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七十四章 我于此处偷声
    阆苑一直在观察着黑龙关上空战场,也与另外三个留守黑龙关战场的听韵境一样看清了局势,更是同样再等自家的后手。

    只是心中的那份悸动,让她恍然惊觉。握紧了那个被人赠送,又毫无保留炼为本命物之一的碧绿短笛。

    或许在那时,她便成了如今黑龙关战场的后手。

    国师告诉她,笛声响起,便可直入镌律境,做一做桃李之年的仙人。让着世人都看一看如何才是绝世天才。

    在鬼谣坟,那个好像完全属于她一人的奇异内,得以暂时处于镌律境,她便心血来潮的以笛声对敌。

    出来以后,凭借那抹‘过来人’的灵光,真的就能将短笛吹奏出声。自那时起,阆苑便处于镌律境的门槛,只待将其炼做唯一的本命法宝,明心见性,便可扶摇直上。

    只是原本教她破境的国师又忽然反悔,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适可而止,好事不要占尽’的奇怪言语。但至少是叫她听懂了半个意思,也就并未真的凭借短笛破境。

    世间有些机缘,看似有所裨益,实则隐藏后患,只能叫人做一做一时三刻的英雄豪杰。

    如今的境遇,大概便是国师的早早安排。至于那个已经炼为本命物的短笛,能勾起自己内心的悸动,却又胆小的安安静静躲在穴窍中,确实让她有些喜欢了。

    有些像那只小白巡,只在自己或是小唐果怀里时,才敢对周正清呲牙,都是实打实的欺软怕硬。

    另一边,胶着混战,变成了二十六对二十八的稍小差别。

    净雨宗出身的听韵境祁翰,现出大黄牛模样的本体,一时间竟然帮那被三人围攻的掩鹿宗啄米剑宋陲缘解围,硬抗了一记登楼印。转而以锋利大角,重创一位此时威势不小的引凰池女仙杨嘉。

    使得想要将一举破开阵势的余八月,计谋落空。

    那位一袭纯白衣裙的女仙杨嘉,原本凭借雨势毫无忌惮的肆意出手,双手各执秀气长剑,隐隐占据上风。只被这突然变化的老黄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要知道,这可是生死搏杀,半点没有留手,宋陲缘却能做到以寡敌众毫发无损,已经是相当出挑。而祁翰又能够在对敌同时,准确把握到时机,以强横的姿态伤人,非常不凡。

    只是片刻之后,四国的听韵境修士忽然齐齐收手,只在一旁虎视眈眈。那撤退的军令,已经清晰传达。

    除去打的难解难分的成辞、谢鸿与那两个自始至终没有如愿以偿展开袭杀的听韵境。

    先前使出符箓的椿山听韵境,突然再次出手,以符箓化作迷阵,不求伤人,只在遮掩片刻时间。

    因为那个野路子的道观鹤鸣观,有人想要趁机以飞剑钉死一位掩鹿宗听韵境。只是迷阵并未起到一点作用,那把飞剑名叫难收。

    易居强行落子,一白四黑,强行提子,险而又险的保住那人一命。成辞与谢鸿也各自退回,不再缠斗,身上皆是不少避开了要害的伤痕。

    终于,这处黑龙关半空战场,只剩两个女子对峙,才开始出手。

    撤开的两方听韵境,谁也不敢大意,生怕有人横插一手,都在旁观警惕。

    “它说,你是我的宿敌”。吴虹捻动琴弦,口中的那个它,除去形似雀屏的大乐令,再无所指。

    一道杀机再次割破了雨幕,毫无花哨,当空斩去。

    阆苑不闪不避,这女子的心弦与琴弦,果然皆是极细,处处用心。

    先前那仙家府邸寸寸消散,不只是阆苑以如今的本命法宝破开,也是一身烟云蝴蝶裙的苗条女子有意为之,为的就是如今的满天杀机。

    除去那一道由远及近,此时天上雨水,滴滴如刀倾泻,被琴声牵引,全然不留半点余地。

    “是不是宿敌,我不清楚,但我想杀你”。阆苑毫不掩饰,不知因何而起的杀心,此时一发不可收拾。虽是身处战场,但无冤无仇凭空就生出不死不休的心意,或许真是宿敌。

    抬手一招,死命藏在自己穴窍内的那支碧绿短笛横躺在阆苑右手心。

    骤雨打新荷?阆苑手掌倒翻,并指在短笛周身九孔轻抹,原本袭来的那一缕杀机寸寸崩散,锋利雨珠更是半点不能近身。

    你有心弦转调,我于此处偷声,针锋相对,宿命大敌,如此才算合情合理。

    这令双方尽皆无解的杀人手段,此时才首次受挫。

    两人各自身后三尺之地,再无半点风雨,却在两人正中形成一道巨大水幕。一面是琴音袅袅,另一面是细水无声。

    只是水幕在向吴虹这边推移,很缓慢。

    另一边的阆苑,此时左手斜握短笛,右手横向抬起,一把通体雪白的长剑,寒芒吞吐,剑柄在指尖外一寸处。

    阆苑当空踏出,每走一步都会停顿,间隔或长或短。她在扰乱水幕另一面女子的抚琴节奏,同时也在防止对方窥探到自身的灵力气机。只等近身后,看看是否还有这宿敌一说。

    吴虹右手连抹,一道道杀机顷刻间飞出,犹如牛毛细针,水幕之上再没有半分完整,她要以力压人。

    阆苑握住剑柄,在女子再次转调之前,主动放弃了遮掩,于身前舞出一道巨大圆弧,不管不顾,直直的一剑递出。

    大明当初推翻了无数仙家宗门,国库所收藏的剑术典籍数不胜数,阆苑自幼便能随意翻看。那聪颖天资又有大笔资源的堆积下,剑之一道的成就,已然不小。

    水幕崩碎后,铺天盖地的杀机迎面而来,避无可避,却均被犀利剑气压迫,无法对阆苑造成半分伤害。

    吴虹接连四次强行转调,气势不断叠加,手指渗出滴滴鲜血,再以此寄托无穷杀机,化作一道道琴弦直扑向阆苑。

    大乐令灵性再显,仿佛不远在阆苑手下落败,极美的雀屏瞬间绽放。但仅仅是眨眼间便又消失无踪,但五根寄托杀机的血红色的琴弦,没有再如同之前一样,被短笛偷声压制后寸寸崩碎。

    而是攀附在锋锐利剑之上,如灵蛇吐信,想要直取生机。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