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 第一章  青城山上蛮人狂
    “青城天下幽,峨眉天下秀”说的正是蜀中最有名的两座大山,其中青城山位于成都府西北,据成都一百多里,风景幽美,其时正是北宋仁宗治世,天下太平,蜀中物产丰富,百姓安居乐业;正是早春时节,在青城半山山路上,一青年秀才正牵马徐行,饱览山色美景,只见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山谷间桃花初谢,李花缤纷,双燕斜飞,生机勃勃,好一幅醉人的田园风光。

    这少年暗想:“青城山以幽闻名,不想春色也是这等烂漫,不输于前几日的蓉城春色,江山如此娇丽,实不负我!”

    他贪图眼前美景,上山就走得慢了,在一拐弯处,干脆停了下来,再到悬崖边,饱览山谷春色,正自遐想翩翩时,只听得蹄声得得,从山上跑下一匹白马,马上一黄衣少女,满头扎了十来根细辫,细辫间杂红色、黄色丝绳系辫,十六七岁年纪,显得十分娇丽可爱。

    这少年看的呆了,暗想:“这青城山真是养人,山里的村姑都这样漂亮灵气!”

    那少女见道旁一秀才呆呆望着自己,暗道:“看这秀才长得斯文秀气,不想也是个登徒子。”娇喝道:“你这秀才,非礼勿视,好无礼!”马鞭一挥,往秀才头上击来。

    那秀才“哎呦”一声,忙缩头躲避,不想那鞭来得好快,“唰”的一声,把秀才的帽子卷走。

    那少女见他躲得狼狈,明显不会武功,现在走得近了,看清楚这秀才,暗道:“这秀才长得好英俊啦!”见他满脸通红,不由得咯咯娇笑道:“你还敢在青城乱瞧不?”娇笑声里,已经越过秀才,下山去了。

    那秀才被那少女戏弄,不由得摇头道:“村姑没有家教,刁蛮无礼,哎!”自叹倒霉,当下牵了白马,继续上山。

    走走停停,打望山色,已经走到青城前山的半山腰处,只见这里一片平地,路边一排茅屋,酒旗迎风招展,乃是一个饭馆。那秀才见了饭馆,抬头看了看日头,才知已到午时,肚中也“咕咕”叫了起来。不由得笑道:“景色虽美,美了眼睛,可不能得罪了五脏神。”当下牵马到店前木桩处拴好,度步进店。

    一进店,暗叫奇怪,只见店内每张桌上都坐满了食客,只有靠窗两张桌子各只有一名食客,一个是个老者,脸色铁青,苗人打扮,另外一个乃是一个少女,穿的紫色上衣,蒙有面纱,右手条凳上放一斗笠,斗笠下一柄长剑,这倒不奇怪,其时宋时,男女之防逐渐严格,这少女戴了面纱,故是不怪,只是其它桌基本坐满了人,人数得有三十多人,都埋头吃饭,无一人说话,只这两桌单人独桌,店内竟然安静异常。

    这秀才暗暗诧异,看了店内人员打扮,更是奇怪,只见那些食客大部分不是汉人,穿的不黑就青,要不花花绿绿,看样子不是苗族,就是彝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还都佩戴了兵刃,他见那老者十分威风,有几分凶恶之态,不敢过去坐,当下来到那少女桌前,抱拳一礼,便要坐下叫餐。

    只觉左脚一疼,屁股下的条凳一空,竟然摔了个仰面八叉,原来是对面少女伸出右脚,连踢两脚,一脚踢开条凳,一脚踢在秀才左脚上。秀才猝不及防,这下摔了个痛快。

    店内本来安静异常,忽然听得条凳声响,又听得“噗通”之声,都看了过来。

    秀才狼狈爬起来,不由得向那女子喝道:“你这姑娘好生无礼,无缘无故踢人干甚?”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道:“酸秀才,看你是个读书人份上,饶你一命,快快下山去吧。”竟是外地口音。

    那秀才流年不利,今天被两个少女欺负,不由得大是恼火,当下把条凳端到桌前,坐了下来,大声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看谁要了我的命。”他傲气发作,虽见店内古怪,倒是毫不害怕。

    那少女哼了一声,埋头吃饭,也不理他。

    少年大声招呼店家上菜,要了一盘老腊肉,一份滑肉汤,一海碗米饭。只见那店家也不多言语,满脸担扰之色。

    秀才吃了两口菜,心里一惊,暗道:“这少女莫非警告我这是黑店,难道她是帮我?”当下停箸不吃,暗自后悔冲动不细心,已经吃了两口。

    那少女盯了他一眼道:“吃吧,这饭菜没毒,吃饱了当个饿死鬼。”

    秀才见她一双眼睛十分秀美,脸庞看不清楚,但依稀是瓜子脸,十分白皙,竟然是个美人。只是言语十分刻薄,素不可爱。

    那少年暗道:“朋友们游历青城,都说过这家店,应该不是黑店,何况已经吃了,要糟早就糟了,我倒要看看有啥古怪。”当下端起饭碗,大口吃了起来,却是十分留心其他人动静。

    吃到一半,其它食客已经吃完,都呆坐原地,秀才暗想:“原来他们在等人?”

    只听旁边那老者放下筷子,其他桌的人一起站起,奔出店去,有三人留下,陪老者一同离去,看样子这老者乃是领头之人。

    秀才见刚才那些人提刀弄剑的,长得也是凶恶,只道这些人莫非看中了自己的白马或者自己身上的银钱,要对自己不利,见他们理都不理自己,不由得不解。

    想到一事,暗道:“不好,这女子才是强盗。她蒙了面纱,还有长剑,正是干这种事的人。”他心思电转,东猜西猜,一会觉得这女子是强盗,一会儿又觉得不是。

    那女子慢条斯理,几乎和秀才一起吃完。秀才暗道:“这下看她有啥花样?”

    只见那少女带上斗笠,拿起长剑,结了饭钱,道:“秀才,你下山去吧,别再上山,不然丢了小命。”

    秀才道:“奇怪,我上建福宫一游,会有啥危险?你这姑娘,神神叨叨的。”

    他也不理会那姑娘,当下先行。

    只听那姑娘道:“站住。”秀才只道那少女恶作剧,还是不理,跨步出店。只觉右脚还没着地,背上一股力道推来,不由得飞了起来,跌出门外,只见地面一块碎石,朝自己面门飞来,马上就要跌个狗吃屎。

    只觉得后背一紧,已被人抓住,那碎石离自己鼻尖不足一寸,当真十分险极。

    那少女放他站起,不都得撇嘴道:“你一点武功都不会,胆子这么大,还要蹚这趟浑水!”

    秀才道:“什么武功不武功,蹚啥子浑水,你这话莫名其妙。”

    那姑娘笑道:“你没看见那蛮子提刀拿剑的上山去了,你以为他们跟你一样,是来看这花花草草的,那是抢东西去了,你去,还不把你一起宰了!”

