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 001  论今世与重生
    “嘿,金耳朵,毕业了你想干什么呀。”木耳朵轻靠着长椅背问旁边的人。

    “不知道,侦探吧。”金耳朵随口回答。

    木耳朵轻笑,“恩,跟我想的一样,我也要当侦探。”

    “就你?傻了吧唧的脑子,对了,你要去进修的事安排好了吗。”

    “快了,可是我不想去,你和我一起去不行吗。”木耳朵瞥了眼旁边的人。

    “不行哦,我是个要办大事的男人,你去多好呀,虽说是封闭训练,但是对你这个猪脑子的人,多有好处。”

    “唐非南!你给我滚!我打死你!”焦雎墨起身追那个边跑边狂笑的人。

    唐非南,焦雎墨,典型的欢喜冤家,都励志做侦探,神经病一样的梦想。两人在学校里天天吵,形影不离的做些“大事”,无非就是帮别人找找丢的东西罢了,人送外号,“金耳朵和木耳朵”。现在焦雎墨要去某个地方进修,全封闭式的,还有一个名额,焦雎墨想让唐非南去,唐非南拒绝了。

    焦雎墨走了。

    几年后。

    焦雎墨下了飞机刚想去电话亭打电话就发现自己没带钱,一拍脑门,“诶呀,坏了,卡什么的还在学校,还得去那办手续,靠,我怎么去。”焦雎墨泪了。

    “这位小姐,你怎么了。”一个长相斯文的人看到焦雎墨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上前询问。

    “啊,谢谢,我没事,那个你可以把你的电话借我用用吗,我想打个电话。”

    男子把手机递给她,焦雎墨打了唐非南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她打了好几个都是没人接。“靠,唐非南,你死哪去了,我找到你肯定弄死你。”把手机还给男子,歉意的笑笑。转身拉着行李打算走着回学校。

    “你要去哪呀,我或许可以送送你。”男子开口。

    “送我去T大可以吗。”

    “我刚好也要去那附近,上车吧。”

    “谢谢你,你人真好。”

    到了T大,她冲男子点点头,下了车。办完了手续,拿着卡和的手机,骑着电动车在学校里乱窜。“人啊,有时候是不能嘚瑟的,后果很严重。”焦雎墨捧着碎了的手机,想到了唐非南说的这句话,扭曲的笑了。真相是,焦雎墨嘚瑟过了头,手机掉出来,她毫无知觉,绕弯一圈回到掉落的位置时,好巧不巧的撵上了手机。于是,就碎了,真不耐用。

    焦雎墨去了手机店买了新的手机,又租了房子,还没把把东西归置好。“当初存钱真是个明智的决定。”看着新租的房子,不禁感慨。“好了,现在可以去找某人算账了。”她循着记忆,走进了胡同,看见的是五个人人在那打一个人。焦雎墨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刚想绕过去就发现其中被打的的人很眼熟,“金耳朵?”她轻念,身子不受控制的走过去,看清了人,确实是唐非南。

    怒了,她冲进去,踢开那几个人,扶起唐非南,唐非南则是一脸的惊诧,她回来了?。几个人爬起来,“小妞,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你要是再不走,我们连你一起揍,不过你长得也不错,喊声哥哥,我们就放过你,哈哈哈哈。”其他的几个人也跟着笑。

    唐非南急了,“冲我来,别动她!”“臭小子,管好你自己吧,告诉你,以后这条胡同是我的地盘了,不是你唐非南的了,劝你识相点。”说着就要上前揍他。

    焦雎墨冷了脸色,挡在他前面,“你走,别管我。”唐非南抬手想推开她。焦雎墨却看见他胳膊上的疤痕和淤青,截住他的手,劈晕了他。

    “对付你们,我一个人就够了。”冲了上去。

    唐非南醒了,看见自己换了衣服,上了药,抬头发现焦雎墨正在忙着收拾屋子。焦雎墨转身,看见他醒了,眼神冷厉。“醒了啊,我以为你要死了呢,唐非南,你到底怎么了。”

