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七十七章 能归营,能归否?
    早先打算的,最里侧的三百人,毫发无损的去向城边,如此才有希望。两千七死保三百,如今却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伤亡。

    “三”

    胡楼春心中默念,只希望这些自己一手带出的三千重甲,万万要挺得住,再真的开门,不然恐怕还要搭上这另外三千铁骑。

    催马赶回军阵后,便开始默默细数。身后的三千战马打着响鼻,似乎也在为已死的袍泽送行,同时又憋着满腔怒火。

    又是一轮齐射,能归营已经倒下了大半,仅剩一千三。先前还是四十架五雷弩分成两批,不间断射杀。

    不知自第几轮齐射开始,当两翼完全暴露,城头上近三百架五雷弩调转矛头,依旧分为两批,齐齐开动。

    不再是所有弩箭羽箭全为射穿这些重甲,反而有几十架五雷弩专门照顾已经只剩两架的撞城车。

    “滚阵”

    咬牙喊出那个自己这辈子最不愿见到,今日却已经见了五次的阵型。

    原本持盾一层一层的挡在两架撞城车前的重甲士卒,全部分散开,在两侧各自成锥形的阵势。

    依旧是七八年的老兵在外,没上过几次战场的都算是雏儿,老母鸡还会护着崽儿,何况这群大老爷们儿!

    最初演练时,有人戏称,这滚阵,摆足了架势当靶子,就是滚去送死的阵势。这句话,如今应验了。

    两翼各自几百支五雷弩箭,又掺杂无数自上而下的羽箭倾泻。

    撞盾、破盾、撞盾、破盾

    短短刹那,再添了近两百人的死伤。

    “二”

    数道极强的弩箭,带出蓬蓬鲜血。一直在撞城车上方的伊威拔出腰间长刀,虹气境修为不加掩饰。

    他要将只为射毁撞城车的那几道极准弩箭挡下,不然,即使到了城墙根儿上,也不过是白死而已。

    后方的胡将军,既然要给能归营与得胜营求个活路,便只有在那位女子大帅前露脸说的上话。

    飞身跃出,一刀横断弩箭,又相继挑飞接踵而至的另外三支。

    虹气境修士,说到底也还只是稍稍超出常人,又多了某些诡异的仙家手段。若是几人或是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厮杀,能够凭借各中优势取胜。

    但此时,那里有什么手段可用,要么被动硬接下一轮轮大小箭矢,要么眼睁睁看着撞城车被毁。

    他做不到挡住所有射来的箭矢,只是守着两架撞城车各自的四支桅杆,只要桅杆不断,就有希望。

    这一轮箭矢很快,伊威左手抓住这一支最后带有威胁的弩箭,凌空画下大圆弧。不仅将来势化解,还增添了几分力道甩出,弩箭原路返回。

    射毁一架五雷弩后,依旧去势不减,直到将后面的弩手胸膛扎了个通透,又带飞了整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钉在地上。

    一个死盯着撞城车的弩手眯眼,瞧着那个武艺颇高的将军,又看了眼滚阵,伊威近处有个已经只剩半个宽盾的重甲。弩手扳动机括,五雷弩射出五支巨大弩箭:“嘿嘿,他娘的,老子看你要人还是要车”。

    在伊威的感知中,有三支弩箭直奔撞城车桅杆,另外两支同时射向袍泽,来不及犹豫,飞身过去,以刀磕飞两支箭矢。

    再转身时,一支桅杆骤然断裂,只剩最后一架撞城车,距离那七丈之地,已经不远。

    “一”

    三千重甲,如今只剩不到八百,五架撞城车只剩一架。这里,五雷弩已经不再恐怖。只是,滚木礌石与那金汁火油,会不会更容易夺走人命,没人去想,因为没有时间。

    身披重甲的那个将军等到了这一刻,他转过头高声嘶吼:“得胜营,随我赴死”!

    没有人去质疑,所有人默然不语。三千铁骑齐齐抽刀,俯身在马背,抬头看向前方一片开阔的冲杀之地,铁甲铿锵。

    无数马蹄踏落,胡楼春没等城门大开便带人冲杀,这一幕,整个苍梧后军,没人多嘴。所有人都知道,黑龙关,必然开门。

    已经到了城门前的重甲士卒,开始放下机括固定撞城车。只是持盾而来,又能活到现在的重甲,将先前袍泽反悬在右侧腰间的钢刀拔出。

    “我还活着呢,老冯你还在嘛”?毕来钱在人群里寻找,都是重甲在身,他没有办法认人。又不敢高声,怕惊了上面还未扔下火油金汁的明军。

    “来钱儿,这边”。

    熟悉的声音传来,毕来钱连忙寻着声音望过去,很庆幸,两人都是平安。

    “活着就行,这次打完了仗,回去请你喝酒”!重甲下的毕来钱终于心安,死了那么多人,老冯都没事儿,有福呀!

    “少说屁话,准备吧。后面可能没人来的及照顾你们这些小娃娃了,留着点力气喘气儿吧”!老冯一拳捶在这个后生的胸膛。

    伊威正附耳在城门,没有去管那两千余重甲用命换来的完好撞城车。回头望向苍梧军阵,露出一丝笑意。

    “让开城门”。伊威大喊!

    没人敢迟去疑,紧接着,城门大开。

    大明真的开门了,他从未想过将军的那句‘车到城下,城门必开’竟然真是如此。想不出其中原因,也不愿多想。城门后,必然是无数铁骑,杀敌就是。

    “能归营,拒马”。伊威再次下令,同时,整个人退向一边,双手握刀。

    望着乌泱泱的三千铁骑冲来黑龙关,周正清苦笑,只觉得很对不住那个喜欢叫自己怪哥哥的小女孩,苦心算计了她那一大家子。

    “殿下想留胡大将军一命”?史寥看向周正清,大有只要胤王殿下点头,他就照做不误的念头。

    “不用费心,胡楼春的命是命,这满城的大明士卒,同样是命”。周正清终究还是未能下定决心。

    史寥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反而自言自语:“姜玉还不动手,这么沉得住气,是怕再输一次吗?如此扭扭捏捏,倒还真是小娘子脾气”。

    “摆明了的请君入瓮,她真的肯来”?周正清自觉对于战场之事,多少也是嚼过两本书的,只是依然想不太清。

    史寥指着黑龙关外:“殿下,大明与他们不同的地方之一,就是人心更齐”。

    周正清似懂非懂,喃喃道:“能归营,不能归”。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