    秀才惊道:“什么?光天化日,就敢成群结队上山抢劫!”细想刚才那些人神情,到有几份信了。心思电转,忽然觉得不对。

    秀才道:“你这姑娘,没几句实话,这些人不抢我这样的,跑上山去抢青城山的道士,这道观能有多少银子?何况有谁不知,青城道士都是会武功的,他们也敢去抢?还有这些都是苗人,跑这么远,不上成都府花花世界,却上这青城山抢劫?”

    那少女笑道:“我还道你是个书呆子,脑袋转的还蛮快的嘛!”她这话又似表扬又似挖苦,秀才不好接口。

    那少女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些人是专门上青城山来抢东西的,抢的不是金银财宝,乃是其它宝贝,你不是武林人,说了你也不知道。”

    话声未落,只听远处山上传来几声惨叫。

    秀才霍然站立,道:“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上山去报信,或者去报官府,请他们来捉了这些强盗?”

    那少女哼了一声,道:“关我什么事?杀来杀去,我正好瞧热闹。你这秀才蛮是迂腐。”她一口一个蛮字,当是荆楚人。

    那秀才见这少女毫不怜悯性命,不愿多说,去解开白马,翻身上马,就往要往山上而去。那少女一步窜上,勒住辔头,白马长嘶一声,竟然不能前进半步。

    秀才见她娇滴滴模样,竟然能勒住健马,一时呆住,山上隐隐又传来几声惨呼。

    那少女道:“你不用去报信了,人都杀了几个了,青城派的人已经知道了。”

    秀才道:“我双河帅元丹既然见了此事,就不能不管,你放开,我要上山。”

    那少女犹豫了一下道:“你真要上山?”帅元丹点了点头。

    少女道:“下来,我带你去,咱们去瞧瞧热闹,只是你得听我安排,不要乱嚷乱闹。”帅元丹见她刚才武功,知道这姑娘不是常人,依言下马,跟在那姑娘身后。

    那姑娘却不走山道,从饭店背后一条小道转入树林中,只是斗笠碍事,她扔下斗笠,只听前面又传来几声惨呼,想必是临死之前的惨叫。

    帅元丹道:“快点,不要人都被他们杀了。”

    那姑娘跑在前面,转身站定道:“你自己跑得慢,还催我快点,真是!”

    帅元丹道:“这到是,对不起,不过我跑得久,不会累。”

    那姑娘道:“吹死牛吧,一个酸秀才,手无缚鸡之力,还不会累?”她右手抓住帅元丹左手道:“走。”帅元丹只觉身上一轻,一步比以前跨得远了一倍,对这姑娘好生佩服。

    帅元丹脚下不停,嘴上也不停道:“姑娘,我叫帅元丹,蜀东双河镇人,姑娘芳名?哪里人?咋知道那些蛮子的事?”

    那姑娘哼了一声道:“哼,姓帅,长得很帅么?”

    帅元丹笑道:“长得不很帅,只是有点帅。”

    那姑娘听他自夸自擂,不由得噗嗤一笑,这一笑不打紧,真气立刻泄了,不由得停了下来。

    那姑娘道:“都是你,让我分心,跑不起来了。”

    帅元丹笑道:“天下怪事,跑步还不能说话了?”

    那姑娘道:“你知道什么,我这是轻功,要调匀内息,不能分心的。我叫袁胜梦,夷陵人,其它的就别再问了。”

    帅元丹撇嘴道:“我还不是会呼吸吐纳之法,这些都是道家养生的,跟武功有啥关系。”

    只听得“咚”的一声,前面一个人影跌入山谷,看来是被人杀死后扔下了山谷。

    袁胜梦不愿再啰嗦,抓起帅元丹腰间,提气疾奔。只听头顶上刀剑撞击之声,相斗惨叫之声,慢慢都到了身后。

    袁胜梦不再分心,跑得快了,脚下小道已经过了建福宫,知道自己还是快了一步,能瞧到热闹,当下脚步慢了下来,却见帅元丹步幅奇大,自己不运气提他,竟然跑得也是不慢,比自己远远不如,比寻常人那可快多了。

    袁胜梦忽然站立,帅元丹也停了下来,袁胜梦见他说停就停,可不是外力作用,乃是自己运气所致。

    袁胜梦一巴掌打在帅元丹右脸上,骂道:“你竟然骗我!”

    帅元丹见她突然变脸,惊得呆了。

    袁胜梦道:“你跑得这么快,明明会武功,还假装不会,存心骗我。”声调中略带哭腔。

    帅元丹道:“姑娘冤枉我了,我只是会些家传的吐纳之法,作养生之用,我刚才说了,我跑得久不怕累,就是会这呼吸吐纳,哪有存心骗你的意思,好姑娘,咱们赶快上去报信,可不能让坏人得逞。”

    袁胜梦恨恨地看了他两眼道:“好,等看完热闹我再来审问你。哼!”

    她伸手去抓帅元丹右手,却见他右手一缩。帅元丹见她喜怒无常,倒是有几分害怕。

    袁胜梦哼了一声道:“你不上去了?”

    帅元丹想到人命关天,自己有求于这位姑娘,可不敢得罪,当下伸出右手。

    袁胜梦牵了帅元丹,轻手轻脚,从建福宫侧面爬了上去,建福宫后面就是悬崖,深不见底;一上来,就听得兵器撞击之声,袁胜梦和帅元丹从侧面墙上伸出头去,只见建福宫前面空地,左右两排房子,屋檐下都晾晒了道服,看来是道士的居所,前面一堵围墙,约有丈高,正中一个圆耳大门,站了十来名道士,守住大门,大门外正在恶斗。

    帅元丹见了这些道士,正要张口招呼报信,袁胜梦伸手掩住他口,低声道:“听我的,咱们进去帮忙。”提了帅元丹,从侧面窗户溜进大殿。只见大殿里供了道教三清,那三清坐着都有丈二身高,面前香烟缭绕,看来有些年份,殿内家俬都已陈旧,大门洞开,庭阶上站了三个道士,背向大殿,袁胜梦提了帅元丹,轻轻一纵,上了斗拱。

    帅元丹跟她跑了这么远,已经知道她武功不低,没想到,她带了自己,一下跳了这么高,几乎就要惊呼出声。

    袁胜梦低声道:“台阶上的道士,就是青城掌门木灵子,他已经知道敌人来了,你也不用杞人忧天了。”

    话声未落,只听得乒乒乓乓,敌人已经攻到了大门口,又听得“扑通扑通”之声,想来是敌人从围墙外跳了进来。两人从大殿大门往外看去,果然看见几个蛮人,正与青城道士相斗。

    袁胜梦在斗拱之上,自己身材细长,倒好藏身,只是帅元丹较高,不好掩藏,打量室内,有了主意,当下往帅元丹腰间一托,从斗拱跃到三清背后身上,自己藏在元始天尊后面,帅元丹藏在灵宝天尊后面,只是元始天尊甚高,自己得从侧面往外看,帅元丹刚好合适,从灵宝天尊肩上看出去。这下正对大门,院内情形大半看得清楚,只见那些蛮子好不凶狠;袁胜梦知道青城道士武功一般,但这些蛮子个个武功不低,道士现在人数不占优,更吃了亏,只怕不到一炷香功夫,胜负便要分出,那自然是青城全军覆灭。她不关心双方死活,当下打量室内,大殿内东西不多,三清足下一块红布盖住,有一方形长盒,看来时间久远,那红布已经泛白,布满了灰尘,其它也没什岔眼之处,暗道:“这里人来人往,青城派的宝贝怕不会藏在这三清殿里吧?”再看室外,蛮人全力进攻,青城弟子结成剑阵抵挡,已经有不支之势。

