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一百零三章 失之交臂
    以至于,每当有四国修士登城,想要摧毁五雷弩,便如入无人之境!一时间,城头的六百架五雷弩被毁去三分之一!

    郑步月因此对那能够在精怪口中活下来,本就只答应上一次战场的五千一境修士再次下令!

    全算是大明朝廷花钱,在这五千刚侥幸活下来的修士中,必须有八百人登上城头,守着剩余近四百架的五雷弩!

    此后,虽是五雷弩的折损速度减缓不少,但守城同样不轻松!

    疱然下场后,蜀国左将军徐棋开始攻城!蜀国出兵最少,轻重骑三万,步卒十万,加起来也不过十三万!因此攻城之事,便更显艰难。

    迫于那一万骧军死伤的规矩,不得已便一开始便压上了四万步卒,陆续又不断添加人手!只是一个日夜,就有五万人马倒在战场上,整个蜀国军阵,颓势立显!

    所以,在四国针对疱然的口诛中,为数蜀国声音最大!

    在没了仙家下场掺和后,黑龙关守城容易不少!

    其后的濮国军阵攻城,由姜玉亲自坐镇,这位女子将帅领略了一番,所谓夏洲守城第一的史寥的能耐!

    濮国士卒多是常年在外征战,悍勇无匹,又因自家主帅捞了个四国主帅的名头,更是劲头十足。黎国士卒不要命一般的攀附城墙,根本就不曾断过!

    像徐棋攻城时那种十一换一的境遇,更是被一举提到了六换一的局面。骧军在那一日的战况最为致命,城头上放眼望去,三分之一都是濮国士卒!

    “现在最令人堪忧的,还是黑龙关的城墙,虽是有都洲秦家的符箓加持,但损耗巨大,已然是撑不了太久”!郑步月直言!

    对于城墙的加持,是此战的重要一环。不然都不用听韵境修士出手,哪怕养息境修士若是手段足够,也能够使黑龙关城墙出现一处处坍塌!

    而且,这也是那位国师,并未将那十万鹰嘬军与骆鲜衣的十万云霄军同时放在黑龙关的原因!

    既能随时作为援军,直扑黑龙关,又可在黑龙关万一守不住的情况下,在这两处做为缓冲!

    鸭嘴口与鼎城关身后,皆能通向大明腹地,四国若要伐明,便必须要择一而破!

    周正清脸色鹰沉,望向郑步月,心中隐隐不安!

    “还有,今日四国士卒均未攻城,但有梢青宗的不少仙家出现在战场上”!郑步月凝重道!

    “褐蚁”?周正清皱眉。

    梢青宗盛产傀儡,种类繁多,良莠不齐,但能够用在世俗战场上的,只有那‘褐蚁’一种!

    ‘褐蚁’问世也就在十年之前,但梢青宗凭此赚了不少仙家钱币,往往是卖与世俗王朝。凭借其全无境界,但却足可以比拟养身境修士的坚韧身躯,做一支奇兵使用!

    “目前有五万褐蚁压在战场上,是否只有五万,暂时还不清楚。仅仅一个上午,骧军已经死伤过万”!郑步月点头,此前还在想着,局势已经有所好转,只是眼下便又迈入困境!

    周正清目眦欲裂,五万褐蚁那名副其实的蚁附登城,不仅是令骧军难以招架,对于军心士气更是一种巨大的损耗!

    在黎国所属的三十里湾的一处,停泊着无数当初用来将黎国士卒,送往古兰关外的船只,这里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港口!

    当年黎国拿下三十里湾后,便着手打造大批能够在邛河汛期通行的船只。黎国在孙高栋手上吃了汛期涨水的亏,活生生逼死主将郁成材。

    “你们怕不怕”!一个眉目间杀气腾腾的英武将军盔甲齐整,在一处低矮山丘之后勒马,脊梁挺直!

    “邢将军,听说你原本不是咱大明人氏,咋的也还这么拼命嘞”?一个脸上顶着不小刀疤,明显是老行伍的士卒,操着一口浓重的北地方言,咬字极重的笑着反问道!

    “没办法,我那婆娘他爹,就是咱镇北军这支绺子的头儿”!姓邢的年轻将军叹了口气!

    随即又学着老士卒的北地方言,补充道:“真凶嘞”!

    惹的众人不禁哈哈大笑,冷不丁想起这还是敌国战场,又悄然噤声!

    谁不知道,邢将军的老丈人,就是自家那个悍匪名声大过封号的丁来护!

    镇北将军家中独有一女丁淮,当年时常入宫。随后便有小道消息传出,说他丁来护,很有可能便是未来的国丈!

    为此,镇北将军可不止一次的在酒后,满面红光的自吹自擂,言说几句要是真当了国丈,便如何如何,相当应景。

    甚至闹得当年的朝野上下,连带着不少北地与京都百姓都对此喜闻乐道!

    但谁也没想到,前些年,丁淮突然领回一个别洲的男子,对自家父亲直言,若是不同意,她便随时将生米煮成熟饭!

    不久后,皇帝朝堂赐婚,丁淮被册封为淳宁郡主,他邢良自然而然的便成了大明的驸马爷!

    这些事情,镇北军老卒都没人敢在丁来护面前提,与国丈失之交臂,能不痛心疾首?

    如今听到邢良亲口承认,与老丈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过得颇为心酸,总算是如愿以偿!

    捂着嘴笑了半天,先前那个老卒收敛了神色开口道:“其实要说怕不怕死,那肯定怕呀!但将军得守家,我们也要守家呀!不能当真等人家拿刀架了脖子,然后合了眼,两条腿一蹬,来个人死如灯灭的万事皆休呀”!

    老卒长处一口气,似乎觉得自己没半点学问,却还要与自家将军讲道理有些底气不足,却又忍不住想要说出些不愿意存在肚里的糙话!

    “那些书生嘴里的家国大义,听说很多学问高的,也一辈子都弄不太懂嘞!“”

    “但有一件事儿是实实在在的,不说此战打输了,我那一大家子恐怕极难活命。哪怕这一仗打不到我家,但到底谁都是爹娘生养,也不能只让别人将脑袋别在裤腰上,替我守着门口不是?”

    “家国两个字,说到底不还是一大家子过日子,不让屋顶漏风雨,防着围墙进豺狼。只是院子大些,房子多些!但愿意一块儿出力,日子就肯定越过越好”!

    “老郑,你这小嗑儿,一套儿一套儿的,听着还挑不出毛病,不是读书人,真可惜了”!旁边有士卒调侃!

    邢良抬头看了眼太阳,将右手搭在刀柄,正色道:“时候差不多了”!

    看着大热天,依旧甲胄在身,愿意主动送死的三千轻骑严阵以待,邢良将目光重新落在那个姓郑的老卒身上,随即抽刀指向烈日,只张口,不出声:“大明,山河永镇”!

    三千人无声默诵!

    在这一天最热的午时末、未时初,有三千镇北军轻骑,开始冲杀一座森严港口!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拖住黎国在此明面上的两万兵马,凭此引出其他伏兵!时间,越久越好!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