    “哪怎么了,我好好的,你没事吧。”他记得她好像劈晕了他。

    焦雎墨走过去,揪起唐非南的衣服领子,“都这样了,唐非南,你还说自己没问题,没问题为什么和那群人混在一起,还把头发染成这样,满屋的啤酒瓶,唐非南你真是令人失望透了,你的理想呢,你的雄心壮志呢,你说啊!”最后一句,她是吼出来的。

    唐非南轻笑,“我真的好好的,理想,都是骗人的,再说了,你管我干什么,想想你自己吧,不用操心我。”

    “我不操心你?好,好,唐非南你好样的。”焦雎墨缓缓松开了他的衣领,转身离去。

    唐非南苦笑,忽然发现了破旧的桌子上放了热腾腾的饭菜还有汤,都是他喜欢的样式,他拖着疼痛的身子,走到桌子前,嘴里熟悉的香味,片刻,唐非南泪流满面。

    “金耳朵,你看我做的好不好吃。”“不好吃。”“胡说,明明好吃。”

    “金耳朵,食堂的饭太难吃了,我们出去吃吧,有一家很好吃的。”“好吧,听你的。”

    “金耳朵,来来来,尝尝本厨师做的新菜。”“别是黑暗料理吧。”“不会的。”

    “木耳朵,这几个菜不错,很好吃。”“那是,我做的饭能有难吃的吗。”“其实,这之前你做的,都不好吃。”“啊啊啊,我要打死你。”

    回忆刺激着唐非南。他想,焦雎墨大概对他失望透了,这样也好,就这样吧,他是不是存在就是个错误。

    公寓内。焦雎墨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呆呆地坐着。打开电脑,漫无目的的看新闻,直到一个一年前的案子引起了她的注意。WE村一对夫妻遭受杀害。焦雎墨眯了眯眼,不是金耳朵父母的住的村吗,焦雎墨强烈的第六感觉得唐非南现在的样子绝对跟这件事有问题。她立刻买票去了WE村所在的城市。

    下了车,就立刻奔赴村子,到了村子,村里人都在闲聊,她隐约听见什么收养。没有想太多直接去了唐非南父母家,当年来这里玩倒还是记得路。到了门口,却发现已经荒废了,焦雎墨心里不由得慌了,掏出手机找到那条新闻,照片上的房子,非常明显的就是眼前这个。愣了很久,从这里经过的一个村民,冲她喊,“小姑娘?小姑娘?”

    焦雎墨回过神,发现有人喊她,“大娘,咋了?”

    “诶哟,小姑娘,你别离那里太近了,不吉利的呦,那里一家子都被杀了,就剩个儿子了,好像进城了。”

    “那,大娘,凶手抓到了吗。”

    “抓到了呀,这家子也是够倒霉的。”

    “为什么被杀了呀,大娘,能不能说一下,我想来这里找人的。”

    “好吧,但你不能乱说哦,来,你上我这边来,那边我看着瘆的慌。”焦雎墨走过去,那位大娘凑近她的耳朵,说了起来。焦雎墨的眼睛也慢慢的睁大。

    傍晚,焦雎墨倚着墙,拿着手里的手机发愣,脑子里不断地响起那个大娘的话,忽然间抓起桌子上的钱包冲了出去。

    唐非南坐在椅子上发呆,门突然间被踹开,他抬头,是焦雎墨,带着一箱啤酒。他有些诧异。“来,过来喝点吧。”

    他过去,“你还是知道了,速度真快。”

    “我的速度一向快,喝吧,喝完该谈谈了。”

    过了很久,一箱啤酒已经见底。唐非南喃喃说道:“墨墨,你说我是不是存在就是个错误。”

    “不是,非南,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活着是为了自己。”

    “恩,但是我心里难受。”

    “好了,不管发生什么,那都是我回来之前的事了,现在我回来了,你必须振作,懂不懂,金耳朵。”