    木灵子自然也看出形势不妙,他本在大殿打坐,听闻有人前来袭击,只道是平常武林纷争,座下弟子与人相争,仇家纠集帮手前来寻仇,自己的弟子也可抵挡得住,因此只派了自己的九弟子前去主持,不想却是强敌来侵,外围二十多个弟子,不当班的正在午休,这下遭到袭击,仓促应战,不到一盏茶功夫全军覆灭;敌人攻进大殿外面,自己师弟木青子出去主持,和几十个弟子竟然也被击杀,到现在众弟子还不知敌人到底是谁,只知道是滇黔的蛮人。

    他持重稳靠,还是以武林规矩待敌,喝道:“贫道木灵,来者何人?何故杀我坐下弟子?”只见那些蛮人无人理睬,一味凶斗,知道敌人乃是要灭了青城,心中悲痛,暗道:“我派与苗人素无瓜葛,这可不是江湖寻仇,乃是要覆灭我派,难道是要抢夺我派宝物?”现在见敌人打扮不一,武功杂驳,明显不是同一帮派,武功个个高强,又不通报身份来历,明显是来打劫,自己能被这些黑道武林看重的,除了青城两宝外。还有何物?

    他当机立断,翻身进屋,在三清前磕了三个响头,跃上神坛,把红布一扯,左掌一划,裂开木盒。袁胜梦偷偷望去,只见长盒中一柄长剑,黑黝黝毫不起眼,木灵子本来手持的长剑,现在放在供坛上,那剑青光闪耀,一看就是一把好剑。

    袁胜梦暗道:“这剑难道就是那把神剑?如此黑黝,哪是宝剑气样!莫非是掌门信物,他见形势危急,想突围带走?”

    木灵子翻身下去,把那黑剑系在腰间,右手持原来的长剑,冲出大门,他一进一出之际,又有一个弟子被杀,剑阵更是岌岌可危了。

    只见木灵子长剑一翻,朝一个手提大刀的彝族蛮子刺去,青城掌门出手,果然不同,这一剑刺去,剑光闪耀,中间剑势曲折变化不定,正是青城“九拐弯”的一招,那彝族蛮人看不清剑招来势,大喝一声,使了一招“力劈华山”,竟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木灵子岂会中招,他一剑出手,不再留情,长剑向右一点,避开刀式,已经卸下那蛮人左手,那蛮人好不凶悍,左肩鲜血狂涌,还挥刀猛扑木灵子。

    木灵子不与他纠缠,挥剑直刺另外两个苗人,那两个苗人见势不妙,相互防守,木灵子在较高苗人右肩上点了一下,只是点皮外伤,木灵子刚才观察了一阵,这时出手,原以为算定出手,起码得诛杀两人,不想只是重伤了一人,知道今日青城派怕有灭派之祸,现在不赶快诛杀几人,只怕毫无胜算。当下不再犹豫,拔出腰间另外一把长剑,直扑两个布依蛮子,那两人围攻自己的七弟子、四弟子,两个弟子已经满脸鲜血,苦苦支撑。

    木灵子下场,那些蛮人都已看见,见木灵子武功高强,但也不过高出一截而已,只要两人联手,尽可阻挡得住,这两个布依蛮人眼观四方,看见刚才苗人对付木灵子的办法,当下也互相防护,抵挡木灵子。

    木灵子左手长剑一招“横扫千军”,右手长剑一招“青城幽幽”,都是寻常剑招。两个布依蛮人一人使棒,一人使刀,都竖了兵刃招架。

    其时蛮人已经控制局势,有不少蛮人在旁掠阵,围墙上也站了十来个蛮人,正是监视青城弟子,以防突围,现在见青城掌门出手,都来看木灵子有何武功。

    只见木灵子左手长剑划过,毫不停滞,那长剑黑黝黝毫不起眼,遇到两蛮人的刀棒相交,竟无一点声响,仿佛划过豆腐一般,前面使棒蛮子猝不及防,身子也被长剑划过,断为两节,另外一个,大刀一断,飞身后退,木灵子长剑一点,刺中他眉心,刺透他颅骨,也是一名呜呼。

    这下满场皆惊,袁胜梦在神像后看的目瞪口呆,帅元丹见那尸首分为两节,血水喷涌而出,极为恐怖,只觉脑袋一阵眩晕。只听袁胜梦喃喃道:“好一把‘裁云剑’!好一把‘裁云剑’!”,想来那宝剑名曰“裁云”了。

    外面蛮人见了,更是吃惊,木灵子得势不饶人,挥剑直扫,他座下弟子见形势逆转,跟在师尊背后,木灵子依仗宝剑之力,猛攻猛打,座下弟子跟在后面,攻击失了兵刃的敌人,这些蛮人普遍轻功不行,立刻又被杀了三人,重伤两人。

    只听一个苗人张嘴长啸,墙外一声清啸回应,院内蛮人都罢手退后,显然是待强手来援。

    木灵子暗道:“正主儿终于来了,不知是何方神圣?”

    只见耳洞中进来一人,正是饭馆中所见的老者,众蛮人都躬身行礼。

    那老者抱拳道:“木灵道长,我辈前来,非是寻仇滋事,只是前来取得宝剑经书,只要道长交出这两样东西,我等立刻退走,绝不骚扰;老朽不在中原闯荡,道长想必也不信我,但我也不是无名之辈,坐下也是高手如云,绝不是背信弃义之辈,道长也是武林名宿,一派掌门,我信得过道长,只要道长答应,我等立刻下山相候,道长派人把宝剑经书送下山来即可,如何?”

    木灵子暗道:“哼,他武功高强,但惧了我宝剑之威,竟想巧夺,我今日交了宝剑经书,青城派还有何面目立于武林。”当下计议已定。

    那老者道:“道长宝剑虽利,绝不是天下无敌,在下就有办法对付,没有这把握,我也不上你这青城山来了。只是你教创派艰难,已经传承两百多年,今日决一死战,只怕贵派从此在武林中除名,日后再也不会有青城一派了。”

    木灵子道:“你已残杀我六十多名弟子,我与你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之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多说无益;上吧,我看你有何手段?”

    那人空手进来,见了地下尸首,已知现场没有武器可以抵挡,他委实忌惮宝剑之威,自己武功远超木灵,但如何对付“裁云剑”,自己思考了几天,也是毫无必胜办法,只盼突袭得手,木灵子来不及使用“裁云剑”,方是上策,即使木灵有“裁云剑”,自己也有神器,最多被毁,只要抵挡得住几招,自己就有机可乘,夺了“裁云剑”,现在看来,自己的宝贝在“裁云剑”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他见木灵子决心死战,当下走上一步,右手一按,从腰间抽出一柄细剑,原来是把软剑。

    木灵子见他抽出软剑,反倒松了口气,百年来,自己宝剑在武林中从无对手,对手既然用兵刃对付,自然说明其他功夫不足以对付“裁云剑”,要想用兵刃对付“裁云剑”,那是休想。

    那老者往软剑哈了一口气道:“宝剑啊宝剑,十年没用过你了,你今天可要争口气啊!”左手往剑尖一弹,软剑“嗡”的一声,弹的笔直,发出破空之声。

    木灵子心里一惊,暗道:“这蛮人内力好强,怎么武林中没听说过?”

