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八十七 改制
    “不给我看看另外一剑”?陈元方询问,虽然是胜负已分,他却依旧好奇。

    仙家之间,向来最是忌讳询问留作底牌的后手,陈元方仿佛对此全然不知,直白的脱口而出。先前被拒绝的事,也全然抛在脑后。

    他知道,眼前之人并不介意此事,至少,对他是如此。以至于,肯将那一颗猎奇之心拿出来,摆在明处。

    不成想,萧湘逢却是叹气道:“来日养成,必会请你仔细观剑”。

    黑龙关战场上,孙高栋带着剩余的六千五百骑再度冲杀,如同箭矢飞逝。骧军身后,吊着濮国的一万重甲骑兵,身前则是由秦厚率领着六千残部重新冲锋。

    项鞠是姜玉手下的得力干将,深谙兵法,自小便在军中长大,濮国将门的项氏一族的嫡子,板上钉钉的将来会继承那楚江伯的爵位。

    如今那明军铁骑在他眼中,已是到嘴的肥肉。先前拍着胸脯在那位总领四国兵马的女子大帅身前保证,决计会收下这到手的功劳。

    濮国境内,包揽了夏洲最东侧与东南的大半之地。被啸江环抱,成了天然的屏障。蜀国极少会主动出兵征伐,而黎国虽然虎视各国多年,却也对濮国束手无策。

    一来啸江横亘,动手极难。二来濮国与苍梧多次结盟,双方穿了一条裤子不知多少年。只要江北兵马想要渡江,那古兰关那位肃侯必会骤然增兵,反之亦然,双方互为犄角。两位夏洲最出名的将帅联手,确实令人叫苦不迭。

    古兰关内的苍梧与隔岸濮国多年相安无事,其原因,还是因为有黎国这个共同的强敌。

    再者古兰关对黎国如同刀斧临首,避无可避,退后一步便是千万里沃野,而啸江却是黎濮两国皆可据险而守。所以古兰关的重要性,对其来说,犹再进取濮国之上。

    是以黎国虽盛,兵马虽多,却难有用处。而濮国位置绝佳,近年来同样养兵不少,这也是姜玉有主动联合四国伐明的底蕴所在。

    当初姜玉接任护国大将军后,便着手大刀阔斧的着手改制一事。将矛头对准了濮国将门,一举解决了那多年的积累之下,军中最大的弊政‘吃空饷’。

    起先,多数从中获利的文臣武将半点不愿配合。于是,之后的一天夜晚,手握重权的当朝户部尚书一家上下,同时暴毙,连负责护卫都城的卫兵都未曾发现半点声息。

    前去探查死因者,皆是异口同声的咬定户部尚书一家是死于顽疾,那位皇帝也当真敢为此盖棺定论。

    堂堂修士死于顽疾的蹩脚说法,简直可笑。

    于是,群臣进谏,无论是有无参与其中的,皆在朝堂上对这位嚣张跋扈的皇亲国戚怒骂女子匹夫,祸乱朝纲,借栽赃嫁祸手段铲除异己。更有甚者,说是姜玉要自己做一做那皇帝的位置。

    此事明摆着,就是她姜玉在动手,还有皇室的明里暗里的支持。那个暴毙的荒唐说法,简直欺人太甚。

    擎阳城内外不算各个衙门官邸也有五万甲士,谁能悄无声息的杀人,且不留下一点踪迹?

    谁又不怕有个万一,自己也会以同样的方式,不明不白的被抄家灭族?

    也不乏贤良方正之臣,直言此举不妥,君失臣心自古便是大忌,却也对油盐不进的那位皇帝毫无办法。

    按照常理,此后该是一场皇室与臣子生出嫌隙,然后便是一场皇权与朝臣之间的持久博弈,但实际上却并未如此复杂。

    原本确实做此打算的朝臣,在一月之内,又有不少,同样被所谓的顽疾夺去性命。以至于,当时的整座濮国朝堂人心惶惶。

    最一开始,哪怕每日皆有一家权贵遭殃,却都在选择观望。直到第十日,开始有人递上拜帖,想要登门护国将军府。

    只是却被门房拦下,甚至看门之人连理由都不给一个,只说句将军不见客,便紧闭大门。

    而那位皇帝,则是直接宣旨部分文武在御书房,同样不见百官,取消了早朝,只以奏折办事。关于顽疾一事,只字不提。只是下了道旨意,大致是说,死者皆按制度料理后事。

    而其中不乏有人恳求濮国仙门出手干预,只是,求助的消息犹如泥牛入海,不见波浪。

    一时间,护国将军府不再是只有零星之人静候,日夜都有人守在门前。因为,哪怕姜玉不去会见任何来客,可但凡去递过拜帖的,尽皆平安。

    姜玉如愿以偿,联合仙门,以暴烈手段压服众多朝臣,顺带扶持起了不少一直被打压的怀才不遇的寒门。老牌将门,有不少也被顶替。

    但在彻查空饷后,她却并未以裁撤为手段,反而是大举募兵,将之前所有吃空饷的名额落在了实处。三年整顿后,濮国开始对外借出兵将,参与各洲间的征伐。

    要知道,作为借兵的代价,可不止是钱财多寡,更有土地与贸易的话语权等条件作为交换。

    而这,也是濮国仙门肯在改制上,出手帮忙的根本原因!凭此名正言顺的插手别洲,趁机赚个盆满钵满,壮大己身。

    项鞠是老牌将门的项家之人,也是当年最先出海被借出的那批兵将之一,更是能留在姜玉身边为数不多的权贵子弟。

    姜玉心中,其实对大多数自家将帅不太看好,多是未曾经历过多少战阵厮杀,凭借家族荫蔽得来的爵位。

    因此,来黑龙关所带之人,皆是年纪不大的军中有才干新秀。

    濮国这一万重骑,按照项鞠的命令,两翼稍快,成弧形推进,意在围剿明军那仅剩的六千五百余重甲骑兵。

    至于苍梧的六千余人,活着算是幸运,死了最好。若非是不能在战场上明目张胆的动手杀人,他还真想一并都结果了性命。此时确是结盟,但日后大明覆灭,局势一变,说不得随时要相互捅刀子。

    他不止一次带兵冲杀过,生死搏杀同样不在少数,但指挥万骑,在这座足以影响一洲格局的战场上驰骋,豪迈之感油然而生!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