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国鼎立 第一百零五章 镇北军(二)
    随后,手中那杆长枪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巨大圆弧,在狭窄的阵势中,犁出血肉鸿沟!

    左手那柄大明制式军刀,随手削下一名千夫长的头颅!

    这个自打成了驸马爷,便总被自家老丈人嫌弃窝囊的俊郎后生,此时无比凶悍!

    这一千轻骑的马蹄整齐的轰然下落,一个紧挨邢良的镇北军校尉,借着雄壮战马冲阵的巨力,长枪挺扎而出!

    前方那个黎军士卒刚要将肩头斜举的斩马长柄大刀顺势劈下,便已经被洞穿甲胄!已经明知活不成的黎军士卒,下意识的扔下大刀,双手死死握住已经穿胸而过却依旧去势不减的长枪,致使连带着离他身后不远处的同僚被一同串在长枪之上!

    随后,这名校尉双腿用力夹紧马腹,战马原本因刚刚落地而稍降的速度再次提起。再一弯腰双手猛然用力拔出长枪,顺势当空划过前方另一人的脖颈!

    本就因那几轮箭雨落下,显得松散不少的拒马阵,在这第一支镇北军轻骑千人队掠过后,处境越发艰难!

    而拒马阵后,原本打算在明军落马后,共同困杀这三千轻骑的残部则更为凄惨。不足千人的阵势,在邢良的第一支千人队呼啸而过后,已然无人站立!

    当三支千人队悉数冲杀后,不作半点停留,也不去在意那满地的黎国士卒琐碎尸体!全然变作二十人一排的狭长队伍,直直冲进港口!

    两侧悬挂各式牌匾的商铺客栈,早已空空如也!甚至宽敞街道上,还有不少房屋拆毁的痕迹!

    港口内的百姓在几月以前,便被迫离开此地,前往匠州暂时安顿。至于不愿意背井离乡,一心安土重迁,守着祖宗基业的,自有黎国官吏整治,或杀或抓!

    当深入港口三分之一时,已然能够隐隐看到远处有不少巨大船舶停靠!极速飞驰的三千轻骑前方,骤然出现一条条钢铁铸就的绊马索,两端各自捆住一段深埋进地下的巨大木桩之上!

    另有几十排木质的狰狞绊马桩,其余岔道也均被堵死!

    再远些的地方,原本不足以铺开万余人的街道,此时更被无数士卒举盾,间隙处插满长矛。手持斩马长柄大刀的士卒紧随其后,十步一排,每排三十人紧凑排列,弓箭手更是严阵以待!

    三层盾兵,十层斩马长柄刀手,三层弓箭手为第一层阵势!后面的阵势则不设弓箭手,替换为斩马长柄刀手,总计二十五道阵势拦路!三条岔路,除去主路有十五道阵势拦路,岔路上也各有五道!

    所谓的绊马索与绊马桩,在铺开阵势的战场上,其实用处不大,也无处隐藏,只在说书人嘴里头头是道!骑兵冲势极快,对于大批骑兵冲阵,极难造成有效的杀伤!

    但如今身处这虽然已经拓宽,对骑兵来说却依旧狭窄的街道,便有了威慑力!

    一道道璀璨刀罡自邢良手中劈出,先是崩断拦路的多条绊马索,又将正前方拦路的绊马桩全部震成粉碎!

    晋锐站在黎国军阵后方,见到邢良,不由自主的心情大好,能有一条不小的鱼去换军功,他这个五品杂号将军的屁股,总算是可以向上挪一挪了!

    先以这层层阵势减缓骑兵速度,将这三千人的长长队伍变薄,在以身后犹剩的两千五百人做最后的围猎!

    哪怕最后的那个冲脉境修士,在这足足一万四千兵马的围堵之下,也要饮恨当场!

    能够突然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的,也就那支丁来护亲帅的四万轻重骑兵!他相信,在这三千轻骑不过是前来试探此处形势!虽然至今未有消息,但在其身后,必然还有大批镇北军骑兵隐藏,准备随时将这处港口抢夺而下,进而渡过三十里湾!

    想到此处,原本因见到邢良而放光的双眼微微眯起!那个与自己同境的修士已经显得微不足道,等到将剩余的镇北军数万骑忍不住冲杀进来,便会发现这处港口的杀机才刚刚展现!

    至于镇北军会不会孤注一掷,他并不担忧,无论如何,眼前已经到手的军功绝对跑不了!

    而且,对此时不知如何深入黎国境内的镇北军来说,一兵一卒都极为珍贵!原本就随时会面临大批兵马围剿,士卒必会整日提心吊胆,真要是再撇下这三千人不管,恐怕就会军心涣散,只有撤退一途可选!

    到时候,他晋锐一怒吓退四万镇北军的名头,便更会响亮!

    在冲到黎国层层阵势的千步以外,邢良举刀大喝:“夜游神,摧阵”!

    最前方一排的二十骑兵中,有半数骤然加速冲出,瞬间便拉开距离!

    十人均掷出右手长枪,在精准的将第一层阵势中十名弓箭手的胸膛洞穿后,继续穿透后方十名弓箭手的胸膛,一连穿透三排。直到长枪扎在了第二层阵势的盾牌之上,巨大的力道,让不少黎国士卒胆寒!

    紧接着,右手在掷出长枪后,又立即拔出大明制式军刀,十名夜游神挥刀拨开疾射的羽箭,直奔那三层盾兵!

    大明夜游神参战的先例,还是在立国后的那场灭佛之战!将夏洲内外前来掺和大明局势的仙门,杀的杀,抓的抓。

    当时的夜游神皆是突然出现,九洲再此之前,从未听闻过这方势力,甚至有不少人以来历不明为由,不断在各洲仙家邸报中大骂大明祖皇帝‘独’‘夫’的同时,多次给夜游神扣上邪魔外道的帽子!

    只不过那些言论并未掀起波澜,多是一些自身在夏洲吃亏的仙门,想籍此引动一场正邪之争,无奈于那些话语权极大的仙门半点不肯出声!

    直到韩拓律以那‘遗孤’的身份,由幕后走到台前,不少人才恍然大悟!

    晋锐在听到‘夜游神’三个字时,愣在原地,随即咬牙!这仗,可能不好打了,但若因此便能够使他撤退?

    远远不够!

    且不说身后已无退路,即使能够毫发无损的退出战场,将来朝堂之上,郁家还会愿意给他一个位子吗?

    晋锐徐徐开口,以冲脉境的修为,将声音传遍整座港口!

    “今日阵前杀敌者,银百两,战死为功;畏战后退者,夷三族,全军死战”!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