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独在异乡为异客 一策解兵灾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紫木精心雕刻的座椅之上,一位只有六岁的儿童,面色苍白,手臂干枯似骨,气若游丝,却一丝不苟,眼神坚毅有神的阅读着手中情报,默默道出来自地球的千古名句。

    “大荒世界,真有意思。”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危险,胸口却急剧起伏,一股鲜血,自胸腔上涌,苍白脸上,泛起一阵不正常的红艳,似枯骨之上的罂粟一样,鲜艳而残忍,难以嘴角抽动,强行咽下这一口鲜血,再次开口道,“赵恃强凌弱,进攻弱小的翰,而现在,翰举国旦夕之间,又求到我们大楚,父亲,王的看法如何?”

    高堂主座之上,一位男子,面容刚毅,身材魁梧雄壮,一眼望去,来自军队之中,常年养成的气息萦绕不散,居其位,养其气,不同职业,不同身份,会带来不同的气质,人可能会变质,但这种,由下位承接上位,上位威严养成的气息,是不会有任何改变,只不过,他此时,只是面带忧虑,看着下位坐着的儿子,血染江山白骨路,剑劈王道九洲途。幽冥不见生死处,莫测玄机天策中。身为大楚四大门阀家族之一,血纹一族家主帝琉尊,却对自己唯一的后人的身体没有一点办法,什么家国大事,什么王庭纷争,这时候,都没有他儿子的命重要。

    看着父亲沉默不语,下面,帝长生知道,他又在为自己的身体担忧了,自己穿越以来,本来以为,凭借自己在地球的知识,应该可以混的风生水起,谁成想,穿越者的福利,在这里,反而变成一种累赘,这个世界,类似中国春秋战国,但又发展的更加强大,有诸子百家,有人间百族,自己所在的血纹一族,就是其中之一,血纹一族,依附人本身精气神而生存变异,在血纹一族成长到成年的时候,精气神会花生变异,精者,强化身体,各种高难度动作,如同本能一般,可以轻易做到,气者,人之根本,诸子百家,所有功法修行之基础所在,甚至在这大荒世界,有气与没气,也是区分上等人和下等人的主要根据,有气才能修炼,才能长生,气是人这个物种凌驾于别的物种的优势,但是,天生能拥有气或者可能修行出来气的存在,对比大荒整个生命群体来说,还是略显稀薄,最后,神者,关系到能否得到百家的精华传承,百家子弟,玄门功法,武技招式,只不过是强身健骨,保家卫国的手段,只有神修,才可以理解运用百家思想精华,出世入世,一展宏图。而自己,六岁血纹觉醒,这在家族,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绝世的天才,觉醒越早,代表和能力磨合时间越长,天赋越高,相对的,也代表死的越快,血纹者,精气神变异成为能力,要么是其中一项变异,要么是数项复合变异,不管哪一种,血纹的诞生,都代表着死亡的危险。血染江山白骨,说的不仅仅是血纹帝家的赫赫军功,更是在血纹之中,忍受不了那种极端的痛苦,而死亡的家族成员的累累白骨,成年之人,尚且无法度过,更何况,一个仅仅六岁的儿童,血纹三项基础,都没有完全开发,没有改造身体的存在!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孩儿之病,父亲不必忧虑,对此,不知王上,如何处理此事。”帝长生毫不在意自己身体,就像自己开始说的,天生我才必有用,既然自己命不久矣,那就更不能让自己变得颓废,宁如流星璀璨,不做枯木长生。

    “赵强翰弱,且赵国自从重用机关家以来,锐意革新,一扫过往沉疴,各种奇*巧计,虽然不入大雅之堂,但是,对于普通士兵的加持,可为诸国之最,反观翰国,自从重用儒门琴心杨白雪以来,虽然政策英明,国定民安,却不重杀戮,军队残弱,已如风中残烛,王上以为,翰以被赵团团包围,存亡不过旦夕之间,与其救治,不见效果,得罪强大赵国,不如放弃翰国。”

    “放弃翰国?”帝长生沉吟片刻说到,“不可,翰国临近我国,之前琴心杨白雪以儒道治理国家,深得民心,所以,此时翰国才举国抗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求助我国,一来是因为我们两国之前互通有无,有兄弟之国之称,不救,失道义,断我们和其他国家的交流,二来,若翰灭,则临国变成强大的赵国,赵国自从重用机关家以来,大肆开山伐林,损地脉,破风水,进攻性之强大,诸国难有匹敌,此时,看似翰求助于我们,实际上,是我们自救之举,如同嘴唇与牙齿关系,唇亡齿寒,不救翰,待赵吞并翰,更加强大,我们大楚,即使悍不畏死,也一定元气大伤,而且,之前失义,也难以得到其他国家援助。”

    帝琉尊额头冷汗直冒,一个看起来,事不关己的战斗,在自己儿子分析之下,竟然关系到自己的国家的生死存亡,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个儿子,不愧是过早觉醒的存在,天赋之高,可见一斑,不过,唉,以他现在的状态,估计难以度过今年寒冬。收回情绪,帝琉尊开口道,既然这样,我即刻进宫,劝王上发兵,支援翰国。

    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帝长生平复一下身体异状,开口问道,“父亲准备劝王上派多少兵,又如何救?”