    那老者长啸一声,立刻攻上,只见剑光闪耀,把木灵子包裹其中,他长剑极细,剑光闪耀,宛如湖面上金光闪耀,又如鱼鳞映光,密集不暇。

    木灵子知道此人武功远超自己,也不与他缠斗,依仗宝剑之利,大开大合,一半攻击他人,一半攻击他软剑。

    那人也知厉害,细剑挥舞,不与木灵子长剑相交,他内力深厚,细剑发出破空之声,威势更是惊人。他不敢长剑相交,虚招就用得多了,还要仰仗轻功周旋。长此下去,自己可就耗力多了,木灵子可就处于不败之地。

    木灵子心里更是着急,自己内力不及对方,长斗下去,自己恐怕不妙,何况对方人多,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夜长梦多。他计议已定,决心求变。

    木灵子大喝一声,长剑递出,急如迅风,正是“剑气东来”,本来此招,长剑应平着送出,然后可以反手劈下,那老者伸剑一交,想要两剑剑身平交,自己再用内力夺剑,他前面招式都是如此,不想木灵子已经熟悉他想法,此招招式是“剑气东来”,长剑却是竖向而来,如此出招,手腕斜翻,出招不便,迅疾之势就弱了,只是木灵子不追求迅疾,只求毁了对方长剑,果然有效,只听“叮”的一声清响,那软剑已被切断三分子一。

    那老者飞身急退,木灵子得势不饶人,挥剑猛攻,那老者挥手,手中短剑朝木灵子飞来,剑身灌注内力,威势惊人,木灵子站好马步,劈开短剑。

    木灵子交手数十招,依仗神剑,终于胜了那老者。

    那老者道:“你仰仗神兵利器,我不是你敌手,今日也不是武林约战,我就依仗人多势众了。”右手一招,那些蛮人都慢慢围上。

    木灵子心中一动道:“你是黔州十八硐硐主,赤火硐铁战力!你一方盟主,为何干这卑鄙之事。”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木灵道长果然厉害,知晓了老朽来历,只是老朽早不是十八硐硐主了,今日也是奉命前来,还请道长成全,今日绝不空手而归,道长请了,我也不与你单打独斗,还请见谅。”

    木灵子见敌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不解自己与十八硐素无瓜葛,为何对手非要置自己于死地,就算为了宝剑秘籍,也不至于灭门灭派,如此行径,可是为武林所忌。但敌人既然如此说,老实说没有回旋余地了,今日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铁战力右手一挥,只见一个布依蛮子递上一件兵刃,却是一根狼牙棒。他要凭武器破“裁云剑”,只有重兵器才有可能。

    木灵子见势危急,低声道:“退回大殿。”幸存的的五个弟子依言退进大殿,木灵子殿后,铁战力三人合围,但忌惮宝剑威力,不敢散了阵型,慢慢跟进。

    帅元丹等人见六人退回大殿,已是困兽之斗,木灵子一进大殿双脚连踢,两扇大门关上,他贴身门边,长剑唰得刺出,只听一声惨叫,已经刺死了外面一名贴近墙壁的蛮人。

    只听铁战力叫道“退后三尺,以防偷袭。”众蛮人听令退后。只听一蛮子道:“用火攻,烧死这群牛鼻子道士。”另外一人道:“要不得,万一经书在这里面呢?”

    袁胜梦见这宝剑十分难得,不想那些蛮子更担心经书被毁,心道:“这些经书当真如此宝贵?”

    只见木灵子跃到一蒲团处,掀开蒲团,右手一扣,揭开一块青砖,伸手在洞里一旋,只听“咔”的一声,西边山墙上一块青砖落下,木灵子来到墙边洞口,掏出一木盒,低声道:“易天上来。”只见一满脸是血的弟子上前。

    木灵子低声道:“这就是敌人想找的石林秘籍,你藏好了。”那叫易天的道士依言将木盒藏在上身。

    木灵子道:“经天、经云,你俩护送易天从从窗户下去,那格子里有绳子,先到朱师叔家躲几个月,然后到峨眉找金光大师,求他为我们主持公道,你们武功未成,不可盲目报仇,告诫其它弟子,也不可盲目报仇,保存力量,练好武功,以后青城一派就靠你们了。”

    三个弟子大惊,都跪地不起。易天哭道:“师父才是青城的希望,师父带了秘籍先走,弟子誓死保卫。”

    木灵子道:“不许多说,我不见踪影,这些人岂能善罢甘休,你们赶快下去,我有宝剑,可以突围,到时我来找你们。再不快走,我就不认你们为徒儿了。”

    帅元丹见他们师徒情深,临危不惧,大是佩服,暗道:“这些道士看起来柔弱,不想都是些大丈夫。”

    易天几人见师父决心已定,又想自己三人武功最低,师父师兄不用保护自己,更好突围,三人磕了三个头后,搬出长绳,鱼贯而下。

    木灵子待三人下后,提了提长绳,见长绳已不受力,长剑一挥,斩断长绳,回身对两名弟子道:“咱们尽力往外冲,生死由命了。”他知道自己除了宝剑之利,内力、轻功都不是铁战力对手,自己都不能周全,更不用说保全弟子了。

    两个弟子何尝不知,知道今日绝无善终,也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站在师尊左右。三人正想一鼓作气杀出,忽然听得“轰隆”一声,大门被一物撞开,那物直朝三人而来,仔细看时,却是院中的大鼎,乃是香客烧香所用之物。那大鼎少说也有上千斤重,人肉之躯难当,三人只得飞身躲避。

    袁胜梦在神像背后看的清楚,大鼎破门之后,一人伏地进来,跟在大鼎之后,正是铁战力,他见木灵子飞身躲避,也飞身而上,暗算木灵子;后面又跟进两人。

    木灵子一派掌门,岂是这么容易被暗算,他一招“夜战八方”,把下身护得严严实实,铁战力跟的急了,差点中招,好在他武功高强,急忙用狼牙棒一挡,狼牙棒棒头被削断,但他已借势飞开,他心思电转,顺势将手中狼牙棒点出。木灵子右边飞出正是他的二弟子,他目不见物,刚刚落地,听得兵刃之声,挥剑一挡,只是他武功与铁战力相差太远,内力更是不及,剑棒相交,长剑飞出,铁战力左手一挥,已经封了他穴道。

    木灵子大惊,挥剑来攻,铁战力把他二弟子往上一迎,木灵子只得收手。只听一声闷哼,大弟子也被另外两个蛮人所擒。

    铁战力道:“木灵道长,放下长剑,我放你两个弟子性命,决不食言。”

