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一百零四章 镇北军(一)
    骑兵冲杀,本就极其依赖地势,籍此撕开一座座阵势。黑龙关前的那些重骑对撞,实属无奈之举,无势可借,只能堆叠人数,以重甲的千钧之力,让双方皆无法以步卒拒马!

    三千轻骑自小山包冲杀而下,居高临下涨起极快的速度!

    这座港口为方便大量的粮草以及兵马运送不设城墙,三面皆有不少离地两丈有余的瞭望箭塔,其上各有两名士卒。

    滚滚烈日,汗如雨下的岗哨立刻便发现了有人意图突袭举动,一人急忙抽出哨箭想要弯弓,令一人马上像城内大喊出声!

    负责守卫这处港口外围的六千步卒,有小半正对那座山坡,也同样捕捉到飞驰而下的这股骑兵,只看甲胄样式,便绝非黎国骑兵,一时间皆大惊失色!

    只是,想要通风报信的岗哨也好,那不知所措的两千步卒也罢,还未等反应,便同被一轮箭雨冲刷!

    那个已经喊出半句“敌袭”的士卒,哪怕见事不妙,立即趴在瞭望箭塔内,也没能幸免在一只疾射至后脖颈的流矢之下!

    正对山坡的两千步卒,还未短兵相接,就已经倒下大半!

    与此同时,港口内的守军虽然来不及反应,却也已经在其他瞭望箭塔的示意下察觉到这场明目张胆的突袭!

    黑龙关战场已经开战,粮草早在数月前便悉数运送,黎国士卒又并未回返,因此港口内并无喧嚣,更能够清晰的听见此起彼伏的惨叫!

    可即便是有枕戈待旦,防备敌袭的军令在,负责看守这座港口的黎国宣化将军晋锐也并未觉得,明军会抗过前头那么多阻隔!

    即使能越过边境,又怎么会想要对这座三十里湾最大的港口有什么企图。但凡有点脑子的将军,也不会带兵过来这肯定会设伏的口袋送军功!

    “他娘的,活腻歪了?还是脑袋抽风”?人高马大的晋锐骂骂咧咧,自床榻起身!将一个原本白花花的大腿被当做枕头的狐脸丰满女子吓了一跳!

    原本还想嗔怪几句,以此显示自己与位列五品官职的宣化将军更为亲近的她,见到晋锐站在原地伸展双臂,左一句废物,右一句窝囊的,数落着那个每次见她,都不敢过多抬头的年轻士卒,便不再言语!

    顾不得自己那半遮半掩的身段,静悄悄的取下那副甲胄,小心侍候着晋锐穿戴!

    自己身后的床榻之上,那两个初来乍到的小丫头依旧战战兢兢,女子急忙使眼起色,示意共同过来,尽快为晋锐披甲。

    不是她发善心,这世道对女子向来是如此的命贱如草芥!要不然,她一个匠州军六品都尉的发妻,怎么变成了如今这幅人尽可夫的模样!

    世间男子皆言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岂不问问那个多次将自己转送与别人床笫之间的男人,到底有无情义!

    如今,早已认命的她,绝不想在某些小事上,勾动了晋锐的怒火!

    黎国上下谁不知道,晋锐最喜虐杀女子,又是为郁家办事的,连不少品阶高出他不少的将军,也要避其锋芒!五品的帽子,却是一品的架子!

    港口之外,自两侧而来轻骑正前方的四千步卒立刻设下拒马阵,两百人一排,总计二十排!前方持盾架矛,后方人人手持斩马长柄刀!而那支已经不足千人的队伍,此时也聚拢在拒马阵后方!

    黎国朝堂上那位小皇帝,虽然年轻,却对权谋平衡一事多少懂得!将前方大批兵将交与疱然后,转手便将黎国境内防备明军偷袭一事,交给了郁家嫡系。那个与自己从小玩到大,又颇为杰出的郁南阳,已然算是他的近臣!

    郁南阳在理所当然的得到虎符之后,立即将郁家早就准备好的布防之事实施,事无巨细!

    按照郁家打算,只要这次步步为营,将极有可能来偷袭的明军一口吃掉,在未来的黎国朝堂上,那个兵部尚书的位子,便会稳稳握在手里!

    毕竟,顺安候府执掌黎国兵马大权太久,换了哪家皇帝,也会忌惮!再者来说,朝局新定,若不尽早提拔出自己的班底,便很容易受制于朝臣!

    而这处容易受到骑兵袭扰的港口,自然也在郁家算计之下!外围这些守军,均是针对骑兵的重甲步卒。

    黎国骑兵,半数都去了黑龙关,剩余的八万骑,四万在梁令,其余四万跟随郁南阳坐镇陪驾城,那个大明想要入梁令的必经之路!

    而其他各地的守军,则接到的全是固守的军令。郁家的布置很全面,针对黎国各地查漏补缺。

    想要以这种补全整个木桶的短板的方式,将明军一点点消耗掉。必要时,甚至可以先放人进来,来个关门打狗或是瓮中捉鳖!

    所以,见到那冲杀而来的两千骑,所有人便都明白了两件事。一是,那座已经留下百人设卡的山包,显然已经被悄悄拔除!二是,这些人,是精兵!

    自山坡而下,三千轻骑逐渐分为前后三个阵势,各自千人,每支千人队百人一排,笔直拉开!

    邢良骤然提速,打头的千人队也在此时跟上,几乎没有任何波澜的保持住冲锋阵势,又与后方拉开了两百步距离。

    随后便是千人同时挽弓,当箭矢离弦后,没人去关注敌方阵势到底因此损失几何,均是立刻换刀!

    而等第二支千人队到了先前邢良的位置,领头的千夫长也同样带头提速、挽弓、换刀!第三支千人队依旧如此,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默然无声!

    三轮箭雨过后,那支四千人的拒马阵开始有哀嚎此起彼伏!

    一千步、五百步、五十步

    明军轻骑越近,那种压抑的气氛,就越是浓重的笼罩在这紧守拒马阵的黎国重甲步卒中间!

    不是他邢良夸口,就这稀松的阵势,恐怕还未演练熟稔。连半个弓手都没能来得及出来帮忙减轻压力,就想凭此时已经相差无几的步卒数量挡住自己身后这三千精骑?

    马蹄高高跃起,邢良一身冲脉境修为轻松以长枪轻松破开那举起的方盾,又破开一层甲胄,直直插进一个黎国重甲步卒的心窝处!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