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八十三章 该吃的亏,免不了
    双方的骑兵虽然阵势不同,但在某一点上确是完全相同的,皆是极为迅速。苍梧一万铁骑如同钢铁城墙,蛮横无理,骧军铁骑与长戈营则开始凿阵。

    秦厚原打算以三千骑稍稍阻挠那轻重骑兵混杂的乌合之众,只要等降下冲锋速度,再以自己后方的七千骑来一轮掩杀。

    看到骧军并没有照顾后方那三千轻骑的意思,竟然让其独占右翼。明显是个断尾求生的法子,想要舍掉一部分人,以此拖延住这一万骑兵,力求多几口喘息机会,好凭借速度冲杀。

    因此,秦厚特意将自家铁骑阵容左翼阵容相应变的更显厚重。毕竟到嘴的肥肉不吃,难道留着过年?

    只是事实当真如此?

    顶替柳堂总领长戈营的于让,此时根本不敢松懈,不敢竭力厮杀,时时刻刻注意自己身后这近三千人的状况。

    自家胤王确实舍得花钱,那同样是掺杂了少量仙家宝材所制的盔甲,有奇效,轻飘飘却极其坚韧,丝毫不比重骑甲胄更差,甚至更胜一筹。

    那苍梧铁骑,真将自己这一干人当做了普通轻甲对待,瞬间便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秦厚原本以为会被彻底留下的这只‘断尾’,却从厚重的防线上穿插而过。

    虽是被有意阻击,在明军右翼增派了人手,却是这般光景。

    秦厚被这一幕惊的头皮发麻。

    那第一道三千人的防线,因为预判失误,导致明军七千多铁骑瞬间凿开。料想中的三千对五千,还未等到被骧军阵势分割,便落马无数。

    而反观明军,死伤数量要小上不少。

    一步错,步步错,紧随其后的,那数量相差无几的双方铁骑,又是一次凶狠对撞。

    秦厚目眦欲裂,此时人数优势不在,原本一字型的阵势就是要打个措手不及,在数量压制的情况下气势宏大。

    此时以攻对攻,无法集中力量的劣势全部暴露。

    一轮冲杀,战马嘶吼,遍地横尸,全无活口。骑兵对撞中,即便有从马上掉落的士卒,也会马上被前后赶来的不知敌我的战马呼啸踏过。

    原本立在战场上的胡楼春那具英武尸体,可想而知,到底是何下场。

    能归营未归,得胜营未胜。嫡系尽死,便更没有人愿意去舍命护持一具无用尸体。即便仙家,也懒得出手去为不相干的人收尸。

    一代沙场大将落幕,境遇悲凉。

    “禾必涸这类人,也配做将军?坐看舍命开城门的六千人全军覆没,胡将军英雄落幕却也死无全尸。若是黎国有此类人,我疱庭径必要将其抽筋扒皮,剁碎了喂狗”!一个披甲年轻人咬牙向着身旁老将说道。

    若不是被自己爷爷按住,他一定要去当面质问一下那位苍梧主将。

    “胡楼春是一员良将,可惜还太年轻,又不在我黎国,不然我也能安心交出兵权养老喽”。疱然没有训斥孙子的鲁莽言语,过刚易折这类话,他不知说过多少次。可这个比胡楼春更年轻的晚辈,何曾听进心里。

    人这一辈子的坎,能够有人提点已经算是幸运了。迈开步子去吃亏这件事,谁也不能代替。只希望到时候,年轻人能够觉得,原来老人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此后若是能够发现,事情还有足够挽回的余地,那便如同雨润万物了。

    对疱然来说,胡楼春其实死的恰到好处,再给一些年历练,自己夺下古兰关的愿望,恐怕还要再等不少年月。

    苍梧有一位肃侯,还不够吗?

    在四国军阵中,有一处最安静的,连骑兵带步卒,也仅仅只有十三万。

    中年模样的男子静观战场局势,徐棋是蜀国左将军,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动身前,在皇宫中的那顿晚宴。

    年幼的皇帝贺彖并未出现,反而是那位年纪轻轻便放下皇位给自家儿子的太上皇贺络凃,没有一点征兆的突然云游归来。

    从宴席回府,他的耳边流转着太上皇不经意间的一句玩笑话,其中大有深意。

    “我们蜀国花了这么大的价钱,要我说,还是做做样子算了”。

    于让肃穆,心中滴血,长戈营这一身精良甲胄,在这长血肉搏杀中暴露了最大的缺点。制作时,虽是考虑到了重甲抵御刀剑的能力大小,却漏了一点。

    重甲,不止在于抵挡劈砍,还在一个重字。重骑虽是非常耗费马匹的体力,不动如山也是关键。

    长戈营的死伤,大多是被那铁骑冲锋的巨大力道扫落马下,受伤不重,最后却惨死于一次次马蹄践踏。即便这三千人还是第一次实打实的马上搏杀见血,经验不足,却不能掩盖甲胄本身的缺陷。

    若是同等对阵同等数量轻骑,于让有信心让这以一营之数,胜过上万的精锐,决计不该如此。

    还有苍梧铁骑,确实如之前所料,对长戈营颇有一口吃下的气魄。使得他这右翼速度骤然减缓,只不过还未到失去把控的程度。

    长戈营奋力杀出重围,因为保持阵型,轻骑本就快于重骑速度,其实并未彻底放开,所以此时却在速度上的优势突然彰显。

    一路之上,连连凿开层层阻隔,又一次重创了已经被分割在各个小战场的苍梧重骑。

    苍梧万骑重新整顿,一轮冲锋之下,只剩不到六千人马。而骧军连带长戈营。却足足还有将近六千五百骑。其中于让亲手带出的三千人,折损了近三分之一。

    已经临近日落,然而在黑龙关城墙下的战场,骧军铁骑以及跟随的长戈营,与苍梧铁骑,阵势分开,各自趁喘息之机重新集结。

    在四国军阵中,一万濮国重甲抽刀。姜玉没有让禾必涸一力承担,她既是主帅,那濮国或早或晚,都要拿出些能够摆在台面上的功劳。

    苍梧已经尽了地主之谊,接下来便是她了,此举不仅是要振奋士气,也是震慑心思各异的各国统兵大将。

    姜玉没有出现在阵前,依旧是在那座自成小天地的军帐中,怔怔望着沙盘出神,眼眸间好似有光芒闪过。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