    木灵子见眼前形势,就是拼了命,不过多杀死几个蛮人而已,自己的大弟子、二弟子入师门最早,已有父子之情,当下点头道:“好。”却横剑在胸。

    铁战力一怔,挥手道:“放开他们,传令下去,放他们下山,外面没死的青城弟子,也不要为难。”

    一个蛮人喝道:“副盟主有命,放青城弟子下山,不可为难。”外面有人也叫道“副盟主有命,放青城弟子下山,不可为难。”一令传一令,众蛮人皆知。

    那两个蛮人放开大弟子,铁战力忌惮木灵子宝剑,始终正对木灵子,双手不敢放松,一脚踢出,解开二弟子被封穴道。木灵子见他随便一脚,便能解开穴道,内力武功却是远胜自己,不由得心灰若死。

    不想两个弟子大喝一声,飞身扑上,大弟子大叫道:“师父快走。”两人决心一死,都是拼命招式,木灵子见此,只得长剑刺出,保护徒儿。

    铁战力大怒,一掌劈出,直击二弟子,左脚一踢,左掌一掌,击在大鼎上,那大鼎飞向木灵子,木灵子见徒弟命在旦夕,不敢退让,大喝一声,全力劈下,大鼎分开,自己已是双臂酸麻,只见二弟子已经被铁战力拿下,委顿于地。

    大弟子拼死力战,已经中了一掌,口吐鲜血,也被擒了。

    木灵子道:“华天、中天,师父无能,不能护佑你们了。”

    铁战力大声道:“木灵道长,我原先的话还算数,放下长剑,我饶过你的弟子。”

    木灵子点头道:“好,你们派人护送他下山,他们不愿这样离开我。”

    铁战力道:“师徒情深,铁某佩服,依你所言就是。”高声道:“木硐主、沙硐主,你们护送青城两大弟子下山,不可怠慢,米硐主护送其它青城弟子下山,受了内伤的喂他们一颗药。”

    几位硐主齐声答应。

    只听人生嘈杂,慢慢下山去了。

    铁战力道:“木灵道长,我已放了你弟子,现在已经到了山下,你该放下长剑了吧?”

    木灵子点了点头,回转身来,在三清神像前跪下。

    木灵子大声道:“三清祖师在上,列位青城派祖师在上,弟子木灵,掌管青城三十年,不能发扬光大青城,反使青城招致灭门之祸,弟子愧对列为先祖。”伏地嚎啕大哭。

    众蛮子见他婆婆妈妈,还不爽快交出宝剑,性急的骂道:“你这牛鼻子,要哭到鹰间去哭。”铁战力挥了挥手,众人才不再多言。

    只听嚎啕声绝,木灵子长剑一抹,再不站起,已经伏地自杀身亡了。

    帅元丹正对木灵子,见他横剑自杀,不由得啊的一声,众多蛮人也是惊呼出声,袁胜梦只盼下面的人没有听到。

    铁战力取了宝剑,沉声道:“下来吧!”目光炯炯,盯住三清神像后面。

    只听扑通一声,神像后跃下两人,其他蛮人见两人跃下,识得是饭馆中所见之人。众蛮人见他们不是青城弟子,但在此地出现,只怕是大有干系,将两人围住。

    铁战力道:“姑娘到底是谁,为何来趟这趟浑水?”

    袁胜梦哼了一声道:“让你们来取青城的宝剑经书,乃是大事,上官为何没来?”

    铁战力大吃一惊,他们受命前来抢夺宝剑经书,乃是密令,不知这姑娘如何知道?

    那沙硐主刚刚回来,见这小姑娘好生无礼,大怒道:“你是哪家的娃娃,敢直呼我家盟主名讳!”伸手一抓,使的正是擒拿手。

    帅元丹见他凶神恶煞,刚才杀人都不眨眼,大是担心,忙道:“袁姑娘小心!”

    只见袁胜梦左手一伸,伸指点出,半空虚点,分成三式,直点沙硐主的劳宫、鱼际、合谷三穴,姿势优雅。只是沙硐主内力不弱,化掌为拳,仍然猛击过来。袁胜梦手指点实,已经点在沙硐主拳上,但这人横练外功,只觉得手背一痛,停了一停,但还是击了过来,他见对方是个小女孩,自己如此吃了亏,岂不大丢脸面,这下全力下击。

    铁战力见了袁胜梦指法,心中忐忑,见沙硐主冒失,叫道:“老沙不可!”伸拳去架,但已是迟了。

    袁胜梦化指为掌,接了沙硐主一拳,说也奇怪,她中途变招,内力肯定不及,但只是身形一晃就暂定,脚下青砖却“啪”的一声裂为碎块。

    有些硐主识货,惊叫道:“斗转星移!”

    铁战力拉开沙硐主,合拳道:“原来是小姐驾到,属下无礼,多有得罪,请小姐责罚。”

    帅元丹大吃一惊,这袁胜梦竟然是这帮强盗的头。

    袁胜梦道:“得罪我不打紧,这经书没找到,你如何交差啊?如此重要的事,上官为何不亲来主持?”

    铁战力道:“二爷下的任务较急,上官盟主和小姐正在闭关,属下接到命令后,不敢打扰盟主,想这青城派,也不如何厉害,属下斗胆,就带领兄弟们来了。属下临走之时,已经留言上官盟主,现在上官盟主想必也在赶来的路上了!”

    袁胜梦道:“原来如此!我还道上官要抗命不遵呢,司马帮主接到命令已经亲自前来峨眉,两天后想必能办成大事,你们托大,任务完成一半,可不好交差哦。”

    铁战力本来对袁胜梦还有些疑惑不定,但见她完全知晓上头命令,再无怀疑,恭恭敬敬道:“请小姐放心,属下这就派人搜查青城上上下下,定要搜出石林经书。”

    袁胜梦道:“这青城山这么大,可要搜几天,我可不耐烦等,把宝剑给我,我瞧瞧这‘武林第一剑’如何模样?”

    铁战力任务只完成一半,还得靠小姐在上面美言几句,不敢得罪,当下递过长剑。

    袁胜梦接过长剑,只觉手中一沉,不由得往前跨了一步方才站稳,大吃一惊,这剑黑黝黝的不起眼,不想比平常长剑重了几倍。

    她长剑一挥,砍向案台,那案台毫无声响,断成两段,要知这案台也是精铁打成。袁胜梦喜不自胜道:“好剑、神剑,铁副盟主,你立了大功!”

    铁战力见小姐高兴,又有如此言语,松了口气,忙道:“都是小姐督导之功。”暗道:“任务虽完成一半,但小姐高兴,总算不会受罚了。”

    袁胜梦把长剑往腰中一挂,对帅元丹道:“我们出去耍耍,让他们自己在这里找。”

    帅元丹哼了一声,却不跟她一起。

    袁胜梦扣住他手腕,笑道:“你这呆子,还想看热闹,别在这碍手碍脚。”拖了帅元丹出去,一出大门,只听乒乒乓乓,那些蛮人已经迫不及待在翻箱倒柜了。

    帅元丹道:“哼,原来是你带人来干这杀人放火的勾当。”

    袁胜梦低声道:“别多说,快走,再不走他们发现了,就走不了了。”

    帅元丹见她如此言语,大是疑惑,只得跟她疾走下山,两人走到半山腰,骑了坐骑,飞奔下山,那袁胜梦久走江湖,在马棚里把马全部赶走,不让蛮人来追。帅元丹见她如此,方知她跟蛮人不是一伙,放下心来。

    刚到山脚,果然听见半山腰众人喧哗,想是铁战力等蛮人来追,失了坐骑,正在哭爹骂娘呢!

