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八十六 江湖事,江湖决
    大日西垂,黑龙关范围内尽是乌烟瘴气,乱做一团。

    半空中的陈元方与萧湘逢,已经三次借力,离地近百丈,却还在极速上升,丝毫不顾及是否会从高处掉落。似乎是只要还未到云霞之巅,便始终不会递出一剑。

    世间修士,越是处在高处,便越会有一种近道之感。有人说,视野之开阔,会使心境同时开阔。也有人说,此间种种,皆是道心不够沉稳者,胡乱依赖外物。

    没有此种真实感受的,大都持有怀疑态度,被人骂着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比比皆是。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确实有人凭此破境。那众所周知的白日飞升一事,便是如此。修为境界足够者,突然心有所感,于是拔地而起。天地异象显化,为人所知。

    陈元方并未是有什么要破境的举动,而是想要集此摒除不必要的纷扰杂念,以巅峰状态出剑。

    十次借力后,两人终于不再继续攀升,在三百里处略作停顿,眼下已是千里万里的壮丽山河。

    背负云日的陈元方灵力吞吐不停,双手掐诀后,有一柄青铜色的厚直长剑,似在虚实之间难以抉择,悬在身前。又瞬间化作上百利剑遮天蔽日,锋锐非常。

    细雨不知何时敛息,一瞬间,黑红交织的云海翻腾,被黑红服饰的年轻人那一身纯粹的剑气割裂冲散了大片。

    浮翁宗是始洲几千年的大派,其内仙家各类路数的珍贵典籍无数。三大秘藏更是非嫡传不可修,而陈元方所用,便是其中之一的星纬挂剑录。

    讲求个天高地厚,我自处处挂剑高悬,管教你芒刺在背。无论如何隐匿,抬首皆敌,必是无所遁形。

    上百的各式利剑向上抬升,剑锋齐齐针对敌手,仿若随时落下取命。

    同在离地三百丈处停顿的萧湘逢,右手按住剑柄,稍稍用力,单手挽了个剑花。

    抬起眼皮,看见头上的如雨珠搬不要钱的犀利长剑,努了努嘴:“这般磅礴气势,也不知道那徐青景哪里来的脸,跟你争这个第一”!

    陈元方皱眉,却并未理睬那句恭维言语,反而开口询问:“你只用这个”?

    早在初次见面时,陈元方便从白湖的长辈口中听闻,萧湘逢有两把剑。此时只见其一,叫他很不舒服!

    用剑者比剑时必尽力而为,此为剑之一道的不成文的规矩。他可不相信,这个白湖最出彩的弟子,当真不谙世事?

    萧湘逢抿嘴,对此充耳不闻,剑鞘在手中消失,左手并拢双指,在剑身缓缓划过,随即正色开口:“剑名,江湖”!

    陈元方收起先前的情绪,舒缓身心。忽然有些懊恼,身为用剑之人,竟然会觉得一个人的强弱,会取决于用剑多少!

    萧湘逢此举,分明在说,不止他陈元方是纯粹的剑客!

    江湖事,江湖剑,江湖决。

    两人不再停顿,同时在半空直直下坠,而仿佛挂在天幕上的上百利剑,悉数下坠,长剑倚天万里,连绵不绝。

    那柄叫做幽篁的青铜色长剑,也在此时,被向来陈元方握在手中,剑锋横在胸前,整个人横冲出去。

    当年浮翁宗还叫做浮翁剑宗,稳坐始洲第一大宗的位置,压的无数仙门喘不过气。后来被一场跨洲的争斗,夺走一个剑字,整座始洲上下,骂声一片。温凉山这才趁机崛起,到了如今,更是能够与丢了剑字的浮翁宗一较高下。

    但输人不输阵,倒驴不倒架,其整座山门,对于剑之一道的多年积累,依旧有所留存。陈元方虽然顶着个始洲第三的帽子,却是浮翁宗最有希望能够夺回剑字的后辈。

    徐青景虽然当初稳稳压过陈元方一头,却始终未被浮翁宗看在眼里。不过是个剑走偏锋之人,仙路漫长,却越走越窄。在这场将会持续以百年记的争斗中,实在不足以视为敌手。

    当初白湖比剑,对外说是小辈争斗,却是两家高层商议后的结果。

    浮翁宗需要探清突然出世的奇异,是否会是未来的大敌,白湖则要以此消息,作为现世的显眼烟花。结果,却被一个姑娘闹得满城风雨,啼笑皆非。

    上百长剑呼啸而至,萧湘逢手持卖相并不出彩的江湖,轻触其中之一,袭来的第一柄长剑就此消散。

    随后接连挥舞,身影极其迅速,无论是如何刁钻角度,皆无半分意外的归于无形。

    这个出身白湖,却并未有意修习过任何剑术的剑客,一招一式,简洁明了。

    陈元方目光一凝,这看似稀松平常的格挡,确并不简单。那些长剑,皆是避无可避,而且,换做别人,不说将之打散,便是琢磨轨迹,已经会焦头烂额了。

    更遑论对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甚至在这极为迅速的动作中,不时借力省力,应对自如。

    两人已经靠的极近,陈元方勾起嘴角,以气机牵引剩余长剑。原本就是迅猛的长剑,速度再涨,力道更重。而他,则在同时,递出了一剑。

    之前的剑,挂在天上,能不能取胜,还多少要看看老天爷的意思。这一剑,他要将输赢一事,抓在自己手中。

    这般手段,出自浮翁宗三秘藏之一的太白盈余剑典,在陈元方手中用出,凶悍无匹,一往无前。

    向来不苟言笑的陈元方,在比剑中,却是如此的刚烈霸道。

    萧湘逢随手磕散一柄长剑,嘿嘿一笑,左手轻抹。刚刚消散的数十柄长剑化作的灵气,被他悉数借用,此刻在江湖剑身上显现,逐渐交织,在灵光乍现时斩下,直奔陈元方。

    挂在天幕的剩余三十柄长剑同时落下,转眼便至。

    两人在极速下坠中,又双双倒退。又都迅速稳住身形,在两百丈处骤停。

    萧湘逢一身淡蓝衣衫有些破烂,很是狼狈。掌心与虎口皆裂开,有鲜血滴落。却并未就此罢手,灵力鼓动,冲向陈元方。

    眨眼间无数次剑式变化,叫人眼花缭乱。剑与剑激烈碰撞,巨大的力道对拼,使得周围灵力波动无比剧烈,两人也各自倒飞。

    萧湘逢拭下嘴角鲜血,手腕轻抖,一道不属于他的剑光绽放,飞出体外,化作灵气四散。狠狠咳嗽两声,无奈道:“本以为你是个直肠子,没想到还挺鹰,挂剑心神,着了你的道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