    “自然是越多越好,你不是说了么,这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帝琉尊性急,想到说到,军情大事,也容不得拖泥带水。

    “用我们的兵,替翰国守城,赢,翰国可存,我们获利何在?输,赵军大军压境,我们靠什么抵挡?此方法不可取。”帝长生说道。

    “说要救的是你,不救的又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主意?”帝琉尊急道,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卖关子。

    “当然要救,不仅要解翰国之围,还要解的漂亮。”帝长生开口说道,“赵国发大军,进攻翰国。论理不仁,乃是无道之军,翰国虽然薄弱,但是在琴心杨白雪的治理之下,军民一心,宁死不降,赵国久攻不下,不断增兵,如今国都空虚,父亲,你说,如果我们此时,派兵直接进攻赵军国都,会怎样?”

    “国都有难,十万火急,赵军必反,不过赵国离我们更远,翰能抵挡的住么?”帝琉尊疑惑道。

    “我们有没有出兵,只有我们知道,但是,我们散布谣言,以虚兵前行,围攻的赵军,不得真相,能不返回?赵国国都贵族,不知真假,敢以自己性命做赌?”帝长生眼睛露出一丝冷光,说道。

    “妙啊,不费一兵一卒,让赵退兵,解翰国之围,不过,赵军回去,自然知道真假,假如他们卷土从来,如何?”帝琉尊问到。

    “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帝长生说到,“在翰赵直接,设立层层关卡,一步步削弱赵的实力,我们这次,不是要救翰,而是要灭赵!”一口饮尽杯中水,帝长生本想豪气一下,奈何身体不行,一连串的咳嗽,让身体瞬间萎缩。

    大翰都城之上,一个白衣女子,素手轻弹,指下琴弦,如同有生命一般,随着天地之间的道而振动,城内,琴音之中,如同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城外,却若凛冬,白雪皑皑,滴水结冰,音乐可以勾连天地,一座城墙,划分春冬两种气节!

    在她身后,一人身穿银色龙袍,双手背立,目光扫视城内城外,城内虽然阳春三月,却断肢残痕,人民拼死守家,早已疲惫不堪,城外虽然凛冬白雪,却军容整齐,无数机关家铸造的机关兽,机关炮,有条不紊的自后方运到,放眼望去,浩浩汤汤,尽显人定胜天之态。“大楚来人了,说他们会派兵支援,让我们在坚持几天。”

    “当”琴音断,随后又复归平静,杨白雪开口说道,“那就再坚持几天。”

    “哈哈哈”翰王吴砀大笑,“多等几天?朕可以等,军队可以等,百姓可以等,但是,他大楚,真的会派兵来么,朕给他们希望,朕不想要他们到死都收获绝望,在等待之中,磨灭自己最后一丝梦想。”

    “王上,你的心乱了”杨白雪不看那城下千军万马,继续弹着她的琴,“他们来与不来,对我们来说,有多大区别?赵国攻我,岂会因为他们而改变,王上不弃,给我舒展才华的机会,我杨白雪死的时候,必是在这大翰城破之地。”

    “白雪。”吴砀看着杨白雪的背影,虽是女子,此时却是如此高大,“你是儒门的,要离开,没人可以拦你。”

    “儒门是入世学说,能死在自己的信念之下,还有何求?”杨白雪笑道。

    吴砀转身离去,半路停步,头未回,“城破,朕和你一起死,大翰只出仁义豪杰之辈,绝无贪生怕死之人,你以命守大翰,朕以大翰让人知道,你的学说,培养出来的,是何等王朝!”

    “报”赵国军帐之内,几位将军,随意笑谈,大翰十二城,如今只剩国都一座,破城之日,指日可待。

    “何事?”将军高座主位,开口问道。

    “大楚发兵三十万,直往国都而去,陛下让将军,既刻返回,救援国都。”

    “什么!”将军猛然惊起,大步走到传讯兵面前,“你再说一遍!”

    “大楚发兵进攻国都,王上让将军班师回朝救驾!”

    “大楚!”将军咬牙切齿,翰国指日可灭,而现在,却要将之前的战果全部舍弃,数个月的努力,全部付诸流水。“回朝,救驾!”将军脸色冷清如冰,开口说道。

    “是”

    “赵国退兵了”大翰都城之内,消息普通火烧枯草一样,迅速传播,令人振奋。

    “太好了,楚国诚不欺我!”翰王吴砀兴奋敲击桌面。

    “陛下,楚国使者有信送到。”

    “快呈上来。”翰王吴砀开口。

    打开信封,里面寥寥几语,简单干脆,“三日之内,赵军必退,内率军追击,外让昔日翰国领地反抗,则国土可回。”

    精彩,远处山峰之上,站立两人,一人背上背琴,青衣儒袍,另一人却是衣着华贵,依立一把巨剑,“不直接救援翰国,反而攻敌必救,大楚,也有英雄,真想和他一较高下。”

    “能让纵横家的你感兴趣,看来,翰国之危是解了?”青衣凤儒年说道。

    “这么在意你师妹么?”华衣男子笑道,“赵国虽退,翰国未必无危啊。”

    “何解?”凤儒年问到。

    “翰国连月强战,能打者还剩几人?之前同仇敌忾,一鼓作气,如今胜利来的突然,追击过后,必然陷入空虚,到时候,是生是死,全看大楚的做法了。”御百策说道。

    “你说大楚会吞并翰国,不可能吧,之前他救援可得仁义之名,若借机吞并翰国,性质就变了。”凤儒年不相信的说道。

    “仁义?”仿佛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御百策笑得直不起腰,“你读圣贤书读傻了吧?你对国家谈仁义?什么是仁义,对国家来说,自己国民过的好,开疆扩土就是仁义,至于你说的,在绝对力量面前,绝对利益面前,你坚持的,太微不足道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