    袁胜梦骗得宝剑,心花怒放,在马上哼起了小调,帅元丹暗暗好笑,当下问道:“你刚才不是已经骗她们信了吗?咋又知道他们会发现?”

    袁胜梦道:“他们一搜查,发现墙壁上的暗格和后窗上的绳子,自然就起疑心了,我若是他们的人,岂能眼睁睁看着不阻拦。”

    帅元丹哦了一声,这才明白。

    两人下山纵马疾驰,来到望县(今四川大邑县),袁胜梦顺着官道继续东行,帅元丹却调转马头南下,帅元丹抱拳道:“袁姑娘,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袁胜梦道:“书呆子,回你老家得往东走,你这往南走了。”

    帅元丹道:“我正要往南,到峨眉去办点事,姑娘回夷陵,往东即可。”

    袁胜梦顿时明白,他是想上峨眉报信,见他文文弱弱,不想胆子这样大,还古道热肠,颇有侠义之风。

    袁胜梦道:“那司马家的人,可不比这些蛮人,你这前去,别丢了小命。”

    帅元丹道:“我既然知晓此事,定当前去报信,袁姑娘,告辞了。”他今日见了武林中的凶杀之事,还是害怕,但既然知晓还有强盗前去峨眉,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去报讯,这袁姑娘太过神秘,与这些强盗多有瓜葛,确实有点信不过。

    袁胜梦道:“等等我,我也去瞧瞧热闹。”调转马头随帅元丹南下。

    两人纵马南下,到了天黑,来到新津渡口,王勃诗《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有云:“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其中一津就是新津渡,乃是岷江重要渡口。两人在渡口边歇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渡河前行,快马加鞭,直奔峨眉。傍晚住在夹城过青衣江的桃花渡口,第二天天刚亮就到了渡江,在青衣江上,只见上有两山雄立,一江破山而出,景色好不壮观;两人心急,来到江边,薄雾未去,渡口还未开渡,元丹与袁胜梦缓步而下石梯,只听袁胜梦道:“哎,这里有好多菩萨!”

    元丹细看,果然右边石壁上,雕有好多菩萨、佛主,有经变图,有如来佛、弥勒佛,还有游人墨客刻字,其中三字“振衣岗”,字体雄浑,不失飘逸之态,元丹出来游历,最喜欢这些图画雕刻了,当下细细看来。

    袁胜梦走马观花,便看得快了,元丹在后,遇到笔墨遒劲的,便在旁描画临摹,忽然袁胜梦叫道:“快来,你老乡!”

    元丹一怔道,抬头一看,渡口处有一个菜农在等渡船,这人自己并不认识,不知袁胜梦如何知晓此人是自己老乡。

    袁胜梦招手道:“这里,有你老乡!他在这里题了诗。”

    元丹上去瞧时,只见一诗曰:“一山中断清江来,千佛岩上莲花开,欲上峨眉先一笑,江山处处惹怜爱。”落款曰:“宕渠方坪布衣洪江题”,果然是自己老乡。看来此人也无功名,自称布衣,在此游览,见了美景山色,忍不住手痒,题了此诗,想必是匆忙之间,题目也无。

    正在此时,艄公吆喝起来,招呼路人渡河,两人急忙上船。

    一过青衣江,离峨眉不足二十里,两人快马加鞭,直奔报国寺,一路前来,只见次序井然,并无拼斗过的痕迹,看来敌人还没有前来。但帅元丹已从袁胜梦口里知道,敌人就是今天前来。峨眉金光大师准备大修峨眉八大寺庙,经过几年化缘募捐,筹得黄金十几万两,正准备动工,大理司马家,奉命前来夺取,其它的袁胜梦也不愿多说。两人不敢耽搁,纵马直奔报国寺,还没到报国寺,只见前面一队人马,约有百来人,往报国寺方向而去。

    两人只道敌人赶在前面,正一阵踌躇,想是否换条道路。忽然听得唢呐齐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那群队伍在路旁一个大庄园停了下来。原来是当地有人娶亲,迎亲队伍迎来新娘子,正要进男方大院。

    两人不好纵马疾奔,当下放慢脚步,越过迎亲队伍,只见前面新郎穿了喜服,戴了红花,那新郎长得肥嘟嘟的,喜服大红,映得脸上红彤彤的,一双细眼,看来更是喜庆,那新娘骑马跟在后面,身形看来倒也婀娜,两人身形相差太远,袁胜梦忍不住笑出声来,却见那新郎往自己一瞧,竟然眼内满是精光,显然内力不弱。

    两人身有要事,不敢招惹是非,忙拱拳相别,纵马前去,报国寺隐隐在望,两人来到寺前,也不下马,纵马进寺,这下可就惹了麻烦。

    刚到大门,守门和尚横棍一拦,大声道:“何人大胆,敢闯峨眉山门!”

    袁胜梦在前,也不下马,伸指一点,那和尚见她年纪轻轻,哪想到武功如此高强,指法变化莫测,难以抵挡,一下就被点了穴道,但小和尚喝叫之声,已经传到里面,里面的和尚正在清扫院庭,见两马冲了进来,立刻上来五位和尚,拿了兵器,围住两人。

    袁胜梦高声道:“金光大师,你快出来,这位秀才有紧要信息相告。”喊完后咯咯娇笑,哪是报信的架势,纯碎是调皮捣蛋模样。

    一中年和尚飞身而上,喝道:“下马来!”另外一人直奔帅元丹来。

    袁胜梦新得宝剑,少年心性,就想试试宝剑之威,她抽出宝剑,随便一划,就把两个和尚的戒刀切断,切断倒也罢了,兵刃相交,竟无声响,连几个压阵的和尚都低声惊呼。

    只听一声“阿弥陀佛”,不知何时,报国寺大雄宝殿大门外占了三个老僧,中间一个须眉皆白,身披红色袈裟,当是峨眉主持,在武林中、佛门中大大有名的金光大师了,他右手那个和尚,长得好黑,又还奇瘦,左边那个和尚高高大大,长得倒是威严。三人背后站了十来名和尚。

    帅元丹与袁胜梦相处几天,知道她刁蛮任性还爱胡闹,当下立刻下马,学江湖礼节,抱拳于胸,道:“晚辈听说大理司马氏今日要来峨眉,夺取峨眉善资,请方丈早作防备。”

    那须眉皆白的和尚,正是峨眉金光大师,金光大师何等眼光,见他下马姿势,并不是武林中人,突然说大理司马氏前来谋财,委实太过突兀,但见帅元丹清清秀秀,看面相也不是胡闹、轻浮之人。

    金光禅师道:“施主从何听来?还请细说。”

    袁胜梦道:“还细说啥,那些人马上就来,我们从青城巴巴跑来报信,你当是逗你玩吗?”