    唐非南听见这话,不禁失笑,那么上午的插曲,算是不存在了吗,这个笨蛋。

    “对了,给我讲讲你当上地痞小流氓之后发生的事吧。”

    “喂,什么叫地痞小流氓啊,人家也有尊严的好吧。”

    “滚吧你,要个屁尊严,让别人揍成那样,你看看你胳膊上的疤。”

    “有疤才是霸气好吧,幸好没留在脸上,不然你就看不见我这张帅气的脸了。”

    “歪理,不过有疤了这张脸也确实可惜哈哈哈,话说你怎么能当小流氓呢,要堕落也应该自暴自弃吧,那种自虐的。”

    “我这不算是自暴自弃吗。”

    “非也非也,不许扯开话题,快说。”

    “好吧好吧。”

    两人一直聊,聊着聊着就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天亮了,焦雎墨先醒的,她没喊醒唐非南,静静地歪头看着唐非南。嘴角忍不住上扬,刚想伸手去揉他的头发,看见那花花绿绿的颜色就是满脸的嫌弃,把伸向他头发的手慢慢的拿下来拍到他的肩膀上。

    “醒醒了,猪。”

    唐非南被喊醒,淡淡回一句,“你才是猪,老子的智商一直高。”

    焦雎墨嘴角抽抽,开口:“喂,听你描述我走这几年过的那么惨,那么可怜,那么一蹶不振,我一回来你就全好了,是不是想我想的哈哈哈,来来来,快说你想我。”

    这回轮到唐非南嘴角抽抽了,“鬼才想你,我那么一蹶不振,也没听你安慰我一句。”

    “nonono,非南,我昨天不是安慰了一句吗,再说我昨天早上那么对你也算是安慰了,乖~”她的手还是没忍住去揉了揉唐非南的头发,尽管那么丑。

    唐非南哭笑不得,她就是那么霸道,又那么有魔力,看见她一切坏心情好像都好了,看样子,他是真的想她了呢,焦雎墨就是良药,医治唐非南最好的药。

    把揉着他头发手拿下来,握在手里,好一会都没人说话。

    “对了,你这里好烂啊,跟我回去吧,包吃包住。”焦雎墨用另一个没被握住的手撑着下巴,笑说道。

    “显得我好像是吃软饭的,不要。”唐非南傲娇了。

    “关键时刻,不分彼此,再说了,你住在这里他们那群人还会找你麻烦的,不能让我次次都护着你的,虽说我这几年的训练,体能大增,打架杠杠的,但我也会累的。”焦雎墨一脸认真,就差没写我是好人了。

    唐非南一脸无语,这个蠢妮子,真以为他打不过那群人,不过,算了,就让她那么以为吧。自己家的,哭着也要宠完。

    “那好吧,跟你回去。”缓缓开口。

    “哈哈哈,好的好的,我先把这些垃圾扔了,然后回去。”焦雎墨蹦蹦跳跳的跑了,唐非南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笑了,眼里都是她。

    等这俩人收拾完,再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

    等唐非南进屋,看着满屋被翻的乱七八糟,散落了一地的书,箱子全部打开,蹙眉。

    “这就是你的房子?进贼了我的墨墨。”

    “有吗,啊啊啊啊,我的笔记本啊。”焦雎墨探头,看着这一地狼藉,推开唐非南就冲进卧室。果不其然,笔记本已经丢失。

    唐非南摇摇头,“算了吧,你的电脑都多少年了,早就被你拆的四分八裂了,估计也卖不出多少钱,安了安了。”

    焦雎墨转头看着他,瘪嘴。“知道你心疼了,走吧,我再给你买个去,算是你回归礼物了。”

    她点点头,两人刚出门,焦雎墨就出声,“笔记本一会再说,现在有个更重要的事情,跟我走。”唐非南被焦雎墨扯走。

    原来是理发店,唐非南被焦雎墨拽进去,按在椅子上,她转头对理发师道:“六哥!六哥!”

