灵力凝滞,处于劣势的战局有所好转,压力骤然减小。

    四国军阵中,有一处集结了不少仙家的小天地,绝色女子在其中抿起嘴角,又郑重开口:“让他们回来吧”!

    姜玉本想直接逼出这个雄距夏洲西北的大国底蕴,然后加以针对,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了三次放出听韵境修士试探。她向来没有小瞧过某位书生,一旦贸然出手钻入圈套,损失必然不小。

    虽未曾有过与韩拓律的直接对弈,但姜玉神往已久,她不想有什么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凄惨下场。

    她知道这个阆苑的来历,也清楚这个女子二十出头的听韵境修为,天资极高。若不是有大明庇佑,恐怕早就成了某一大宗仙门的嫡传。

    可对于吴虹,姜玉同样清楚,这个自锁于听韵境的女子,修为绝不能够以境界衡量,她走上了一条世人从未走过的道路。

    这两人能够对相互对峙,必然是相互间察觉到了某种隐秘契机,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若不能完胜,此战已经没有了意义。底牌尽出是馊主意,不如顺势收手,打一打消耗,看看大明能否以寡敌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