    帅元丹知道也太过突兀,当下快刀斩乱麻,道:“我们在青城听闻司马家前来峨眉,图谋峨眉百万善资,特来报信。”

    忽听一个声音幽幽道:“你这报信可报得迟了,金光大师,这人已经说清楚了,在下大理司马明,带领三十六寨寨主,奉命前来相借贵寺所筹善款,还望大师成全。”只听得声音原来颇远,说完已到门口,可见来人内力深厚,轻功高超。

    金光大师大吃一惊,这人开口说话,行动如此迅速,内力不在自己之下,轻功那就比自己高明多了。

    只见一人,青衣小帽,脚不点地,进得寺门,众人细看,那人乃是汉人打扮,身材较瘦,目光炯炯,太阳穴高高隆起,五十来岁年纪。刚才围住帅元丹的两名和尚,挺刀上前便砍,口中喝道:“何方妖孽?敢来峨眉撒野!”

    那司马明毫不理睬,身子微斜,双刀砍在他双肩之上,金光大师喝道:“小心!”话音未落,只听“噗通、噗通”两声,两个峨眉弟子已经跌出丈外,都右手下垂,兵刃已经拿不住抛出了。

    一人喝道:“好个‘沾衣十八跌’。”却是金光旁边那漆黑和尚所说。

    只听蹄声得得,有三十多匹马直奔报国寺而来,到了报国寺门口,都停了下来,进来十几个人,墙上也跳上十来个人,竟然是要围攻报国寺的架势。

    金光禅师道:“司马大侠威震天南,位列‘武林四大家’,统领三十六寨,不知奉的哪位高人之命?贫僧久不出寺,不知何时得罪了高人,还请恕罪则个。”

    帅元丹见金光大师处惊不变,正是得道高僧模样。

    司马明道:“这个就恕不明言,在下只取善资,不愿伤人,还请大师成全。”

    他已经打听清楚峨眉底细,峨眉虽号称弟子三百,但出家弟子只占一半,出家弟子分布八寺,金光大师八大弟子也分别驻守八寺,在报国寺不过五十来人,且峨眉除了金光大师外,俗家弟子虽有有几个高手,但不在峨眉本寺,现在峨眉也无多的高手,自己手下高手不少,突袭而来,定可成功,不想还是被人报讯,难以突袭,金光大师旁边还有人相帮,看来这两人武功不低,有点后悔,但箭在铉上,不得不发。

    司马明道:“大师旁边两位高人是谁,在下少到中原行走,恕在下眼拙,不识高人,惭愧,惭愧。”

    金光禅师道:“难得司马大侠前来,我今日给司马大侠引见三位朋友,三位朋友看来跟司马大侠有缘,也是昨晚刚到;这位是少林的玄灵大师,奉少林之命,前来襄助贫僧成就佛门大举,这位是玄灵大师高徒净水师傅。”

    只见玄灵合十道:“少林玄灵,有幸见识天南司马大侠。”

    司马明一惊,只听得玄灵语音平和,但中气十足,太阳穴也是隐隐隆起,内力委实不弱。

    司马明暗道:“这玄灵乃是少林悟心通方丈高徒,热心江湖,常在江湖上行走,听说武功不弱,看来不假。”

    只见玄灵背后一个和尚站了出来,二十来岁年纪,长得面目方正,浓眉大眼,很是精神。

    那小和尚合十道:“少林后辈净水,拜见前辈。”

    金光禅师道:“这位是贫僧师弟,现任乌尤寺主持。”

    司马明暗道不妙:“乌尤寺主持,定是乌尤禅师了,听说也是蜀中武林高手,今日少林高手也来了,当真棘手,要想挑了峨眉可就难了。但黄金必取,否则难以交差。今日之事,只盼我拖住前面,二弟后面得手,速战速决,方有胜算。”

    司马明道:“我们黑道人物,就不讲武林规矩了,我们大理三十六寨,今日会会峨眉、少林两派。”

    双手一挥,众寨主稳步朝前。

    只听得“当当”五声钟响,正是峨眉召集弟子的报警钟声。

    金光大师暗道:“我初出江湖之时,还没有‘武林四大家’,近二十年才有‘武林四大家’之说,蜀中唐门立派几百年,那是自然担得起这个称号,这慕容、上官、司马,却是近二十年起来的,我还只道根基尚浅,不想掌门人武功如此之高,看年纪比我小了一轮,内力却比我还高,当真江湖之上,能人辈出!”他见司马明强攻,他的手下武功高手不少,自己这边只有三人尚可,当下示意弟子召集门人。

    司马明笑道:“金光大师,现在相招,已经晚了。我来领教大师神技。”大手一挥,众寨主挥兵刃而上。

    金光到:“净水师侄,你护送两位客人到大殿,不可出来应战。”少林远来是客,玄灵武功高强,与自己相交深厚,自然会出全力相帮,那净水和尚看来资质平常,没学到少林高深武功,今日凶险,不可伤了少林贵客,就是袁胜梦武功,也远胜净水,哪里需要净水保护,因此拜托他照顾帅元丹两人,实则是保护于他。

    净水见师父应战,自己如何能躲到后面,只是金光大师既有吩咐,又不好违命,正踌躇间,玄灵道:“听大师安排,照顾好这位公子。”他几人看出袁胜梦武功不弱,又有宝剑防身,自保无虞。

    净水招呼两人进殿,只听得外面乒乒乓乓,已经交上手了,又有人惨呼,想必是峨眉武功低微的弟子受伤了。

    帅元丹伸头往外看,金光大师正与司马明交手,玄灵被两个寨主围住,乌尤禅师正大战一个苗人,那苗人单斗乌尤禅师,竟然不落下风。其他峨眉弟子,人数占优,倒是普遍两人围攻一人,但来者武功高强,受伤的多是峨眉弟子。帅元丹不会武功,也看不出众人武功高低。

    金光内力精纯,那司马明内力雄浑,两人一时斗了个旗鼓相当。

    只见墙头翻进几人,正是相邻清音阁的峨眉弟子到了,只见一弟子抱拳道:“启禀师尊,清音阁弟子到了,各位师兄勿慌,其他师兄马上就到。”这人颇有心计,正是金光大师得意五弟子净明禅师,他率领众师弟赶到,发现敌人个个武功不弱,自己几人加入进去,扭转不了形势,当下攻心为上,他运足内力,字字吐出,司马明和众寨主果然闻言一惊,不想峨眉弟子来的这么快,顿时手下弱了几分,峨眉弟子都是精神一震。

    只听一个雄浑的声音道:“净明师侄,还是你脚快,先到了。不知是何方妖孽,敢来滋扰佛门净地。”

    净明喜道:“原来是方师叔到了,来的是天南司马,看中了咱们的善资。”

    那雄浑声音道:“凭他司马家,也敢到峨眉撒野,当真吃了豹子胆。金光师兄莫慌,我来也。”

