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八十八章 必死当如何
    姜玉深知,黑龙关内,不会再有人出来,这剩余的六千五百人,便是如同弃子一般,拿来救场用的!

    史寥不会不明白,若是开门驰援,这小规模骑战,将被双方一点点添加筹码的方式,转变为无法挣脱的绞肉磨盘。

    而守城一事,原本占据优势的闭门不出,则会彻底打破。距如今的战报来看,不算胡楼春的送死之举,每死十三个士卒,才能够换掉一个明军。这些人,大都倒在了路上。

    若是双方拉开架势,实打实的以沙场冲杀决定胜负,骧军这十五万人,落在城外上百万的四国兵将中,恐怕也只会激起一些微小水花。

    平常攻守城池,能够达到八换一,已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史寥这个夏洲当世据守无双的名号,的确属实,并无虚假。

    先前开门,算是史寥迫不得已,更是胡楼春拿六千人的命换来的。那架早已经被使了仙家术法的撞城车,一旦撞门,城门很有可能就此大开。

    即便城门同样有仙家术法加持,但史寥赌不起,所以骧军重甲才突然救场,而长戈营出城的第一件事,也是毁去撞城车。

    后面的得胜营如果冲杀进去,四国兵将,一定会不计代价死命攻城,到时得局面便是洪水滔天,一发不可收拾。

    如今,姜玉巴不得史寥脑袋进了水,亲率骧军大开城门迎敌。到时候,这十三换一的恐怖战损,必会下降。甚至人海涌动中,连一换一都是奢求。

    因为如此方式,骧军不论如何骁勇,也都会被这巨大的压力打的溃败。而战场上,死人最多的,绝不是两军对垒,而是一方追杀那溃不成军的逃亡兵将。

    而即便史寥不会随了自己的愿,打开城门冲杀,她姜玉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值。

    那城头向下望,足以清晰的看到这六千五百人孤立无援的惨烈下场。黑龙关外方圆几百里,早就被四国兵将围的水泄不通,无处可逃。动摇守城的骧军士气,也同样会将那十三换一的战损降一降。到时,谁又会相信一个随时舍得放弃自家嫡系的将军。

    再者,城头上接二连三的修士厮杀,还未有具体结果。这城上城下两处战场,已经有一处立于不败之地。其实只要赢下任何一场,她姜玉都算是大胜。

    而禾必涸那里的军心士气,虽然将那总计六千送死的得胜营与能归营看在眼里,但其实影响不大。不是自家嫡系兄弟,多多少少也都能接受,至少也不会影响到其余几国。

    甚至,只要说出去,是胡楼春主动请战,可能还会士气高涨,从容就义的沙场大将,向来最是受人崇敬。

    早在开战之前,史寥就将骧军中近二百人的大小将军都尉叫在一起,只问了一个问题。若是遇到必须要死上一部分人的情况,该当如何?满座皆寂然无声!

    他们这些人,混到今日这个位置,都是一次次拿着自己的脑袋拼出来的结果。真到了有死无生的境地,谁都敢说上一句,自家手底下,没有孬种!

    可真要是此时便要决定一下,谁死谁活的问题,却都难开口。即便自己愿意,那一干同袍的生死之事,又怎能被自己轻飘飘的一句言语来决定?

    率先开口的,不是骧军之人。代替柳堂暂领子营军务,自京都赶赴战场的于让,坦然开口:“长戈营的军饷,大明最重,最该首当其冲”!

    身为胤王亲军的长戈营,募兵时除去原本那道可以修炼的苛刻门槛,还有一条规矩阻拦了不少有意从军之人。战场中,凡有绝境,必率先赴死。

    因此,周正清将军饷设的极高,是大明其他各军的三倍有余。即便士卒死后,其一家也会继续得两年饷银以及一大笔抚恤。父母子女由胤王府赡养,其妻可入各地织造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骧军自家地盘上,怎能让外人抖搂威风。

    一个浓眉的将军起身,瞪圆了眼睛开口:“骧军内除去家中独子者、有妻儿子女者,问上句,敢战死否,决无人会退后半步”!

    一众披甲者,无论官职,皆肃穆起身,高声道:“末将愿死”!

    声音响彻整座军帐!

    谁不惜命?谁不贪恋红尘的酒色财气?但凡是能够挣扎着求存,谁愿意放下这世间形形色色令人忧心忡忡却又神往的纷纷扰扰,无非是有那比命更重的东西。

    那一日后,这座军事重地本就稀少的笔墨纸砚,具售卖一空。甚至连街上粗通文章之人,皆被请到了军营。替那十五万骧军士卒,写一封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能够寄回亲眷手中的家书。

    孙高栋率领六千五百人重甲骑兵冲锋,骧军占据头尾,长戈营居中,人与马一起嘶吼着。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那苍梧不满六千的重骑,仿佛毒蛇吐信。

    苍梧军阵中,已经有士卒开始策马飞驰,企图绕开军阵,不愿继续冲杀。黑龙关城头的五雷弩,对此恍若未觉,没有半分动静。

    秦厚咬牙冲阵,他不敢产生一丝退意,不说自家将军与那位姜帅的问责,只要他带兵绕开,等那骧军顺利回返黑龙关,自己必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城头上的五雷弩,至今还未吐露獠牙,不过是想给他或者说是给这六千士卒一个选择的机会。逃了,可能会活,迎战,则必会死在骧军重甲之手。

    原本的一万骑,只剩下了不到六成。沙场厮杀,战损到三成,便足以使阵型散乱,溃不成军。到此时,自己这只禾将军的嫡系铁骑,还只是乱象初显的原因,无非是投降无路,败退无门而已。

    可有一便有二,再度有人不愿再做这明知必死的徒劳挣扎。看着由稀疏人影脱离军阵,再到大批士卒逃生,秦厚目眦欲裂,但却无力阻拦。

    刚刚做了逃兵的,至少也有两千之数,自己身后剩余的,也并非尽是死忠之人。不过是心里都清楚一件事,战场逃兵,特别是在这座战场的逃兵,下场绝不会好。这些人,在生与死的巨大压力下,脑子拎不清了。

    孙高栋带领的两千前军已然交锋,于让却突然回头,这个出身镇北军,铁骨铮铮的汉子,此刻眼中含泪!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