    理发师回过神来,“是雎墨和非南啊,来干啥,这么久也不来找我玩玩。”浑然没发觉唐非南的发色不对。

    “把他的头发染回来,和以前一样就行。”

    六哥这才反应过来,揪着唐非南问:“你怎么染了个那么丑的颜色啊,花花绿绿的,要染找我啊,一条龙服务。”

    唐非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了,别废话那么多,赶紧的吧。”

    几个小时后。

    唐非南又回到当年清清爽爽的模样,焦雎墨又拉着他去买了身衣服,看见唐非南拿卡刷钱的时候,没忍住爆粗口,“靠,唐非南,你妹的,你怎么还有钱呢。”焦雎墨觉得,他应该是把钱全败光才对,那样才是自甘堕落。

    “怎么了,有意见?老子是清流。”唐非南也挺无语的,天知道,这卡之前是早就丢了的,他没找到,是今天收拾的时候找到的,其他的卡确实是败光了,不过,这张卡里的存款好像还有很多,但是,这么丢脸的事,他是不会说的。

    最后,两人买了笔记本,顺带着,唐非南也买了一个台式本,和几个相机和一个手机又补失了之前的手机卡,之前的手机和卡,据唐非南回忆,某个晚上心情不好,给丢了,焦雎墨表示鄙视他。

    两人拒绝了店家的安货,抱着就出了门。焦雎墨忽然一顿,“诶呀,我那个屋进了贼,我一点也不想住了,但是那边租金是最便宜的,我们住哪呀。”

    唐非南淡淡的瞅了她一眼,“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忘了咱们俩的基地。”然后带着一脸恍然大悟的焦雎墨去了。

    基地,是唐非南和焦雎墨在外面租的一个大仓库,虽说是仓库,但是当年经过两个人的改造,跟一个家没区别,客厅相当大,画架,书架,桌子,全齐了,而两个卧室,仅仅只有床,还有一个厨房,唐非南吃的焦雎墨做的饭都是在这里做的,基本上除了睡觉和回学校睡,两个人基本上都在客厅里“办公”,就是继续找找丢失的人啊啥的,有时候会参与一两件凶杀案,也跟警察混的比较熟,案子不出意外都是他们俩解决的。

    到了基地,推开大门,光从排气扇透过,尘土飞扬。两人又废了很大力气,重新扯网线,装电脑,收拾屋子,退掉原来的屋子,把书收拾去基地,拖地,擦桌子,买菜填满冰箱,一大堆事。

    弄完也是晚上的事了,两人累的瘫在基地的沙发上。“非南,你饿不饿。”

    “废话。”

    “我去做点饭吧。”

    “没事,我去吧,你歇一会。”唐非南起身去厨房做饭。两人吃饱喝足就各自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两人起床洗刷完,吃过饭唐非南就接到警局老刘的电话。

    “你好久都没找我们俩了,说吧,又有什么棘手的事了。”焦雎墨一看是老刘的电话,抢过来接了。

    “说来惭愧,我们又接了一个失踪案,不好处理,你们俩能来帮帮嘛。”

    “靠,你靠不靠谱啊,我刚回来,就让我们俩找人,说报酬,不说不办。”焦雎墨心里打算狠狠地坑老刘一把。

    “……姑奶奶,我上哪给你弄报酬啊,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来,我一会去财务部申请,你们跟他们那么熟,应该会批得。”

    “好吧好吧,我们俩这就去。”焦雎墨挂了电话,向唐非南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得意地笑笑。“金耳朵,又有钱赚了。”

    “你啊,小财迷。”唐非南无语。

    “非也非也,老刘之钱不赚非君子,其他局的我都不要,就要老刘的哈哈哈。”焦雎墨一肚子坏水,诚心坑老刘。

    “金耳朵,这几年,退步了吗。”

    “放心,一点没忘。”

    “走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