    话声未落,一扎髯大汉从山门攻了进来。众寨主听得他说话,已知高手到了,两位寨主分身拦截,这下众寨主被两面夹攻,有些乱了。

    司马明暗暗叫苦:“这方大雄据说是峨眉俗家弟子第一高手,住在嘉州不在峨眉,如何今日也来了。”

    只听又有几人高呼:“金光师兄,我们也来了,大家不要惊慌,定要将来犯的贼子一个不留的拿下。”

    净明大声道:“乔师叔、李师叔、张师叔也到了,哎呦,乔师弟也到了,师弟今日大喜,可耽误师弟大事了。”

    只听一人道:“师门有难,还办啥喜事,李师弟你守南面,张师弟守北面,其余跟我上。”

    峨眉高手弟子陆续到来,形势立刻急转,只听几声惨叫,已经有两名寨主报销了,正是方大雄杰作。

    帅元丹三人在大殿门口看众人激斗,现在方才放下心来,只见山门处冲进几人,其中一人正是刚才看到的新郎官,只见他喜服未脱,提了一根熟铜棍,武功不弱,与一寨主相斗,不落下风。

    司马明暗暗着急,现在被人夹攻,形势极为不利,但又不敢撤退,以免功败垂成。只见西南一根烟花爆响,知道大事已成,当下喝道:“点子扎手,赶快撤,跟在我后面。”

    满场高手,以他武功最高,轻功也是最高,他舍了金光,直扑方大雄,方大雄与他相对一掌,不料他借势前扑,与刚来的乔师叔对了一掌,他借力使力,一下击退乔师叔。他轻功高超,如法炮制,逼退峨眉弟子,将众寨主集成一团。

    金光禅师道:“穷寇莫追,让他们去吧。”

    帅元丹看的正是高兴,终于见到这些强盗被打退了,自己也算不虚此行,不想袁胜梦在他耳旁低声道:“咱们走。”她见帅元丹不明所以,低声道:“等会峨眉会找我要宝剑的。”

    净水见两人要走,不明所以,帅元丹袁胜梦道:“净水师兄,我们没事了,你去照看你师父,别被敌人伤了。”净水见敌人已经撤退,自然无人来伤帅元丹,心里挂念师父,当下点头去了。

    袁胜梦笑道:“这和尚好老实,一骗就信了。”

    帅元丹道:“你咋骗他了?”

    袁胜梦笑道:“你当他们让他当真保护我啊,那是见我古怪,不知是敌是友,派他来监视我的。”帅元丹一怔,半信半疑。

    袁胜梦当下拉了帅元丹,从大雄宝殿后面出去,翻墙出去,两人绕过黄墙,只见众多马匹散落在外,两人吹了一声口哨,只见自己的两匹坐骑从远处奔来,包裹等还在鞍上,两人牵了悄悄溜出,然后翻身上马,准备往嘉州去

    两人刚跑几步,只听寺内高声惊呼,却是峨眉弟子声音,想来是发生啥变故。两人也不敢停留,往嘉州而去。

    帅元丹报讯成功,袁胜梦取得宝剑,都十分高兴,前两天一直急着赶路,颇有困顿,这下放心下来,只见春意正浓,村野梨花也已开放,满树堆雪,路旁农家小院菜地上,菜花竞放,红白相间,绚丽多彩,和煦的春日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袁胜梦道:“有点帅那个家伙,在青城的时候,我问过你,你怎么会轻功,你还没回答我呢,现在告诉我,到底跟谁学的?”

    帅元丹道:“我帅家高祖遗训,要‘耕读传家’,不可练武,我哪会啥轻功了,高祖乃是道门出身,会些呼吸吐纳等养生之法,不过是叫后人强生健体而已,哪是什么轻功!”

    袁胜梦停马想了一下道:“不对,天下道门,养生之法甚多,没听说过有助于轻功的,你这养生之法,应是武功范畴,绝不是平常养生之法。你说几句口诀我听听,我一听便知。”

    帅元丹摇头道:“这是我帅家秘传,传男不传女。”

    袁胜梦唰得一声抽出长剑,架在帅元丹脖子上:“你说不说?”

    帅元丹静静的道:“你干嘛不用那把宝剑,那把宝剑杀人都不沾血,还干脆利落。你今后还想动不动凭武功欺负我,我与你绝交!”

    袁胜梦与他交往几天,已经知道他外弱内刚,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当下嫣然一笑道:“我不过是开开玩笑,看你是不是当真不怕死,不识逗。”收了宝剑。

    帅元丹也不理他,骑马徐行。

    袁胜梦忽然叫道:“哎呦,酸秀才,你说你家住在双河镇,是不是?双河镇旁边山上有个石林和天池,是不是?”

    帅元丹道:“是啊,那又怎样?”

    袁胜梦道:“我说你家呼吸吐纳,就是武功,当真没冤枉你。”

    帅元丹也是奇怪道:“我祖传养生之法,与石林天池何干?莫名其妙!”

    袁胜梦笑道:“你这书呆子,光读圣贤书,不闻窗外事,你没见老铁费这么大劲上青城抢石林秘籍,可见石林秘籍乃是高深武学。当年石林威震天下,武林有云,‘道出石林,佛出少林’,就是说道家武功最厉害的就是石林了。”

    帅元丹笑道:“你真会胡扯,我们那里的石林乃是荒山野岭,没得一人居住,且那里瘴疠横行,哪能住人。大理石林,天下闻名,这个石林,想必应是天南南诏石林,岂是双河石林。”

    袁胜梦也是道听途说,不甚明了,听他如此说,又知他是双河镇本地人,一时无言反驳。

    帅元丹笑道:“走吧,别胡思乱想了。”

    忽听袁胜梦叫道:“不对,创立石林的乃是当朝国师,天下第一高手,乃是汉人,不是大理人。”

    帅元丹惊叫道:“什么!石林是国师所创?”

    袁胜梦见他满脸骇异之色,忙问道:“怎么,你知道国师的事?”

    帅元丹道:“我们双河镇出了本朝第一国师,倒是不假,双河镇上石林的路上,还建有国师牌楼,这事倒是不假。”

    袁胜梦道:“是了,国师在石林创派,你们双河镇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学了点石林的呼吸吐纳,也算正常。嗯,‘抱虚守空,凝神静气,外空而内明,似朴而涵虚,起于丹田一点气,流过十二经脉身,呼阳于外,吸鹰在内,抱残于天,守缺于地’”滔滔不绝,背了一百来字的口诀。

    帅元丹听得目瞪口呆,诧异道:“你怎么知道这些口诀?与我家的又有点不同。我家传的当真是石林武功?”心下不由得信了几分。

    袁胜梦笑道:“哼,我说你家会武,你还不信。你这口诀,平时打坐修炼,也是道家养生之法,但奔走跳跃之际,讲究丹田之气,如何用于十二经脉,乃是武功了。”帅元丹点头称是。

    帅元丹道:“你又怎么会石林武功,你跟那些硐主、司马家到底啥关系?你又为何知道这些人的行动,为何这些人不敢得罪于你?还叫你小姐,你到底是不是他们的小姐?”

    他对这姑娘委实难辨虚实,这些想法埋藏心中已久,现在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